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此時,圍觀衆人方纔明白過來,看向悲慘的三個人,聯想到平日裏那些不可一日的地境高手,今日卻被一個少年以一敵三的擊飛,所有人都是猶如在夢中。

之前聽聞城主那個誘惑,向着這邊趕來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是停下了身體。

雖然那三人只是地境初期,但是這麼小的少年,就能做到這種地步。不說其身後的勢力會是怎樣,就是這麼一個天賦,日後的成就也是不敢想象。

爲了一顆極品三級玄丹,去冒這麼大的仇,好像很是不值。

轟。

就在葉封正在回味之前那一擊之時,空中突然猛的一聲傳來,急忙擡頭看去。

大長老竟然是被城主從空中擊落了下來。

葉封臉色一變,急忙向前掠去。

顯然,他這般的作爲,雖然教訓的很爽,但是城主那邊也是肯定無法再容忍,全面爆發之下,大長老終究是不敵了。兩人的修爲本就有所差距,年齡所帶來的精力,也是自然會有所影響。

“哼,還想救人,先想想你自己吧!”城主平息了一下翻涌了氣力,怒喝一聲,向着葉封掠來。

臉色變換,葉封一咬牙,加快速度的向着大長老墜落的方向衝去。

“葫蘆前輩,還請幫忙,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大長老出事!”葉封一邊展開全部速度,一邊偷偷低喝道。

“那需要我出手呀,你看。”葫蘆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隨後……

砰!

“姓騰的,你竟然也敢插手,阻攔我!”城主的暴怒之聲響徹天地。

“你這麼多年來,暗地裏所做的事情還少嗎,你真當我們這些勢力是傻子?”騰家老祖脾氣卻也火爆,此時聞言怒罵道。

“今天我還就攔了,怎麼着?怕你不成。今天爺爺就教你什麼叫尊老!”騰家老祖話語完全不顧自己老祖的形象,不過雖然粗俗,卻是令人心裏大是痛快。

便是各大勢力之人,都是在這一刻,心裏暗呼痛快。

葉封向着空中看了一眼,沒有來得及言謝,先是向着大長老衝了過去。

砰。

將球球放下,葉封雙手伸出,一躍而起將大長老接住,葉封緊張的道:“大長老,你怎麼樣?”一邊說着,一邊就是掏出了之前自暴猿那兒得來的丹藥遞向了大長老。

“我沒事,這把身子骨還沒有那麼脆弱。收下丹藥吧,現在一般的丹藥對我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大長老身上氣力波動有些紊亂,數息方纔調整過來,開口說道。

“這丹藥也不行嗎?”葉封摸着腦袋將丹藥倒出問道。

他記得,雲凝說這丹藥的級別不低啊。 大回氣丹,六級丹藥。

即便是葉封,也是僅僅有着三顆罷了。

雖說是回覆氣力的,但好歹也是六級的不是,難不成天境的就這麼牛?

冷情總裁的退婚新娘 葉封小小的鬱悶了一下,就欲將丹藥收起。

“等等,這種香味!”大長老突然向着葉封看來,盯着葉封手中的丹藥,雙眼有着莫名光芒。

這……竟然是六級丹藥,大回氣丹。具備回覆氣力,修復傷體之效。對於天境修爲之人,也是有着大用。

要知道,整個楓城,最高的丹藥,也不過方纔五級罷了。

當然,暗地之中,是否還有着一些別的,就不是衆人所能知道的了。畢竟,這些家族,總會有些不會拿出來的底蘊。

“呃……”看着大長老的眼神,葉封嘴角扯了幾下,將丹藥爲大長老服下。

此時情況特殊,大長老也沒有半分的推辭,沒有多問,將丹藥服下。

“你真要和我動手?”城主此時看着大長老那邊服下丹藥療傷,臉色不由的有些難看。

“你若是不想動手,不妨坐下一起喝一杯?”騰家老祖調侃的說道。

“哼,真以爲我不敢動你!”城主神色驚怒,徑直向前衝來。如同兇獸之威震懾四周。

瞳孔收縮,騰家老祖也不敢輕視,身體一偏,迎面而上。

驚雷般的撞擊聲響徹楓城,震動四野。

然而,很顯然的,天境中期修爲全面爆發下的城主,不是騰家老祖所能抵抗的,很快的,就是被壓制而下。雖說不至於落敗,卻也岌岌可危。

望着這一幕,葉封驚訝於天境之中的修爲差距竟然如此之大的同時,向着身邊的大長老看去。

幾乎就在葉封看過來這一刻,大長老突然吐出一口濁氣,眼睛睜開,那絲光亮再度閃耀而起。

感受着經脈之中那比之之前還盛了許多的氣力,大長老也是有些驚歎,看了葉封一眼,隨即察覺到騰家老祖那邊的情況。

神色一變,迅速的起身站起,再次出現,已是到了打鬥之處。

城主這邊剛剛將騰家老祖壓制擊退,就是驚駭的發現,之前被其擊傷的大長老,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你!”有些吃驚的張口,城主有些驚疑不定。什麼丹藥能夠有着這般功效!

“呵呵,沒想到,這輩子竟然還能和你一起作戰。”騰家老祖咳出一口鮮血,卻滿不在乎的大聲說道。

那一雙眸子中,有着一些不爲人知的回憶。

“呵呵,你還是那般的性格。”大長老極其難得的輕笑了一聲。

“這次打完,總能陪我喝一杯了吧?”騰家老祖放聲笑了幾聲,也不等大長老回答,就當先向着城主衝了過去。

搖了搖頭,眼神之中無奈之色一閃而過,大長老也是衝了上去。

看着衝來的兩人,城主的臉色已是難看至極。

就算他已經突破到的天境中期,但是也沒有那個實力和底氣,去同時面對兩個天境初期之人,尤其是兩個踏入天境初期這麼久,經驗豐富之人。

目光閃爍,城主突然張嘴喝道:“你們還不出現,此人就在一旁,若是再不出手,你們能夠在這兩人的面前拿下他?”聲音響亮如雷聲。

一波波的聲音傳蕩而出,響遍整個城主府之中。

“大人。”一直站在一旁的一羣黑衣人,爲首的黑衣人身後,一人上前一步,低聲詢問。

臉色難看之餘,再次審視了一番,終是果斷的下了主意,一揮手,集體衝了出去。

“迅速拿下那個少年,迅速撤退,任何人不得有其餘舉動。此次若是不能成功,大人那兒……哼!”爲首那人輕聲威脅了一句,當先邁步而出。

若不是之前城主對他們的威脅,只怕他們早就出手,怎麼會這般低調。此時就是城主不出聲,他們也是打算出手了。

若是不能將葉封拿下,他們無法交代,只怕會死的很慘。

在城主喊出那句話之後,所有人就是發愣之餘,看向了周圍,不知道城主說的是誰。

“哼,故作聲勢。”騰家老祖這邊剛剛諷刺之間開口,那邊角落之中,一羣黑衣人就是迅速的衝了出來。

感受到這羣黑衣人那恐怖的地境修爲之人的數量,雖然早有耳聞,但還是瞳孔收縮了一下。

這羣黑衣人的目的極其明確,出來就是直奔葉封而去,企圖將葉封迅速拿下,不想多生事端。

而城主則是企圖通過他們,將大長老或者騰家老祖支走一人,去保護葉封,又能借大長老他們的力量來對付這羣來歷不明的黑衣人,其用心不可謂不狠辣,在這一刻都能想通這些。

互相對視了一眼,大長老就是準備先行脫身,保護葉封,他們本就是爲了葉封方纔出手,此刻若是葉封被抓走,那此舉就沒有了意義。

雖然葉封之前的表現十分驚人,但是兩人卻不認爲葉封還能抵擋的了這些黑衣人。

“大長老,騰前輩,你們專心對付城主,無需管我。”葉封幾乎是瞬間就是洞察了城主的意圖,神色一冷。

他明白,光憑大長老或者騰家老祖一人,根本無法對付得了城主,兩人合力卻能力壓城主,此刻決不能再此改變。

看着面前的這羣黑衣人,葉封腦海之中響起雲家三長老對他說的話。

“看來,你們找的人,果然是我啊。”葉封平靜的開口,一點也沒有因爲這羣黑衣人的架勢,而有半分的慌亂。

“小子,知道就好,束手就擒,我們也不爲難你。”頭領此刻聲音略帶溫和開口,與其極速趕來的身形,卻是完全不同。

看了葉封一眼,大長老和騰家老祖互相對視一眼,一咬牙,沒有動身,反而是齊齊看向了城主。

既然無法前去救援,那就先行將面前之人解決了!

看着發狠看向自己的兩人,城主神色一變,此舉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前他已有所消耗,此刻斷然無法再次力抗兩人。

尤其是,雲家大長老,此時那比之之前還要強盛了幾分的氣力波動,和他的消耗相比,卻是此消彼長。

但是此刻只能期待那邊儘早拿下葉封,只好咬牙迎了上去。

轟鳴聲頓時不絕於耳,天境高手之間的對決,聲勢尤爲恐怖,三人默契的升至空中,廝殺起來。

有着騰家老祖的加入,戰局頓時發生了變化,雖然大長老依舊不敵城主,但是每當騰家老祖跟着出手之時,本來的那點差距,卻是完全的逆轉而去。

幾乎不足片刻,就是將之前不可一世的城主,壓了下去。

當騰家老祖動手之時,騰家之中,也是有着數十道人影閃身出了院子,衝向了另一處戰場。

爲首者,正是騰家家主!

而他們趕去的方向,正是崔家的方向。

既然老祖已經動手,那不妨再出點力,幫助雲家拿下崔家。

說是幫助雲家,其實還不如說是做給葉封身後的葉塵看,並且,崔家這塊肉,誰又不想分上一點?

而此刻,崔家大院之中,已是一片狼藉。

雲家那比之崔家幾近壓倒性的力量,將崔家打的幾乎無法反抗。無論是高層實力,還是中層實力,都是差了許多。

尤其是,高空之中,那個流着鮮血,此時再也沒有之前那般意義風發之感的崔家老祖,更是將崔家這份戰鬥的意志,拖到了最低。

而恢復了鬥志的雲戰,也是壓着崔家家主在打,雖然有些損傷,但是雲家卻也取得了極大的優勢。

不過,崔家畢竟也是楓城少數的大家族,否則也不敢跟雲家叫板,此刻戰場也是陷入了一些僵持,除非雲家老祖雲英能夠速度將崔家老祖解決,抽身過來,否則只怕雲家最終依舊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然而,這份僵持,當騰家之人出現在了此處之時,陡然變換!

“騰家的人!”當即,崔家之中一片驚呼,一時不明白爲什麼騰家的人會出現在此地。

即便是雲戰,看着全副武裝的騰家衆人,神色也是一變,不明白他騰家是什麼意思。

然而出乎雲戰意料的是,騰家家主向着他點了一下頭之後,就是一揮手:“還愣着幹嘛,速度助雲家解決敵人。”

然後……場面就是出現了一面倒的情景。

葉封看着這一羣黑衣人,冷笑一聲,腳下星元步法展開,迅速後退而去。

那羣黑衣人冷笑之中,一言不發的追了上來。

沒有開口請求葫蘆的幫助,葉封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藥瓶。

翻手之間,手心之中,一顆渾圓的丹藥,出現在了眼中。

沒有過多的猶豫,葉封突然張口將丹藥一口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