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王炯武的人走遠,聶李堂便對著記憶中的那幾個火力點開起火來,他這邊一開火,剩餘的倒打火力沒有開火,反倒是對面旗號山上的機槍打了過來。清軍確實是研究過了革命黨的以前倒打火力的布置,知道倒打火力點和正面火力點的掩護以及克制關係。對面旗號山一開槍,不等聶李堂吩咐,山脊上布置的兩門六〇迫擊炮就使勁砸了過去,一通炮彈之下,旗號山上的機槍也不敢開火了。

敵我雙方的火力點就這麼的彼此剋制僵持,之前被壓制在半山腰的三連四連見敵人的機槍都不敢開火,只有自己控制的一個倒打火力在不斷的掃射著側後山腰,而迫擊炮又不斷的轟擊山頂上的清軍陣地,便又開始往上爬行。

革命軍在旗號山東面往山頂上爬,清軍則在旗號山西面往山頂上爬,不過他們的境況比革命軍慘,完全被已經佔領了「幾」字頂部的一二連壓制,不過一二連又被山下清軍的山炮壓制,只能在掩體里對山下胡亂射擊——已經完全明白革命黨意圖的田中玉不愧是馮國璋看重的人,沒有任何的僥倖和顧慮,下令只要是聯繫不上的的山頂陣地,就讓炮兵用氯氣炮和榴彈炮不分敵我的轟擊。

雖然這樣可能會傷到自己人,但是他不想等到革命黨佔領陣地之後鞏固塹壕。他在杭州西湖培訓班的時候,看過仿造的革命黨野戰工事,他相信只要給了革命黨時間,那山頂陣地一定會被他們經營的堅如磐石,而己方雖有氯氣炮,可山頂風大,風一吹氯氣就散了,威脅有限。唯有現在趁革命黨立足未穩之際,又是氯氣炮又是榴彈炮,這才能讓去增援的清軍有奪回陣地的可能。 在紐約店呆了幾天,葉欣成天忙碌得很,因為白天要保持旺盛的精力晚上大多敷衍了事,秦月雖然事情不多,卻年紀小身體有敏

感,根本頂不住什麼事情。唐翰每天事情倒是不多,葉欣念他在非洲吃了太多的苦頭,也沒多分任務給他,再說了,大部分事情不便

讓他插手。

於是,唐翰除了偶爾去老約翰那裡,和他探討如何切磨鑽石之外,其餘時間大都花在了扭約分店上,唯一讓他頭疼的便是應對各

種媒體,雖然他也總結出了一套心得來,可唐翰打心底覺得自己並不是那種熱衷於上鏡的人。

然而,不喜歡歸不喜歡,唐翰還是得為了欣月珠寶的發展貢獻他自己的一份能量,自從露西亞報道欣月珠寶的事情之後,很多消

費者便把欣月珠寶當成了一個參觀勝地。各類媒體也紛紛前來挖掘新聞,加上欣月珠寶高層的中國人身份,記者們有的東西可以報道

&&理分擔了非常多的麻煩。

唐翰也在心底暗自想,他是在見證紐約店的成長史。

閑暇之餘,唐翰便打打望,看看美女,品味一下珠寶,而充斥在他眼球的滿是阿曼達的影子,她是欣月珠寶的代言人,影音平面

媒體都是她的畫像。

當然,唐翰更多的時候,是直接見到阿曼達真人。

紐約店開業地這些天,兩人也漸漸熟絡起來。

阿曼達在賣力表演完畢之後,也會躲到後面的經理辦公室內休息一陣,恢復元氣,而那個經理辦公室,已經被唐翰霸佔了,兩人

的接觸的機會也便多了起來。

經理柳勝男則被唐翰趕了出去接待顧客,因為前來參觀的顧客實在太多,欣月珠寶那點人手簡直有些寒磣,再者。老闆親自坐鎮

。作為下屬的她豈有不賣力的道理。

之前,葉欣因為考慮到欣月珠寶和阿曼達兩方的現在的名氣都不大,便和阿曼達商量著讓她在分店開業的時候多出面幾天,兩人

簽訂地協議是半個月。為了擴大欣月珠寶地影響,葉欣也頂著巨大的風險,事先放出的風聲中,把大鑽石展出的日期安排有半個月之

久,目的就是想讓欣月珠寶一舉成名。

而讓唐翰在店裡呆著,一方面固然是因為他目前確實沒什麼事情做;另一方面。還有為安全著想的念頭,這些天欣月珠寶的保安

保鏢們面臨的壓力很大,這麼大的鑽石。這麼多精品珠寶,很多人都在打它地主意。

阿曼達本身就是模特出身,只要薪水足夠就沒什麼意見,欣月珠寶的酬勞本來就給得高,她也就沒什麼拒絕的理由。更何況。這

樣一來,她也有更多地機會面對鎂光燈,欣月珠寶開業以來,引來的媒體就不少,這也讓她近距離地感受珠寶帶給她的好處,讓她沾

光不少。

阿曼達野性中帶著典雅。氣質不俗的оо她談吐言語間也不像一般的歐美女孩子那麼粗鄙,正是看中了她這份獨特地氣質,她才

能獲得欣月珠寶代言人的資格。

長時間的接觸,馨香撲鼻自是不用說,阿曼達的身影彷彿閃現在欣月珠寶店鋪的每個角落,每天面對著這樣的一個大美人,讓唐

翰有些頭大,也讓他有些沉醉,他明白自己現在對美色地誘惑力抵抗力非常低。

唐翰搞不清楚葉欣究竟想玩什麼把戲,或許,她是真的為欣月珠寶的發展著想,但這其中有沒有考驗自己的因素在裡面,恐怕就

是葉欣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最後唐翰總結了一下,她們這簡直就是在玩火嘛!

阿曼達可不知道唐翰的這些心思,她對欣月珠寶雖然不是特別了解,可他們的發家史她還是非常清楚的,看唐翰和葉欣兩人關係

異常融洽,而且,葉欣幾乎掌管了整個欣月珠寶的管理權,從這就看得出出來唐翰對她的信任。

雖說如今唐翰另立門戶,往鑽石的開採源頭髮展可根基終究還是在欣月珠寶上。真說起來,唐翰這趟去非洲,晒黑了不少,卻也

比以前顯得成熟穩重得多了。

閑暇之餘,阿曼達也喜歡聽唐翰講些他在非洲的故事,講那邊的風俗人情,茫茫的大草原,生命力頑強的野生動物,講鑽石是如

何進行勘探的,鑽石又是開採出來的等等,像是給她打開了一扇通往非洲的大門。

這天也不例外,阿曼達說了一陣子她在大學的趣事之後,唐翰在非洲的故事被他挖掘完畢之後,阿曼達又想著方法的挖掘唐翰的

其他故事,據阿曼達自己說,她從小心底就有個願望,便是希望能寫部小說出來。

唐翰便隨便亂侃,講他在緬甸的故事,心底也在想這樣的情形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天知道這些女孩子怎麼都這麼會說話,好像要

把人掏空一樣。

只半真半假地講了一段他在緬甸事情之後,唐翰在心底思量清楚之後,趁著阿曼達還在沉醉於他講的故事中的時候,忽地話鋒一

轉,「阿曼達,明天你就不用來阿曼達一臉地驚訝,失聲問道,」為什麼啊?「

唐翰回答道,「你也看到了現在店裡的情形,這些天人來人往的,簡直亂成一ā┆團,我覺得再怎麼表演效果也不會太好。這樣

吧,協定的薪水我們照付就是,但是從明天起你就不用再過來了。」

「那怎麼行呢?」阿曼達起初還有些懷疑,可這下一聽這傢伙確實來真的了,她忙站起身來,「唐你可不能隨便撕毀協議的,我

明天會加倍努力的。」

這回輪到唐翰吃驚了,「這哪能叫撕毀協議啊?這些天你也辛苦了,就當我給你放個假,休息一下去旅行什麼的,這是客觀的因

素,並不是你的原因。」

阿曼達望著唐翰,碧藍的大眼睛閃爍著燦燦的光芒,「唐你給的這個解釋也太牽強了吧,我不管,反正沒什麼正當的理由我是不

會離開的。」

「現在大家壓力都很大,我看你這些天也累了啊!」

唐翰想儘早打發掉她了事,否則,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

唐翰很清楚,他心底的惡魔早就在蠢蠢欲動,全力誘惑他,他還沒有品嘗過這西方女人的熱情呢!

「可是我不能接受,一切按照協議來辦,再說了,我想葉董事長也不會同意的。」阿曼達還想趁著這個機會多接觸點人,順便提

升人氣的呢,哪能就此罷休。

唐翰望著她,一時間倒不知道該她怎麼辦好了,要說她是個不知變通的人,好像事實並不是這樣子的,難道自己忽略了什麼東西

嗎?

阿曼達見他發獃態度也沒前面那麼堅決,轉念一想,卻也想通了個大概,當下蓮步輕移,帶起一陣香風逼近了唐翰,輕笑了出來

,「唐是不是怕我吃你了啊?」

唐翰振作精神,哈哈笑了起來,「可能么?」

「你說呢?」阿曼達一臉燦爛的笑容,和唐翰的距離也越來越近,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其實面對這個傳奇式的人物,阿曼達的心情也很複雜。像唐翰這樣的人,投懷送抱的女人可是非常多的,可沒見他和誰.鬧出些

緋聞來了,要說他忠於愛情也好,心高氣傲也好,總之,像目前這樣的情形可是不多的。

這讓阿曼達有種征服的成就感,她真的很想知道,唐翰究竟是怎麼想的,據小道消息說他和秦月都有些曖昧不清的,說起來,他

也算是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了。難道他對自己真有什麼不良企圖,那上次又算怎麼回事呢?

阿曼達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只好開口問了,「唐,你在逃避什麼呢?」

唐翰正自迷惑間,阿曼達充滿磁性的聲音就在他耳邊響了起來,他也才注意到,她秀美的臉龐已經到了他的跟前,吐氣如蘭,那

種熟悉的味道讓他沉醉,也在誘發他心底最深處的綺念。

想起上次的情景,唐翰又有些心有餘悸,阿曼達的大膽他是領教過的,也被葉欣兩人狠狠地寒磣過,內心徘徊不定,唐翰在努力

地做最後的掙扎。

忽地唐翰心底流過一絲清明,他最終還是戰勝了自己的心魔,立刻站起身來,對她說道,「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可唐翰還沒站起身來,經理室的燈忽然熄滅了,唐翰心底一驚,受驚嚇的阿曼達也趁機抱住了他,將她柔軟而極富彈性的身軀緊

緊地貼在唐翰身上。 外圍的高山除了旗號山之外,都被革命軍拿下了,田中玉的兇悍打發讓剛剛佔領山頂陣地的革命軍措手不及。本來部隊正在想趁滿清沒有反應的這點功夫搶修工事、囤積彈藥,但卻被一頓炮彈砸了過來,雖然有防毒面具,但損失依然慘重,最後不得不退到山稜外側,以避開清軍的炮火。

清軍山炮開炮,革命軍炮兵則堅決壓制,但是清兵不少炮兵是布置在山窩裡的,北面的炮兵押無射角一時間顧慮不到,而東西兩側高地的山炮還沒有上山,南面外圍陣地雖然很順利就佔領,但是等兩個山炮營展開需要時間,這並不是說炮兵陣地布置所需要的時間,而是炮兵無線電台展開需要時間——電子管熱機需要時間,更因為炮兵電台一百公斤的重量,需要用騾子拖運,而騾背顛簸之下,電容電感參數會發生一定的變化,所以電台要想正常通訊作業,在開機之後還要做細緻校調。在以往,整個電台的標準展開時間是一個小時,但是現在是不是能提前,就不可預知了。

一個小時對於整個圍殲來說並不太長,但是已經足夠清軍衝上各處高地了,雖然革命軍的炮兵也不斷的在高地前阻截,但是黑暗中無法觀測,更不能炮擊到山頂陣地,便只能是瞎蒙著打在山腳下了,所留下的炮火空隙自然讓清兵繞過著彈區域,衝上山脊。

山脊稜線下革命軍士兵只感覺到清軍炮擊已停,等裝上刺刀躍到山脊陣地的時候,清軍也上來了。來的除了兩廣兵,還有偽裝成巡防營的滿蒙新軍。這幫人高的高、矮的矮都衝上了山脊陣地,黑夜中忽然和革命軍相會于山頂,只讓雙方都吃了一驚。梅嶺關上駐守的連長應衛擊只聽見對面那些黑影「啊」的一聲便沖了上來。便也帶著人端著刺刀迎了上去,與之不同的是,革命軍毫無聲息。

夜間白刃戰。第一要勇往直前,第二要寂靜無聲。勇往直前是白刃戰的精髓。而在黑夜裡這種精髓更為重要。按照參謀部的分析總結,沒有經歷過真正夜戰的士兵,在突刺的時候刺刀往往不能刺中敵人,或者即便刺中也刺的不深。細究原因,還是因為在黑暗中人有一種自我保護心理,怕自己太過突前而受傷,所以士兵常常已經刺中了目標,可實際上刺刀大多數只在目標前一公釐處便停止不前了。所以,夜間拼刺刀,要比白日更加勇往直前。

除了要更加勇敢,另外則是更加心細,黑夜中高喊壯膽的士兵不在少數,但唯有不出聲者才能聽聲辨位,循聲刺殺,而越是被刺殺,那受損失的一方就更是混亂不堪,只等他們膽氣一泄。那麼戰鬥就勝利了。

連長應衛擊此時正貓著腰端著刺刀伺聲殺敵,暗夜裡最前面的清軍只是一排排亂喊亂叫的影子,很多人都是胡亂掄著刺刀一邊亂喊一邊亂打。根本就是不分敵友,不過越是這樣的人就死的越快。只等前面這一波矮個子清軍損失殆盡,後面高個子的清軍又衝殺上來。這些人和之前那些垃圾不同,甫一交手,便讓應衛擊感覺這些人和駐守在山頂的那些巡防營是一路的,他們明顯都受過系統的夜戰訓練,只是他們煉的還未純熟。

黑影越來越近,應衛擊一聲悶嗯,後撤步之後便飛快的突刺過去。他毫無把握。但夜戰本來就少有把握,特別是面對這些高大的清軍。他覺得還是要先下手為強。果然,在他突刺直中目標之後。他感覺對面清軍的刺刀只在他腰間擦過,顯然他快了一步,忍著腰間的劇痛,在清兵的慘叫聲中,應衛擊快速的拔出刺刀後撤,而後他又下意識的往右格了一下,槍身猛的一震,他剛好擋住了右面刺來的一刀。

不過擋住了右邊卻沒有擋住左邊。黑影奔近中,應衛擊感覺一截冰冷的東西破開他的棉衣,刺入左肋,生死之間他虛啊了一聲,一邊身子后縮,一邊收回刺槍,想架住敵刺,但這還是來不及,刺刀已經擠入肋骨的縫隙,正往心臟而去。正當應衛擊以為自己要交代的時候,刺刀忽然一個停頓,然後收了回去。

「菜鳥!!」知道自己死裡逃生的應衛擊歡喜的詛罵,而後回擊之下,刺刀只捅入這個菜鳥清兵的心臟,拔刀那一霎那他忽然被一股溫熱的東西噴了一臉,這是韃子兵的血。

一個標的清軍在梅嶺關上和革命軍一個殘缺的山地營慘烈搏殺,不知道已經殺了幾個人,應衛擊最後只一個踉蹌坐到在地,他已經脫力了。搏殺為歇之下,他正要起身再戰的時候,身後忽然一聲唿哨想起,一波援軍及時的沖了上來,只把逐步後退的革命軍戰線穩住。

「去他媽的張岳雲!」應衛擊高興的罵道,身邊的士兵聽到他聲音,只撲了過來,二話不說就把他架起往山下拖去,他們以為他受了重傷。

突襲陣地并力拼清軍援軍,突擊梅嶺關高地的第29旅一團一營基本拚光,接替他們的是一團二營張岳雲部,他們趕到的時候,殺上來的滿蒙新軍這一個標已經是強弩之末,不消片刻就被他們全部趕了下去。清兵一下去,營長張岳雲便又讓士兵回到山稜西面,以防止清軍再次炮擊,但他顯然高估了清兵的協同能力,這波清軍殘兵退下去之後,敵炮根本就沒有打過來,黑暗裡革命軍看不清戰場,清軍也看不清戰場,只等這些殘兵退到山腳下,下面等待消息的標統才派人去往指揮部報信。

清軍的指揮部里,所有活著的鎮統、協統,還有不在前線的標統都已經到齊,通訊兵的「喂…喂…」聲里,諸人都盯著居中坐著的田中玉。四處都是革命黨的部隊,山頂的高地除了旗號山,其他完全沒有了聯繫,八鼓橋那邊更是被革命黨突破,潮水一般的革命軍只把整個山谷攪的一團混亂,炮彈、手榴彈四處炸響,而離八鼓強最近的第26鎮已經完全失去了指揮,潰散之後亂兵到處都是。現在唯一可以維持的就是八里橋之後,由滿蒙新軍第六協死守的第二道塹壕,要是這裡再被突破,那麼這整個部隊就全完了。

沒心思顧慮大家的眼光,田中玉再問向那聯繫前線的通訊兵道:「梅嶺關那邊還是沒消息么?派去的援兵怎麼也該上山了吧。」

「報告大帥,派過去的援軍電話要不通。」通訊官滿頭是汗,聯繫不上他也沒有辦法,「估計是電話線又被革命黨炸斷了。」

「哎!」田中玉拍了一把大腿,道:「為今之計,還是打通退路馬上撤退的好,現在革命黨被擋在雞公橋,可那邊炮火那麼猛,我看不到天亮革命黨便要殺進來的。」

「可撤退也不是個辦法啊。」鎮統鐵忠介面道,「南面你25鎮守著的梅嶺村、朱塘坑還有雷塢源,不都是沒有消息了么。我看那幾個地方已經被革命黨給佔了,還有那梅嶺關也不知道怎麼樣,就旗號山還守著。我看,還是等蔡鍔的援軍吧。那無線電報他也已經收到,這十幾里山路,最遲天亮的功夫他就到了。」

清軍這次也是裝備了無線電台的,不過是火花隙式的,有幾百公斤重,天線更是一直拉到庵山寺高地,在被革命軍佔領此處前,向蔡鍔部求援的電報便已經發了出去,這其實也是現在鐵忠敢指責田中玉的25鎮丟了南面外圍陣地的原因。他認為現在只要守住了雞公橋,那麼等天亮蔡鍔一到,革命黨自然會退,甚至蔡鍔沒到,白日里看得見的情況下,那些氯氣炮就夠擊退革命黨了。

到時候滿地的革命黨屍首,可正是他鐵忠的功勞,他可是記得載濤在進山前怎麼交代他的,那就是要好好的殺一回革命黨,然後也把他們的慘樣拍下來,拿給洋人去看。為此,載濤來的時候還帶來一個支攝影隊給馮國璋,就是要拍革命黨兵敗電影的。

「革命黨的大炮不必我們的少,我敢斷定,他們的炮隊不止北面那一個標,怕是他們山頂上也會架炮,到時候我們可就要被他們壓著打了。」看見緩過神來的鐵忠直想立功,田中玉又氣的只拍大腿。若不是鐵忠的級別被他高,他早趁革命黨沒有完全控制南面關卡時突圍了。到時候,只要把南面的革命軍消滅,梅嶺關和旗號山一占,完全可以壓著革命黨打。

「夜間盲目退兵,根本就是兵家大忌,一旦兵丁嘯營,當如何是好?夜裡頭更是伸手不見五指,出去怕路都找不到。」鐵忠一點也沒有剛才六神無主的模樣,越說越覺得的有理,「這事情,還是要怪軍帥當初太輕敵了,若是留我的鎮在梅嶺關外,那我們進可攻退可守,那會到現在這副田地。」

鐵忠說著馮國璋的不好,自己卻坐在馮國璋強令挖掘的野戰工事里,只讓周圍的軍官參謀一陣惱恨,但是現在指揮權確實在他手上,他說不退那自然不能退。 忽然墮入黑暗之中,唐翰素來穩重,卻也有些吃驚,

阿曼達就更不提了,驚叫一聲后找上了唐翰這個靠山。

清香怡人,近距離的接觸讓唐翰不由得心神蕩漾,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千挑萬選出來的阿曼達都可算是西方女人中的極品。唐

翰先前心底流過一絲清明使得他已經站起身來,可這一番接觸之下,原本堅定無比的意志忽地崩坍,心底也有個聲音在違心地辯解,

難道這就是天意?

讓自己有一親芳澤的機會。憑心而論,這確實是個最好的機會,唐翰不得不承認,他心底確實對阿曼達有過幻想。

於此手ㄅ機ㄅ閱ㄅ讀ㄅ同時,唐翰心底還有一個微弱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聲音在吶喊,如果這不是天意呢?

此時無聲勝有聲,阿曼達沒有說話,只用力抱緊了唐翰,將她那火辣的身軀毫無間隙地貼在了唐翰的身上,感受著他身上那異樣

的氣息。唐翰剛剛的表現讓阿曼達有些不滿,他斷然拒絕了她,這不是明顯無視她的魅力么?

而且在這黑暗中之中,也只有唐翰能給她安全的感覺,他雖比不得那些搞健美的肌肉男可身上儘是精肉,長時間在野外的磨練也

鑄就了他強健的體魄。

阿曼達積極行動的時候,唐翰心底還在徘徊掙扎,然而身體卻早先一部做出了行動,撫上了她那挺翹的**。

雖有預料,可阿曼達的身子還是不由自主地跟著一顫。

說這傢伙是色狼還真不過。

感受到她身體地細微變化,唐翰原本徘徊不定,動蕩不安的心情忽地沉寂下來,沒有想象中的成就感,倒有一絲罪惡感在他心底

蔓延,那微弱的吶喊的聲也跟著變大起來。

「糟糕!」唐翰猛然想了起來,用力推開了緊貼在他身上的阿曼達。

猝不及防之下,滿懷喜悅的阿曼達被他推得一個踉蹌,最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猛然間遭遇如此重大的挫折。 總裁別拽:小小祕書很大牌 傷心欲絕的阿曼達

是越來越搞不懂眼前這個男人「說不定是有人在搗鬼。我先出去看看!」唐翰說著就一陣風似地開了門往外衝去。

阿曼達還沒回味過來的時候,門忽然又開了,正是風風火火地唐翰地聲音,「阿曼達,現在可能不大安全,你先不要出去,就在

這裡躲一會,我呆會回來找你。」

唐翰說完,關上門就叮叮咚咚地跑了。對於他在黑暗之中也能如此迅捷地行動,阿曼達一時之間倒是沒有反應,一切都因變化太

過突然。而且俱是大起大落,從喜悅到傷悲再到現在的感動,阿曼達眼裡噙著淚花,獃獃地塵在地上,輕聲罵著自己。「傻瓜!」

至於阿曼達腹誹的一點也不紳士的唐翰,憑藉著他超人的眼睛,黑暗也沒影響到他的視覺,快馬加鞭衝到珠寶店,透過櫥窗,唐

翰發現第五大道竟然集體停電。整條街道除了偶手ā機ā閱ā讀ā爾車燈閃過之外就是一片黑暗,而因為事起忽然,準備的應急系統也還

沒有啟動。

欣月珠寶花大力氣在保安系統上,此刻遭遇突然停電,保安們也沒亂了陣腳,迅速把大門給封閉了起來,堅決不許人進出。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