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老修為深藏不露,自己若是要逃,好像也逃不過吧。

靜觀其變。

末軒看到此刻的白老,頭髮紛亂,整個人就跟瘋了一樣。

若是不認識,他怕是真會把對方當成那些瘋子,此時都不能用像來形容了,簡直就是!

「末軒!你真是個天才,你收我做徒弟吧!」

末軒只感覺到一陣風劃過自己跟前,緊接著只看到那白老十分激動的抓著末軒的雙肩,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勢連續給他行了三次大禮。

「啊?」末軒這是瞬間懵了,這鬧的是哪一出。

這不按劇情走啊,剛剛要趕走自己,怎麼現在居然還要拜自己做師傅,就算自己把那些問題都答出了,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其實末軒不知道,剛剛他隨意答對的那些問題,是白塵畢生研究的心血。

白塵之所以受人尊敬,是因為他從來不爭權奪勢,鑽心搞自己的銘文之術研究,聲名在外。

對於這樣一個修鍊狂人,自己研究十來年都未解出的問題,被別人三十分鐘解決了,這怎麼能讓他不癲狂。

在他的世界里,銘文之術是他畢生的追求!

生乎吾后,聞其道也亦先乎吾,吾必從而師之。

只要對方層次能達到當自己師父的地步,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拜師,這就是牧白,一個研究銘文之術的狂人,銘文是他的全部。

「白老,你還是起來吧。」末軒欲要扶起白老,可是對方的身體就如同千金一般,怎麼也扶不起來。

「我知道,剛剛是我有眼無珠,居然錯怪了師父您老人家,師父您老人家就點頭答應收下徒兒吧,不然我就一直跪在這裡,直到你同意為止!」

白塵拉著末軒的衣角,乞求道,任憑末軒如何言語對方就是不起來。

經過數分鐘的折騰,末軒服軟了。

「好吧,既然你想當我的徒弟,那我就收下你吧。」末軒十分鬱悶嘆氣道。

自己明明才十幾歲,這會兒居然多了個百來歲的徒弟,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聞言,白塵喜出望外,頓時起身道謝,一臉謙卑之色跟在末軒身旁。

「師父,我想推薦你去天閣,那裡應該適合你。」

白塵將末軒領來了內廳,為末軒端茶倒水,一副要討好末軒的模樣。

「天閣,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有這個地方?」末軒有些疑惑地問道。

這一個名詞,自己在碧泉宗中還是第一次聽到。

「回師父,天閣是碧泉宗最大的銘文師所在地,裡邊弟子的妖孽程度比上殿有過之而無不及。」白塵說道。

因為他是天閣的名譽導師,推舉人的權力還是有的。

「還是算了吧,一個腳印子慢慢走。」末軒想了一會兒,之後回道。

過於冒進,對現在的他來說,恐怕不是一件好事。

畢竟就這樣被白老推舉進天閣,這個堪比上殿的地方,勢必會引起懷疑。

「師父果然是人中之龍,不貪冒進穩打穩紮。」末軒話落,白塵笑道。

「行了行了,白老你還是別拍馬屁了,搞得我都不習慣了。」末軒一副很無奈的模樣。

「呵呵。」白塵微微一笑,露出尷尬的神情。

「以後在碧泉宗裡面,還是不要叫我師父了,感覺怪怪的,叫我名字就可以了。」末軒淡淡道。

「這怎麼行,你可是我師父,為什麼不許我叫!」白塵一副激動的神色,還以為末軒要拋棄他了。

畢竟對方年僅十幾就已經比他強了,他一百多歲才到這個地步,在對方眼中怕不是資質愚鈍可以形容的,對方若是有些嫌棄,這也倒有可能。

「要低調,我暫時還不想惹麻煩。」 婚寵賢妻 末軒淡淡道。

「哦……」師父果然高人不露相,隱十年而無人知,白塵扶須,一副略懂之勢。

「我要是有師父您這麼高的銘文天賦,我也看不起二麻子!別說二麻子了,就算人府的長老我都要掂量掂量。」白塵總算是懂了,當年為什麼龍麻會被末軒拒絕。

「呵呵,有沒有紙筆?」末軒微微一笑,隨後問道。

「有有有。」只看到白塵手腕一動,手中戒指發出一道白光,一卷空白的捲軸與一支金色的毛筆出現手中。

「師父,給您。」白塵十分恭謙地遞給末軒。

「既然你是我收的第一個徒弟,那做師父就要有師父的樣子,就我暫且賞你一本寶階下品的控獸術吧。」末軒看著白塵淡淡道。

「寶……寶,寶階下品!」白塵上下唇不停使喚的抖動,皺紋拉下的眼皮瞪得老大,臉上的表情如雲雨般多彩。

「怎麼,不想要?」末軒問道。

「要!我要,必須要!」白塵先前潰散的目光瞬間凝聚,就如一顆璀璨夜星。

末軒提筆,金色的筆墨揮灑在古老捲軸上,白塵靜立於旁。

幾分鐘后,末軒手指一抖,將毛筆提上。

「拿去吧,可別丟我的臉。」末軒將捲軸交到白塵手上。

白塵接過捲軸,掃過一眼,如獲至寶!

不可思議的神光盯著末軒,「師父,這……這真的送給我了?!」

這可是真的下品寶訣,而且還是專門講控獸術的下品寶訣,一定程度上比碧泉宗珍藏那本寶階下品銘文之術要好上許多。

「嗯嗯,你要還問我就收回了!」 婚淺情深:御念衷心 末軒有些不耐煩道。

嘩啦,只看到白塵迅速將寶階下品控獸術抱在胸前,「從今日起,白塵唯聽師命,唯師父馬首是瞻!」白塵重重的拜謝道,眼中光芒閃爍。

「行了,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本來還以為你這有什麼稀奇古怪的寶貝呢。」末軒微微嘆了一口氣。

白塵頓時老臉一紅,本來以為自己珍藏那些至寶能打動對方,沒想到在對方眼裡連廢紙都不如。

「師父,那我送你。」白塵陪送末軒直到門口。

「行了,你也回去吧,好好研究這銘文之術,還有我的事情不要說出去,不然!」末軒給了白塵一個眼神。

「白塵明白。」白塵重重的點了點頭。

碧泉宗中,有很多超級世家或者神秘種族的子弟,有些從小就被送出來歷練,為的就是在平等中磨鍊自己,提身份是他們的禁忌!

…………

(未完待續……) 71章煉體之術

白塵自然不是那些嘴欠之人,此刻他看著末軒的背影,目送消失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緊接著欣喜若狂回到屋中,看著散發著金色光芒的捲軸,彷彿餓漢看到美食一般,恨不得馬上將對方吞下。

這可是寶階下品決法,與碧泉宗中珍藏數百年的銘文之術相當,甚至比裡邊說得還要詳細。

這還僅是師父一個手抄本,若是對方將銘文學識展現出來,怕整個碧泉宗銘文界怕得抖上三抖!

他頓時覺得,這輩子最好的氣運就在這個春秋,竟遇上如此一個神才!

抱著控獸術撕下牆上所有貼紙,打開密室大門,伴隨一聲轟鳴擊撞之聲,白塵消失在了房中。

這一次,他整整閉關了數個月,白塵所上課程要麼換了導師,要麼就被推掉,當然這是后話。

末軒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

真是神奇的一天,莫名其妙的多了個比自己大上百歲的徒弟,還是外門舉足輕重的人物。

不過白塵倒不是那些爭權奪利之人,痴心於銘文修鍊之上,要不然他也不會答應收對方為徒,更不會送控獸術給對方。

雖然給的控獸術是自己手中最低級的,但若對方心術不正拿著這寶訣必生事端。

「白塵、嫣兒小姐姐、秋兒、不理、月戈、周勇,不知覺間已經有這麼多人了。」末軒躺在床上,愜意一笑,隨後重重的眼皮將他雙眼蓋上。

直到第二天凌晨,天剛灰濛濛的亮起,隨著一聲吱吖的推門生,一陣急促腳步進入。

「末軒,醒醒,醒醒。」

「啊……?」末軒睜開睏倦的眼睛,只看到孫不理三人來到他的面前。

「什麼事啊,這麼早?」末軒拖著沉重的腦袋,搓著眼睛問道。

記得應該是傍晚才集中的,如今這天這麼黑,莫非自己睡過頭了?

「行啦,太好了。」不理拍著手說道。

「我們三個剛剛從羅剎場回來,打算今天直接閉關了,再也不想看風瑩那臭嘴臉!」不理憤憤道。

「哈欠……怎麼,風瑩又難為你們了?不理她就是了。」末軒一副困意未散的模樣。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同樣睡是鐵困是針,一夜不睡扎得慌。

末軒前晚就沒睡,陪著洛蘭秋練了一夜,大前晚上也沒睡好,難得睡了個好覺,這會兒凌晨三點多又被叫醒了,這樣下去就算是修鍊者怕也是會猝死啊!

「老大你不知道,那婆娘說的話好刺耳,我都忍不住想上去打她了!」周勇亦是言道。

「我感覺她就彷彿變了一個人,或者說她曾經偽裝得很好。」伍月戈冰冷的面龐上眉頭微蹙言道。

「唉,罷了罷了,當年年輕氣盛惹下的麻煩,早起就早起吧!」末軒身軀一彎,從床上爬起。

經過一番簡單的洗漱后,四人踏著月光來到先前找的山洞。

在洞外,不理和月戈二人布置了一道結界。

「之所以不在宗門密室中修鍊,是因為你們二人的法訣太過於特殊,還有這一次進階跨越之大,每一步都需要的親自跟蹤。」末軒看著二人道。

「這個不用說我們也清楚。」不理和月戈臉上皆是露出一道笑容。

他們自然知道,末軒叫他們戶外突破的目的,要是他們修鍊的法訣暴露在碧泉宗一些有心人的眼中,怕定會遭受無盡的麻煩,因此外出是最好的選擇。

再者,法訣上還有許多問題他們還不曾清楚,恰好可以請教末軒。

「嗯嗯,你們現在身上有多少金幣,這段時間的丹藥就由我來幫你們購買吧。」末軒看著兩人問道。

「我這有一百多萬。」孫不理將自己的金幣拿了出來。

「我這也是一百多萬。」伍月戈也拿出了金幣。

「老大,我稍微多一點,兩百多萬。」周勇笑呵呵的說道。

「周勇,你的拿回去,暫時不需要你的。」末軒手下了伍月戈和孫不理的金幣卡。

「哦……」周勇十分沮喪地收回了金幣卡。見此,月戈和不理皆有些疑惑的看著末軒。

這麼久了,莫非末軒還沒有完全信任周勇。

不過雖然他們感到疑惑,但也相信,末軒這麼做肯定有他這麼做的理由。

「呵呵,別一副沮喪的模樣,你的修鍊不需要那麼多金幣。」末軒拍著周勇的肩膀說道。

「不需要那麼多金幣,那需要什麼?」周勇聽這話,有些懵了。

修鍊本來就是砸錢的事情,隨著等級的晉陞,低級丹藥藥效無用,只能用更高級的丹藥,而一顆高級丹藥,動輒百萬金幣。

「我第一天看到你的時候,就發現你骨骼驚奇,非常適合修鍊。」末軒言道。

「莫非周勇天賦太低,他是在安慰周勇?」

「不知道,看著不太像啊。」

聞言,在後方的孫不理和伍月戈兩人嘀咕道。

「真的?怎麼感覺老大是在騙我。」周勇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樣。

對於他的天賦,就連他老爹都沒辦法,同期牧白此刻已然是煉精三重天後期的修士,自己還是一個煉精一重天中期的修士。

他自己對自己都不敢恭維,今天突然被別人誇讚了一波天賦超好,不是他自己不信,而是自己這天賦確實也就擺在那裡,真不像天賦好的人。

「說實話,正統的武修之路,你確實不怎麼樣。」

「我就知道。」末軒話音未落,周勇神色沮喪萬分,垂頭喪氣道。

「我還沒說完呢,你就知道什麼。」末軒不禁白眼道。

這下周勇變得老實了起來,提起耳朵聽著。

「你現在的情況,就類似於一個銘文天才卻踏在了武修的路上,所以當然會比別人差上許多。」

「老大是說,我適合修鍊銘文?」周勇眼中閃過一道亮光。

要是做銘文大師,那也不錯,自己家族中還沒出過一個銘文師呢。

「額……」末軒突然發現,周勇果然是非常適合煉體之術。

因為他非常具備,修鍊煉體之術修士所具備「優點」。

漫威之超時空戰警 「老大,你這是怎麼了?」只看到周勇一副疑惑神情。

…………

(未完待續……) 72章淬體

看著周勇一臉甜傻白的模樣,末軒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剛剛我只是舉個例子,其實我發現你更適合煉體之術。」末軒發現,跟周勇說話還是直白點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