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中年男子就要被雷電劈中,他身體周圍突然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光圈將他的身體團團圍住。雷電劈在光圈之上,立即化作無數條細絲,在光圈表面流轉,並且很快消失不見。

看到對方用體內的靈氣來抵禦自己的攻擊,楊恆知道一下也破不了中年男子的防禦,便立即啟動驚雷大陣,打算把血圖族其他的人給解決了再說。

陣法一出,血圖族的人紛紛色變,中年男子臉色越來越難看,他似乎看出了楊恆的想法,立即大喝道:「大家跟我一起攻擊陣法,只要將這個陣法破了,你們就趕快離開這裡。」說完,他手中大刀一劈,一道數十丈的刀芒直接劈到了驚雷大陣上。

血圖族的人看到中年男子出手,他們正想出手幫忙的時候,無數的雷電從空中劈下,他們只能出手抵禦雷電,根本無暇去攻擊陣法。

雷聲轟鳴,數十件法寶在陣法內飛來飛去,場面極其糟亂。時不時傳出一兩聲痛苦的慘叫聲,聽的人毛骨悚然。

中年男子一隻在陣法內不停的奔走,看到哪個族員有危險就去救哪個,一時之間也沒有了要去破陣的想法。在他的幫助之下,陣法內的傷亡迅速減少。只是他自己體外的靈氣護罩變的越來越淡薄。

沒過多久,中年男子在陣法內停了下來,他發現如果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連他自己都要死在那一道道的雷電之下。看著他的族人一個一個被雷劈死,兩顆晶瑩的液體從他的眼角劃過他的臉龐,樣子很是蕭瑟。

陣法內只剩下中年男子一個人之後,楊恆把陣法收了起來。地上躺著數十具冒著白煙的焦黑屍體,整個場面令人觸目驚心。

楊恆一臉冷漠的看著悲慟萬分的中年男子,運轉「御風訣」,幾道風刃有如一陣清風吹過,朝著中年男子飛去。

中年男子周圍出現一層鮮紅如血的氣體,像奔騰的溪水,快速朝著楊恆淌去。

楊恆想起之前被他擊殺的那個綵衣年輕人也用過這一招,只是這個中年男子施展起來更加的嫻熟,威力也大了不少。他按照之前的方法,發出一道道雷電將這些血紅色的氣體全部劈散。

「你卻是很厲害,如果我今天不將你殺了的話,我血圖族的列祖列宗都不會原諒我。」中年男子冷冷的說道,語氣里聽不出有任何的感情,已變得通紅的雙眼也顯得很平靜,他說完之後快速朝著楊恆飛去,身體的氣勢也急劇的上漲。

楊恆知道對方想要自爆丹田和他同歸於盡,心中暗道不好,快速的往旁邊的樹林飛去。他身後的中年男子對他窮追不捨。他立即催動金羽翼,將速度又提升了幾分。

兩人一追一逃,飛出幾里地之後,楊恆聽到背後「轟」的一聲巨響,他祭出黑色大鐘攔的身後,用體內的先去之氣將身體團團圍住。

巨響過後,樹林中巨樹被連根拔起,在空中飛舞。黑鐘被強大的氣浪掀飛,砸到了楊恆身上,將楊恆又砸出了數十丈之遠。

雖然有靈氣護體,楊恆還是被砸的鮮血狂噴,不過這靈人境後期修士的自爆,最終還是被他扛了下來。

將中年男子給解決,血圖族留在洞穴里的人立即開始四周逃竄,楊恆再次布置驚雷大陣,將這些血圖族的人全部攔下。 但亂流空間內的靈氣,由於充斥了無盡的狂暴能量,所以無法直接吸收,否則就會因爲無法承受那無比狂暴的能量亂流,失去神志,甚至爆體而亡!

而整個亂流空間,沒有生命存在,除了極爲稀少的那些離神只差一步之遙的大能之士,可以通過亂流空間,穿梭於各個位面之外,所有進入到這裏的生命,都會被瞬間攪碎,成爲一粒粒的微塵!

傳說中那些能毀天滅地的修士,在相互爭鬥時,就能破碎虛空,將對手打入亂流空間,要麼直接被空間裂縫吞噬,要麼就一直飄蕩在無盡的虛空,直到因爲無法吸收靈氣而死!

而各個位面,都存在一些難以發現的空間節點,這些節點不在同一點靜止,而是會毫無規律的運動,本來在天寅大陸南部的謀地呆了數百年,可下一刻說不定就到了天寅大陸的北部。

不管哪一界的節點都一樣,有些通往其他位面,而有些就直接和亂流空間相連。

比較薄弱的空間節點,如果是正好連接到亂流空間,就會因爲兩個空間的穩固性不同,承受着極大的壓強,而亂流空間內,一股股彷如颶風般的狂暴亂流,裹挾着無邊的靈氣,在亂流空間內左衝右突,如無頭蒼蠅般四處亂撞。

當哪一股狂流正巧撞在與位面相連的節點上時,就會被壓力強大的狂流將那脆弱的節點擠破,這股狂暴亂流就衝進位面,形成像颶風般噴發的靈潮!

魔獸嶺一線天峽谷就是這樣一個空間節點,而且與亂流空間緊緊相連,所以這一年多以來,噴發了數次的狂暴靈潮!

年辰聽了半天,雖明白了獸潮的來由,但他忍不住問道:兩位前輩還沒指示弟子,能在什麼地方爲二老效犬馬之勞呢!

枯木大師那嫋嫋梵音般的話語又告傳來:

由於一線天噴發的靈潮對我界修士有害無益,所以經過商討,人妖兩族決定用陣法將此節點封印起來!

而放眼當今人妖兩族,最厲害的封印法陣,莫過於我人族傳下的“兩儀微塵大陣”.

據古老相傳,在上古真仙界封神大戰時期,這兩儀微塵大陣可是了不起的仙界陣法!如今傳下的這套陣法,已經是簡化了數次的版本,威力已經不足上古元陣的百分之一,但依然傲視這一界千萬年,絲毫不輸於任何其他大陣!

不足上古元陣的百分之一威力,就已經稱雄此界數千萬年!年辰想想如果是再現那上古元陣威力的話!無法想象是個什麼樣的恐怖場景!那無塵道長接下來的話,打斷了年辰早已元神出竅的思緒!

而布這兩儀微塵大陣,必須要到空間節點的邊緣臨界點上,將所有的陣基安放穩妥!

但是這空間節點的邊緣,從亂流空間傳來的巨大壓力,早已在節點周圍形成了一道威力十分強大的颶風,在離節點數十丈的地方,就是超凡期頂峯修士也無法再寸進分毫。

往裏去,行至離節點邊緣十來丈時,又變成超強的吸力,再往前一直到節點邊緣,這一帶就是一般的入聖期修士也無法在此逗留,只有少數入聖後期修士以及寥寥無幾的化形妖修,才能在自己本命法寶的保護下,勉強可以在此逗留一小段時間!

但是人類能有在節點周圍逗留神通的修士,就僅僅是年辰眼前的二位和兩人請來的兩名同階海外散修!

這兩人和妖獸中的三名化形妖修以及二人請來的兩名入聖後期散修,都必須各自守住陣法的金木水火土五方中的一方,還有兩人也有具體事情纏住,無法抽出身來!在最後一道陣基安放完畢,必須立即啓動大陣!讓陣基牢牢的和整座大陣結合,形成一座完整的天地兩儀微塵陣。並永無休止的自行運轉,將此節點封印!

隨着年辰恍然的目光,無塵道長點了點頭:所以我們一直在尋找一個能在空間節點處自由出入的人類修士,來完成安放陣基的大任,據本座前些日的卜卦卦象和小友的及時到來,如今小友應該是最合適不過的人選啊!

從祠堂的偏房出來,年辰若有所思的慢慢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手中一塊似玉非玉的圓盤狀法器翻來覆去的看個不停!

這就是年辰過幾日將要去空間節點處安放的兩儀微塵陣陣基,年辰的儲物袋裏還有另外跟此一模一樣的七塊,整個圓盤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也沒有一絲的靈氣波動傳出,只在整個表面隱隱約約能看見一些如符紋般的紋路。看起來似乎毫無規律!

一路行來,年辰的靈識一掃之下,竟然在整個獵戶莊,四處都存在着年辰看不透修爲的強大氣息,不下數十人之多!有數處的強大氣息,竟然透着異族妖獸的暴戾之氣!

正在行進中的年辰,突然之間大腦一陣刺痛,一陣陣的波動傳來!年辰感覺將法決一轉,切斷了和這陣波動的聯繫,加快步伐,向自家屋子奔去。。。

原來年辰由於之前運用混沌空間的轉移神通, 過量的消耗了自己的靈識,如今剛剛恢復,突然之間收到了混沌空間內大量的信息,所以大腦有了不適的刺痛感!

來到自家門口,顧不上和迎出大門的父親說話,一錯身,年辰向自己的小屋奔去,手指一指,房門應指而開!年辰閃身進了屋子,將房門反手掩上,把從後面趕來的年夢寅丟在門外,目瞪口呆!

混沌空間內,年辰一陣陣的長嘯,傳出老遠,將遠處的雷電獸和那隻三眼銀狸嚇得不輕,一閃身向後逃去,轉眼消失的無影無蹤!

收了嘯聲,年辰仍然一陣陣想要狂笑的衝動傳來!在年辰前面方圓丈許一大圈的極品靈液中,一隻只白花花的幼蚊在裏面扭動,有很多已經浮在了靈液之上,兩隻稚嫩的翅膀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着,一副欲展翅高飛的急切模樣!

一陣陣親切的波動向着近在咫尺的年辰腦海裏傳來!就像是在撒嬌一樣。年辰越看越高興,越看越喜歡,這可是今後自己堪稱逆天的大殺器呀!

年辰自信,古往今來,沒有哪一個修士能像自己一樣,擁有這麼多的金翅冥蚊,畢竟這種靈蟲產卵所需要的靈氣或是天地靈物實在太過苛刻,沒有哪一宗哪一派能大批量的飼養這種靈蟲!

如果今後能有機緣將這十萬靈蟲飼養進階到成熟體的話,那麼就是天上真仙,估計見了年辰也得退避三舍啦!

只過了一個時辰,幾乎所有的幼蚊都從極品靈液中飛了出來,只見整個混沌空間方圓數裏的地方,一羣羣的細蚊上下飛舞,貪婪的吸收着四周濃濃的天地靈氣!年辰的身上,已經密密麻麻的爬了一層層白花花的幼蚊!在年辰的身上四處攀爬戲耍。

年辰心頭一動,只見四周鋪天蓋地的細蚊突然齊齊飛起,在年辰前方的空中聚集,竟然形成了一條長達丈許的巨蟒,搖頭擺尾,巨大的身軀靈活無比!

突然間又四下散開,接着又重聚在一起,這此卻是變成了一隻大鵬,緩緩的向空中飛去,無論年辰如何催動,這隻大鵬卻沒有像真正的大鵬鳥那樣一飛沖天,只能緩緩在空中滑翔,顯得非常笨拙!

年辰一愣,將儲物袋一拍,上千只金蚊騰空而起,瞬間在空中形成了一隻鷹隼,激如閃電的向無盡的虛空射去。。。

年辰只思考了片刻,就明白了事情的關鍵,這些幼蚊因爲出生不久,身體還異常的虛弱,能完成簡單的合體化形已經勉爲其難啦,所以不可能真正的像他們的父母一樣,施展合體化形後模擬對象的神通!相信假以時日,這十萬只幼蚊也能像那一千隻金蚊一樣,能幻化模擬無數的神通,關鍵時成爲自己的一大助力!

數個時辰後,盤膝坐在混沌空間內修煉的年辰突然眼睛一張,一絲驚訝的神色在臉上閃過。 沒過多久,一陣陣有如鬼泣一般的哀叫聲從陣法內傳出,就像是人間煉獄一般,不過楊恆並不為所動,他知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到此時他跟血圖族已經是死仇,沒有理由去放過血圖族的人而給自己留下隱患。

等陣法內所有的慘叫聲都已經滅絕,楊恆才把陣法給收了起來,然後朝著峭壁上的洞穴飛去。

血圖族居住的洞穴中,每一個都帶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楊恆檢查了十幾個山洞,才在一個最大的山洞中看到了一件赤色的護甲。他看這護甲的等級最少都是靈級上品法寶,心中一喜,立即將護甲給穿到了身上。

金色護甲薄如蟬翼,而且異常的柔軟,穿在身上之後緊緊的貼著皮膚,根本沒有任何的不方便。防禦類型的法寶本就難得,高等級的防禦法寶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楊恆也在心中暗嘆自己好遠。有了這件護甲的話,他以後又多了一個保命的手段。

之後楊恆又將所有的洞穴都檢查了一遍,不過再也沒發現其他的好東西。他只好朝著撻沙他們停留的地方返回。

楊恆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將整個血圖族一網打盡,而且還得到了一件護甲,這一行的收貨不可謂不大。

撻沙等人看到楊恆回來,都顯得無比激動。

「您能再次回來真是老天庇佑,不知道剛剛那聲巨響是不是你和血圖族的人打鬥發出來的?」撻沙有些好奇的問道。

「是的,血圖族的人都被我殺光了,以後他們再也不會來找你們的麻煩。我們先走吧。」楊恆邊說邊往前走。

「什麼?」撻沙一聲驚呼,看樣子是不相信楊恆說的話,而其他的索撻族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楊恆。直到楊恆走出幾十米遠之後,他們才反應過來,歡天喜地的跟了上去。

楊恆帶著撻沙等人很快就回到了索撻族的部落,楊恆原本是不打算在索撻族停留,但是撻沙的盛情難卻,他只好留在索撻部落過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楊恆打算開始趕路,發現撻沙一直在他住的房子外面等著他。

看到楊恆出來,撻沙似乎知道楊恆要走,拿出一塊殘破不全的獸皮,雙手捧到楊恆前面說道:「尊貴的客人,這是我們祖上留下來的一塊殘缺不地圖,我們一直沒發現這塊地圖有什麼用,如今您幫我們滅了血圖族,我們索撻族決定將這塊地圖送給您,說不定會對您有用。」

楊恆看到這塊殘缺地圖的時候,感覺有幾分熟悉,他接過來一看,發現這塊地圖跟他和趙欣穎在幽魔森林裡得到的那塊地圖是連在一起的。他心中大喜,上次他就已經聽道靈說如果這份地圖全部湊齊的話說不定會是一場大機緣。他沒想到會在索撻族會得到第二塊殘圖。

「這塊地圖對我確實有幾分用處,多謝少族長。」楊恆說著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部修鍊功法,接著說道:「這本功法叫大日蠻荒印,我現在將它送給索撻族,希望你們的族人都可以修鍊這本功法,提高索撻族的實力。」

若是其他無用的東西,楊恆肯定不會收,畢竟是人家祖上留下來的,但是這份殘缺地圖對他確實有很大的用處,他也就沒有拒絕。這本大日蠻荒印是他從血煞殿主之子手中得到的,他留在身上也沒什麼用,拿出來送給索撻族說不定更能物盡其用。

索撻聽說楊恆送給他的是修鍊功法,眼中亮光陣陣,激動的從楊恆手裡把大日蠻荒印接了過來。

和索撻的人道過別,楊恆便接著往寒潭趕去。這次他進入靈谷是為精元果而來,最終不僅得到了精元果,還得到了不少其他的好東西。光是索撻族送他的聖骨和地圖,就已經讓他覺得很意外,還有金羽翼和防禦護甲,對他的幫助也不小。

一路從靈谷出去,楊恆又發現了不少已經成熟的靈草靈果,他想著反正精元果已經到手,也不是很急,就停下來把這些靈草靈果全部采了下來。這種煉丹的材料對他來說是越多越好。

過了大半天,楊恆才回到了寒潭附近。他縱身飛上將寒潭圍住的峭壁,剛想要從潭水中進入尹靈兒生活的洞穴,發現寒潭裡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發出來的強大吸引力想要把他給吸進去。

楊恆心中大驚,知道是有凶獸藏在了寒潭之下。他立即飛身而起,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擺脫了那股吸引力,他的身體還沒有在空中停穩,就看到無數鋒利的水劍從寒潭中發出,飛快的朝著他射來。

楊恆一陣無語,是什麼凶獸他都還沒看到,就已經被攻擊兩次。躲過那些水劍之後,他在半空中停了下來,等著那隻凶獸現身。他等了半天也沒見到凶獸的影子,便快速往下落去,一頭扎進了潭水裡。

一直來到寒潭底部,楊恆才看到一隻五階凶獸水劍瀨在一動不動的坐在潭底。他還沒動手,一個巨大的旋窩又朝著他捲來,他立即運轉「雷神劍訣」,發出一道雷電朝著旋窩劈去。

在寒冷的潭水中,楊恆發現他攻擊的速度和威力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一道雷電劈過去,旋窩的體積只是變小的一大半,依舊剩下一個小漩渦朝著他捲來。他又發出了一記荒指,才徹底的將漩渦給滅掉。

楊恆知道在水裡打下去他很吃虧,立即往水潭上面潛去。水劍瀨似乎看出了楊恆想逃,發出無數的水劍朝著楊恆射去。

水劍在水中的速度快如閃電,眨眼及至,楊恆只能不停的閃躲。來到水潭中間的時候,他看到追來的水劍數量越來越多,已經到了無地可躲的地步。

楊恆正在想要不要停下來和水劍瀨硬拼一把,突然看到旁邊的水草後面有一個黑漆漆的洞穴,他馬上朝著洞穴靠近,打算進去裡面躲一下。他還沒進入洞穴,就聽到裡面傳來一聲尖嘯。 看着這幾卷同名,卻有不同等階的功法,林清雨疑惑不解的看向風致。

風致笑呵呵的看着他,“驚訝吧,告訴你我的乖徒兒,這可是老夫自創的功法。老夫自身是風靈之體,兼帶水屬性,所創功法已然到達神級。你所看到的幾部,可以說是這部功法的簡化版,這可是一脈相承的功法,當你修煉到達一定的程度,精神力有所提高時,便能自然而然的修煉更高級的一部。這樣的功法可是不多見啊,本來還有一部靈級下品的功法,當初的打算原本是收幾個剛剛築基不久的弟子,從小教導,傳授他們這部功法,從靈級下品開始傳,不過可惜,後來。。。。”

風致止住了話語,看着眼巴巴的聽他講話的林清雨,那感覺,就跟聽故事似的。

“有老夫親自指點你,你便從靈級上品的功法開始修煉吧,等你到武尊的時候,再給你天級的。”

“到武尊的境界就有天級的功法嗎?”林清雨心中火熱。

看着那**裸的眼神,風致有點招架不住,“好了,別好高騖遠,你當修煉是吃飯睡覺呢,會那麼容易?另外,“風致說道這裏,又一陣青光閃爍,”手中出現了幾卷銀白色的卷軸,他仔細看了看,拿出其中的一卷,拋給林清雨,“這是你大師傅的功法”

林清雨接過卷軸,銀白的的卷身閃爍這耀人的光芒,打開一看,“雷炎滅世錄,靈級上品。”

風致看着林清雨,“這部功法你也要修煉,雖然你的至雷之體有一點古怪,竟然在築基時掩蓋了雷屬性的天賦,不過,只要能夠找到先天之雷助你覺醒,你的體質便是億中無一的存在。現在修煉他,雖然只能吸收火屬性的靈氣,就當爲了以後熟悉熟悉吧。”

林清雨面色古怪,響起了林鑫囑咐他的話,諾諾的反駁道,“那個,二師傅,我二叔說貪多嚼不爛,這一下。。。”

“放屁,”不等林清雨說完,風致就有些粗暴的打斷了他的話,“那是對普通人而言,你是普通人嗎,就算你是普通人,老夫是普通人嗎,有老夫指點你,還擔心什麼。”風致臉上傲氣之色甚濃。“就算是頭豬,老夫也能把他培養成神豬,額。。。”看着林清雨那不善的眼神,風致急忙改正,“當然,你比豬強多了。”

林清雨:“。。。”

風致也不看林清雨那黑着的臉,“總之,兩部功法同修,對於你來說,雖然有些難處,但不是不可能的,所謂富貴險中求,你儘管一起修煉便是。”

林清雨看着風致:心中暗自琢磨,“我要想報仇,單靠四平八穩的修煉,不知何時纔會有那等實力。如今冒這個險,值了。”

林清雨向風致鞠了一躬:“是,二師傅。”

風致點了點頭:“嗯,孺子可教。好了,我們直接出洞吧,你在這裏也呆了一天一夜了。外面的大戰也結束了。”

林清雨臉色一僵,“我們呆了一天一夜?外面的大戰?那這裏不就是。。。”

“沒錯,這裏就是那個山洞的內部,嘿嘿,也是你們這地方的人見識短,沒什麼陣法宗師,想拖住那靈獸,然後異想天開的想用速度來偷取洞內的寶物。陣法佈置到這種地步,已經有些許迷魂的特效,都要趕上五級的陣法了。豈是一個外行人就能偷偷摸摸闖出去的。”

“這麼說,他們失敗了?”林清雨問到。

“自然是沒有成功,不過這地方也不能呆了,過不了多久,恐怕就有真正懂行的人前來破陣了,”風致說道這裏。露出了幾分奸笑,“嘿嘿,讓他們儘管來破吧,洞裏的東西早讓老夫搬走了。”

林清雨瞪大眼睛,“老師,你,你。。。。”

風致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你什麼你,天才地寶,自然是有緣者得之,能者得之,被老夫碰上了,自然是不能當沒看見,況且,這破山洞裏還真沒有什麼好東西,就那麼十幾塊上品破靈晶,還有一大堆佈陣的破爛兒,倒是有一個小玩意有點意思,其他的都是垃圾。也不知道有什麼好搶的,唉,小地方的人真是沒見識啊。”風致一副搖頭嘆氣的樣子。

林清雨嘴角抽搐:十幾塊上品靈晶?一大堆佈陣用的都是破爛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