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市近郊,季家大宅。

一輛紅色的保時捷跑車穩穩的停在住宅前的噴泉旁邊,身穿西裝的季家管家連忙迎上前去。

車門開,季皓宇一身休閑裝扮踏出車外,隨手將車鑰匙扔了過去:「人都到了嗎?」

管家動作熟練的接過鑰匙,點頭道:「都到了少爺,就差你了!」

季皓宇聞言,已是快步向屋內走去。

季老爺子愛熱鬧,所以季家每周都會有家宴,倒是不要求所有人必須到場,但是能到場的盡量都會趕來。

「皓宇表哥!」

一進門,季皓宇便被一道刺耳的尖叫震得皺起俊眉。

下一秒,一個身穿鵝黃色連衣裙的少女便出現在了季皓宇的身前。

少女模樣俏麗,眼眸靈動,看上去不過十三四歲的模樣,是季皓宇的二叔季延柏的小女兒,名叫季思佳。

季思佳這一嗓門,屋裡的人瞬間將目光都聚集到了季皓宇的身上。

季老爺子坐在沙發上,連忙沖著季皓宇招手:「皓宇快過來。」

「爺爺!」

季皓宇無視掉季思佳熱切的目光,徑直朝著季老爺子走去,沙發處還有其他長輩,季皓宇一一叫過之後,才有禮數的坐下。

平日里紈絝不羈的季少,在老爺子面前,完全是另一副面孔。

老爺子見到季皓宇,笑的像個孩子一樣道:「我還以為你今天又不來了呢!」

季皓宇聞言,道:「上禮拜就沒來,這周在不來可不像話了。」

這時季思佳又擠上前,看著季皓宇道:「爺爺最喜歡皓宇表哥了,你不來爺爺也不會生氣。」

說著還嘟了嘟嘴又道:「哪像我們,要是缺了家宴就要挨罵!」

季延柏在一旁聞言不禁一瞪眼,看著自己的女兒道:「凈胡說,爺爺什麼時候罵你了?」

「就上次……」

季思佳正要說,卻被季延柏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話說到一半便又咽回了肚子里。

季皓宇不動聲色的看了兩人一眼,卻是沒說話,季延柏只感覺心裡咯噔一聲,臉上連忙笑道:「皓宇最近忙什麼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眸影

轟。

在小蟲融入帝心的剎那,一道恐怖的氣息,爆發出來。

只見到,足足六縷龍神之氣,散發而出,每一縷都散發出來了一股驚人的威壓,哪怕是秦南的帝軀,都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微微顫抖。

這種龍神之氣,若是換成其他的大帝來承受,他們的帝軀,恐怕會被直接壓出傷勢。

「融入。」

秦南的神念,在這瞬間,傾巢而出,引導著那六縷龍神之氣,流向了五爪金龍戰甲。

在流入的剎那,整個戰甲,劇烈顫抖,散發出來了璀璨奪目的金光,開始發生了驚人的蛻變。

砰砰砰。

數十息之後,這種蛻變,直接結束。

只見這五爪金龍戰甲,從那金色,成為了紫金之色,並且從虛幻,凝成了實質,肩膀上的兩顆猙獰龍頭,也變的霸氣無比,散發出來了浩蕩龍威。

不只是如此,秦南還感覺到,他和這五爪金龍戰甲,徹底融入了一體,只要他心念一動,戰甲便可釋放,也可以隱沒體內。

「好強的戰甲。」

一邊的司馬空,眼中露出了抹異色。

現在這副五爪金龍戰甲,已經遠遠超過了帝器,催動起來的話,恐怕連大帝六重,都可以直接擋住。

「你這帝心,也太恐怖了吧!」

「還有,你小子難道是戰族之人,帝心之中的戰意,怎麼會如此恐怖?」

「不對,哪怕是戰族之人,也不會凝聚出來如此恐怖的戰意啊!」

小蟲震驚的聲音,接連從秦南的體內響起。

以它的見識,它當然知道自我證帝不凡,可是它萬萬沒有想到,秦南居然不凡到了如此程度,僅僅大帝一重,就堪比大帝六重。

尤其是秦南帝心中的那股戰意,極其浩瀚,哪怕它當年修為達到龍帝巔峰的時候,也不曾修鍊出這般浩瀚戰意。

「現在反悔已經來不及了。」

秦南心神溝通著五爪金龍戰甲,淡淡笑道。

「戚,本神豈會反悔?再說了,這又不代表什麼,你現在只是自我證帝而已,後面還要立地封神,路還長著呢……」

小蟲的身形,從帝心中飛出,毫不掩飾自己的不屑。

通過剛才的融合,得到了本源帝力的滋養,現在它的身形,已經達到了八丈之長,也不再那般虛幻。

不過,這距離它的萬丈龍魂,還相差甚遠。

「龍神,你第一層中的古籍,可否讓我觀閱?」

秦南開口問道。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告了一段落,距離源道天山開啟,也還有四個多月的時間。

他倒不如趁著這個時間,好好去觀閱那些帝術和神術,同時也在這龍神寢宮,好好閉關。

「你想看,那你去看唄,這些都是小事。」

解決了心頭大事,小蟲心情非常好,不再一毛不拔,豪氣揮手。

「多謝了。」

秦南站起身來,便走了出去。

「龍神大人,那我呢?」

司馬空連忙問道。

「這龍魂古宮,禁地無數,你想去哪,就可以去哪。當然了,你要是死了,可不能怪本神。」

小蟲毫不客氣道。

「呃……」

一個胖子,一縷殘魂,就這樣聊起。

時間緩緩流逝,很快便過去了五天。

司馬空畢竟是未來要成為盜神的男人,在這五天之內,堅持不懈,動用了種種手段,終於成功『打動』了小蟲,將其收為了小弟。

就這樣,一人一龍,直接前往了龍魂古宮的各大禁地之中,開始將那些曾經小蟲布置下的種種傳承,種種寶物,統統收回囊中。

至於秦南,在這五天之內,則是全心全意,沉入了各大帝術和神術之中。

如今的秦南,縱然已經半步自我證帝,但是在帝術這個領域裡,他還是一無所知。

他以前看到的那些帝術,只是無數帝術之中的丁點罷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龍神寢宮,第五層大殿。

只見到,那死亡水晶中,不斷閃耀的光芒,忽然大漲,變的無比刺眼,那散發出來的吸力,也驟然變強。

一道道無比浩瀚的邪意,都被直接吸入其中。

這種狀態,持續了整整三十息的時間后,才停了下來,恢復如初。

「呀,主人,我的修為,又變強了。」

白靈兒睜開水汪汪的大眼睛,俏臉上寫滿了驚喜。

「變強了很多,靈兒,以後修鍊的時候,可不能再偷懶。」

一道悅耳的聲音,從死亡水晶中響起,緊接著一縷縷的黑氣,從裡面飄出,竟是緩緩凝聚出了一名白色短髮女子的身影。

「靈兒知道啦。」白靈兒吐了吐舌頭,隨即察覺了什麼,目露疑惑:「咦,前些天大胖子和秦南他們都還在這裡的,現在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秦南在第一層。」

白色短髮女子低著頭,她的目光,洞穿了那一層又一層的大殿,看到了第一層之中,捧著古籍,滿臉沉思的秦南。

他和以前不同,有了很大的變化,身上的霸氣,已經開始初顯,一身修為,更是深不可測。

看了好一會,她才收回了目光。

「靈兒,繼續好好修鍊。」

說完這句話,她的身形,慢慢潰散開來。

「主人,你不去見見秦南么?」

白靈兒微微一怔。

她雖然不知道主人和秦南之間的過往,但是從她誕生起來,她的心裡,就很明白,主人對秦南的感情。

如今在機緣巧合之下,主人好不容易蘇醒,怎麼不去看看呢?

這次不看的話,下一次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

「不用了,只要看到他還在,他比以前好,就可以了。」

白色短髮女子輕笑一聲,身體徹底散開。

只要看到他還在,她就可以繼續面對那無窮無盡的孤寂。

只要看到他比以前好,她就可以面對那無數生死的折磨之感。

至於相見……

她希望,待他將要君臨天下之時,她悟出生死玄妙,重塑肉身,再度出現。

這樣,她可以用一身修為,助他一臂之力,也可以親眼見他,登臨巔峰。 「那也不能讓她平白無故佔了我這麼大的便宜啊!」王允發不依不饒道。

他當然知道一切都是合法的了,所以這才來找老太太幫忙,有母親施壓,這房子要回來的幾率就能大一些。

與此同時,王允發突然想到了李霞的囑咐,當下不禁連忙又開口:「爸媽,李霞現在可懷孕了,這事兒你們不幫我解決,我倆得多憋屈啊?」

「到時候孩子出生,哪哪都要錢,跟我姐相比,我和李霞太需要這筆拆遷金了!」

李霞也不說話,只是將手放在肚子上,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老兩口見狀均是眼底一亮,老太太更是急忙湊到跟前,瞬間笑的眼睛都不見了:「呀,霞懷孕了?啥時候的事兒啊?」

李霞笑著點了點頭:「就昨兒知道的,這不一知道就趕緊來告訴爸媽,讓你們也高興高興!」

看二老這反應,李霞便知道這招准好使。

老爺子也是一臉喜悅之色:「高興高興,這可真是大好事兒啊!」

王家四個孩子,王允發最小,結婚也最晚,老大王允仲只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雖然也都有兒子,可說到底都是外姓,是外孫。

目前王家的孫子就王梓辰一個,二老從王允髮結婚那天就盼著李霞能夠早點懷上孩子,再給王家生個孫子。

結果沒想到,盼什麼來什麼。

王允發在一旁適時的開口:「懷孕這麼好的事兒,都讓我姐這事兒給攪和了。」

說著不禁看著老太太一臉愁容的道:「媽,你說我姐這麼坑我,我和李霞能咽下這口氣嗎?生氣對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啊!」

老太太一聽孩子這倆字,當即便開口道:「別急,這事兒媽給做主。」

一看李霞,老太太臉上又堆起笑:「霞,你且放寬心,一切有媽在,你不用多想,就安心養胎。」

女人懷孕,前三個月最是危險脆弱,這萬一一動氣在落了胎,那還了得。

李霞不急不躁,顯然心裡早就盤算好了,面上一副歲月靜好的賢良模樣,輕輕的點了點頭。

只見老太太當即站起身,對著王允發道:「走,咱倆現在就去,我倒要好好問問你姐,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李霞沒跟著去,這個時候自己還是不出面的好,不然保不齊大姐會覺得是她在中間挑唆。

雖然事實確實如此。

此時已是晚上八點多了,王允梅並沒有在家。

客廳里,簡艾正在看電視,茶几上一些核桃殼堆成小山,正是她剛才砸來吃的。

簡煜在房間里看書,全是一些金融管理類的書籍。妹妹要讓他當薔薇娛樂的總經理,可自己只有初中學歷,對於這些事純屬是個門外漢。

所以簡煜買了一些書,也不管能不能看懂,硬看也要看,能吸收一點也是好事。

百無聊賴的看完一集電視劇,簡艾看了一眼時間,正打算起身去洗漱,誰知外面就傳來腳步聲。

本以為是母親回來了,可簡艾仔細一聽,腳步聲有些雜亂,不像是一個人的。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推波助瀾

時間匆匆而過,一晃便過去了四個月。

這四個月內,秦南將所有帝術、神術,全部看完領悟之後,在小蟲的帶領下,來到了龍魂古宮一處名為『戰龍血池』的奇妙之地。

這個戰龍血池,乃是由許多太古紫金戰龍龍帝之血所化,不僅對於肉身和帝力,有著非常大的好處,並且對於秦南帝心內的戰意,也有著巨大的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