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向了那正要飄過他寺廟的那個裂縫……

“不好!有魔修侵犯!”

“大師且慢!”江南嚇得心裏當時就哆嗦了一下,他已經看出來了……自己看不透這個老和尚的實力。

但是,這絕對是個強者……

“施主可是有事,無妨,等貧道先處理完了這個魔修再說!”這老和尚一臉鄭重的說着!

“慢!慢!那是我娘!旁邊那個是我爹!”

“啥?” “啥?”

老和尚懵了,小和尚迷茫了。

合着……

眼前這個看起來哪裏怪怪的大師,好像還是拖家帶口來的?

不是,你自己來,住個十年八年啥的……我們勉強一下還能同意。

你帶着爹孃來?

你娘還是個魔修?

這特麼……說出去了容易被同門嗤笑啊!

“這位道友,恕貧道不能從命了,看在道友與我同門,今日我什麼都沒看到……”那老和尚閉上了眼睛,搖了搖頭。

“大師!你怎能如此!”江南急了。

他爹媽都要出來了,怎麼可能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今天……就是打也得把這個寺廟打下來!

打是不可能打的……打不過。

“貧僧如何了?”那大師也有些不悅,只是一口一個貧僧,一口一個貧道的……讓江南也有些發懵。

“師傅,錯了,錯了,您是道士。”小和尚扯了扯老和尚的衣角,一臉無奈的說着。

“前一秒,貧道爲貧道,下一秒,貧道就爲貧僧,有何不可?”

“他還能管得了我是道士還是和尚?”那老和尚明顯不悅。

眼前這個和尚的母親是魔修……這是他所接受不了的!

“大師……咱們再商量商量?”江南搓着手,一臉的尷尬。

“沒法商量!”老和尚大手一揮,一臉的淡漠。

“貧僧與魔修勢不兩立!魔域不空,貧僧不走!”

肉眼可見,江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

按照他跟弟弟學的那些套路,好像再眼前這個和尚身上,怎麼就不是那麼好用呢?

這咋辦?

江南這次……真的難了。

再擡頭看看,裂縫裏,老爹跟他們剛剛救出來的娘,已經是攜手走了出來。

你別說,年輕起來的老爹,還挺像那麼回事兒的。

雖然現在……好像也是哪裏怪怪的。

“大師……算我滅法今天栽了!你說吧!就特麼在你這住個十年八年的,是什麼大事兒嗎!”江南一拍大腿,不樂意了。

他感覺這個老和尚磨磨唧唧,不是個人。

那老和尚嘴角撇了撇。

“今日貧僧不對你動手,已經是極爲開恩了,莫要如此無禮!”老和尚神態冷漠。

和之前那種……和藹可親老爺爺的模樣完全就不一樣了。

而一旁的小和尚也是戰戰兢兢,一臉無奈的說道:“這位道友,還請速速離開吧,把我師父惹怒了……他會動手打人的。”

“……”

江南眉頭緊皺。

神識外放,看着老爹和老媽已經是朝着這邊飛過來了。

心裏更是有些着急了。

“大師……今日之事,當真商量不得?”江南攥緊了拳頭。

已經準備好了……要是這老和尚真是油鹽不進。

那他也沒必要手下留情了,他就……在這寺廟旁邊自己蓋一個!

別說他慫,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反正,看眼下這個情況,這老和尚又不會對他們動手。

只要不動手,那就都好說啊!

“沒法商量,貧僧乃出家之人,最恨魔門子弟,今日貧僧看在你與我是同門,就此作罷,休得胡攪蠻纏!”老和尚眉毛一橫,冷聲喝道。

江南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你就別怪小僧一不做二不休了。”江南擡起頭,一臉狠厲的說道。

“你,當要如何!”那老和尚一臉懵。

怎麼說說話就要打起來呢?

我給你們滅了,那不是徒增業障嗎?

這尼瑪……

“我!今天……”

“南兒!”

突然,天空之中傳來一道有些虛弱,又有些糾結的聲音。

是江萬貫。

而此時,江萬貫已經拉着厲婉的小手,來到了這寺廟上方不遠處……

咳,應該說是厲婉一隻手任由江萬貫拉着,一隻手還得攙扶着他。

此時的江萬貫,當真就如同一個小孩一樣,明明眼皮都在打架了,但是就是不放手,像是生怕自家媳婦兒又不見了一般。

“爹!娘!等我一哈!馬上就好!”江南朝着空中的二人喊道。

“好了……放開吧。”厲婉對着江萬貫輕聲說道,“孩子在下面呢,看着像什麼話?”

江萬貫裝作沒聽到……

甚至手還多用了幾分力氣。

“放開!”厲婉直接冷聲喝道!

眼見得,那江萬貫堂堂的七尺男兒,身高馬大,面容堅毅如此,明顯就是一個正八經的硬漢模樣。

但……聽到這話的時候,渾身就突然顫抖了一下!

然後,趕緊把手給撒開了。

甚至還得陪上笑臉,“婉兒,你彆氣,別動怒,老……爲夫聽你的便是,嘿,嘿嘿。”

江萬貫乾笑着說道。

而厲婉,則是還攙扶着江萬貫,畢竟他現在體內靈力不多,生怕一撒手他就這麼直接掉下去。

……

“大師,出家人不打誑語,你剛剛同意我進去住了!”江南一臉真誠的說道。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自家可是有個水元珠的啊!

到時候舉家搬進去,他在這裏住……

那不就成了嗎!

俺真聰明……江南忍不住在心裏想到。

“這……”老和尚糾結了。

這話不假。

“善。”老和尚點了點頭,卻是直接將這寺廟周遭布出了一層靈力大罩。

而剛要落下來的厲婉和江萬貫,不由得齊齊面色一變!

這是……

好恐怖的威壓!

那個和尚!

“嘶~”江萬貫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剛剛他還沒注意,但是現在……

這個和尚,好像是有點猛的啊!

憑他封川期的實力,竟然完全無法看穿對方的深淺!

這……

江萬貫和厲婉對視一眼,眼中閃過濃濃的忌憚,尤其是厲婉,她自知自己是魔修,而且這裏的氣息好像不太對勁,很可能就是上次江北過來告訴她的……魔域!

對,如此滔天的魔氣,這裏定然就是魔域了!

再一看這和尚……雖然厲婉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但是自己的兒子能和這老和尚面對面交談,卻是要將這靈力罩布出來防着他們,肯定是和自己有關了。

厲婉也不愧是能拿捏住江萬貫的人,心思卻是敏銳至極。

“貫貫,我們先去那邊,等着去拜見那個大師。”厲婉指了指那靈力罩的邊緣,正是這寺廟的門外一米處。

“婉兒……能不能別這麼叫我。”江萬貫忍不住一手扶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