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舍友皆同情之!亦驚訝那女生偽裝之好。

「死人你看那裡呢!好好上課啦!」東方冰兒見秦浩天那雙狼不看黑板,竟然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敏感處。

秦浩天色迷迷的說道:「能不能看看……」

東方冰兒的臉唰的一下紅了。這傢伙也太不懂的含蓄了。那裡有直接的問人家女孩子,這裡能不能看的。

「不行……」東方冰兒下意識的捂在了自己的胸前。

秦浩天訕訕的笑了笑。其實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實在是太直接了。不過被拒絕了,秦浩天多少還是有些的失望。

對了,我不是還有「看穿一切」的能力嗎?雖然有這個能力,秦浩天倒也沒有經常去用。因為這個能力雖然不錯。卻還是有限制的。並不是可以無限次使用的。同一個mm也只能是用三次。超過三次就不會顯示了。

運轉起了「看穿一切」的異能。

很快,數值出來了。39

果然是往下掉了太多了,上次還有一千多的。可惜還是沒有掉到500以下,如果掉到了500以下,就證明是可以推倒的了。現在不是不可以嘗試。可如果失敗了,那就不好了。

就在這時,講台上的蝶舞看著秦浩天竟然當著自己的面,手在東方冰兒的身上摸索著。讓她著實的臉面有些掛不住了。不過想到自己那天竟然被這傢伙脅迫親了他一下。蝶舞到現在還感到有些的不好意思。

她乾咳了一聲,望著眼前的同學正色的說道:「我們下月就要考核了。所以後天,我將要組織大家外出試煉,地點會選擇附近的岩山山脈。」

「試煉,太好了。我們班終於也要試煉了。」眾位同學大為的驚喜了起來。

試煉是蒼龍學院用來讓學員提高自己經驗的活動。通常得四十名學員參加學院才會批准。

「導師,可是我們班級只有三十六人,學院會批准嗎?」小月望著蝶舞導師問。

「是啊……是啊……」想到這個嚴峻的問題。眾位初級班的學員頓時有些的黯然了起來。

「加我一個……」坐在秦浩天身邊的東方冰兒舉起了手,嬌聲說。

秦浩天愣了愣,東方冰兒望著秦浩天,甜甜的笑了笑。

「好……算你一個。」蝶舞導師還是第一次看東方冰兒是這麼的順眼。

蝶舞導師望了下面整竊竊私語的同學,震了震嗓子道:「另外的三個名額,就需要大家發動自己的人脈去邀請其他班級的同學加入了。只要湊夠了四十人的名額,我們就可以舉行我們班第一次的試煉了。」

「可是我們班的名聲太差,估計很難邀請到人。」一個男生有些鬱悶的說。

「是啊……是啊……」眾同學也一起附和的說。

「這就要看大家的能力了。」蝶舞導師宏聲的說。

當然,蝶舞自己的話也有些的心虛。她也知道,預備役初級班是一個名聲很差的班級。和這樣的班級出去試煉,誰會願意。一般都是會被人恥笑的。

「你去幹嘛?你自己的班級怎麼辦?」秦浩天沒有聽上面蝶舞說的話,只是望著東方冰兒問。

「哼,我不去又能怎麼樣,我還是覺得和你這個呆瓜呆在一起。比較好玩。」東方冰兒笑嘻嘻的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摸了摸鼻子很是鬱悶的說道:「難道,我就只是很好玩而已。」

「當然不是啦,還很可愛……」東方冰兒說著,親了秦浩天臉頰一下。親完還很心虛的在四周看了一眼。

好在東方冰兒和秦浩天可是坐在班級的最後一桌。倒是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秦浩天摸著臉,感到剛才被親過的地方,猶有餘熱。

接下來幾天,預備役初級班的同學都在為這一次試煉作準備。包過蝶舞導師在內的同學都在為這一次的試煉努力著。眾預備役班的同學都在邀請其他人加入預備役班這一次的試煉。如果人數不夠,學院是不會批准這一次的試煉的。這是死規定,任何人無法違背。

果然,如同事前的預想,一聽到是預備役初級班在搞試煉,即使是關係再好的朋友都直接的拒絕了。找各種理由推搪。

秦浩天卻是優哉游哉的,沒有管這事情。這試煉對他,有等於無。所以也就沒有去關心。

這些日子,秦浩天都在研究自己從黑暗森林內帶回的那把吞噬之劍。不知道為什麼,秦浩天總覺的這劍是有生命的。每一次殺敵,總能感受到,吞噬之劍傳給自己一種莫名的情緒。自己那天在使用吞噬之劍的時候,似乎覺得自己和往昔有所不同。似乎變的而更為的嗜血了。

「難道……難道這劍有魔性?」秦浩天皺了皺眉頭。

不過很快,秦浩天搖了搖頭,洒然而笑道:「劍終歸是一把劍,如果人能讓劍左右了,豈非悲劇。」

想了想,秦浩天將劍收入了寶塔的空間內。

「晃當!」一聲,宿舍的門推開了。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卓富貴、葉武城、凌天奇三人應該不會這麼沒禮貌。三人知道自己是一個修鍊狂人,回宿舍開門都不會這般,怕影響到自己。當然經常來找自己的東方冰兒也不會。

悠然,秦浩天的眼前一暗,三名身材高大的青年站在自己的面前。

秦浩天凝起了眉頭,走在最前面,看著自己冷笑的青年他也見過。正是曾經和東方冰兒表白過的那個。中級班的學員,林寒羽。

只是,他來找自己做什麼。自己和眼前的這幾個人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瓜葛。

「各位,來者不善啊?」秦浩天的目光落在幾人的聲上,漫不經心的道。

「少說廢話,我們是執法隊的。你和我們走一趟。」林寒羽哼了一聲。望著秦浩天冷冷的說。

「執法堂?」秦浩天愣了一下,這個執法隊他自然是知道的。是蒼龍學院一個學生組織,卻履行著學院的執法大權。主要針對的是違法學院紀律的同學。

秦浩天笑了,抱著手道:「怎麼,我秦浩天還違法什麼紀律了不成。」

「你和我們走自然明白了。」林寒羽見秦浩天竟然不害怕自己等人感到很是不爽,執法隊是蒼龍學院學生最畏懼的組織。被帶走的人,少說也會脫層皮。

「那我就沒興趣了,我這人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叫的動的。」秦浩天望了林寒羽一眼,淡淡的說。

「你敢罵人?」林寒羽和兩名隊員臉色一沉。 豪門婚宴之談情說案 第二更到。這周俺生病了,感謝兄弟們不離不棄的支持。下周俺一定會努力的。

仇小爻皺了皺眉頭,聞到了一股濃厚的酒味,厭惡的瞪了一眼年輕人,淡淡道:「我沒問話,你老老實實站到一邊就好,我自然會分曉。」

仇小爻來到了車子的旁邊,看了一下狀況,然後來到了陳青雲的身邊,問道:「怎麼回事?」心中卻是十分納悶,她只不過路過這裡,想順便買點早餐。怎麼走到哪裡都遇到陳青雲,而且每次都有事,難道這傢伙就不能消停一點?想都不用想,車裡的磚頭肯定是他砸的。

「很簡單,他酒後駕駛,如果不是我及時救了老婆婆,恐怕現在他已經成殺人犯了。他不感激我也就算了,居然還打算開車逃逸。作為一個合法公民,我覺得我有義務攔住他,所以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就用磚頭攔住了他。哎,現在好人真是難當啊!」陳青雲簡簡單單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只不過卻將他的臉上貼了不少金子,現在他已經成了救苦救難的大英雄。你要是敢譴責他,絕對會良心不安的。

仇小爻自然不會只聽陳青雲一方之詞,詢問了一下老婆婆,然後又問了一下年輕人。儘管三方說的有些出入,但基本上已經相信了陳青雲的話。

事情做的倒是沒錯,可是也太過激了吧?

這傢伙是不是有暴力傾向?

不過,正義感十足的仇小爻倒是覺得陳青雲做得挺解恨,無奈她是警察,她不能這麼說。可是在行動上,支持了陳青雲。轉過頭,臉色不善的詢問年輕人:「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警官,我承認酒後駕駛不對。可是畢竟沒有撞到人啊!再說,我根本沒有要逃。他又不是警察,憑什麼動手打人?」年輕人氣憤道。

仇小爻臉一沉,說道:「我提醒你一句,就是警察也不會隨便打人。你說的,可有人給你證明?」

「有啊!這麼多圍觀……」年輕人本想指周圍那些看熱鬧的,可是發現那些看熱鬧的人都不見了,一下傻眼了。

看熱鬧的人也不是傻子,一個是有錢人,一個是有暴力傾向的,他們要是被警察詢問,搞不好惹得一身騷,還不在警察到來之際趕緊走得遠遠的觀看。所以附近一個人都找不到了。

「他的事情會由我處理,至於你,酒後駕駛,會弔銷駕照,拘留十五天。」仇小爻也懶得理年輕人,招呼過一個正在拍照的交警。「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年輕人一看自己討不到半點便宜,立刻跟仇小爻亮出了底牌:「警官,你看這件事情大事化小,我陪婆婆點錢私了算了。我乾爸是黃善黃局長,你們都是同事,你看能不能幫幫忙?」

黃善,中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年輕人就不相信,這個警察不給面子。嘴上說得很委婉,可是底氣卻是十足。

只不過,這次他踢到了鐵板,遇到一個秉公的仇小爻。不說這句話還好,一說仇小爻就更加厭惡年輕人了。

「誰的親戚都沒有用。我只按照法律辦事。」

年輕人沒有想到遇到這麼一個食古不化的臭警察,恨得牙直痒痒,可是他打電話求援的人還沒到,他也一點招數都沒有。現在仇小爻在這裡最大,啥都得聽人家的。

「警官,你可別因為一時衝動,斷了自己的前途。只要我乾爸一句話,你就得丟了飯碗!」

軟的不行,年輕人來硬的。

「啪!」

「你個王八蛋,居然敢威脅警務人員。」仇小爻揚手就給對方一個嘴巴。「告訴你,我老子是正局長,你乾爸對我沒用。帶走!」

兩名交警暴汗不易,仇小爻的名頭在中海市大得響亮,誰不認識啊!這個傻小子是腦袋出問題了吧,居然還敢威脅仇小爻。看來車子要被白砸,嘴巴白挨打了。

在仇小爻再次發怒之前,兩名交警趕緊壓著年輕人離開了。

陳青雲還真是沒有想到仇小爻這小妞的脾氣倒是挺對他胃口的。最後那句我老子是正局長,更是大快人心啊!

「笑什麼笑,嚴肅點!今天心情好,看在你是好心的份上,我放你一馬。趕緊走吧!」

仇小爻瞪了陳青雲一眼,看了一下站在老婆婆身邊的水晶,轉身走掉了。至於剩下的事情也就不用她處理了,全部由交警處理就好了。

經過了一番波折之後,陳青雲兩人終於騎上自行車往家裡趕。

坐在車的後座,水晶摟住了陳青雲的腰,感覺異常的結實。剛剛發生的一切,依然清晰的出現在她的眼前。

陳青雲扇人嘴巴,砸人玻璃,非常暴力,可是怎麼感覺那麼美好呢?

「喂,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陳青雲點了點頭。

「你為什麼那麼氣憤啊!其實,就算他不給老婆婆道歉也沒有關係啊,到最後老婆婆還能得到一筆錢。可是現在,老婆婆什麼都沒有得到。」

陳青雲笑了笑,只不過笑容有些苦澀,看起來十分的凄涼。只不過,水晶坐在車的後座並無法看到。

沉默了許久,陳青雲才開口。

「許多年前,一輛高速行駛的汽車就像剛才那樣馬上要釀成悲劇的時候,一個男人飛身將汽車面前的朋友推開。朋友獲救了,而那個青年卻永遠沒有站起來。朋友還清清楚楚記得躺在血泊中的青年在他懷中最後的一句話:「你……沒……事吧?」

說到這裡,陳青雲說不下去了,聲音也變得哽咽了。

水晶感受到陳青雲的悲傷,儘管陳青雲沒有說那個朋友是誰,可她已經清清楚楚感受到那個人就是他自己。

緊緊的摟住陳青雲,將臉靠在他的後背,小聲道:「我相信那個青年一定不會後悔他所做的。因為,他的朋友心中一直還對他念念不忘!」

「哈哈……哈哈……」陳青雲狂笑。「念念不忘有個屁用。他已經死了,再也享受不到這個榮華世界,長眠在冰冷的世界中。」

感受到陳青雲的悲涼氣息,水晶知道陳青雲一定非常在意那個朋友。否則,不會如此挂念在心上。而且好像還十分的自責,事情的經過,絕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儘管她十分好奇,可還是忍著沒問。他已經夠悲傷了,怎麼可以在他的傷口上再撒把鹽?

現在水晶感覺剛剛那個年輕人真是太幸運了,如果剛剛陳青雲是這種情緒,很有可能將那個年輕人直接殺掉了。 「你找死……」林寒羽身邊的兩名青年正想動手。卻是被他給阻止住了。

林寒羽淡淡的對著秦浩天道:「你真的不去?」

秦浩天哼了一聲道:「去……除非你能搬的動我。」

秦浩天的話讓林寒羽和那兩名青年為之一愣。冷笑了起來。以為秦浩天是在調侃他們。

「哼……既然閣下這麼說,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說著,林寒羽對著身邊的兩名同伴揮了揮手道:「既然,他有這個要求,那我們就不用客氣了。」

那兩名青年也「哼!」了一聲,兩人從兩邊抓住了秦浩天的手臂。想要把秦浩天拽起來。可是讓他們皺起眉頭的是,秦浩天就好像一個立柱的一般。任憑兩人如何的掰,卻始終是掰不動他。

秦浩天暗暗的運轉起了體內的玄氣。作為玄化期中階的修鍊者。秦浩天如果還被兩個最多初玄期的修鍊者搬動,那他秦浩天就不用混了。

林寒羽見自己的同伴連秦浩天的身體都掰不動。皺了皺眉頭,他還真的有些不信邪了。

林寒羽的實力自然是比另外的兩人實力還要強上一些。秦浩天估計他的實力至少有初玄期九段的實力。

秦浩天哼了一聲,全身的力量運轉了起來。三人雖然是掙的面紅耳赤的。卻仍然是掰不動秦浩天。

陡然,秦浩天冷哼了一聲。

林寒羽三人但覺一股可怕的力量,從秦浩天的身上撞了過來。

「轟!」的一聲,三人悶哼了一聲,被撞飛了出去。

秦浩天站了起來,抱著手淡淡的道:「我就陪你們走上一遭,看看你們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林寒羽三人看著秦浩天,心裡暗暗的驚駭。這秦浩天的實力真的是預備役初級班的嗎?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中級班的學員。自己三個人同時發力,就算是高級班的學員恐怕都受不了,何況是一個預備役初級班的學員。不過林寒羽想到自己的安排,還有那個人的存在,頓時心安了。

秦浩天好整以暇的跟在了三人後面。一點畏懼的樣子都沒有。他的這個樣子,看的林寒羽三人很是不爽。要知道,蒼龍學院執法隊可是整個蒼龍學院人人都畏懼的。即使是特級班的學員看到他們都很客氣。

「哼,等下就有你好看。」林寒羽的心裡了冷笑著。

執法隊的大隊部要穿過學院的很多地方,是稍微比較偏僻的地方。畢竟這個地方是很多違反法紀的學員受罰的地方。學院也考慮到很多的因素,所以將這執法隊的執法處設在了這裡。

近些年來,學院的執法隊因為執法不公,冤假錯案導致了整個學院的學員對這執法隊是怨聲載道的,但執法隊是學院的副院長在後面撐腰,所以學院的學員雖然憤恨,卻是無可奈何,只能任憑執法隊隻手遮天的。

林寒羽三人帶著秦浩天路過學院女生宿舍區的時候。恰巧被梅紫凝看到了。梅紫凝雖然不認識三人,但是他們身上的徽章還是很顯眼的。

「怎麼回事?怎麼秦浩天會被他們帶走?」梅紫凝皺了皺眉頭。

來到了執法隊的隊部

秦浩天走了進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但是整個房間卻是挺空曠的。

秦浩天眯著眼前,轉過頭,望著林寒羽三人問道:「現在可以說了,把我帶來這裡的用意了吧?」

林寒羽哼了一聲,對秦浩天說道:「秦浩天,你非法進入學院,你的玉牒呢?」

玉牒?秦浩天的臉色微微的一變。

這玉牒就好像地球的身份證一般,秦浩天自然是有。可是那玉牒是在飛鴻門。秦浩天不可能帶在身上。在進入學院后,秦浩天讓卓富貴想辦法幫助自己偽造了一個。沒想到還是被人捅了出來。

看著秦浩天的臉色微微的一變,林寒羽知道有戲了。哼了一聲,對秦浩天說道:「你不用再想狡辯了。你的身份我們查過了。你根本就是敵國的姦細,否則玉牒為什麼要造假。」

「姦細?」

秦浩天忽然放聲的大笑了起來。望著眼前的林寒羽道:「說吧,是誰派你來的。」

秦浩天知道對方是執法隊的。可是如果說這些事情真的是對方一手操作的,他自然不會相信。雖然對方是執法隊的一個小頭目,但還不像是有這麼大手筆的人。

「哼,你沒話說了吧!給我拿下……」林寒羽望著秦浩天哼了一聲。

「就憑你……不是小看你,你雖然是中級班的,但是在我的面前,你就是一個垃圾。」說著,秦浩天的拇指朝下。

「什麼?」林寒羽的眉都皺了起來。臉漲成了豬肝色。雖然不知道秦浩天的手勢代表了什麼,但是用pp想也知道,秦浩天那是一種極度侮辱性的手勢了。

林寒羽大喝了一聲,神色肅然,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凜冽的氣息。腳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向秦浩天電射了過去。飛掠到了秦浩天的上空,手掌豎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