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自家主子不溫不火,就將小白花拍的稀碎,小靈熱情的高喊著。

靈體的小臉,激動的粉紅,這個是現實版的正牌滅渣記呀,太帶感了有沒有!

「哼,一朵小白花而已,滅了她有什麼大不了的。」

慕總傲嬌了。

「尚情,你和項婉柔有仇?」

剛才犀利的對話,閻宸沒參言,但可一直細細的聽著。隻言片語間的針鋒相對,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仇?她不配。」

簡單的回答,帶著霸氣。

雖然自己上輩子,是被這個人推下去的。不過仇人?笑話,那女人哪裡配!隨手就能捏死的一隻螞蟻,區別就在於要怎麼捏死而已。

不過聽著這個回答的閻宸卻是在想,即便不是仇人,那應該也是有過節的。

「那你對她……」

閻宸想著要弄清,這關乎以後自己要怎麼做。是無視,還是……摧毀。

「怎麼,你對她很在意?」

慕尚情說話間看向人,目光幽深不明。

「不在意。我在想要是和你有仇的話,那便是我的敵人。」

認真的回答。不是情話,卻聽得讓人很舒心。慕尚情聽的,心情大好。

「哼,一隻跳蚤,用不著放在心上。不過你以後離她遠點,她不是好人。嗯……她在,勾,引你。」

慕尚情回的高傲,不過話的最後卻說的一本正經。可是內容,卻讓聽著的閻宸有些發懵。

被警告,不許接近某個女人,並且原因是那個女人有意圖不軌的目的,這不是愛人間才會有的嗎?

尚情怎麼會……不,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自己要是被這樣的人騙了,那多丟人面子。他們可是夫妻呢,雖然只是名義上的……

「我不會讓她勾引的。」

閻宸回答的嚴肅。

一切被慕尚情不喜歡的,都會是他厭惡的。一切她敵對,都是他的敵人。

雖然對於項婉柔,慕尚情說不是仇人,可那態度上絕對不是友好。剛剛說道人的目光不是仇視,卻是殺意,是要殺人。

原因不知道,可不用知道,這就足夠他的態度了。

嗯,自己應該讓莫白對項氏集團,在暗中展開攻擊,必要的時候進行收購……

閻宸不知道,他做的這些事,慕尚情已經開始做了,而且更絕!

不得不說,人以類聚。

他們的情商不高,可他們的智商高絕對高。

「走吧。她沒本事把你勾引走。我又不是擺設。」

這個男人是她的。以前不要的時候都沒被勾引走,現在會好好的抓在手裡,更不可能讓人搶走。

高傲的言語,卻讓聽見的人,眼神都跟著亮起來了。

吃飯,看電影,這是慕尚情的安排。雖然在中途遇見了一隻蒼蠅,可那並不會影響兩人接下來的行程。

約會的情侶,在影院看的片子,不外乎就兩種,愛情片,恐怖片。

也不知道杜子良是怎麼想的,給兩人預定的是兩張恐怖片的票。

穿著正裝的兩人,坐在人潮湧動的電影院,拿著爆米花,一本正經的看著……鬼!

開合的電梯門,忽明忽滅的燈光,突然倒掉而出的女鬼,散落的長發,殷紅滴落的血……以及……

「明天周六,需要加班嗎?」

「尚情給我的那些,已經整理妥善,這個星期倒是可以好好的歇息一下。」

端坐在對影院中最好的位置,聽著四外時不時響起的繁雜尖叫,兩人表情沒有任何波動的,談論著與之無關的事……工作!

「計劃中佔有的分配份額比,你們至臻真的只能佔下15%?」

「……25%。」

想了想,閻宸老實的回答。

「25%……虧了。」

聽到確實是這樣,慕尚情有些肉痛。

「雖然我確實可以佔到25%,但這個份額其他兩家是不會同意的。」

「嗯。」

這個慕尚情又怎麼會不知呢,只是自己的錢被別人賺了會心疼,雖然是父親和哥哥。

這個想法若是讓慕博瀚何慕尚煜知道一定會更心疼。會更加確定女婿(妹夫)什麼的這個生物,最討厭了。

「情主子,情主子!你的話題不對!你們兩個現在是在約,會約會!這種工作類型的話題,在工作上聊就好了。」

身為靈體的小靈,差一點摸把冷汗。看來對主子真的不能期望太高啊!

約會要聊的?聊什麼?聽見小靈的話,慕尚情微蹙著眉思索。

「這個女人……腿很長。」

看著銀幕中飄浮在半空中,露著猙獰表情的女鬼,慕尚情如此誇著。

「……被鏡頭拉伸了。」

對於突然拐到這上面的話,閻宸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是嗎?不過你的腿更長,嗯,還好看。」

一本正經的說著看法。

不過聽見這話的閻宸,卻有點風中凌亂的感覺!

什麼叫腿更長?什麼叫更好看?不由得想到了,他在辦公室內換衣服的鏡頭……這樣的話要怎麼往下接?

「……你覺得好就好。」

可是一說完閻宸就後悔了。該死的,怎麼能這麼回答!

「那是自然,又不會給別人看。」

但不得不說,慕尚情這話接的,也是神節奏了。

一場電影,明明氣氛很好,可二人卻盯著屏幕,聊著不上線的天兒……

…… 第十三章什麼叫目標?我結婚了

「宸少,大少爺在找您。」

早起剛運動完的閻宸,回來就接到一個讓他十分不喜的電話。

「告訴他,我沒時間。」

閻宸很不客氣的拒絕。有兩天的清閑時間,他可沒有興趣將其浪費掉,去應對一些無聊的人。

是的,無聊。對他而言,那個所謂的哥哥,和無聊是相等的。

另一邊的莫白,看見被掛斷的電話,十分的無語。兩個大佬之間的鬥法,他這隻小鬼夾在中間真的擋不住啊!

不過很顯然,某個人卻不想讓他隨了心。

「叮咚!」

「嗯?怎麼會有人。」

「我去看看。」

聽見門鈴聲,和慕尚情一起坐在一起看報紙的閻宸,起身去開門。

一開門,便看見外面站著一個穿著黑色職業裝,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俊朗的面容,帶著一絲恰到好處的微笑,看見開門的閻宸,恭敬的點頭施禮。

「閻總。」

「你們沒完了是嗎。」

門外的人,自己的隨身助理聶斌。本就冷硬的話音,更是添了冰寒。

「閻總,我也不想的。可是大少說,要是再聯繫不上您,他就親自找過來。您更不想看到那樣的結果吧?所以只能我討嫌的跑一趟了。」

聶斌說的無奈,更帶著委屈。不過心中卻是罵著那該死的小子莫白,居然一不留心遭了他的道,被人跑路翹班了。這絕對是智商上的侮辱!

唉,不過這兩尊大神他也惹不起啊!

「嘭!」

看著面前被關上了門,聶斌欲哭無淚。自家boss生氣了……

「有事?」

看著人略帶陰沉的臉回來,慕尚情知道,人應該有事情了

不過看著人那黑黑的面色,一臉不情願的表情,慕容情不知為何,腦中突然想到了「真可愛」這個詞!

「嗯,臨時有點事,要出去一趟。」

讓顧璟來到這裡絕對不行,所以他只能出去。

……

一處幽靜的餐廳雅間內,兩個同樣氣勢冷冽,誰也不輸誰的剛毅男子,對面而坐。

強大的氣場佔領了整個雅間,氣氛很僵持……

「阿宸,已經這麼多年了。你在外面想要瘋想要玩,也差不多了吧。是時候,該回來了。」

圓潤低沉的聲音在雅間內響起,帶著一股子不容抗拒的威嚴,和話主人周身的氣勢十分相符。

換了別人,或許會被壓的呼吸困難,可對於閻宸來講,你強我更強。冷硬的氣勢磅礴洶湧,大有要將人凍死的架勢。

「玩兒?呵呵,那顧璟,你回去慢慢玩。」

明明是冰冷,卻讓人明顯能感覺出話中的諷刺。

「阿宸!」

顧璟的臉色被氣的發黑。

「別叫的這麼大聲。顧大少,我勸你還是儘早離開的好。這裡是s市,可不是你的勢力範圍京城,真要是出現了點兒什麼事,沒人能來救你。

為了自己安全,也為了不連累他人,在別做出什麼秘密潛往哪裡的事情。」

閻宸可不會管人的面色如何,平靜的敘述著。話音比對面的人還要冷,像極巔上的寒風,無一絲溫度。

直颳得人生疼。

顧璟卻感覺不到對面人所發出的寒意,只是靜靜的看著人,目光帶著悠遠,帶著回憶……

閻宸對面的相坐的人,是京城顧家的嫡長孫,顧璟。從身份和血緣上來說,他乃是閻宸的哥哥,一奶同胞的嫡親哥哥。

s市,是華國經濟的命脈,京城,則是華國政治的中心。

顧家,京城三大巨頭之一,主要立足於軍隊方面。家族內出現過無數的將領,現任的大家長,是華國軍隊最高的統帥之一。

顧家可以說是站在最頂端的家族之一了。它有著300多年的歷史,在時間的長河中能遊走至現在還站在巔峰之上,可見底蘊是何等的深厚。

不過京城以前是四大巨頭的,只是掉下去了一個。原因呢?就是今天這兩位主角了。

而這件事,可以說是顧璟心頭的一根刺,永遠也拔不掉的一根刺。午夜夢回間,每每都會想起,心會痛的無語附加。

他欠這個弟弟的,就算作出再多的彌補,也顯得也無能為力。

顧家雖然是京城的上大巨頭之一,在外看來是權勢滔天,實則也是蓄勢待發的一隻猛虎,可仇家還是有些的。

而能和他們成為仇家的,無一不是站在頂峰的人。實力和權勢,也同樣的不可小覷。

顧家的規矩,每個成長階段,家族的小輩都要經受各種各樣的歷練。閻宸身為主枝嫡孫,享受的是最尖端的教育,站在雲端的生活,相對而言所要付出的,自然也要比所有人都多得多。

閻宸在接試煉任務時出現了意外,表面上是因為顧璟疏忽的原因,實則不過是因為仇家的蓄意謀害。只是那群人想要殺的是顧璟,卻讓閻宸遭了殃。

但是這些都不能宣諸於口,只是自己人知道罷了。

事後當一切都查清楚時,因為弟弟是為了自己才遭遇意外而失蹤的顧璟,差一點陷入了崩潰。

要不是幾經周折,知道弟弟逃出了敵人的圍捕,並沒有遇難,還在生死邊緣掙扎等待著營救,顧璟真的沒辦法在自責中走出來。

一場營救與劫殺,在不斷的較量。只是當他們終於贏得勝利,將那些仇敵摧毀時,已經是一年之後了。

可顧家人還沒來得及舒口氣,一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卻砸了下來。顧宸……失蹤了!

當顧璟再一次有弟弟的消息時,已經是人失蹤的四年後。終於找到了弟弟,只是顧璟興高采烈的找到人,弟弟卻早已不再是當年的孩童。

十七歲的孩子,沒有一絲稚嫩。成熟,剛毅,沉穩,果敢,冰冷的沒有一絲人的溫度,是顧璟第一眼在看見人時,映入心裡的印象。

他很不想承認,那個會圍著他跑前跑后,愉快的叫著哥哥的弟弟,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