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向面板上的數據。

異界抽獎:(可抽獎)

「抽獎的時間到了?」林寶寶目光閃爍。

「抽獎!」

嘚~~~~~

十張黑色卡片從屬性面板里飛了出來,在林寶寶的面前快速移動,最後排成整齊的兩排!

如此情況下,林寶寶二話不說,隨便點了一個!周末,陪想哥在影院看了托馬斯大電影,再次領會了何為「做了不起的自己,並堅持不懈」!

次日,經歷了一場考驗,或者說領略了一場生命的非常規性。

人在世間行走,果真是一邊擁有著,一邊失去著。僅一門之隔,隔得卻是天上人間。

滾滾紅塵,怎會真的來去自如?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卿本佳人 淌下該淌的淚,才能破地重生。

朗朗乾坤,如若真的事與願違,請相信一定另有安排。

能對自己說的————抱一份深情,活一份通透。默默修習的————水窮之處待雲起,危崖旁側覓坦途。 「叮!恭喜宿主使用異界抽獎,運氣不錯,獲得【凡間2】中級道具,引雷萬象陣(三品銘紋陣)」

引雷萬象陣:三品大型戰鬥銘紋陣法,在陣法覆蓋範圍內,使用者雷電屬性力量增強百分之五十!可操控陣法,召喚雷霆戰象幫助戰鬥!

「大型戰鬥銘紋陣法?」

「這是什麼玩意?」

林寶寶一臉懵逼,銘紋,不是刻在武器上刻在石頭、房間里的嗎?

這戰鬥銘紋陣又是什麼?

「管他呢?先試試什麼玩意,寶寶也要參戰!」林寶寶說著,心中默念著『引雷萬象陣』!

隨著林寶寶面前一道道雷芒的匯聚,一尊玄妙的陣法出現在林寶寶面前,猛然間,以林寶寶為中心,上百丈範圍內,都被這陣法籠罩其中。

「我……我草……」

林寶寶被嚇了一跳,這是什麼玩意?

系統道:「戰鬥銘紋陣,又稱銘紋術,乃是銘紋師戰鬥的方式!」

「而大型戰鬥銘紋陣,又稱領域銘紋術,可製造出一方屬於施術者的戰鬥領域!在戰鬥領域中,施術者的戰鬥力,將大大提升!」

「這也是為什麼,同樣等級的武者,不可能是銘紋師的對手!」

林寶寶張了張嘴巴:「他喵的,銘紋之道原來還有這麼多說道。」

之前,唐冪告訴他銘紋師戰鬥力強大,他還不信,現在,林寶寶感覺到了。

「霸劍七式!」

「劍雨飛揚!」

唰唰唰唰唰!

漫天劍雨,對著祝媚兒狂殺而來,然而,祝媚兒絲毫不慌,黑劍再一次揚起。

《九幽劍法》施展,宛如風暴般的劍氣,蕩漾開來。

「趁現在!」

「霸劍十式!」

「劍動九天!」

五名黑衣劍客,同時出劍,那凌厲的劍氣,宛如一條長龍,直奔祝媚兒殺來。

祝媚兒剛剛接下『霸劍七式』,還沒來得及起身,只見這一股強橫的劍氣,就迎面而來。

「叮~~~~~」

黑劍擋住迎面而來的五劍,龐大的壓力,讓祝媚兒的身體不斷倒退著。

「小丫頭,即便你是天荒城第一劍客,可你也只有一個人而已!」為首的黑衣人,冰冷地說道。

「我一個人,足矣殺你們!」祝媚兒森然道。

「是嗎?」

「你真當我們霸劍五兄弟吃素的嗎?」

嗡!

靈氣再次爆漲,祝媚兒連連後退,馬上就要從房頂上掉下去。

就在此時!

「引雷萬象陣!戰象出!」

轟轟轟!

屋頂上,六人的身體猛地一顫,一股不安之感在所有人心中升起。

五名黑衣人微微側目,向院子里望了一眼,而下一刻,他們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只見一個手持大鎚的小孩子,正站在一隻高兩丈的雷霆巨象頭頂,冰冷地看著他們。

「這孩子……」

「他不是只是一名四星武師嗎?」

如果愛情可以輪迴 「這是……銘紋術?」

「這小子,是一名銘紋師?」

祝媚兒也被現場的這一幕震驚了,駭然地看著院子里的雷霆巨象,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股力量啊!

「哈哈哈!」

林寶寶看著腳下的大象,十分興奮:「這隻雷霆大象彷彿和我融為一體,我甚至能用意念,操控這隻雷霆巨象!」

「小蘿莉!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動手?」林寶寶大叫道。

此時,霸劍五兄弟才反應過來。

為首的那名黑衣人,雙眸一冷,道:「先把這小子宰了!」

突然出現的雷霆巨象,讓五人感覺到一股濃郁的危險氣息。

「大寶貝!給我上!」

林寶寶手持滅神錘,踩在雷象之上,大吼著。

吼!

雷霆巨象仰天長嘯一聲,忽然,一躍而起,向著屋頂上的五人,猛地沖了過來。

「滋滋滋!」

璀璨的雷光,在雷霆巨象的象牙間聚集,也是頃刻之間,一道雷霆光柱電射而出,直接轟在一名黑衣人的身軀之上!

在經過引雷萬象陣的強化之後,林寶寶的雷電之力,已經可以對這些人造成一定的傷害了!

「三弟!」

這道雷光,即便不能要了他的命,可是,依舊讓此人的腳步停了下來。

「九幽蒼龍!」

唰!

而下一刻,一柄黑劍穿過此人的胸膛,那名黑衣人的身體一頓,惡毒地盯著祝媚兒,是祝媚兒抓住了機會,將他擊殺!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嘭!

神醫魔妃:邪王,別纏我 一劍穿心,黑衣人不甘地倒在地上!

「三弟!」

為首的黑衣人眥目欲裂。

「你們走不掉了!」

祝媚兒手持黑劍,立在屋頂上,彷彿審判一般。

「殺!」

霸劍五兄弟,只剩四人,四道劍芒同時打出,化作四道流光,朝祝媚兒殺來。

然而,失去了一人的霸劍五兄弟,再也無法形成剛剛那完整的戰鬥陣型。

「叮叮叮叮叮叮!」

劍擊之音不絕於耳,然而,這一次的戰鬥,祝媚兒卻是處於上風。

嗤嗤嗤!

鮮血井噴而出,隨著祝媚兒的劍光劃過,不出五十息的時間,剩下的四道身影,便全部倒在了祝媚兒的劍下。

「打完了?」林寶寶瞪著眸子,操控著雷霆巨象,向最近的一名黑衣人走來。

而那名黑衣人,眼眸惡毒,手掌一抬,一把飛刀丟向林寶寶。

「還不死心?」

「我砸!」

轟!

滅神錘猛地轟下,瞬間將那名黑衣人打成灰燼。

而此時,房頂上的祝媚兒,卻是一個踉蹌,直接向地面摔過去。

「喂!」

林寶寶直接一躍而下,接住下落的祝媚兒,看向懷中的身影,輕輕問道:「小蘿莉,你沒事吧!」

很顯然,祝媚兒的靈氣,已經耗盡了。

「別,別碰我,鬆手!鬆手!」祝媚兒的聲音有些有氣無力。

林寶寶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他故意岔開話題:「他們怎麼辦?」

「先留在這,我休息一下,再處理。」祝媚兒說著,就一頭昏睡了過去。

「喂!」

「小蘿莉!」

「豬妹兒?」

林寶寶使勁晃了晃祝媚兒,可祝媚兒沒有醒來,一人與五名劍道高手戰鬥,她似乎已經到極限了!

林寶寶搖搖頭,將祝媚兒抱回屋子裡,放置在木床之上,就回到院子中。

「連祝媚兒這麼強的實力,都差點被擊敗,這些殺手,到底是什麼人?」林寶寶想著,走向最近的一具屍體。

PS:【凡間2】道具庫和凡間道具庫的區別,就像白銀道具庫和青銅道具庫,此外,1,一個關於媚兒的劇情要開了。

2,上PK了,朧朧開始三更,大家多投點推薦票,周推薦票破萬,朧朧給加更!夜滿徑,風滿亭,孤空帳,人步履。

殷殷噫噫,夜風散去,孤人譜曲,取名尋琴。

面如春花身如紗,紗墜花褪虛空華。十載忖度一事結,冬山半秒斷弦惝。

……

燈輝搖曳,始有伊人剪燭窗。油盡滅,星疏路迢影拾荒。

珠盤墜落半闕曲,咽羹錯放舊時殤。

(零時,驟醒。萬籟俱靜,戴著耳機,獨醒獨行。就一首緩緩地曲,名為「琴師」。循環復聽,寫下心得。詞傷心不傷,思來想去,反覺書是白讀了,這年月雖悄悄過去,我的心必當,不去不謝不歇。) 皎潔的月光,播撒在祝媚兒的小院子里。

五具冰冷的屍體,顯得尤為陰森。

「哎呀卧槽,好恐怖的波動,這些人即便是死了,身上竟然殘留著如此恐怖的靈氣!」

唯有強大的武者,才會做到這般,用身體將靈氣封住,即便死了也無法散去。

林寶寶掀開一人的面罩,那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臉上帶著清晰地刀疤,很顯然是一名身經百戰的強者。

「奇怪,本寶寶也沒招惹什麼人!用得著派五個這麼強的人來殺我嗎?」

「難道……他們不是沖我來的?」

林寶寶望向身後的房間。

祝媚兒的閨房裡,林寶寶趴在床邊上,看著熟睡的祝媚兒,盯著祝媚兒那張瓷娃娃般的臉頰,林寶寶舔了舔嘴唇。

「這小蘿莉,要是不那麼暴力的話,一定會很可愛的!」

「不對,她現在就很可愛。」

林寶寶靜靜地看著。

「沒想到,這小蘿莉,竟是什麼天荒城第一劍客!」

「難道,他們要殺的人,是這小蘿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