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雲若靈走進來,雲婉兒的臉色氣得煞白,「雲若靈,你裝什麼好人?剛才我問你來前廳幹什麼,你還騙我,說你不知道提親的事。沒想到你早就和江慕羽暗度陳倉,你們兩個早就勾搭到一起了,你不要臉,搶自己妹妹的男人!」

見雲婉兒這樣說雲若靈,江慕羽趕緊擋在雲若靈面前,沉聲道:「雲三小姐,你我早就解除婚約,我那裡還有和你的退婚書。我們之間早就沒有關係,我要娶誰是我的自由。」

說到這裡,他看向雲若靈,堅定道:「我現在只喜歡若靈,只想娶她為妻。而且是我先對她有意,我們兩個清清白白,還請你不要污衊她!」

江夫人也生氣道:「就是,三小姐,當初你看不上我家慕羽,嫌我們家窮,硬要和他退婚。當時慕羽都願意對你負責,對你不離不棄,你倒好,為了攀龍附鳳,非要和慕羽退婚。怎麼,你現在看我家慕羽成了狀元郎,你後悔了,所以想來糾纏他?」

被江夫人這麼說,雲婉兒窘迫地咬著下唇,「誰要糾纏他了?他為何不喜歡別人,偏偏喜歡上雲若靈?他們這分明是在故意羞辱我!而且,當初他和我退婚不久,就和雲若靈眉來眼去了,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早就商量好的!」

「你簡直一派胡言,我要是早與靈兒暗度陳倉,當時在那種情況下,又為何堅持要娶你?」江慕羽冷聲道。

「就是,當初我聽說你衣衫不整地勾引璃王,卻被璃王拒絕,導致顏面盡失。當時在那種情況下,我家慕羽都願意娶你。你不僅不珍惜他,還好意思倒打一耙?」江夫人氣憤道。

江寧冷地起身,拂袖道:「雲相,當初慕羽和三小姐退婚一事你也知道。明明是三小姐先看不上我家慕羽,聽她這口氣,好像是我家慕羽辜負了她似的。人言可畏,為了慕羽的名聲,你說句公道話吧!」

雲清此時已經氣得胸膛起伏,他額頭冒起陣陣青筋,憤怒地盯著雲婉兒,「孽女,你還不快閉嘴!」

說到這裡,他趕緊看向江寧,道:「江兄,婉兒實在不成氣,你們千萬不要和她一般見識。當初她要和慕羽退婚時,我也是百般阻止,但無奈她不聽我的。如今她後悔了,但是已經晚了,你們放心,此事本官拎得清。」

說到這裡,他瞪向雲婉兒,道:「婉兒,當初是你堅持要退婚在先,你現在後悔也沒用。為父已經答應靈兒和慕羽的婚事,你最好死了這條心,別再糾纏他們!」

雲婉兒眼裡閃著嫉妒的怒火,她道:「爹,我也是你的女兒,你怎麼這麼偏心!」

「你敢說為父偏心?明明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雲清氣得嘆了口氣,道,「總之,此事已成定局,你鬧也沒用。我會給慕羽和靈兒擇一個良辰吉日成親,你最好不要有其他想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蕭炎躺在草地上,看着夜空,有點可惜,小雪還是不願在這裏過夜,伸手拉過一片葉子在眼前看了一下,滿院子的藍銀草魂獸數量上很多,但是因為生存環境不夠,這些藍銀草勉強能成長到十年級別,然後就會停滯。

即使最早進化的幾隻藍銀草魂獸有優勢,也成長不到百年級別,生存空間太小了。

在這片藍銀草魂獸之間修鍊,藍銀草武魂永遠也提升不到藍銀皇,如果把以後的魂環計算上,估計到九十級封號斗羅才有可能,但那就太晚了。

面對這種情況,蕭炎想着要多去找找野生藍銀草魂獸族群,或者找到母親所在的藍銀草魂獸族群。

武魂釋放,魂力瘋狂催動,黑色魂環亮起,「藍銀霸王槍凝聚出來,現在有了武器,那麼就要開始學習新的戰鬥了,最好的地方就是斗魂場,以後要經常去,還要研究出一套新的自創魂技了。

想到件事,蕭炎翻身而起,開始勾勒第三魂環紋路,前面的幾個部分和節點輕輕鬆鬆完成,來到了最後一個關鍵點。

在這裏,需要前後同時勾勒節點,還是兩個完全相反的螺旋,同時完成後立刻連接起來。

精神力加大輸出,剛剛開始最後一步,狂風驟起,嗚咽聲在宅子裏奔騰,一道道風如刀割般劃過蕭炎臉上。

精神力繼續輸出,精神了絲線堅定前進,烏雲開始出現,不斷擴大,到達了方圓千米之時,一道雷光在其中閃過。

蕭炎覺得身上一麻,精神力地輸出不再穩定,勾勒失敗,整個紋路直接崩潰,風聲、烏雲、雷光在數息間消失。

同一時刻,供奉殿內,千道流全身沐浴著金色光芒,和天使神神像眼中金光相呼應,身上的兩個黃色百年魂環亮起,其中紋路被金光渲染出來,又有兩個魂環紋路被同時勾勒出來。

第二天,胡列娜一早就來找蕭炎了。

「師姐,好久不見啊,又漂亮了。」有了萬年魂環,心情很好,蕭炎開玩笑說道。

「師弟,第四魂環就是萬年級別,很厲害。」胡列娜誇獎道。

「師姐特意來找我一趟是有什麼事嗎?」

「當然了」,胡列娜說明來意,「我們一起去高級魂師學院一趟,還有不到三年時間,參加高級魂師大賽的隊友已經挑選好了,今天戰隊成立,我們走吧。」

「好啊,師姐帶路。」

兩人並排前往學院,蕭炎找個話題,開口問道,「師姐,我們這支隊伍老師是誰,師傅沒時間,肯定不會,還會有哪個前輩?」

胡列娜側頭看了蕭炎一眼,「聽說是侯破前輩,他的孫子候貫也在隊伍中,魂力四十八級,武魂是絕影弓,器物魂,戰鬥系,遠程攻擊為主,在隊伍中主要策應支援。」

「其他幾個隊員有你、我,心芊芊和千泓遠你見過,我哥哥邪月,以及焱。」

「心芊芊和千泓遠年紀稍長,過了二十歲,不過到時候不會超過二十五歲的年紀上限,他們兩個都已經五十級以上了。」

「他們我了解,都是輔助系,不過武魂特性不適合賽場。」蕭炎接着說道。

「嗯,他們確實這樣,不過不用擔心。」胡列娜接着說道,「我哥哥邪月魂力四十八級,武魂是月刃,器物魂,強攻系,以近身作戰為主,攻擊力強大。」

「焱,魂力四十八級,武魂是火焰領主,和獸武魂類似,火土雙屬性,強攻系,防禦比較突出。」

兩人一路聊著天,進入了學院裏面,蕭炎並不是個出名的人,但胡列娜就不一樣了,實力強大,美貌絕倫,身份又尊貴,在年輕一代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毫無疑義的唯一「女神」,一個個路人駐足遠眺,男的欽慕,女的羨慕,但無人敢有非分之想。

「奇怪,旁邊那人是誰啊,憑什麼敢和我的女神走在一起。」

「切,你的女神,你大聲點,讓人家聽到,把你三隻腿都打斷。」

「小聲點啊,聲音大了會被精神力探測到啊!」

「你放心,在這裏這樣說話她不會知道的。」

……

蕭炎看着胡列娜一挑一挑的眉毛,很顯然,對方的情報落後了,不知道師姐的精神力又有增加,估計是吸收了仙品藥草的原因。

「師姐,要不要我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蕭炎提議道。

胡列娜點點頭,「可以,教訓他們一下,讓別人都知道以後碎嘴要躲得更遠。」

「嗯」,蕭炎把右手舉起,藍銀霸王槍出現,全長約兩米,槍頭長有半尺,後面有幾縷藍纓,精神力鎖定目標,槍尖藍光一閃,直接就射了出去。

那兩個男學員被嚇到了,一時完全反應不過來,說幾句話而已,怎麼就被發現,怎麼就要動手?看着呼嘯而來的藍色長槍,有一個終於意識到危險,學習和訓練讓他把武魂釋放了出來,三個魂環全亮,完全是求生本能在掙扎。

就在快要被擊中時,藍銀霸王槍竟然向上飛行,然後凌空爆炸開來,一道道藍色光點下墜,落在地上,一顆顆藍銀草生長出來。

兩個人全身都是冷汗,心中評估,覺得如果對方真要動手,自己不是被射穿,就是被爆炸炸死,慶幸不已,估計以後再也不敢對着「女神」評頭論足了。

蕭炎咳嗽兩聲,把因為爆炸聲吸引到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接着又再次舉起右手,黑色萬年魂環亮起,藍銀霸王槍再現,指向天空。

同時用精神力溝通道,「師姐,你想要多大的距離範圍,指出來,我告訴他們。」

「記住,以後,在這個範圍內,別亂講話,不然就,小心點。」蕭炎一字一句慢慢威脅道。之所以說得這麼慢,主要是因為胡列娜在考慮距離,不能太大了,否則影響太壞了,兩人要被師傅教訓。

「就五十米吧!」

「好,看我的。」

眾人只見到,蕭炎手上的藍色長槍突然射向了天空,然後同樣的爆炸聲響起,伴隨着無數的藍色光點飄落下來,形成了一個半徑五十米的圓。 手機鈴聲是從林昊楓的外套里傳出來的。

他身體僵了僵,一瞬間,尤葉感到了涼意。

身上的熱度退了幾分,聽着手機鈴聲不眠不休的響着,每一個音符都不懷好意。

「是我媽。」他設置了特殊提醒,知道是董素晴。

尤葉渾身涼透,聲音盡量平靜:「快接吧。」

董素晴的身體不好,這個時候,她能拉住人家兒子,拼了命的求他上了自己?

她還沒有急迫到這種程度。

坐起來,披上衣服,凝望着林昊楓的背影。

他腰間圍着酒店裏的白色浴巾,上身沒有穿衣服,輪廓俊美,肌肉結實,皮膚比女人還要細膩。

男人如果好看起來,野性的力量混合著高貴的俊氣,殺傷力能毀滅整個宇宙。

偏偏林昊楓就是這樣一個男人,全身上下找不出一點點瑕疵。

所有女人對男人的嚮往,在他的身上都能找到。

可尤葉現在沒心情欣賞美色。

只想罵街,她跟他,是不是真特么沒有滾床單的緣分啊!

「媽,什麼事?」林昊楓聲音低沉。

真能裝,完全聽不出他剛才還在她的耳邊低吼。

尤葉像一塊被晾曬在沙灘上的冰涼涼硬邦邦的鵝卵石,眼睜睜地看着大海里的浪起雲涌,已經與自己無關。

無論是內心還是身體,徹底涼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你別急,我馬上就去!」林昊楓語速加快,一邊安慰董素晴,一邊回頭找衣服。

正獨自在床上怨念的尤葉,一看情形不對,下地將衣褲拿到林昊楓的面前。

林昊楓匆匆掛斷電話,開始穿襯衫。

看樣子是要走,卻什麼也沒有說。

也許是董素晴有事,他心情不好,尤葉顧不得計較,主動問道:「林太太怎麼了?身體沒事吧?」

看林昊楓這麼急,一定是董素晴的身體出事了,尤葉也跟着擔心起來。

聽到的答案卻和她想得不一樣。

「她身體沒事,家裏的智能設備壞了,不受控制。」林昊楓一邊系著襯衫扣子一邊解釋。

尤葉用了漫長的幾分鐘,才搞清楚林昊楓在說什麼。

董素晴住的公寓是智能化管理,也就是說,現在家裏處於喊開門開了窗,喊開窗帘打開了冰箱門這樣的「混亂」場面。

就是這樣一種「混亂」,把林昊楓生生地從她身上拽了下去。

人算不如天算,姜還是老的辣,董素晴這電話來的真是時候,比掐表都准。

「我先走了。」林昊楓轉身,言簡意賅。

尤葉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着林昊楓,眼神送別。

他來去自如,她不想說話的時候,為什麼要強迫自己迎合他?

走到門口,林昊楓停了停,再回頭:「有事打給我。」

「不用了,斯明在這裏。」尤葉真不知他怎麼能說得這麼堂皇。

「他能解決什麼,只會添亂。」白斯明的名字就像冷卻劑,林昊楓的聲音變冷。

短短几分鐘,他們兩人從赤道分向兩端,一個南極,一個北極。

尤葉不說話,她不想去理論。

更何況林昊楓也不會有時間聽她理論。

他轉身離開,屋子裏驟然安靜得壓抑。

尤葉自嘲地笑了笑。

坐在陌生房間里的自己,算什麼?

是他說想要她,最後逃跑的,依然是他。

所以她懶得開口,告訴他公寓的智能設備為什麼會瘋掉。

其實他剛說完,她就猜到原因了。

。 且說鄒君一行將駐守下界的外門弟子接回上界宗門后,也順便收服了三個下界妖修勢力並將其優秀子弟一併帶回,完事後在大會上坦露自己即將卸任結嬰之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