白昌盛忍不住怒吼道:「媽的,一個個膽小如鼠,都回家吃奶去吧!老子先進去了!」

原地捲起一道烈風,白昌盛身影一晃直接衝進了黑洞。然而下一秒,黑洞中發出了一道沉悶的聲音,白昌盛竟然從黑洞中倒飛了出來。

準確的說,他是被強大的力量給轟了出來,嘴角帶血,狠狠的怒罵道:「媽的,什麼鬼!裏面漆黑一片,老子什麼東西都沒看見,就被轟了出來!」

「難道人皇洞排斥人劫境界的強者?」人們若有所思,此時一個通靈武者想做一番嘗試,慢步走進了黑洞,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眾人瞭然,「原來如此,人皇洞排斥通靈境界以上的武者!」

「也就是說,人皇洞中有機緣!」

「機緣是屬於我們的!」

一時間,人劫以下的人們興奮異常,這下再也無法保持冷靜,數十個通靈武者率先衝出,衝進了黑洞。隨後來自三大書院,御獸閣的年輕少年也沖了進去。

霍凌雲帶着幾個修羅殿的人,也衝進了黑洞中。只是霍凌雲在離開前,冷冷的看了一眼方曉,對着方曉露了一個殺意濃濃的眼神。

這眼神的意味極為明顯,意思是說,只要方曉敢進入人皇洞,霍凌雲敢保證方曉有進無出。

方曉卻無所謂的笑了笑,同王子君一同走進黑洞中。

彷彿是進入了一個幽閉的空間,五官和無感都像是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看不見任何事物。他甚至都看不見王子君在哪,在這個什麼都是虛無的空間中,唯有自己才是真實的存在。

耳邊似乎傳來了不一樣的聲音,如同一張畫卷緩緩的鋪陳開來,方曉的眼前展現出了一個不同的世界。

暗沉沉的天際,黑色的墨雲遮天蔽日,攜著山嶽傾覆的氣勢,黑壓壓的連綿一片,厚重的讓人無法喘息。雷霆滾滾,電光撕裂半邊天空,幾張冰冷的面孔出現在黑雲之中,他們用冷漠,憐憫的目光注視着下方的戰場。

這是一片慘烈至極的戰場,是人族與妖族之間的廝殺。

地面上,連綿萬里的獸群源源不斷的向人族大軍衝擊,衝散了大軍陣形,無數人都死在了獸群的撕咬和踐踏之下,屍骨無存。

人族大軍悍不畏死,前赴後繼,高舉手中的長槍,狠狠的刺入一隻又一隻走獸的身體中。

天空中,來自妖族的十大凶禽與來自人族的大能展開了激烈的碰撞,他們用尖銳的爪子撕開人族大能的胸膛,吃掉了胸膛中的心臟。妖禽發出了一道歡快的鳴啼聲,尖銳的聲音形成了一道音浪掃過戰場,不知道多少人被音浪波及,粉身碎骨。

「孽畜,受死!」一隻巨大的手掌突然破開了黑雲,一把捏住逞凶的凶禽的脖子,把它的腦袋都給擰了下來。然而另一邊,有一隻毛茸茸的手掌從遙遠的天際探出,抓住了幾個人族大能狠狠一捏,爆開了幾團血霧。

「赤妖猴,你敢!」天空之中傳來了驚怒交加的怒音,然後一把散發着金光的天子劍飛出,向著赤妖猴的手掌砍去。

赤妖猴隨手一拍,天子劍顫抖了幾下,橫飛了出去,隨即傳來了赤妖猴雄渾的斥責聲:「哼!人皇,是你先不守規矩!殺我族天妖!」

「現在還不到你我插手的時候!」

人皇沉默,天子劍飛入雲端,黑雲之後幾張冰冷的面孔緩緩的消失。

「這裏是哪裏?」被神光掃中的所有人都出現在了這片戰場上,他們被隨機分散到了戰場的各個位置,看着一幕幕眼前慘烈的廝殺場景,很多人都懵了,不知所措。

「這裏是人皇洞?」人們面面相覷,直到看見有幾個和他們一樣進入人皇洞的外人死在了妖獸的撕咬口中,他們才驟然驚醒,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是真的戰場?我們真的會死!」

人們這才明白,在這裏,死了就是真的死了!所有人都被迫參與到了與妖族的廝殺之中。不過幸運的是他們所處的這片戰場,僅僅是戰場的外圍地帶,妖獸的等級最高也就只有二級,在中心地帶還有更強的妖獸。

「我懂了,這是考驗!這是人皇洞的考驗!」人們都明白了進入這片戰場的目的,這是人皇洞對他們的考驗!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進入人皇洞接受人皇傳承!

只要能活下去,就能進入人皇洞接受古皇傳承!

頓時個個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奮勇殺敵。

然而隨着時間的流逝,人們開始絕望。因為這些妖獸源源不斷的衝來,根本殺不完。

而他們的體力已經接近極限了,看着身邊的人一個個都死在了妖獸的手中,他們的眼裏,流露出了絕望,發出了痛苦嘶叫聲:「不!我不想死在這裏!讓我離開這裏!」

一開始的激情已經消退的點滴不剩,剩下的只有後悔和恐懼。

他們開始退縮,保持體力,因為他們要活下去! 「葉峰這小子,怎麼能這樣做呢?」

「敵人,可是蠍子和他的手下,他們可都是雇傭兵中的精英啊。」

「葉峰怎麼能這麼魯莽呢?」

「他一個人去,危險性有多大他知道嗎?」

溫總搖著腦袋,嘆息著說道。

自從上次見了葉峰打敗一個搶劫團伙的監控后,高總就覺得,葉峰是個處事成熟,行事縝密的年輕人。

結果沒想到,他面對雇傭兵,竟然如此無知,這麼魯莽。

高總也在旁邊附和道:

「是啊,一個人對付一個雇傭兵團伙,無異於是去送死。」

「我們這麼多人得到消息后,都不敢輕易搜山,只能在這裡防守,這小子,竟然一個人去行動了。」

「天雷,你趕緊聯繫一下他,如果果真如此,他一個人去行動的話,就趕緊讓他撤回來。」

溫總再次說道。

雖然葉峰徒手打敗了一個搶劫犯罪團伙,但對方畢竟都是些市井混混。

但這次不一樣,他們面對的,可是國際上臭名昭著的雇傭兵團伙啊。

看著溫總和高總著急難看之相,范天雷頓時咧開嘴笑了。

「你們兩位先不要著急。」

「溫總,你也見識過葉峰的實力。」

「我相信,以他的實力,蠍子那伙團伙,肯定沒有葉峰好過!」

「放心吧,我們就在這裡死守就行!」

聽著范天雷的解釋,溫總和高總頓時變得驚訝,

「哦?你這麼相信葉峰嗎?」

「葉峰真有這麼強嗎?」

「你可從來沒有誇獎過誰呢!」

「那可是蠍子,有把握嗎?」

范天雷點點頭。

此時的范天雷,突然意識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始變得相信葉峰了。

也許是因為他還沒有見過,比葉峰更厲害的人。

「高隊,溫隊,我先過去看一下我的隊伍。」

聽到菜鳥們在竊竊私語,范天雷向兩位大哥打了聲招呼后,便朝著菜鳥們的隊伍走去。

「幹什麼呢?這麼快就忘了我的話了?我不是說了嗎?只帶眼睛不帶嘴巴。聽不懂嗎?」

范天雷一聲呵斥,菜鳥們頓時都閉上了嘴巴。

「這裡,就是一會要行刑的地方。」

「而你們站的這個位置,也是極好的,因為這裡能夠清楚的看到,子彈擊中死囚後腦的情景。」

「所以,我要給你們提兩個要求。」

聽到這裡,菜鳥們紛紛睜大眼睛。

都已經說了,只帶眼睛,不帶嘴巴的要求了,還能有什麼要求呢?

看著菜鳥們驚訝的眼神,范天雷不緊不慢,緩緩地說道:

「這兩個要求也很簡單。」

「這第一嘛,是一會槍決的時候,都給我睜大眼睛,誰也不許閉眼。」

「???!」

范天雷剛說完,菜鳥們就一臉苦相,這也太折磨人了吧!

「這第二,就是不許給我發出任何聲音,明白嗎?」

「明白!」

菜鳥們低聲說道。

隨後,菜鳥們便筆直地站在那裡,靜靜等候著。

片刻后,從不遠處的一輛囚車上,下來一個拷著手鏈腳鏈的囚犯,這個死刑犯,正是被判了死刑的國際大毒梟。

他在兩名全副武裝的武警押解下,緩緩走到了被執行的目的地。

見此情景,菜鳥們頓時慌了。

沒想到,電視劇里演過的情節,都是真的!

……

此時,在刑場不遠處的山頂上,一個極其隱秘的位置。

「目標出現!目標出現!」

一個雇傭兵拿著望遠鏡,頓時開口。

「克郎姆,咱們老大呢?怎麼還不過來?」

克郎姆趴到最前面,拿著望遠鏡看向山下。

然後嘴裡還說到:

「別著急,老大應該馬上就到!」

「那我要不要聯繫一下老大?」

手下問道。

「不用問,老大說了,不讓我們主動聯繫他,等他聯繫我們就好了!」

「現在這情況,就等我下命令就好,我不說開槍,就不要開槍!」

克郎姆轉身看著他們,用嚴厲的口吻說道。

其他手下見狀,也一致認為,自己的老大,此時正在往這裡趕。

到現在,他們都還覺得,蠍子這個老大,是很可靠的,他肯定是不會丟下他們,自己一個人跑路的。

看著山下的目標即將進行槍決,克郎姆思考了一下,隨後開口道:

「目標已經出現了,我們老大也正在來的路上,所以,接下來,我們要速戰速決。」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