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用國民經濟謀其私利加上叛國罪,確實死得不能再死了。

嘰田園子嘆了口氣,那個男人,曾有過一瞬間讓她頗為心動,可惜了。

「好,我今晚就回去和父親說,貸款就在開庭前審批下來,麻煩你們和竹下登閣下說一聲吧。」

「萬分感謝嘰田小姐的援助,伊藤萬家族感激不盡!!!」

伊藤萬三郎長出了一口氣。

只要能搭上首相的車,再多的虧損都有辦法彌補回來!

……

1990年10月4日,東京,最高裁判所,大法庭。

對於北原蒼介的審判已經成了一個國民熱度的「大瓜」,吃瓜群眾們一邊承受著泡沫經濟崩潰帶來的痛苦,一邊吃著這口由首相內閣發起的世紀大瓜,等待著審判的結果。

所有官媒和主流媒體都在不遺餘力的將國民注意力往這件事上靠,背後的推手無數,目的各不相同。

竹下派的官員們是希望藉此轉移部分海灣戰爭失利帶來的惡劣影響,從審判北原蒼介開始作為一個轉折點,豎立起竹下派的廉政、為民兩大形象。

因此,這場審判已經不再是單純意義上安倍晉家族和北原蒼介的私人恩怨,還關乎政局的巨大變動和日本經濟的日後走向問題。

第二天的開庭儀式過後,當北原蒼介被重新帶上法庭,一股蓄勢已久的烈焰開始熊熊燃起。

大阪經濟就快綳不住了,儘快審判掉北原蒼介是竹下派眾人的首要目標。

開庭后,千野隼太郎一臉複雜地看向北原蒼介,昨晚和千野龍秘密會晤,從兄弟那裡得到了驚人的證據和變化,當知道這些東西都是這個年輕人一手安排,並沒藉助多少千野家的力量時,他徹底呆住了。

今天,恐怕是一場慘烈的碾壓啊。

「尊敬的裁判官,我懇求讓我方四號證人山田房貸株式會社社長山田陽出席。」

「可!」

馬場義殼笑眯眯地看向北原蒼介,最沉重的第一拳要來了,他還能抗得住么?

唯唯諾諾上台的山田陽縮著脖子不敢看眾人。

「山田陽社長自從接任山田房貸社長一職后,一直是東產的優質客戶,但後來數次與北原蒼介起衝突,被後者打傷入院兩次!」

「這一次山田陽社長的出席,是作為我方污點證人,指證北原蒼介教唆山田房貸前身,極道社團組織山田組殺人奪產!山田陽社長,請將事情詳細說出來吧。」馬場義殼語出驚人!

在此之前,八神隆之考慮過山田陽和河谷浩二一樣的倒戈行為,但山田組有案底和負面背景,這種指證可信度會大大降低,他有很多辦法為北原蒼介規避傷害。

然而,山田陽竟然作為污點證人出席!

這就意味著他承認自己也是犯罪方一員!

以他的真實情況,即便劣跡斑斑,但沒有確鑿證據下,他不會被捕入獄,何必找死一樣的去承認自己的罪行,用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行為來對付北原蒼介?

八神隆之挺直身軀,下意識看向北原蒼介,卻發現後者毫無波瀾。

「我、我……我們山田組本來就是大阪有名的極道社團,後來父親轉型做了房貸,但依然涉足許多灰色、灰色行業。我聽從他的指示,派人在中央區強取豪奪,以殺人、侮辱、欺凌、強x等方式從許多民眾手裡奪得了大量不動產,並且藉助他的關係逍遙法外,這些惡行,父親都讓財務中村先生紀錄在賬本上,那些被迫害的民眾若是不服氣,想要上訴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還有更高的關係在,他們無可奈何,要麼乖乖在郊區老實待著,要麼離開大阪去鄉下……」

「那麼那些不願意離開,不願意妥協的人呢?」馬場義殼問道。

山田陽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都澆成水泥沉入東京灣了。」

全場一片嘩然!

這等惡行,居然發生在現代日本!

在電視機前的民眾們更是不寒而慄,那可是身邊人活生生的遭遇啊。

為了升值的房產,確實有很多極道社團幫人強買強拆,受害者不止大阪的這一小批民眾,範圍之廣,難以估量。

鐵證如山!

千野隼太郎看著那份賬本,上面紀錄在案的人員就涉及近百,受害者不少還在,只要派人調查即可確認。

居然有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在國際化大都市裡發生!!!

「尊敬的裁判官,這樣的事情,身為一名檢察官,我絕不能容忍!此事我們東京地檢會追查到底!」馬場義殼轉頭看山田陽,又問道,「那麼北原蒼介指示你做這些事情時,給了你們多少好處費?」

「啊?」山田陽如夢初醒,突然抬頭看他,眼神迷惑,「指示我干這些事情的是伊藤萬株式會社的伊藤萬平藏社長,還有他的哥哥,東產常務伊藤萬三郎啊。」

!!!

北原蒼介感覺時間在那一瞬定格住了。

他能清晰看到每一個人臉上或詫異,或愕然,或憤怒,或不知所措的表情。

真是有趣啊,這樣的眾生相。

「聽起來讓人義憤填膺,可關我北原蒼介什麼事呢?」他看向馬場義殼,嘴唇蠕動了下,「好戲開場了呦,馬場檢事。」

7017k 正是殺閣閣主留下來的李扇和趙洗禮,這兩個一品的低階煉丹師,這輩子還是頭一次看到有煉丹師能夠引動天地雷劫!

之所以能猜到是煉丹,還是因為閣主提前科普了,陸顏霜如今是十品煉丹師。

「主子,您剛才是在煉丹嗎?」李扇激動開口。

趙洗禮同樣是眼神一瞬不瞬盯着,好奇問陸顏霜,「剛才那是不是就是十品丹藥才會引發的天地雷劫!」

兩人都是好不容易等到了陸顏霜出來。

就是站在院子門口處,剛才感受到的那份雷劫威力,只怕是一般的修者都扛不住!

所以這煉丹師,不光煉丹的本事要一路提升,這修為也不能太差,否則這十品煉丹師,就算是能成功煉製出十品丹藥,只怕也扛不住這天地雷劫。

十品丹藥,真正算來,就已經是一顆就能直接逆天改命的寶貝!

也是因此,不管是煉丹師本身,煉製出來的陸顏霜,還是十品丹藥本身,都會承受來自於天道的雷劫。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逆天改命可以,但必須得先經受天道的考驗!

畢竟,這裏是臨武大陸,玄氣充沛,這本來就是一個可以修鍊飛升的地方。

陸顏霜點點頭,「是十品丹藥。」

「你們剛才注意到動靜了嗎?」

「對!」

「對!」

兩個人就是齊刷刷的點頭。

然而剛剛煉製出十品丹藥的陸顏霜,本人看起來卻似乎不是太高興,弄得李扇和趙洗禮都有點懵。

這可是十品丹藥啊!

如此逆天的寶物,怎麼主子似乎看起來還有點鬱悶的樣子?

難不成是失敗了?

可是,不像啊!

明明之前他們還看到了雷劫落下來,屋子裏什麼不對勁的動靜都沒出現,而且最重要的!即便是隔了這麼遠,在院子門口處,他們也聞到了那一股濃郁的丹藥清香!

那分明就是成丹了!

成功了!

「主子,您這是……怎麼看起來好像不太開心的樣子?」於是,憋不住的趙洗禮問了出來。

李扇也跟着點點頭,「十品丹藥的珍貴程度,就算是一爐子只能煉製出一顆,那也是價值連城的寶貝!不對,應該說是無價之寶!」

若是兩人這輩子能煉製出十品丹藥的話,那隻怕做夢都能從夢裏笑醒。

「我只是在想,如何才能讓每一個人都可以修鍊呢?」陸顏霜搖搖頭,這時嘆氣。

好不容易得了一張洗髓丹的丹方,激動了半天,卻是白高興了。

李扇:「……」

趙洗禮:「……」

什麼意思?

兩人都沒聽懂,陸顏霜剛才那句話的意思,難不成她是想讓這大陸上的每一個人都可以修鍊嗎?

可是……那怎麼可能啊?

而兩人之所以會往這一個方向想,就還不得不提高閣主離開前給兩人的科普,陸顏霜在丹藥閣之前推出了一種叫做美顏煥膚丹的神奇丹藥,就是能夠讓普通人吃了以後,不光是容貌上的脫胎換骨,還有體質上的!

直接能從普通人一躍成為修者,從此邁入修鍊一途!

不再只擁有普通人那短短的壽命,寥寥幾十載,未來究竟如何……是真正意義上的脫胎換骨!

也正是因為閣主的提前科普,兩個人才會在聽到陸顏霜的嘆息時,第一時間將聯想到了這個方向。

「主子,您不會是想讓所有人都能修鍊吧?」

李扇在心底愧疚了半響,到底還是問出了聲。

「對對對!您不會真是這麼想的吧?」趙洗禮聞言也跟着附和。

這兩個人,怕是平日裏就關係不錯,幹什麼都能彼此附和上。

陸顏霜抬起眼,這時眼神對上兩人,堅定點頭,「是。」

李扇

趙洗禮:「……」

兩個人都呆了呆。

還真是啊。

他們剛才其實也就是隨口一猜而已,萬萬沒想到陸顏霜竟然還真的是這麼想的,一個殺閣背後的主子,那可是殺閣啊!只要給錢,什麼生意都願意接的那種,可以說為了利益拋卻一切!

而偏偏,就是這樣的人。

竟然眼下在這裏憂愁著,怎麼才能讓這大陸上的所有人都可以修鍊?

……就,普通人的生活如何,與你有什麼干係?

就算是賺錢,普通人也沒多少錢可以賺啊。

到底能圖什麼?

李扇和趙洗禮兩個人是真的想不明白,都沒細想過,如今的殺閣雖然什麼生意都做,為了錢什麼零零碎碎的生意都願意接!

但,並非拋卻了所有的底線。

至少道德上的一些底線,閣主是一直死守着。

這也是陸顏霜的意思。

「為什麼?」最終,李扇還是追問。

趙洗禮跟着點頭。

不過這種事就算是陸顏霜解釋了,這兩人只怕也是不能理解的。都是從殺閣里出來的殺手,殺人無數,常年遊走在生死邊緣線,這樣的人,本來就道德底線薄弱。

所以陸顏霜聞言只是笑了聲,並未接話。

反而是對着兩人舉了舉她手中的洗髓丹,直接轉移話題道:「我手裏的這張,是真正的能夠讓人脫胎換骨的丹藥,是洗髓丹。不是美顏煥膚丹,只有經我手煉製出來,才有效果。這洗髓丹,任何煉丹師來煉製,都可以。」

「還真有這樣的東西嗎?」趙洗禮忍不住搶白。

李扇也是眼神第一時間掃向了陸顏霜的手中,那張洗髓丹陸顏霜並未藏着。

李扇已經迫不及待問了起來,「這是主子所創造出來的嗎?幾品丹方?」

「並非是我。」陸顏霜搖頭。

然而說到後面一句,她又忍不住的無奈,「十品丹方。」

嗯,就……

「十品!」

「十品!」

果然,聽到的兩人都是齊齊震驚出聲。

若這張丹方是十品的話,那麼就算是普通人能夠改變體質,有用。可認真算起來,還是只有陸顏霜一個人能煉製出來啊!

也就是,還是不可能。

以陸顏霜一人之力,想要改變整個大陸,那麼多人,那她得無休止的不停煉丹煉製上多少歲月?要她將一輩子都耗在這裏面了!

「是。所以……」陸顏霜這時閉上眼,無奈挑了挑眉,「除了我,還是沒有人能煉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