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哈哈大笑。

方凡接著說:「你們送禮直接送到迎賓那裡,諸位的人情,我方凡定當銘記在心!若是來日有需要我方凡的地方,諸位儘管開口,只要不是違背方凡心中道義的事情,能幫的我盡量幫。」

聽到方凡如此一說,場上多人不禁眼神一亮。

今天來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方凡這句話。

而方凡現在也有十足的底氣說出此話。

算上試煉空間的妖神本尊,方凡的實力在國內絕對是排在一流行列了。

不多時,向家眾人就將糕點擺在各桌上。

眾人一嘗,頓覺入口即化,口味極好。

此時方家那個奚落方成窮酸的人,吃了一口糕點,才發現這竟然是江南市限量銷售的向家米花糕,售價一千塊一小盤!

正在眾人品嘗糕點之餘,向小雲款款走到草坪舞台正中間,一遍彈奏著《愛的協奏曲》,一遍輕聲哼唱,給人一種餘音繞梁,不絕於耳的享受。

「我耳朵好像懷孕了……這聲音真好聽……」一位方家的人說道。

此時,楚躍牽著方若緩緩走到舞台正中間,台下一片叫好之聲。

彷彿坐在台下的並不是什麼政界巨擘,商界大腕,更像是一群年輕、毫無城府的朋友,一齊在為朋友的婚禮叫好。

極品妖孽至尊 然後方凡牽著三位新娘,慢慢走出。

「方小兄弟好樣的!」杜長林竟然吹了一個口哨,興奮地說道。

他這輩子氣管炎,夢想就是多娶幾個老婆,可惜未能達成,而今看到方凡一次性娶了三個新娘子,他著實為方梵谷興。

老莫打開手機錄像功能,將杜長林的樣子全部拍下來,遞給杜長林看了一下后語重心長地說道:「親家老哥,回去我就發給嫂子。」

杜長林:「我家裡的酒,你隨便挑。」

老莫笑著說:「一言為定!」

向小雲走到台前,調笑地說道:「今天我姐夫結婚了,但是新娘竟然三個,也不知道我大伯同不同意。」

說著向小雲笑著看向向問天。

向問天朗聲說道:「方凡當天以一己之力打得我向家這一輩毫無還手之力,我就算不同意,我也打不過自己姑爺啊!」

聞言場上一片笑聲,方凡打上向家接走向小柔之事,可是成為了被修真世家內無數少女艷羨的傳奇之談呢!

「再說了,我女兒能找到這麼好的歸宿,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在場的諸位,你們有多少人想把自己女兒嫁給方凡的?」向問天大聲問道。

「我!」

「我!」

杜長林興奮地說道:「我!」

老莫臉色一僵,說道:「親家!酒我不要了,視頻我現在就發。」

杜長林訕笑道:「開個玩笑,活躍活躍氣氛嘛,小莫你別生氣別生氣……」

向小雲笑著說:「下面,就由邪不二前輩作為兩對新人的證婚人。」

說著,一具靈傀從後面凌空飛到方凡、方若等人面前,面帶微笑地看著他們。

在方凡的邀請下,邪不二答應作為幾人的證婚人。

見邪不二凌空飛行而來,修真世家的諸位凝神屏息,這也是實打實的元嬰期高手!

聽說前些日子不費吹灰之力就化解了向家老祖的體內暗疾!

邪不二微笑地說道:「今日我方凡兄弟和她妹妹兩對新人同時舉行婚禮,可惜我真身不能親自前來,但是也不能弱了我邪不二的名頭!」

說著,邪不二手一揮,一對玉鐲飛向方若和楚躍。

邪不二說道:「此物名為定氣環!雖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也能使佩戴者凝神靜氣,不受心魔所懾!」

「這是輔助修行的靈器,最難得的還是一對!」一位修真者感嘆道:「前輩真是大手筆啊。」

邪不二繼續說道:「至於你們嘛,就送你們四個一人一枚儲物戒指。」

場下修真者又是一陣騷動。

儲物戒指通常只有一家家主或者關鍵人物才能擁有,如今邪不二可是直接就送出了四枚一模一樣的,而且一看就不是凡品! 婚裂症候羣 送完見面禮,邪不二大聲說道:「以我魔殺神邪不二之名,請天地為新人證福!」

隨著邪不二聲音落下,似乎天空有萬千神魔涌動,一股極強的氣息從天而降,落在場上幾人身上,一時間幾人身上靈氣繚繞,在場眾人皆是感覺到神清氣爽。

自從邪不二恢復記憶后,邪不二就可以與天地大道溝通,今日便與天地大道為邪不二等人證福!

許家老者感嘆地說道:「不愧是元嬰期前輩,已經能夠與天地溝通了,這是何等的滔天實力!」

證福完畢,邪不二就微笑著坐在最前面看著方凡等人。

婚禮在向小雲的主持下,伴隨著歡笑和起鬨之聲緩緩進行。

終於到了新人為大家敬酒的環節。

楚躍和方若剛走了半圈,就被眾人灌得不省人事,只能到屋內休息。

向小柔有孕在身,不便喝酒,於是就和向小雲坐在主賓席陪著向家之人說笑。

這一次婚禮下來,向小柔對向家之人的隔閡明顯有所減弱。

方凡則帶著冰冰二人挨桌敬酒,唯獨沒有去給方家之人敬酒。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方松等人神色訕訕,也不敢主動和方凡答話。

最後還是在方成的勸說下,方凡才帶著冰冰二人跟方成一起走到方家那兩桌旁邊。

見方凡走來,方家所有人立刻起身,堆出一臉笑容向方凡三人祝賀。

方老爺子感嘆地說道:「方成啊,你兒子有大出息啊……」

方成今天那可是高興地合不攏嘴,這華夏一半的勢力可以說今天都聚集在自己兒女的婚禮上了,方成這輩子都沒這麼揚眉吐氣過!

方松賠笑著說:「四弟,哥哥這些年對不住你,你別往心裡去。」

饒是方松心中不忿,卻一點都不敢表現出來,自己爭了這麼多年,有什麼用?

人家兒子隨便叫一個人出來,都能把自己治得服服帖帖!

方凡與冰冰三人敬酒後,徑直離開這邊,只有方成與方家眾人一陣寒暄。

方成心中也是感慨萬千,之前看不起自己的族人,如今卻是如此敬畏地看著自己。

方家這兩桌人,可以說是在整個婚禮現場中最為坐立難安的。

作為方家人,不時有人看在方凡的面子上過來祝賀道喜,幾乎每一個過來之人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驚得方松等人吃飯都不敢大口吃。

實在是必須時刻注意到過來祝賀的人,一個不小心招待不周,方松就擔心自己的集團隨時覆滅。

同時,自從婚禮一開始,在沒有一個方家之人膽敢不給方凡父子面子離去。

次賓席正好又擺在正中間,方松吃飯的時候都感覺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自己,著實是芒刺在背。

……

饒是方凡和冰冰三人修為不俗,一下午下來,三人也感覺自己醉醺醺的。

一大群人吃喝完畢,就在草坪上各自找地方小聚起來,草坪上各處更是歪七豎八等躺著不少知名人物。

方松等人走路之時都是戰戰兢兢的,生怕一個不注意踩到哪個大人物。

……

晚上十點多鐘,大家來鬧過洞房,才慢慢地離開方凡在金陵市購置的新宅子。

兩對新人勞累一天,這才安穩歇息下來。

「凡哥,今天怎麼來了那麼多修真世家的人?」向小柔躺在方凡身邊問道。

「這些人都是想來跟邪不二攀個交情的,」方凡說道:「別看他們今天像跟我是好朋友一樣,明日為了利益,一樣會跟我翻臉。」

章美美說道:「咦,今天好像是我們結婚了呀……怎麼小柔姐姐還叫凡哥,不叫老公呢,嘻嘻……」

向小柔捏了捏章美美醉酒微紅的小臉,也是笑嘻嘻地說道:「是結婚了,小老婆。」

章美美鼻子一皺說道:「哼,姐姐,她們兩口子欺負我。」

章冰冰說道:「誰讓你年紀最小呢。」

章美美聞言就跟冰冰和小柔哄鬧起來。

「好了好了,早點睡覺吧,明天咱們去QH湖玩去,最近家裡人太多了,出去清靜清靜。」 重生豪門千金 方凡翻身伸出雙手將三人全部壓在床上,三女動彈不得,慢慢睡去。

……

第二天,四人來到QH湖,在這人煙稀少之處領略天地之間的靜謐。

章美美脫掉鞋子,挽起褲腳走到湖邊淺水處踢出一個個小水花,冰冰則在一旁支起一個燒烤架子,精心烹制從湖裡捉起來的大魚。

向小柔陪著方凡沿著湖邊慢慢地走著。

「小柔,你說以後我們孩子出生了,就叫方QH怎麼樣?」方凡說道。

「沒見過取名這麼難聽點……」向小柔笑著說:「你還是別操心了,到時候讓爸媽給孫子起名就好了。」

方凡正欲爭辯,電話響了起來,正是楚躍打過來的。

「老大,大事不好了!」楚躍急促地說道:「前幾天開始,我們公司所有隱藏骨幹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個都聯繫不上了。今天早上才有一個僥倖逃了回來,跟我說所有人都被人殺掉了!」

方凡問道:「知道是誰幹的嗎?」

「不清楚,逃回來這個手下說,凡是與老大你有過接觸的,全部身死。就連逃回來這個,也是不治身亡了。老大,你一定要小心,有人在針對我們。」

方凡正想再作詢問,只聽章美美驚呼一聲,直接被拖到了湖裡。

方凡立刻放下電話,將向小柔收進試煉空間中,飛身朝章美美的方向撲去。

冰冰見此驚變,也是飛快地趕了過去。

「砰~」一道凌厲的靈力打在章冰冰胸口處,幸虧玉珏靈光一閃,擋住了這堪比鍊氣期八層的一擊。

此時,方凡已經趕到章美美身邊,祭出飛劍就要斬斷困住美美的靈力繩索。

一道身影飛快地從水中一躍而起,竟是凌空而立!運起一把紫色的飛劍就朝方凡襲來。

元嬰期!

方凡心中大驚,只得回身抵擋。

奈何飛劍之威太盛,方凡被一劍擊飛,吐出鮮血。

好在章美美此時不再驚慌,從儲物戒指中召喚出靈傀,在靈傀的幫助下脫困,迅速趕到冰冰和方凡身邊,三人呈三角陣型站立,靈傀在懸立於空中。 方凡沉聲問道:「你們是誰?」

凌空而立者冷笑道:「我們是誰你不用管,反正一會兒你就是個死人了。」

說完這個元嬰期的修真者也不上前,就站在空中看著方凡三人。

「你師傅呢?快讓你師傅來救你。」元嬰期修士眼皮微耷,神色之中充滿著蔑視,彷彿方凡等人在他眼中就如螻蟻一般。

方凡見來人修為奇高,自己就算用盡全身靈力,再加上邪不二的幫助也斷然不可能取勝,因此與二女溝通之下,嗖的一聲就閃進了試煉空間之中。

湖邊的元嬰期修士面色大變,之前方凡將向小柔收走,此人還以為是短暫收入了儲物戒指之中,但見方凡三人眨眼間消失不見,不由神色一變。

「難道是這小子的師傅乃是一個陣法大家,憑空設陣將三人傳送走了?」元嬰期修士到方凡三人離去之處仔仔細細地搜索了半晌,卻沒有任何發現。

「王首領,既然對方不敢露面,想必修為肯定不如首領,況且那三人均已中劇毒,首領無需擔心。當務之急還是按照真君的吩咐,籠絡其他修真世家為好。」一位參與此次埋伏暗殺事件的綠衣人說道。

「哼,我行事無需你來指點!你要記住,就算你是真君的弟子,你不過也就是一個綠衣!」說著元嬰修士扯了扯自己的領口,顯示其衣著乃是紫衣。

「首領說得是,我也只是擔心真君怪罪。」綠衣人神色自若,絲毫不以為意。

……

試煉空間內,方凡三人剛進入不久,章美美和章冰冰便昏迷過去。

邪不二檢查后臉色陰沉地說道:「還記得上次小柔中的毒嗎?這次中的毒和上次一樣,不過劑量更大。」

方凡臉色驟變,由於上次他就因此毒而死過一次,因此這次再中此毒,已經有了免疫力。

「那我用靈魂將此毒裹挾出來,她們能醒過來嗎?」方凡問道。

「醒過來是沒問題,不過這次劑量太大,我保守估計,起碼要沉睡三年。」邪不二沉聲說:「你先用靈魂將她們體內的毒素清除掉,然後再觀察一下。」

方凡很快便如法炮製,將二女靈魂中的毒素裹挾而出,用靈力煉化。

只見二女仍是昏迷不醒。

方凡看向邪不二。

邪不二檢查一番后說道:「已無大礙,不過靈魂最是脆弱,她們兩人需要時間來自行修復,要沉睡很長一段時間了。」

向小柔此時跪坐在章美美二人身邊,眼淚一滴一滴地滑落。

方凡臉色陰沉,出空間后打電話給老莫沉聲問道:「老莫,你幫我查查,最近有沒有什麼修真者到QH湖這邊來?」

老莫驚聲說道:「方凡,你也遇到襲擊了?」

方凡說:「什麼意思?老莫你遭到修真者襲擊了?」

老莫沉默一小會兒才說道:「不止是我,之前各個家族參加你的婚禮,返程的時候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襲擊,幸虧我這邊是準備跟向老爺子一起去江北那邊商量點事,一起行動這才沒有出現大問題,其他幾個家族,這些出來的人,都已經聯繫不上了,我想多半是遭遇不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