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邢哲不語,楊嘯噗嗤一笑,說道:

「邢哲,你也是個男人,心胸開闊點嘛,哈哈…」

邢哲鬱悶地說道:

「我覺得在無極學院最大的錯誤就是認識了你。」

「你要不認識我,你能夠和我一起進入101修鍊場地下坑道,能夠找到這麼好的進化資源嗎?

這三個月的進化效果,按照你平時的修鍊速度,至少要3年時間吧?」

「你還有臉說啊,我要不認識你,就不會陪你來這鬼地方,

不來這鬼地方,就不會被埋在這裡,

不埋在這裡,我就不會發現,原來我在基因進化的道路上,就是一個渣渣啊,

你知道嗎?

在今天之前,我一直都很驕傲,很自信的,

可是,你直接就擊碎了我的驕傲,

一個人沒有了驕傲,活著有什麼意義?

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楊嘯:「……」

楊嘯懵逼地看著邢哲,

妮瑪啊這麼脆弱啊?玻璃心?

哪知道邢哲突然說道:

「你不覺得應該給我補償一下,安慰我受傷的心靈嗎?」

「我應該怎樣補償你?」

https://ptt9.com/149281/ 「我有個妹妹,很漂亮,你娶我妹妹做老婆,從此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我也不用妒忌你的才華了。」

「哈哈…」

楊嘯實在沒有憋住,笑出了豬叫聲。

邢哲也是同樣如此,兩人在山洞內哈哈大笑。

兩人笑了好一會兒,邢哲突然認真地說道:

「好了,不開玩笑了,說真的,楊嘯,你是我認識的基因進化天賦最高的人,你未來突破聖級境界絕對有可能的,未來矮星大陸絕對有你的霸主之位,你的家族也將因為你而感受榮光。」

楊嘯笑道:

「那就借你吉言吧,一直沒有問你,你來自矮星那個族群?」

邢哲聽了,神色突然變得黯然,說道:

「我來自一個小族群,我能夠在無極學院修鍊,是全族人努力供養我的結果,我也是全族人的希望,

不過,我越來越覺得壓力大,感覺自己可能會辜負全族人的期望。」

邢哲說到這裡,長嘆一聲,低下頭。

楊嘯來矮星已經一年多了,尤其是在中洲大陸,接觸到的都是被別的族群遺棄驅趕的人們,非常能夠理解他們的痛苦。

在矮星數百個族群之中,有十大族群處於統治地位,實力強大。

那些小的族群因為本族內沒有超級強橫的進化者,實力不夠,經常會受到別的族群欺辱掠奪,族群之間為了爭奪利益,會經常發生一些衝突和戰爭。

族群的希望就在於本族之內可以出現一兩個特彆強大的超級進化者,支撐全族的生存發展。

楊嘯拍拍邢哲的肩膀,

「兄弟,你好好修鍊,突破皇級中級境界應該沒有問題的,如果有一天我真能如你所說的那樣,突破到聖級境界,我來罩著你的族人。」

邢哲聽了,立即抬頭看著楊嘯,說道:

「說話要算數,我記住了。」

「……」

「嘿嘿,我真有一個漂亮的妹妹,介紹給你吧。」

「多謝了,我已經有老婆了。」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只能有一個老婆呢?我妹妹給你做個小老婆也行。」

「卧槽,是你親妹妹嗎? 致命暗誘惑 怎麼會有你這麼沒良心的哥哥?」

「我妹妹能夠嫁給你,那是她的福氣啊。」

「打住,我可不想當你妹夫。」

「……」

無敵從功法加點開始 兩人在坑道內又修鍊了十多天,楊嘯感覺這坑洞內的進化能量變得越來越稀薄了。

「邢哲,你有沒有發現,這坑道中的進化能量越來越稀薄了?」

邢哲聽了,笑道:

「不是坑道中的進化能量變得稀薄了,而是你自己的進化境界提升了,你的基因進化程度越來越高,但是這裡的進化能量卻沒有跟著提升,所以你就會感覺沒有以前修鍊的效果好了。」

楊嘯點點頭,說道:

「我有一個想法,我們繼續沿著這個地下河水往前走,看看是否能夠找到源頭。」

「你不擔心在遇到什麼幽靈蛇,六翅蜈蚣之類的超級妖獸?」

「擔心,不過,我們總不能一直停留在這裡修鍊吧,或許往前走,能夠找到更濃厚的進化能量呢?難道你不想?」

邢哲被楊嘯說得心痒痒,猶豫了一下,說道:

「行,我捨命陪你就是。」

「別說得那麼高尚,好像我占你便宜似的。」

邢哲嘿嘿一笑,也不反駁。

兩人準備了一下,走到地下河水中,激出防禦光幕圓球,將全身包裹,劈開河水,進入坑洞向前走去。

這一次,兩人在地下河水中走了大約四五千米左右,一直沒有找到新的大型坑洞,除了在水中遇到一些飛金魚之外,也沒有遇到別的妖獸。

「楊嘯,還繼續走嗎?要不我們返回去吧?」

「再繼續走走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或許在往前走一段就能有新的發現呢。」

「好吧,繼續走吧。」

兩人又繼續在地下河水中行走,這一次,走了超過十公里左右,仍然沒有新的發現,好在兩人在坑道中生活了三四個月,已經習慣了地下坑洞中的環境。

地下河經常會出現一些比較空闊的通道,高出水面一兩米左右,有足夠的空氣供兩人呼吸。

兩人繼續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長距離,前面的地下河坑道突然變得寬闊起來。

楊嘯用手電筒遠遠照射了一下,沒有看到盡頭。

「前面的地下河坑道便大了,我感覺這裡的進化能量似乎更濃厚一些。」

「其實從我們一路走來我就發現了,越往前走,進化能量就越濃厚。」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這個地下河水的源頭一定有著某種東西,和進化能量有著密切的關係。」

兩人突然變得興奮起來,行走的步伐也加快了。

邢哲突然站住了,用手戳了一下楊嘯,

「楊嘯,你看,遠處是什麼?」

楊嘯順著邢哲手電筒照射的光纖看過去,內心一驚。

遠處的地下河岸邊上,躺這一副人體骷髏。

://./8_8308/ 諸葛亮輔佐了兩代蜀國皇帝,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使得弱小的蜀國能與魏國和吳國抗衡很長的時間,並且自己受到皇帝的長期信任和大臣們的一致認可,可謂十分不易。諸葛亮雖然出名,他的兒子們卻有些名不見經傳,諸葛家族在諸葛亮死後的發展演變。

諸葛家族算是一個大家族,他們把家族勢力安排到三國中的每一個國,這樣就能保證無論哪個國家統一天下,諸葛家族都有延續下來的機會。比如,諸葛亮在蜀國任職,諸葛瑾在吳國任職,而諸葛誕在魏國任職,這也是亂世中大家族的生存智慧。但是若說是最出名的,那肯定還是諸葛亮

諸葛亮確實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他的事迹在《三國志》和《三國演義》中都有很多的介紹,這裡就不再贅述。但是諸葛亮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沒有兒子。用古代的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諸葛亮在結婚後很長時間內都沒有兒子,這可把他急壞了,無奈之下,他想出了過繼的辦法,決定把自己哥哥的兒子要過來給自己當兒子,並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哥哥諸葛瑾。

諸葛瑾考慮了一下,自己都有好幾個兒子了,諸葛亮卻沒有兒子,那就把自己的二兒子諸葛喬過繼給諸葛亮吧。

諸葛瑾在徵得孫權的同意后,就把諸葛喬送給了諸葛亮。那麼諸葛喬的聲名也非常不錯,當時的人都認為他謙沖平和,很有君子之風。諸葛喬本身的表字是仲慎,他過繼之後,諸葛亮把他的表字改成了伯松。根據古代伯仲叔季的排行規則來看,仲代表他原本是家裡的老二。伯呢,就是家裡的老大。從表字的更改就可以看出,諸葛喬的身份完成了從諸葛瑾的二兒子向諸葛亮的大兒子的轉變。

那麼諸葛亮也把他的這個以前的侄子,現在的兒子看作自己的親生兒子,並且讓他統領兵馬,跟隨自己到漢中去,參與征戰,增長帶兵作戰的經驗,希望把他培養成一員戰將。諸葛喬哪裡都好,就是壽命不長,他在建興元年,也就是劉備死後的第一年就英年早逝了,年僅24歲。諸葛喬去世以後,諸葛亮十分悲痛,因為他這個剛剛得到的兒子就又沒了。雖然諸葛喬英年早逝,但是他也有兒子活著,這個兒子叫諸葛攀,也就是諸葛亮的孫子。諸葛攀成為了蜀國的一員戰將,但是跟他爹一樣,也是壽命不長,很早就去世了。

諸葛亮也算幸運,雖然他很多年都沒有兒子,但是在他47歲那年,他老來得子,這個兒子就是我們熟悉的諸葛瞻。諸葛亮非常喜愛這個兒子,在與哥哥諸葛瑾的家書中,他稱諸葛瞻聰明可愛,但是過於早成

諸葛亮因為連年北伐,事無巨細都要自己處理,所以積勞成疾,在他的第5次北伐過程中,病倒於五丈原,時年五十四歲。此時的諸葛瞻只有8歲。可以說他雖然是諸葛亮的親兒子,但是因為諸葛亮事務繁忙併且過早去世,其實並沒有得到諸葛亮的太多教誨。 土豪奶爸的悠閒生活 他的本事遠遠趕不上諸葛亮,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楊嘯和邢哲兩人走到了骷髏附近,跳上岸邊,仔細觀察了一下。

「看這樣子,這具骷髏死了應該在十年以上了。」

「在我們之前就有人來過這裡探秘了。」

「前面的坑道中有幽靈蛇和六翅蜈蚣,這人能夠饒過這兩頭超級妖獸跑到這裡來,應該也不是泛泛之輩了。」

「不是有傳說嗎,以前經常有學員在101修鍊場失蹤,我估計就和我們現在一樣,發現這個密道,進入了地下坑道之中,被坑道中的進化能量所吸引,一步步往前探秘,最後被裡面的妖獸吃掉,

前面那個幽靈蛇和六翅蜈蚣的山洞中就有不少骷髏,兩頭妖獸應該是吃了不少人。」

「這人是怎麼死的?」

「你看著骷髏,胸前的三根肋骨都斷了頭蓋骨也碎了,應該是被攻擊而死的,難道說,這人在這裡遇到了妖獸的襲擊?」

楊嘯和邢哲兩人的心再次吊了起來,畢竟在前面的坑洞中就遇到過幽靈蛇和六翅蜈蚣,兩人都不是對手,如果在這裡遇到皇級巔峰的妖獸,兩人也只有等死一條路。

兩人站在地下河的岸上,四周掃了一眼,這個坑道大約有十米左右寬,五六高,一眼望不到盡頭,雖然比不上六翅蜈蚣的坑道寬闊,但是也能夠維持一個基本的活動空間。

楊嘯默默運行了一下進化訣,全身一陣,一股狂暴的進化能量湧入體內。

「邢哲,你感覺到了沒有,這裡的進化能量比前面更強大,提升了好幾倍。」

「我已經感覺到了,這裡的進化能量的確非常強大,不過,有一件事你注意沒有。」

「什麼事情?」

「最近這段地下河,我們並沒有遇到飛金魚啊。」

邢哲這麼一說,楊嘯似乎也感覺如此。

「對啊,前面的坑道中經常能夠遇到飛金魚,可是這裡為什麼就突然沒有了飛金魚?這裡的進化能量更強大,飛金魚應該更多才對啊。」

楊嘯和邢哲又跑到地下河旁,仔細觀察了一下,的確沒有在地下河中發現飛金魚的蹤跡。

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暫時在這裡休息一下,畢竟在地下河水中走了一天,人也累了。

兩人在地下河坑道中找了一處相對寬闊的平坦的地方坐下來休息,吃了一些飛金魚的肉塊充饑。

這些肉塊都是楊嘯和邢哲兩人平時用火系功法將飛金魚烤成魚乾之後放入空間戒指中的,留著備用乾糧。

山洞中一片漆黑,沒有時間概念。

兩人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對周圍的環境不太熟悉,不敢大意。

「邢哲,你先睡覺休息,我值班,等你醒來了,我再睡覺。」

邢哲也不客氣,回答了一聲「好」,直接就躺在地上睡覺了。

楊嘯坐了一會兒,覺得無聊,於是起身再次來到了那句骷髏屍體旁。

楊嘯蹲下來,打開手電筒,仔細觀察地上的骷髏,骷髏的左手中指上有一枚空間戒指,楊嘯拿起來,看了一眼,上面有一些古老的符文。

一般情況下,空間戒指都是和個人的神識相連接的,就如同指紋密碼鎖一樣,除了本人,外人根本打不開。

如果要強行打開,空間戒指就會啟動自毀裝置。

所以,無論是巫星,還是在矮星,沒有人會去撿死人屍體上的空間戒指。

因為即便撿了別人的空間戒指,也是打不開的。

楊嘯覺得這枚空間戒指帶著古樸的感覺,一時好奇就拿了起來,仔細看了一會兒,神識微動,想要去觸碰空間戒指的特定開關。

楊嘯突然驚呆了,他發現自己的神識居然直接進入了空間戒指裡面。

「卧槽,什麼情況?難道這人的空間戒指沒有設置個人密碼?還是此人開啟了無密碼設置?」

空間戒指既可以設置個人神識密碼,也可以開啟無密碼設置。

不過,正常情況下,一百個人中,99個半人都會設置個人神識密碼。

楊嘯一陣驚喜,趕緊利用神識將空間戒指中的東西全部取了出來。

裡面大部分都是生活日用品,衣服,一些常用丹藥,空間戒指雖然有真空保鮮功能,可是,幾十年時間過去了,裡面的許多東西都已經變質了,比如幾套衣服已經開始腐爛,輕輕撕扯一下就破了。

幾瓶丹藥應該也過期了,不能在食用。

一些乾糧食物,調味品也不能在使用。

裡面還有幾個碗,幾雙筷子。

真正吸引楊嘯的是裡面的十幾塊玉碟。

在巫星和矮星,玉碟是特殊製作的萬能記錄載體,可以記錄影音資料,也能記錄書籍的文字信息,而且可以保存數百年,上千年不會丟失。

楊嘯拿起其中一塊玉碟,注入進化能量。

「嗡!」

一聲清香,玉碟發出了一道電流,通過楊嘯的手掌進入手臂,直接進入了楊嘯的腦海。

楊嘯凝神內視,腦海中出現了一本功法修鍊秘籍。

《萬象歸源》!

「這名字聽起來好像不錯,不知道具體功法怎樣。」

楊嘯暫時沒有心思去仔細研究者萬象歸源功法,只是簡單看了一下名字,便開始去研究第二塊玉碟。

注入進化能量之後,又是一道流光進入腦海。

《三清化虛》!

又是一部功法秘籍。

接連幾塊玉碟,都是功法秘籍。

楊嘯現在對普通的功法秘籍沒有什麼興趣,加上現在這個環境,他也沒有心思研究,於是繼續往下查看玉碟。

楊嘯拿起其中一塊玉碟,注入進化能量。

「嗡!」

一聲清香,玉碟發出了一道電流,通過楊嘯的手掌進入手臂,直接進入了楊嘯的腦海。

楊嘯凝神內視,腦海中出現了一本功法修鍊秘籍。

《萬象歸源》!

「這名字聽起來好像不錯,不知道具體功法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