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響了起來!

緊接着,馬護家前所未有的凄厲慘嚎聲,驟然響起!

他,已經疼到了極點啊!!

整個人,都險些要暈過去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碰。」

當場這一巴掌讓風長老就像是一個稻草人一樣,直接飛回了回去,躺在地上,風長老一臉絕望。

自己錯了嗎?

該死,自己不該來,為什麼?

黑風勢力首領。

哈哈哈哈。

居然被一尊聖者給盯上了,自己這點戰力,在魔羅宗主手裡就跟小孩一樣,而對方可是在前不久戰勝了魔羅宗主的存在。

找死啊。

風長老並沒有起身,而是轉身跪在地上,對著之前自己被攻擊的方向說道:「人王殿主,我魔宗四大隱世長老之一,風長老慕容垂,我錯了在這裡向你道歉,我投降,我願意拿出賠償補償我這一次的冒犯。」

「賠償,那就要看你的籌碼了。」

「魔宗既然要對付我們人王殿,那就是我們的敵人,對待敵人我一直以來都是殺無赦,但是有一點,如果你拿出來的賠償足夠讓我滿意,我可以既往不咎饒了你們一次,自己想好了再說,我只給你一次機會。」

一尊半聖,嚇破膽的半聖。

姜天殺跟不殺,有區別嗎?

打疼打怕,然後卻而代之。

四大宗門壞事做盡,但是他們的珍藏也挺豐富的,不挖掘一點出來,也說不過去啊。

一次機會。

風老大知道自己現在的命可不在自己手裡,必須要拿出足夠的籌碼和誠意來,看來自己這一次要出血了。

一咬牙,風老大拿出一個葫蘆來,說道:「我願意那這一件殘破的葫蘆做為籌碼,還請殿主饒了我。」

「殘破的葫蘆,你耍我。」姜天冷哼一聲。

一個殘破的葫蘆,贖罪。

「你當我姜天是收破爛的。」

「轟。」

隨著姜天憤怒的言語,整個虛空都震動起來,烏雲密布,雷鳴閃電,這就是聖者的憤怒,風長老嚇了膽戰心驚,連忙說道:「慢著,殿主誤會了,我這的確是殘破的葫蘆,但是如果我說出這個葫蘆的名字和來歷,殿主一定知道他的珍貴之處了。」

「說。」

姜天冷冷的說道。

「這枚葫蘆名叫紫金葫蘆。」

「不知道殿主有沒有聽說過太上老子,這邊是他四大法寶之一的紫金葫蘆。」

當即他便把這資金葫蘆的厲害說了出來。

紫金葫蘆看似小巧,實則內有天地。

「斗」魂律令可調用天火,幻化為至陽法器,燃盡一切敵人;「祭」法律令可引發自然之力,將空氣中的水汽凝結成冰,凍結萬物;「遁」天律令讓葫蘆無限巨大化,從天而降,用法寶威壓碾碎敵人。

陰陽交替,冰火兩重,秒殺千軍,只在瞬息。

紫金葫蘆擁有四種形態,隨著葫蘆的品質提升,威力越來越強,外觀越來越炫!紫金葫蘆擁有靈性,會圍繞著御寶者滯空旋轉。

然而這只是一個說法,還有一個說法,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傳聞中,混沌初分,天開地辟,太上老祖解化女媧之名,鍊石補天至乾宮夬地昆崙山腳下,見有一縷仙藤上結一紫金紅葫蘆,取之做盛丹仙物。紫金葫蘆內藏三味真火和玄冰寒氣,藉由兩儀法力,兩股真氣相生相剋,自成乾坤。可吸納萬物,吞噬天地。

不管怎麼說,資金葫蘆的大名可是名垂千古,不知道被多少人惦記,這可是真正厲害的仙神之器。

當然這只是風長老一面之詞,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 「此次師尊派遣了廣寒界一萬零一百名修士,進入崑崙界,其中聖者一萬名,聖王一百名,盡皆屬於廣寒界的精英。」木靈希道。

各界派遣進入崑崙界的修士,數量一般都不多,但全都是精英。

只有精英強者,才能更好生存下來,也才能從崑崙界獲取機緣。

崑崙界作為萬古不滅大世界,如今全面復甦,有著太多的機緣存在,讓任何一座大世界都動心不已,抵禦地獄界入侵是假,掠奪崑崙界的資源才是真。

廣寒界與崑崙界關係密切,自然也想趁此機會壯大實力,如此方能助崑崙界渡過劫難。

當初,月神從張若塵手中借走百萬顆聖源,讓廣寒界在極短時間內,誕生出數十萬聖者,單就聖者數量,已經超越沙陀七界中最強的大魔十方界。

然而光有聖者還不夠,關鍵還得培養出更多的聖王和大聖才行,聖王和大聖才是一座大世界的中堅力量。

「廣寒界諸聖如今全都在嗎?」張若塵問道。

木靈希搖頭,道:「暫時只有三分之一留在鳳凰湖,另外三分之二在另一處覺醒聖土內。」

「另一處覺醒聖土?」張若塵露出異色。

木靈希道:「那是不久前意外發現的一處覺醒聖土,不但誕生出了諸多聖葯,還毗鄰一座古礦,所以才將三分之二的力量都給抽調了過去。」

聞言,張若塵不禁微微點頭,能夠多掌握一處覺醒聖土,自然是好處多多。

而且崑崙界的覺醒聖土掌握在廣寒界修士手中,總比掌握在天堂界派系那些修士手中要好。

「誰坐鎮另一處覺醒聖土?」張若塵再度問道。

酒瘋子湊上前來,笑道:「你放心,寂空淵已經親自去坐鎮那處覺醒聖土,不會有什麼問題。」

「那鳳凰湖這邊由誰坐鎮?」張若塵微微有些詫異。

他本以為寂空淵是坐鎮在鳳凰湖中,這樣才能保證鳳凰湖的安全,他可不相信會沒人覬覦鳳凰湖。

古松子道:「看來你對廣寒界的強者並不是很了解,雖說寂空淵乃是廣寒界唯一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的人,但並不意味著廣寒界就沒有其他強者存在,事實上,廣寒界還有兩人並不比寂空淵差多少。」

「哦?是哪兩人?」張若塵頓時來了興趣。

其實這些事情,他早就已經想到,只是沒太去關注。

至於為何是寂空淵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原因其實很簡單,自然是因為寂滅大帝在廣寒界的影響力,無數子女修鍊到聖境,其他人根本沒法比。

「前面不是來了嗎?你這位廣寒界神使到來,面子還是很大的。」古松子打趣道。

張若塵當即轉頭看向前方,一支數十人組成的隊伍,映入眼帘。

隊伍中既有陌生面孔,也有一些他所熟悉的面孔,比如步極、蘇青靈、溫書晟等,如今個個都已經廣寒界獨當一面的人物。

為首的乃是一名女子,身材曼妙,容顏精緻,膚如凝脂,稱得上是傾國傾城,只是其身上散發出十分冰冷的氣息,眼神冷漠,就像是一座冰山,讓人望而卻步。

此女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極為強大,浩瀚如海,不可揣度。

「參見神使。」

一行人走到近前,均是拱手向張若塵行禮。

張若塵面露微笑,道:「諸位不必多禮。」

「神使前來,我等有失遠迎,還請神使恕罪。」如冰山一般的曼妙女子淡淡道。

木靈希連忙笑著介紹道:「這位是天玥聖王,乃是九靈大聖之女,早在數百年前,便已經修鍊到臨道境,若非為了廣寒界,早已突破至大聖境,是我們廣寒界無數女性修士崇拜的對象。」

「神女殿下過獎。」天玥聖王清冷道。

聽完木靈希的介紹,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九靈大聖之女,也就意味著,這位天玥聖王也出自九靈神鳥一族,論身份背景,完全不在寂空淵之下。

看來九靈大聖的子嗣雖然遠遠及不上寂滅大帝,可子嗣的成就,卻都極高,達到聖王境的,他都已經見過兩個。

從天玥聖王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張若塵大致能夠作出判斷,天玥聖王修出的聖道規則,應該在五千萬道左右,在臨道境強者中,算是中上層次。

至於天玥聖王具體的實力,還得看她能調動方圓多大面積內的天地規則,以及修鍊了何種厲害的聖術和掌握的聖器。

以廣寒界如今的底蘊,能夠培養出這等層次的聖王強者,已經是十分不易。

「見過天玥聖王。」張若塵拱手見禮。

天玥聖王怎麼說也是廣寒界聖王境的領袖人物,他自然不能怠慢。

「神使客氣,請。」天玥聖王側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張若塵點頭,邁步向前走去。

作為月神的神使,自然需要有神使的威嚴,要不然,丟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臉,還有月神的臉。

不多時,一行人來到一座氣勢恢宏的大殿前。

通常,只有聖王級別的強者,才有資格進入這座聖殿。

「嗯?」剛一走到聖殿前,木靈希的眼中便是露出一道異色。

原因是,聖殿中有一個人,且正坐在主位上,哪怕看到他們到來,也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

張若塵亦是將目光投向主位,暗自打量這名男子。

男子體型中等,身著赤色戰甲,面容俊俏,雙眼中隱隱有著火焰在跳動著,讓人不敢與其對視。

一股炙熱的氣息,從男子體內散發出來,使得整座聖殿,都變得炙熱無比,好似一座大火爐。

此刻,同行的廣寒界聖王中,有不少人都露出異色,看看坐在主位上的男子,又看看張若塵,一個個心中盡皆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就連天玥聖王也不禁微微皺起眉頭,顯然是事先並未預料到。

「他是星隕聖王,是吳祖的長子,脾氣火爆,喜怒無常。」木靈希暗中對張若塵傳音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有所明悟,原來是吳家的人,見面便擺出這樣的架勢,分明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究其原因,無非是因為吳昊死在他的手中,折了吳家的顏面。

而且吳昊乃是吳家傾力培養的絕頂天才,吳家對其寄予厚望,就連吳祖都很疼愛吳昊,吳昊身死,吳家上下無不對張若塵心生不滿,甚至是怨恨。

奈何吳昊確實有錯,加上張若塵又是神使,吳家也拿他無可奈何。

星隕聖王端坐在主位之上,好似一尊無上帝王,俯視一切,

張若塵目光與星隕聖王對視,眼神平靜,沒有半點懼意。

這位星隕聖王雖然很強勢,但以張若塵看來,其實力應該不及天玥聖王,修出的聖道規則絕對還未達到五千萬道。

在廣寒界聖王三巨頭中,星隕聖王應該排在最後。

「神使,之前星隕聖王並未出關,未曾與我們一同來迎接你,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溫書晟暗中對張若塵傳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