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東方鬼那般癲狂的樣子,宇太白和劍無痕,劍雷霆三人瞬間明白了東方家的密謀。

劍無痕也是失悔萬分。

早知道如此,這一次道爭他們大可臉皮厚一些,一個名額都不給豪門聯盟的人。

只是現階段劍族並沒有同豪門聯盟完全撕破臉皮,直接將他們拒之門外又不太好,所以劍無痕只是將豪門聯盟的名額減半。

萬萬沒想到,東方家早就有了這等打算,竟在道爭之地中放出了一隻惡魔……

當這隻惡魔一出來,一切希望都化為了虛無。

「面對這隻惡魔,就算不拚命同樣也會死,羅嫣做的沒錯,」劍無痕淡淡說道。

與其懈怠逃避,不如奮力一搏。

動物是如此,凡人是如此,就算是神也是逃不掉的……

畢竟所謂的神,乃至於大圓滿,亞聖,聖人,只是獲得了壽命上的永恆,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全知全能。

他們與尋常的凡人一樣,依舊遵循著叢林法則,依舊擁有無盡的慾望,依舊為了正義或者利益廝殺!

包裹在其中的羅嫣,雙目完全被紫芒所佔據,她雙目一擰之下,雙手便是猛然一揮。

那巨大的虛影同樣也做出了一模一樣的動作,揮動了自己的雙臂。

「刷、刷!」

不過這虛影的雙手乃是兩條銳利的鞭子!

這兩條鞭子揮舞起來,猛抽過去,在空中拉出一大片黑色的裂縫……

即使是神域的空間,也禁不住兩條鞭子的揮舞,可見這一擊蘊藏著何等恐怖的威勢。

圖厄沒有將任何一名真神放在眼中。

畢竟在神域魔域中,這樣的上位真神他根本就懶得去屠殺。

曾經,有深淵魔使運用惡魔之門,將圖厄召喚到了深淵魔域的第一層。

那是豪門聯盟組織的一場大試煉……

深淵魔域固然恐怖,但第一層中的魔物並不算強大,對於豪門子弟來說,不僅能夠磨礪自身,還能積累神武幣。

所以許多豪門在經過充分的準備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將豪門子弟送入其中。

但他們沒想到會在第一層遭遇圖厄。

重生韓娛之墨魚小姐請站住 圖厄的降臨對於那些豪門聯盟的子弟而言,就是一場惡魔。

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圖厄就滅殺了差不多五百多名真神,其中上位真神七十六名,中位真神四百七十名……

就因為圖厄的出手,豪門對深淵魔域的歷練才更加謹慎,大規模的試煉必須有大圓滿和亞聖一同前往。

在圖厄眼中,這些真神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但他先是碰到了羅征,這傢伙的身法之中蘊藏著一股十分特殊的氣勢,竟讓他無法捕捉,硬是要使出全力才將其束縛起來。

當他感嘆這奇怪的小傢伙時,現在又冒出了一位上位真神,忽然凝出了一個詭異的虛影。

這虛影的氣勢之強大,遠遠出乎圖厄的意料之外。

「神域的小傢伙們,都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

眼看那兩條鞭子威勢巨大的鞭子抽打過來,圖厄不得不伸出雙手,左右交錯之下,就要將那兩條鞭子捏在手中。

「哼!」

看到這一幕,羅嫣冷哼一聲。

「嘩啦……」

當圖厄抓住兩條鞭子的剎那,臉色頓時大變。

一股強大的撕裂之力傳遞而來,他的雙手脆弱的如同紙片一般,瞬間碎成了一片血沫…… 在深淵魔域中吸納了神域中無數惡念,讓惡魔這種生靈的肉身極為強大,這也是惡魔一族的特性。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理解,惡魔一族是神域中所有生靈想象出來最邪惡,也是最完美的一種生靈……

無數個神紀元的想象,不斷豐富著惡魔的形象,也強化著他們的身軀,骨骼,血肉。

更是讓他們變成了極端邪惡的生靈。

他們這一族,代表著恐懼和毀滅,畢竟神域中的「信仰之力」並沒有轉化為「勢」供給某人吸收,而是源源不斷的匯入各大禁地。

而深淵魔域則吸收了一切負面的信仰之力……

但就是如此強大的存在,竟然抵擋不住一名上位真神喚出的虛影!

羅征被困在那一片血色閃電之中,看到這一幕眼珠子也是瞪大了。

他豁然理解羅嫣面對星鱗時說的話,她說若是小心點,就算是大圓滿也不怕。

如果星鱗出現時有充足的時間,羅嫣怕是真的不會畏懼!

劍獒一行人激發了災劫劍,看到這一幕後也是熱血沸騰!

實話說,即使運用災劫劍,劍族一行十二人恐怕也不是圖厄的對手。

劍獒等人也清楚,他們的舉措與送死無疑。

只是在這般情況下,他們不得不這麼做……

但他們還沒有衝上去,就看到羅嫣施展出如此手段,自然是倍感吃驚。

在驚訝之餘,劍獒臉上也流露出喜色!

雖然不知道羅嫣運用了什麼手段,或許他們真的能創造奇迹,將這隻惡魔斬殺?

或許這樣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只是羅嫣展現出來的手段讓劍族子弟們有了一絲希望!

「滅魂攻劍!殺!」

劍獒站在了最前面。

而劍族子弟兩兩並列而立,凌厲的災劫劍指向前方。

每一位劍族子弟的臉上都是決絕之色,沒有絲毫猶豫和退怯。

一道道赤紅色的光芒將他們鏈接起來。

凌霄劍陣中的滅魂攻劍是最為凌厲的殺招,面對圖厄這般強大的惡魔,劍獒沒有絲毫猶豫。

辣妻乖乖,叫老公! 就在圖厄雙手損傷,露出森森白骨之際。

十二人所化的劍陣已化為一道巨大的劍影激射而來!

災劫劍綻放出的紅色光芒中,蘊藏著一往無前的威勢,他們將自身的一切都賭在了其中,

「咻!」

「噗!」

他們一行十二人竟然直接從圖厄龐大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那巨大的劍影貫穿之下,在圖厄的腹部撕開了一個寬達一丈的傷口……

「咚咚咚……」

圖厄巨大的身軀向後退了幾步。

而羅嫣操控著那巨大的虛影,揮舞著兩條細長的鞭子再度抽打而來。

每一鞭子抽下來,就讓圖厄身上的血肉化為一片血沫,很快,圖厄的身上便留下了斑斑傷害!

「啪啪啪……」

東方鬼暈厥在大坑之中。

當他蘇醒的那一刻,耳畔傳來一道道炸響之聲。

「那隻惡魔圖厄,應該已經將他們盡數滅殺了吧?」

恢復了意識的東方鬼第一時間,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方才圖厄輕輕彈出的那一指,已讓他身負重傷,幾乎失去了戰鬥力。

費勁了力氣從坑中爬起來,東方鬼就看到一道巨大的劍影貫穿而來,徑自從圖厄的背部貫穿而過……

劍獒一馬當先,操控著凌霄劍陣已經在圖厄的身上撕出了第二道傷口!

「這……」

東方鬼愣住了,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又看到羅嫣漂浮在半空中,她似乎操控著一道巨大的怪異虛影,不斷給圖厄帶來創傷。

這一幕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在深淵魔域中不可一世的圖厄,他東方家三位亞聖圍攻之下,都未曾將圖厄的性命留下來,最終讓其逃遁。

如此強大的凶物,在羅嫣和劍獒等人的圍攻之下不堪一擊?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

這一刻東方鬼的心境也在劇烈的震動著。

他所有的意義都在這隻惡魔身上。

如果連這隻惡魔都無法阻止羅家兄妹,那麼他的一切付出都只是笑話……

……

實際上就連圖厄自身,同樣也是驚詫莫名。

不過羅嫣和劍獒等人的攻勢雖然凌厲,但並沒有傷及圖厄的根本。

惡魔的恢復能力強大的可怕。

在連番受創之後,圖厄的雙目中紅光一閃,獰笑一聲。

「很好……你們成功激怒我了!」

話音落下,他原本笨重的身體忽然敏捷起來。

只見圖厄側著身體,猛然朝著羅嫣撞過去!

「轟隆!」

這撞擊之下,羅嫣操控的巨大虛影向後退了幾步。

就在這時,劍獒再度化為一把巨大的劍影朝著他激射而來!

「滾!」

圖厄轉身之下,巨大的拳頭直接朝著劍影砸下去!

他雙手之中的血肉已經被羅嫣的鞭子抽碎了,砸下去的拳頭只是赤色的惡魔之骨。

「轟隆!」

伴隨著一聲爆聲。

那劍影的表面頓時傳來一股柔軟的波動。

身在劍陣之中的劍族子弟們同時遭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打擊。

「噗、噗、噗……」

包括劍獒在內,十二人同時噴濺出一口鮮血。

儘管這力量分散在十二人身上,他們依舊難以承擔!

圖厄看到這一拳沒將這劍陣砸的潰爛,再度揮動了拳頭。

若是這一拳砸中劍陣,這凌霄劍陣必定四分五裂,結陣之人也會直接被震死!

看到這一幕……

東方鬼才興奮起來。

「這才是,這才是惡魔應該有的實力,不……其實你遠遠不止這麼點實力!」東方鬼笑道。

化劍神城中的劍無痕和劍雷霆,在這一刻都不約而同的閉上了眼睛。

參加道爭的這十二人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尤其是劍獒。

極品小神醫 身為上位真神能夠賜予「劍」姓,在劍族之中也是絕頂優秀的存在。

畢竟劍族中只有大圓滿才有資格以劍為姓!

雖說兩位聖人知道動用災劫劍后必死無疑,但終究不忍看著自家子弟隕落的慘狀。

就當那一拳剛剛砸下去的剎那!

話音落下,一股磅礴氣勢勃然升起。

幾乎是眨眼之間,自那股氣勢升起之處激射出一道熾烈無比的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