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都在緊張顧言月,廚房倒是沒人,上官怡連忙將手中的毒藥抖了進去,攪拌了一番。

接着就聽見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上官怡連忙躲到暗處。 沐白裔半撐身子,巴眨著一雙清透無辜的眼眸,勾起一抹笑靨,道:

「沈翰飛,這麼巧啊?又見面了!」

那抹笑顏異常地璀璨耀眼,沈翰飛眼眸似乎被閃了一下,下意識地轉過頭,移開了視線。

「巧什麼巧?本來就是……咳……還不快從我身上下來!!」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連忙止住,輕咳一聲,氣急敗壞道。

「剛才找死的人就是你?!」沐白裔沒有動,忽地想起之前那害得她差點又掉進黑坑的罪魁禍首,一巴掌想都沒想地就『啪』地一聲拍在他臉上。

「你要死啊!沈翰飛,那也別拉著我啊,好不容易出來了,差點被你這一搞又重新掉進去了,你知不知道那黑坑有多深啊?還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

沈翰飛還沒發怒,她就先發制人,那近乎喋喋不休的指責看上去比他還惱怒不已。

她好不容易從那深坑中爬出來,她容易嗎她?

沈翰飛呆住了,其他人也呆住了。

這個女、女人居然敢打少爺!!沈翰飛屬下一臉驚駭。

於慕晴也難得一見地露出驚異的神情,在場唯一幸災樂禍的只怕也只有她身邊的於晉了。

「沐白裔!」沈翰飛沉沉地叫道。

若不是他此時被這著古怪的重量壓制著,他絕對要給她好看!這、這個女人,居然有又給了他巴掌,簡直可惡至極。

「該死的女人!居然敢傷害少爺!」沈西跑了過來,搶過他的話,滿臉憤怒地瞪著沐白裔。

說完,居然朝沐白裔發起攻擊。

「住手!」於慕晴眼眸一沉,快步上前,將他攔下。

雖然她也覺得沐白裔剛才的舉動確實有點……好吧,她承認第一次見到沈翰飛那種樣子,自己莫名地爽了一把。

跟他認識這麼久,還真沒見過他這副模樣,簡直……有些驚奇了,尤其是即便如此,她也沒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絲殺意。

況且,這似乎並不是第一次了……

想到這裡,於慕晴不由得彎起一抹興味十足的笑容,其中摻著一些不太明顯的幸災樂禍和期待。

「沈西,這是我的朋友,不準傷害她。」她面色嚴峻地睨了沈西一眼,隨後看著沐白裔的方向。

餘光掃過沈翰飛幾乎黑如煤炭的臉,眼底飛快地劃過一抹笑意。

「白裔,你沒事吧?」自動交出昵稱,顯示兩人的熟絡關係。

「咦?於慕晴,原來你也在這裡啊?」沐白裔歪著頭,濯濯的目光望著她,臉上有一些意外。

「你們認識?」現在輪到沈翰飛詫異了,他怎麼也想不到,她們是怎麼認識的?

於慕晴可從沒去過山皋縣,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

「沐白裔,你還不快從我身上下來!!」忍無可忍的沈翰飛只差沒有自毀形象地咆哮了。

這女人,到底要壓在他身上多久啊!

他那凶得彷彿要吃人的目光對於沐白裔來說沒有一點威懾力,甚至還極為不耐地拍了下他的頭,似安撫似抱怨。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凶了?我也想起來啊,可我現在沒一點力氣,你就不能自己起來嗎?」

她雖然知道軀殼耗盡傀力之後,體重會狂飆,但沒有覺得自己此時的重量有多重。

沈翰飛一聽,氣得臉色愈發難看了。

這還怪他咯?他狠狠咬牙,絕對不要再和這個女人說話了!

將手放在沐白裔腰上,想要一用力將她抬離自己。結果剛一用力,臉色驟然更黑了一分。

他、他居然抬不動……

「不會吧?你居然連我都抬不動?」見了他動作,沐白裔語氣有些鄙夷道,眼神更加小瞧了他幾眼。

她那一副懷疑他是不是個男人的表情,將自以為好不容易抬起了一丟丟的沈翰飛給氣得卸了力。

讓沐白裔的身體再一次沉重地壓了下來,他再一次痛苦地悶哼出聲,雙重受創,幾乎讓他連冷汗都流了出來。

在一旁暗自偷笑中的於慕晴都微微變了一下臉色,意識到自己好像不能再坐視不管后,用帶著一絲憐憫的語氣,關切地問:

「沈翰飛,你沒事吧?」

卻沒有立即付諸行動地上前『解救』他的意思。

哎呀,她對這個沐白裔的好奇心越來越大了,居然在短時間內能讓沈翰飛這個以『溫文爾雅』為著稱的人數次變黑臉,還差點自毀形象,還持續了這麼長時間都沒被殺掉……這可真是太好玩了!

她似乎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你是不是傷得很重?怎麼連她這麼纖弱的小女生都……」後面的話在他那危險的眼神中隱去。

她才不是怕他,而是覺得若再火上澆油,只怕他真的要翻臉了。與他相識這麼多年,雖然他翻臉的次數屈指可數,但要真翻起臉來可不是那麼好玩的。

不過,她也有些奇怪,按理說像沐白裔這種身材算得上嬌小的小女生,一般的男人都能輕易抱起來吧。

怎麼沈翰飛卻是一副泰山壓頂的樣子?就算他本身的力氣再不行,但用上那股力量,雖說有些小題大做,但至少不會像這般……丟人吧。

若沈翰飛聽見她的心聲,一定會強烈反駁。

你以為他不想用嗎?那股力量在他被沐白裔一頭撞飛的時候就想用了,只不過不知怎麼回事,她那一撞,不但將他體內的力量給撞散去了,還莫名地被壓制住,想要重新啟用那股力量沒那麼容易。

可惜,於慕晴可不知道他心中的苦悶。

真是活見鬼了,沐白裔這個女人就是天生跟他犯沖吧!

在心中狠狠抱怨了一番,沈翰飛苦大仇深地盯著她,「你就不能……」變輕一點嗎?

剛開口,忽然靈光一閃,心裡驀然生出一個猜測。

「沈西,將吃的拿出來給她!」他朝沈西冷聲道。

沐白裔極為滿意地一笑,還誇讚地說了一句:「沈翰飛,你真聰明!」

他暗啐一聲,這還用得著她說?

看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沐白裔體重這種詭異的變化,早在之前他便有所懷疑,看來她身上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沈翰飛微眯著眼,想到她的這個秘密似乎只有自己知道,心中的鬱結和對她的不滿莫名地消散了很多。

。 鄔夢琪的話林天成相信,很多人從事演藝行業都是因為喜歡,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領盒飯的群眾演員。

說話間,鄔夢琪已經把林天成帶到了章薇的臨時工作室。

房間裏面只有章薇一人,因為已經化了比較精緻的妝,看不出具體年齡,約莫三十來歲,看起來比較妖媚,身上帶着幾許紅塵氣息。

看見鄔夢琪帶了一個陌生男人進來,章薇臉色冷了下去,「不是說不要隨便什麼人都帶進來嗎?」

鄔夢琪顯然有些懼怕章薇,她賠笑臉道,「章老師,這位就是我和你說過的,我同學林天成,這次演唱會能夠順利舉辦,多虧了他幫忙。」

章薇並不領情。

這次演唱會之所以會被卡主,主要原因是因為楊斌看中了鄔夢琪,倘若能夠讓鄔夢琪乖乖聽楊斌的話,演唱會自然可以順利舉辦,而且章薇還能從中獲利。

林天成也笑了笑,「章老師,是我要求鄔夢琪帶我來的,其實我是你忠實的歌迷,可以幫我簽個名嗎?」

聽到林天成這麼說,鄔夢琪臉色稍緩。

她隨手拿起一支記號筆,看見林天成也沒有拿本子,便直接在林天成的衣服上面龍飛鳳舞,簽下自己大名。

林天成皺了下眉,看在鄔夢琪的面子上沒說什麼。

章薇看了鄔夢琪一眼,「晚上你唱歌的時候,會有一個和客人的小小互動,到時候會有客人給你送一瓶紅酒,你要一口氣全部吹掉。」

鄔夢琪面露為難之色,「章老師,我不太會喝酒,一瓶肯定喝不下去。」

章薇臉上露出幾分不悅,「你要擺正自己的位置,我問你,以你的實力和名氣,到時候能hold住全場嗎?能帶動全場的氣氛嗎?如果到時候冷場了怎麼辦?」

「可是,一瓶紅酒我真的喝不下去,要不換成飲料?」

章薇皺眉,「鄔夢琪,換成飲料你都想的出來,你這是對歌迷的態度嗎?你對得起歌迷的門票嗎?」

看見章薇生氣了,鄔夢琪道:「我知道了。」

章薇又道,「小地方就是小地方,這個酒店的檔次也太差了,飯菜也不合口味,早知道是這樣的情況,我就不來了。」

鄔夢琪立即道,「章老師餓了吧?也快到吃飯的點了,我去外面幫你打包。」

章薇就沒有再說什麼。

林天成陪着鄔夢琪離開酒店,「這個章薇的架子也太大了吧?」

鄔夢琪笑了笑,「我已經習慣了。」

「一瓶紅酒,你喝的下去嗎?」

「章老師發了話,喝不下去也要喝,如果到時候實在喝不完,就剩一點吧,大不了事後被她說幾句。」

「要不要我幫你說一句,喝酒就算了?」

「林天成,謝謝你的好意,我還要跟在她身邊,在虔城你能照顧我,其他地方呢?」

林天成想想也是這個道理,只能作罷。

鄔夢琪特地打了一輛計程車,找到一家口碑比較好的飯店,要了一葷一素一湯。

鄔夢琪和林天成兩人也在飯店隨便吃了一點。

看見飯菜打包好了,鄔夢琪還沒吃完,就放下筷子,歉意地看着林天成,「等下飯菜就冷了,要不你繼續在這裏吃,我先把飯菜給章老師送過去。」

「沒事,一起走吧。」林天成道。

鄔夢琪打開打包盒,檢查了一下飯菜。

看見清炒土豆絲裏面有幾片紅辣椒,鄔夢琪臉色微變,一副很緊張的樣子,「老闆,麻煩你過來一下。」

「怎麼了美女?飯菜不合口嗎?」老闆是個禿頭,面帶笑容,和和氣氣。

鄔夢琪看了眼清炒土豆絲,「不是說了土豆絲不能放辣椒嗎?」

老闆笑道,「這個辣椒不辣的,就是讓彩色看起來好看一點。」

「一點辣椒都不能要的。」鄔夢琪道。

「真的一點都不辣,不相信你自己可以嘗嘗。」老闆道。

看見鄔夢琪一副很緊張的樣子,老闆搖了搖頭,「你要是實在不滿意,我就幫你換一個。」

林天成是江岸省的人,知道老闆沒有說謊,他對鄔夢琪道,「老闆說的沒錯,這個辣椒一點不辣。」

聽到林天成都開口了,鄔夢琪也不好意思讓老闆重新炒,再說重新炒下土豆絲又要耽誤時間,另外的菜就要冷了。

她重新拿了一雙筷子,把土豆絲裏面的幾片紅辣椒挑了出來,這才打包離開。

看見鄔夢琪想要把盒飯塞入自己的大衣裏面,林天成於心不忍,「給我吧。你也塞不進去。」

鄔夢琪的臉一下就紅了,「有油。」

林天成不由分說拿過盒飯朝自己衣服裏面一塞,「我衣服反正也髒了。沒事。」

兩人一路急趕,不到十五分鐘便到了酒店。

鄔夢琪幫章薇打開飯盒,擺好筷子。

看見鄔夢琪點的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章薇臉色終於沒那麼難看了,她看了鄔夢琪一眼,「吃了沒?要不要一起吃點?」

鄔夢琪立即道,「不用。我已經吃飽了。」

章薇就不再理會鄔夢琪和林天成,開始吃飯,細嚼慢咽。

她夾了一筷子土豆絲,咀嚼幾下,皺眉,「土豆絲放了辣椒?」

「沒有啊。我特意交代了老闆的。」鄔夢琪心中一虛,立即道。

土豆絲只是有一點點微辣的感覺,聽到鄔夢琪這麼說,章薇只當是醋味,便沒有再說什麼。

只是,由於鄔夢琪着急給章薇送飯,挑撿辣椒的時候,沒有挑乾淨。

章薇筷子扒拉一下,看見一小片紅辣椒,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

她又用筷子在土豆絲裏面扒拉兩下,看見第二片辣椒的時候,臉色更加不好看起來。

「啪!」

章薇把筷子重重朝桌子上面一拍,「不是說沒放辣椒嗎,這是什麼?」

鄔夢琪滿臉惶恐,不敢解釋。

林天成笑了笑,「章老師,可能是廚師不小心灑了兩片辣椒進去,這個辣椒不辣的。再說你又不是不會吃辣。」

打包的葷菜裏面,是有辣椒的。

章薇不滿地看了林天成一眼,「這不是會不會的問題,你怎麼還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