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著鳳婉霜滿臉委屈的模樣,畫迎馥心中的氣頓時一堵,語氣中染上了幾分怒氣:「你們是親姊妹,能有什麼矛盾。你身為妹妹,她是長姐,她必定是要讓著你的。」

隨後她看向鳳瓔,語氣中有些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氣:「無論你同意還是不同意,你都要入宮,做二殿下的妾。」

「夫人,鳶兒與二殿下的緣分已盡,為何還要讓她去皇宮,這對她與二殿下都不是什麼好結果。」

鳳玄息頓了一下,看著畫迎馥有些氣憤的面孔,他這心中,實在不忍心責備。

「瑤兒的能力很差么?她在皇宮自然有她的丈夫罩著,何須讓鳶兒去呢?」

「我這不是也在為她們兩人製造機會,親姊妹之間怎麼可能有隔夜仇?我把她兩個放在一起,不正是在給她們和好的機會?」

鳳玄息內心肺腑:怕是讓這兩人的仇恨更深呀!

「謝謝娘親的好意,只不過,恕鳶兒不能接受。」

「鳳瓔你……」畫迎馥一時生氣,揚起手便要再甩給鳳瓔一個耳光。

鳳玄息眼疾手快,連忙抓住她的手腕,一個反轉將她摟入懷中。

「夫人,你的身體既有不適,便要早些告訴為夫啊,你看你,這臉色蒼白的,多不好看。」他擰了擰眉毛,轉頭沖著鳳府兩姐妹道:「這膳食你們先用,我先送你們娘回房間。」

「夫君……」畫迎馥掙扎,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從鳳玄息懷中離開,只能任憑他拉著自己離開了。

兩人一走,不安分的巧兒立刻上前諷刺道:「傳言都說鳳府大小姐深受家人喜愛,如今看來,這傳言有假啊,分明是我家娘娘備受鳳夫人的喜愛嘛。」

鳳瓔沒有看她,淡定地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總不能因為面對不喜的人就餓著自己,這樣傷害自己的事,她才不會去做呢。

「嘁!裝什麼啊!」巧兒不忿,想要再找鳳瓔的麻煩。

鳳婉霜則是在一旁不語,默默地夾著菜,完全沒有要去管巧兒的意思。

她的目的正是要諷刺鳳瓔,又怎麼會去管呢。

「哎,你這丫頭怎麼會突然變的這麼好看?是修鍊了什麼邪術?我記得以前總聽人家說鳳府大小姐相貌平平呀,你這樣子…嘖嘖,肯定是練了邪術。」

「娘娘,您多吃些,瞧您瘦的,別為了不值當的人傷身子呀。」

鳳婉霜溫溫柔柔地一笑,夾了一塊肉放到鳳瓔的碗中:「姐姐,是妹妹的不對,姐姐你就不要責怪妹妹了,好嗎?」

鳳瓔瞧著突然冒出來那塊肉,頓時覺得這飯菜都髒了。

本來鳳婉霜夾過的菜,她都沒有去碰過,現在倒好,直接放進她碗中了。

鳳瓔放下了筷子,沒心思再吃了。

「鳳婉霜,無論你使得什麼辦法讓娘親與我產生間隔,我都不會再讓你得逞。」

鳳婉霜揚了揚嘴角:「姐姐說什麼呢?我能有什麼辦法讓娘親與你產生間隔呢?」

巧兒接道:「分明是自己做錯了事,惹得鳳夫人不高興,反倒埋怨起我家娘娘了!這世道,還真是什麼人都有。」

。 第729章

聽完藍武的彙報,林壞也是嘆了口氣。

蘇家,很悲慘。

蘇家家主,死得壯烈。

這一點,林壞也佩服。

林壞問道:「蘇家現在是什麼情況?」

藍武:「蘇家主其實還給蘇家姐弟留了一隊人馬。」

「這個父親,他也算做得仁至義盡了。」

「接下來,蘇家應該會背水一戰吧。」

「不過目前最重要的,肯定是給蘇家主辦喪事,等喪事辦完,蘇家姐弟就要開始招兵買馬,為蘇家復仇了。」

林壞點點頭:「我們也去一趟吧,蘇家主死了,還是很遺憾。」

「去弔唁一下。」

蘇萬千要做的事,其實和林壞一樣,都是要剷除聖主這顆毒瘤。

只是他們兩個人,分別屬於不同的陣營,也根本不知道對方要做的事。

但蘇萬千知道一件事,沈家是聖主的人。

而林壞要挑起沈家和霍家的戰爭,所以蘇萬千才告訴蘇雯,一定要去找挑起霍沈兩家戰爭的人,也就是真正的幕後之人。

只有這個幕後之人,能保住蘇家姐弟。

而這個幕後之人,正是林壞。

……

蘇家。

滿門悲痛。

諾大的蘇家,竟然只剩蘇雯跟蘇凡兩姐弟了。

而前來弔唁的蘇家人,也都只是蘇家的一些遠房親戚。

好在蘇萬千給蘇家姐弟還留了一隊人馬,否則的話,就連這場喪事,都沒有人來打打下手。

這場葬禮,來了不少人,幾乎全是靜海的名流。

可以看出來,蘇家在靜海,還是很得人心的。

尤其是蘇萬千,向來與世無爭,是大家公認的好好先生。

如今蘇家遭滅,蘇萬千身死,大家心裡也都不好受。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

前來參加葬禮的人,皆是眼眶泛紅。

鞠完躬,暗嘆一聲,祝蘇家主一路好走。

「家屬答禮!」

蘇雯和蘇凡兩姐弟,同樣鞠躬回禮。

前來送蘇萬千最後一程的人,絡繹不絕,很快靈堂就聚集了很多賓客。

蘇凡跪在靈堂前,給蘇萬千燒著紙錢,他眼中的悲傷和殺氣,就一直沒斷過。

從小到大,母親過世很早,一直是蘇萬千這個父親把他和蘇雯拉扯大的。

如今父親慘死,他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他一定要報仇!

他要殺光那兩家的人,告慰父親的亡靈!

原本,他是想先去報仇,然後再給蘇萬千舉辦葬禮。

但是蘇雯不同意,因為報仇不急一時,也根本急不了。

現在蘇家的一切都是蘇雯這個新家主說了算,蘇凡也只能聽她的了。

「小雯,你們也別太難過了,節哀吧。」

蘇家一位長輩,走了過來,嘆了口氣:「蘇家遭此大難,瀕臨滅亡啊。」

「你現在身為新家主,我認為,還是要謀劃一下將來。」

「給咱們蘇家,想好退路。」

蘇凡捏緊拳頭,憤怒地瞪著那位長輩。

退路?

蘇家還有退路嗎?

蘇家死了這麼多人,早就沒有退路了!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埋伏?爺爺!你怕是忘了我的武功有多麼恐怖了吧?別說是埋伏了,縱使這裡是敵軍陣營,我也能夠像趙子龍般七進七出!!」蕭寒嘴角不屑冷笑,心裡絲毫不見一絲擔憂。

「七進七出?你小子怕沒這個機會!!因為今晚要殺你的人,被殺手界譽為冷血殺人狂的獨眼龍!他的雙手,沾滿不止上百條性命,而且那些都是江湖一流的高手!!今天就是他叫我引你過來的!!哈哈!」秦老爺子沒有隱瞞什麼了,直接開口挑釁說道。

「獨眼龍?沒聽說過!」蕭寒冷冷地回應道,他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角色,誰知道來的只是一些小蝦米,根本不夠過癮。

「大膽蕭寒!!你竟敢瞧不起老子?」

就在這時候,暗處突然響起一陣殺氣騰騰的聲音。

只見一個渾身魁梧,一身殺氣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他劍眉豎著,眉宇之間流露出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看著獨眼龍凶神惡煞的樣子,秦老爺子也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獨眼龍動怒了!!這一回蕭寒必死無疑了!

「你就是獨眼龍?」

蕭寒冷眼地打量了對方几眼,別看獨眼龍渾身殺氣的,他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唬普通人倒是可以,但想震懾住蕭寒,獨眼龍還不夠資格。

「蕭寒!!蘇家發布懸賞令,誰能取你項上人頭,就獎勵100億!!今天老子就要取你人頭,拿去換賞金!」獨眼龍陰沉著語氣,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說道。

「100億?怕你有命拿,沒命花!!獨眼龍,趁著我還沒發火,你要是跪下來道歉,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蕭寒冷哼一聲,滿臉不屑地警告說道。

「放肆!!」

「你小子只不過當了幾年兵,會點花拳繡腿而已,少在老子面前得瑟!!」

「蕭寒!你知道嗎?老子想殺你,如同探囊取物,輕而易舉,但我不想讓江湖的人笑話我欺負晚輩,所以,我讓你三招!!三招之內,你若是能夠擊退我半步,我便不殺你,饒你一條狗命!!」

……

獨眼龍態度無比地狂傲自大,像是完全沒有把蕭寒放在眼裡一樣。

聽到他的話,一旁的秦老爺子都忍不住擔心了。

「獨眼龍!蕭寒有點武功的,你千萬別輕敵呀,小心陰溝裡翻船!」秦老爺子連忙開口勸說道。

「放心!我敢讓他三招,這間接反映了我的實力遠遠在他之上,三招之內,他根本奈何不了我!!」獨眼龍一臉底氣十足的樣子,傲慢自大地說道。

「原來如此!!你早說呀,害得老夫為你擔心!!」秦老爺子聽到后,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