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月光,白芒一閃。

七夜的元素陣人胸口,同時覆蓋上了一層皎月熒光。

這靜謐的皎月月光,充滿了危險的氣息。

隨後,靜謐的月光突然大放。

七夜凝聚的元素陣人,直接斷為兩截。

靈陣靈印無法凝聚,也隨之消散。

「七夜,既然你想找死。」

「我就成全你!」

神宮三聖子劍指七夜。

解決七夜的元素陣人,這神宮三聖子,倒是多了幾分自信。

「九極月光劍。」

「沒想到,竟然在你手中。」

「這劍是你搶了李興,對吧?」

七夜淡淡的道。

話語里有些譏諷。

「哼。」

「這等神器,也只有我才有資格掌控。」

「李興身份低賤,他還不配使用。」

神宮三聖子臉色一冷。

他沒想到,七夜知道他的劍是李興那兒搶來的。

七夜這話,自然讓神宮三聖子有點尷尬。

不過,有九極月光劍在手。

神宮三聖子發現,他或許能夠藉此斬殺七夜。

「搶別人的東西,都說的這麼清新脫俗。」

「神宮聖子的身份,可真是高貴。」

七夜笑了笑,繼續譏諷說道。

神宮三聖子的臉上,浮現出了尷尬的惱怒。

「哼。」

「這九極月光劍,本就屬於我。」

「何來搶奪一說。」

「七夜,在我這九極月光劍之下。」

「你,必死無疑!」

神宮三聖子一臉激怒,再次怒聲吼道。

「我必死無疑?」

「是么?」

七夜手印變動。

原本被神宮三聖子一劍斬的崩碎的元素陣人。

再次凝聚而出。

只不過,這一次。

這元素陣人,卻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焚寂葯鼎的紋路,繚繞在元素陣人周身。

這火焰元素陣人,眼下成了焚寂元素陣人。

見到眼前這元素陣人,神宮三聖子的心裡,可是生出了一絲陰影。

「神月斬。」

神宮三聖子一聲大喝,一道月刃,再次斬向元素陣人。

然而這一次。

元素陣人並沒有留下痕迹,也並沒有崩碎。

那道月刃劍氣,斬擊在元素陣人之上,月刃劍氣,直接崩碎。

「怎麼可能?」

神宮三聖子的內心大陣。

本是激動的用九極月光劍擊殺七夜。

可是現在,局面又再次轉變。

絕世戰神 「你有九極月光劍這樣的神器,難道我就沒了么?」

「現在讓我們看看。」

「高貴的三聖子,就算拿著九極月光劍,又如何殺我!」

七夜雙手合十。

巨大的焚寂元素陣人,再次對此神宮三聖子轟砸過去。

那波動的焚寂法則威勢,使得神宮三聖子的臉色,越發陰沉。 第八百七十九章天墓台異動

「轟!」

爆裂的焚寂法則波動爆炸。

那恐怖的威勢自元素陣人的雙拳之中爆發。

每一次爆發,神宮三聖子皆是膽戰心驚。

哪怕他手持九極月光劍,可是面對七夜,他卻是壓力巨大。

這種壓力,只有在神宮大聖子和二聖子身上才有果。

「該死!」

神宮三聖子咬著牙,月光劍氣不斷斬出。

他的周身,完全像是映入了月光之中,和月光融為一體。

然而這些看似恐怖的劍光,劍氣。

卻是只能堪堪防禦。

神宮三聖子異常鬱悶。

在神宮之中,他被壓制。

畢竟他不是最強。

然而在這蠻荒秘境之中。

神宮三聖子自詡實力強橫,處於頂級天才行列。

能夠傲視同齡武者。

可是面對七夜。

神宮三聖子後悔不已。

他後悔幫助神彩兒出頭。

後悔來蹚這趟渾水。

全力爆發的劍氣,震飛七夜的焚寂元素陣人。

七夜依舊是有限的雙手環抱戰力。

而神宮三聖子,他的臉色卻是有點脫力的慘白。

顯然是被七夜逼的很慘。

七夜並沒有直接想著對付神宮三聖子。

而是一直在施加壓力,逼迫他。

畢竟。

七夜也很想知道,能夠成為神宮三聖子的人,到底有著怎樣的底牌。

而且,神宮,更讓七夜充滿了好奇。

這一番逼迫下來。

神宮三聖子的普通武技,幾乎是全部施展了一便。

不過,這些。

對於七夜來說,還不夠。

「神宮三聖子。」

「看來,就算高貴的你,也無法用九極月光劍殺了我。」

「你若是殺不了我。」

「我可要動手了!」

七夜雙目微眯。

龍門神碑化為一柄劍盾。

這劍盾直接放大,落入了元素陣人手中。

此刻,巨大的焚寂元素陣人,就如同披盔戴甲的戰神。

龍門神碑釋放的鎮封威勢,直接瀰漫出了驚人的威勢。

龍門神碑,焚寂葯鼎的力量,全部灌注進元素陣人之中。

七夜所操控的元素陣人,在場之人,無不心生忌憚。

「七夜,這是你逼我的。」

神宮三聖子猛地咬碎舌尖。

在其眉心,一道青藍色的符文,若隱若現。

當著符文出現的瞬間。

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心悸的波動。

那等波動,讓人心魂顫抖。

那符文的出現,神宮三聖子的氣息,也在突兀暴漲。

「來真的了么?」

七夜神色頗為嚴肅,靈陣靈印,不斷在腳下蔓延。

「天青大哥!」

神彩兒看到這一幕,不禁咬著紅唇,眼裡凶芒爆涌。

神宮三聖子神天青,被七夜逼到用出了神宮秘術。

此術一出,神彩兒自然認為,七夜必死無疑。

可是當神宮三聖子繼續想要完全施展秘術的瞬間。

天墓台突然爆發出了異動。

一股古老的威壓,徹底瀰漫在整個墓山之巔。

那穿透而來的古老氣息,讓所有的武者,皆是一臉激動。

「天墓台,開起來!」

墓山之巔,傳出了激動的歡呼之聲。

而天墓台異動,也使得神天青停了手。

「七夜,天墓台開啟。」

「我就饒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