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黎生衝來的身形已經快成了一道幻影,邵陽忍不住面色一變,黎生的氣勢更是讓他瞳孔一縮,心中閃過強烈的不安。

可是他仍舊相信,自己的三層疊罡破甲拳,黎生無論如何也還能阻擋!

嘭!

雙腿緊繃而後猛然彈出,邵陽的身形發起破空之聲,右拳揚起,其上三層罡甲靈光閃耀,鋒銳之芒刺痛人眼,邵陽的口中傳出一聲大喝。

「疊罡破甲拳!~」

紅藍之色的琉璃和金黃色的拳頭,在眾人眼中驀然相撞!

「轟!!~」

邵陽的眼中,必勝的決然神色陡然變為難以置信的驚恐。

猶如雷霆乍驚,響徹林間,隨著讓人耳中嗡鳴的巨響,邵陽的身形猶如炮彈一般倒射而出!

搽著地面射出數十米,邵陽的身形才堪堪停住,隨著一聲輕微的咔咔聲,邵陽右手拳套上,一層罡氣護甲碎裂成無數碎片。

「一層甲!」黎生冷冷的聲音傳出,身形不知何時已經衝到邵陽的身前,左臂掄起,自下而上擊向邵陽的胸前!

只剩兩層甲的右拳慌忙抵擋。

「轟!」

壯碩的身軀此時如同一個皮球,邵陽在黎生的一擊之下,身形倒著沖向天空,胸腹翻騰之間聽到了一絲熟悉的碎裂聲和黎生的冷喝。

「二層甲!」

胸腹之間翻江倒海,腦袋也不太好使的邵陽剛剛恢復一絲神智,耳邊便傳來一陣破空聲,隨後便感覺一道陰影擋住了他上方的陽光。

是黎生!

驚駭欲絕的邵陽連忙舉拳隔擋。

黎生雙拳握在一起,手臂如同鎚子般舞起,轟然間砸向邵陽的胸前。

「三層甲!」 鮮血噴洒,邵陽的身形從十多米的高空急速落下,猶如隕石撞擊地面,發出嘭然的響聲。

黎生的身形緊隨其後,左臂高高揚起,眼中依舊是冰冷之極的神色,漠然的向著邵陽一拳砸下!

「饒命!~」已經還能阻擋的邵陽驚恐的瞪圓了眼睛,用盡最後的力氣嘶吼出聲。

不是認輸,是饒命,黎生的漠然眼神彷彿讓他置身冰冷的地獄,毫不猶豫的,他喊出了饒命。

為自己證明?為第二峰爭名?

去他*的,什麼都不如自己的小命。

紅藍之色的琉璃甲在陽光之下閃耀著夢幻般的美麗光澤,可那美麗之下是讓邵陽絕望的恐懼。

琉璃甲落下,

大地轟鳴。

當塵土落下,震動停止,這片場地的中央,出現了一個數米方圓的大坑。

黎生邵陽兩人,就在這個近一米深的土坑之中。

場中眾人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爭鬥和對峙,一個個瞪大了眼眸,盯著場中的大坑,就算是苗雪珊和邰麗兩人,眼中也全是震驚。

她們不是體修,眼前的景象,就算他們是先天極限修士,想要製造出來也不容易。

剛剛黎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氣勢竟然達到那種恐怖的程度,他將邵陽打得滿天飛舞之時,她們還沒有反應過來。

剛剛那次震動,不知道有多少一階妖獸和普通的野獸驚慌的逃躥出這片領域。

大坑之內,黎生半跪在地上,左臂深深的陷入邵陽右肩上方的泥土中,他看著眼前邵陽瞪圓的眼睛,看著他眼中的驚恐,突然間微微一笑。

「體修?不過如此。」

邵陽終於不負所望的暈了過去。

停下八門之術的運行,黎生頓時感到一陣強烈的虛弱,拍拍身上的塵土,他走出大坑,看著不遠處的田芳和上官眉不好意思的一笑。

「抱歉,你們的隊友又暈過去一個。」

潮紅褪去,黎生的面色有些蒼白,看著他的面色,眾人都清楚,此時的黎生怕是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田芳自然也能看的出來,所以在眾人愕然的時候,只有她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長劍揚起,身形化作一陣風,田芳絲毫不顧忌顏面,劍芒直取遠處的黎生。

退!

不用作過多的思考,黎生提起真氣身後急退,隨著身形退後,一道道陣法符紋從黎生的袖口中飛出,在他的身前漸漸凝聚。

田芳自然不會讓他如願,猶如附骨之蛆纏住黎生。

兩人一退一追,幾息之間便跨出數百米的距離,消失在眾人眼中。

「這…」車正文看著遠處驚嘆無言,眾人都知曉他的意思,這田芳,怎麼能夠無恥到如此程度?

急退之中,赤焰靈蛇陣已經就快施展完成,可就在這時,黎生卻感覺到眼前驀然一黑。

這一幕來的是如此的突然,以至於連黎生都在剎那之間怔住,而在田芳的眼中,則是眼看著不遠處的黎生退著退著,身形就突然不見了。

「黎生,不要裝神弄鬼,趕快出來!」田芳站在原地遲疑不定,可是喊了半晌,也沒有聽見任何回應。

「田芳住手!」此時第五峰眾人也趕了過來,可卻只能看見田芳一個人站在原地還在四處搜尋。

「田芳,怎麼回事?黎生呢?」丁圓皺眉問道。

「師妹,黎生那裡去了?」上官眉也開口問道。田芳看看幾人,再看看四周,根本沒有黎生的身影。

「他……他消失了。」

……

黎生沒有看見,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間,一道微不可查的靈力掃過他的全身,當他的身形出現在這片空間之內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在他的耳邊。

「骨齡,十四歲半,小於二十五歲,先天中期,合格。」

隨著這聲音的傳出,黎生的眼睛猛然睜大,而後他便見到,在他的眼前,有一團雲霧一樣的東西正散發著微微的光亮。

這團帶著光亮的雲霧,照亮了黎生的四周。

四周皆是黑洞洞的虛無,沒有任何景緻與光亮,在這片空間之內,黎生只能看到眼前拳頭大小的雲霧光團,以及腳下一塊暗黃色的蒲團。

在這片空間之內,充斥著讓黎生心驚的濃郁靈力,微微吸納,頓時讓黎生心中一震。

除去在銅鏡空間之中那次,他以及毛毛蟲那次,這裡的靈氣是黎生所吸納過的品質最高的靈力,只是一次吐納,黎生就感覺自己的真氣多了一絲凝實。

就在黎生吸納打量著四周之時,眼前的雲霧光團突然發生了變化。

在這團雲霧之中,出現了一條細線。

這細線散發著光亮,且微微抖動,淡淡的光華隨著光線的抖動而散落開來。隨著抖動,雲霧之中漸漸出現了一道道奇怪的符號。

對於這光線,黎生並不陌生,這分明是符篆之上刻畫的符紋。

隨著光線的抖動,眼前的符紋越來越暗淡,越來越纖細,最終讓黎生看不清楚。 帶球媽咪別想跑 而這時候,空間之中那彷彿不帶感情的聲音再度響起。

「符篆之道……不入門。」

聽著這冰冷聲音,黎生的臉色一僵,自己的符篆在眾師兄弟的眼中已經入門,可是在這聲音來評價,顯然是不入門的。

隨著這聲音傳出,雲霧光團之內再度發生了變化。

一道符篆條紋從雲霧之中浮現,隨著條紋的伸展和蔓延,一團火光從雲霧之中顯現出來。

黎生頓時凝神。

他認出了這是幻境符紋,而他從未見過如此細緻精準的描畫,就算是承恩也絕對畫不出來如此水準的幻境符紋。

一團火焰憑空生成,火苗跳動之間,黎生能夠感覺到其中的炙熱,哪怕他就是修行的幻境符篆,再外界也絕對難以看出眼前的一團火居然會是幻術凝成。

每一絲火苗,每一次跳動,每一分熱度,黎生都找不到絲毫的瑕疵。

他瞪大了雙眼,凝視著眼前符紋的每一分變化,如痴如醉。

火團從生成到熄滅,共用去了十息的時間,十息之後,一團火焰再度生成。

一張桌案不知何時出現在黎生的面前,上面放著一支靈筆,一張符紙,與此同時,冰冷的聲音再度傳出。

「畫出符紋,限時三個時辰。」

聞言,黎生微微一怔,還是拿起靈筆,想了片刻之後在符紙上落筆。

會聚了黎生真氣的符紋從無到有,最後完整的出現在符紙之上,當筆尖停下,符篆自動釋放,一團明亮的火光出現在黎生的面前。

望著面前有些模糊的火團,黎生微微搖頭,果然,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合格。」

黎生微微皺眉,仔細觀看眼前符紋的變化,半晌之後再次落筆。

一團火光出現在面前,相比於之前的火團,這次黎生明顯進步了很多,可是那聲音依舊是冰冷的「不合格。」

第二次,第三次……第十六次。

黎生沒有氣餒,反倒覺得非常受用,這片空間之中的靈氣濃郁非常,而且極易吸納,輕鬆便能夠補充他的消耗,就算是在自己的洞府中,他也不能如此暢快的修行符篆。

隨著時間的流逝,黎生的這一團火焰越來越完美,終於在某一記,一團幾乎和眼前的火團一般無二的火焰出現之時,那冰冷的聲音終於說出了一句。

「合格,用時兩個時辰。」

眼前的火焰驀然熄滅,雲霧之中的白色微微淡了些許,一道符紋再度亮了起來。

這一次,出現在黎生面前的是一株樹苗。

「畫出符紋,限時三個時辰。」

有了之前的經驗,黎生不再卻思考眼前的處境,專心面對起當下的符紋來。這些符篆雖然其精細程度黎生從未見過,不過到底是一階的符紋,有著眼前的符篆樣子不斷對照,對於黎生來說算不得多難。

第二道符紋,黎生用了兩個時辰。

第三道符紋是一波浪花,黎生用了兩個半時辰完成合格。

第四道符紋是一道凝若實質的刀芒,黎生用了近三個時辰。

第五道符紋是一片金燦燦的黃沙,黎生用了兩個時辰完成。

當五道符紋完成,黎生用了近一天的時間,奇異的是他不但沒有絲毫的疲累,反而神采奕奕。

他知道這是這片空間的原故,自己現在的狀態也許再也求之不來,因此更加投入到符篆的學習中來。

當五道符紋全部完成之後,冰冷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