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他多慮了。

老祖鬆開了手。

“咳咳”

許十安又是乾咳了兩聲,隨後道:“前輩,我認識你們烈火宗的掌教,祕鑰是他的女兒交給我的,希望我吞噬雷火爲他們報仇,你不能殺自己人”

老祖說翻臉就翻臉,心思也是縝密,不好對付。

“我烈火宗這麼強大,怎麼會被劍皇滅了”

老祖感到不可思議,不過最終還是想明白了。

世事變幻,如同白雲蒼狗,三十萬年,能夠發生太多的變數了。

即便是明白這一點,他還是感到心痛。

“萬勝宗的天人境劍皇嗎?他來祕境了嗎?”

老祖目光赤紅,充滿仇恨,怒吼道。

誰滅了他的烈火宗,他就滅了誰。

“來了,就在外面”

許十安心中一喜,立馬道。

計謀得逞,大快人心。

“哼,我倒要看看什麼的劍皇如此囂張”

老祖冷哼一聲,目光狠厲。

在這三天當中,蘇御除了泡腳,偶爾調戲一下花素晗之外,就是在修煉引雷心經。

他的天賦很強,修煉一天抵上尋常天才一年,可是這引雷心經博大精深,這段時間依然停留在初窺門徑的境界。

距離略有小成還有不少距離。

這引雷心經沒有個百八十年恐怕不能到下一個境界。

就算是蘇御這種天賦恐怕也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難怪很多引雷的功法失傳了,是這個太難修煉了。

蘇御盤坐在一個塊蒲團之上。

這個蒲團是蘊神蒲團,高級靈寶。

是一個高級宗派震天教提供的。

震天教這名字有些響亮,在三十萬年前,可是超級宗派,與烈火宗鼎力東竭域的存在,現如今也衰落成高級宗派了。

不過這個宗派不像烈火宗,他們已經認清了現狀,接受了現狀。

這個時候,選擇了抱萬勝宗的大腿。

這蘊神蒲團有着鎮定心神的奇效,坐在上面,任何雜亂的心緒,都會平靜下來,對修煉極其有利。

蘇御再次打開了系統,氣運值滿了100,可以抽獎了。

轉動輪盤,機械的聲音響了起來。

【叮,恭喜宿主抽到修爲加點卡】

悅耳的女聲響了起來,蘇御嘴角勾起輕微的弧度。

修爲加點卡(一次),這是一次性的卡片,在商店中購買要花50w反派值。

“能讓我到天人境嗎?”

蘇御嘗試性地問道。

【檢測到宿主神智不清,建議購買並使用清心符篆】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蘇御連忙回道。

看來並不能讓修爲直接到天人境。

“那能夠加點多少?”

蘇御問道,修煉過程太枯燥了,而且到了長生境之後,修煉速度會驟降。

長生,本就是違反天道,修煉起來自然不容易。

【長生境每個小的階段,都需要100w反派值】

系統聲音甜美,可是說的話,讓人感到冰冷。

100w反派值,就能上升一個修爲。

蘇御擁有490點反派值,看着挺多的,要是加點修爲的話,也就能升級四次。

長生境分爲初期,中期,後期,小成,大成,巔峯,之後纔是天人境。

全部用來加點,蘇御會到大成境界。

增加修爲,還不如使用天賦覺醒卡了。

只不過天賦覺醒卡,一年只能購買一次,不能隨時使用,修爲增加纔是最安全的,最有保障的。

蘇御感到爲難,本以爲這麼多反派值很高,沒想到還是不夠用。

看來殺許十安之前,還是要好好折磨一番,多賺些反派值才行。

既然加點修爲很耗費反派值,那就加點功法。

“加點引雷心經”

蘇御對着系統喊道。

【加點到下一境界需要50w反派值】

系統回道。

“直接給我加點到登堂入室的境界”

蘇御咬咬牙道。

100w反派值就這麼沒了着實讓人心疼。

“嗡!”

緊接着修爲加點卡化爲一抹白光,在蘇御的識海中綻放開來。

蘇御的四肢百骸都發生了爲妙的變化。

引雷心經到達了登堂入室的境界。

如果修煉的話,需要半年的時間,仔細算來,倒是大賺特賺了。

半年的時間,蘇御能獲得幾千反派值了。

這相當於用反派值買時間,富人思維。

蘇御怡然自得。

到了這一境界,就能夠吸收對方已經煉化的雷源了,前提是功法境界高於對方。

蘇御守在這裏三天了,而許十安一直在煉化雷源,即便是奪回來,雷源也不完整了。

所以提升引雷心經的境界,就顯得很重要了。

翌日。

蘇御等人在這裏又等待了一天。

這個時候其他勢力的高手也是常伴左右,希望能夠爲蘇御做點什麼,以此來攀上關係。

他們不是超級宗派,所以過來的人,修爲並不高。

最高的也就是長生境後期的強者。

蘇御現在雖是初期勢力,可是依然能夠秒殺長生境後期。

有着至尊骨和劍修這兩樣的加成,讓得實力高於同境界的多數人。

對於這種能夠越級殺人的本事,他倒是不太在意。

身爲玄幻世界的天才,越級殺人,是最基本的。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之間黑了下來。

一道虛影出現在半空中,虛影的身體,像是燃燒的火焰一般。

他一出現,周圍的空間登時熾熱無比。

“烈火宗的老祖?”

匿愛,攻身爲上 衆人的目光均是向着這道虛影看去,他們的臉色刷的一下白了。

雖然不是老祖的原身,只是一道意識,可是瀰漫周身的氣息,也是讓人恐懼。

“你就是蘇御?”

烈火宗的老祖目光中瀰漫着殺意,沉聲道。

“正是”

蘇御沒有否認。

這令不少人感到意外。

很明顯,老祖這是來尋仇的。

就在老祖出現之後,許十安也從地洞中出來了。

“還活着?”

衆人看向許十安的時候,驚訝地說不出話。

地下的雷火如此熾熱,就算是虛神大能,在裏面也不敢多待。

許十安不過是神通境修爲,怎麼能夠支撐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