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地一聲,印光連連退後十幾步,捂著自己的右前胸,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林辰仔細看了看印光的前胸,一個碩大的紅色掌印觸目驚心,掌印深陷,這一掌足足有千鈞的力量。

「哼,第八招你就已經傷成這樣了,拿命來吧!」國師發現小王子目不轉睛的看著戰陣,存心想在他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戰技。

」雲嵐……哦不,師父,咱們要不要救那個和尚一把?」林辰側過臉龐,沖著雲嵐小聲的詢問道。

「要救你救,咱們來的目的是為了七夜玲瓏草,」雲嵐的聲音冷冰冰的,看不到一絲的溫和之氣,「而且,爆陽聖地就在附近,如果他們傾巢而出,會很頭疼的。」

林辰回過頭,繼續默不作聲的看著戰陣。

「五馬分屍!」國師的身體轟然又是一響,彷彿打了一個悶雷,震得林辰的耳朵嗡嗡直響。「第九招!」

剎那間,五條駿馬呼嘯著朝印光奔去,速度之快,堪比飛箭。國師隨手一指,印光的雙手雙腳被陽之氣旋凝成的氣繩緊緊縛住,絲毫動彈不得,烈馬奔襲,拖住印光和尚的四肢就向外拉。

「為時尚早!」一個年輕的聲音湧入國師的耳邊,他微微驚訝,正想著是哪個愣頭青出來搗亂的時候了,一個高瘦的身影立刻顯化成五個人影,手中長劍狠狠的刺進了奔跑的馬匹之中。

轟的一聲,五匹馬瞬間消散,五個人影回歸到一個人影,手持冰之刃,把印光和尚全身的繩索砍開,傲然的注視著國師,正是林辰。

小王子看到中途出了這麼個變故,半路上殺出了個清秀的少年,內心隱隱的透過一絲嫉妒:長得比我清秀,戰技還比我好,還比我年輕!

傷自尊了,徹底傷自尊了。

「什麼人敢在此搗亂?」小王子怒氣沖沖的走到國師的面前。

林辰的臉色煞白,剛才的「火舞三身」耗費了他極大的精神和力氣,此刻他全身乏力,恨不得大地為床,蒼天為被,美美的睡上一覺,直到地老天荒……

國師看到林辰所施展的戰技聞所未聞,看到他小小年紀,陽之氣就如此渾厚,不禁暗暗驚訝。

「還真有不怕死的,小王子且退開,看我第十招!」國師說到第十招三個字的時候眉毛陡然一挑,殺氣陡然提高了十倍。

小王子都被這三個字給鎮住了,愣愣的點了點頭,然後邁步走了回去。

「媽的,看你們倆怎麼死!」小王子似乎是在發泄自己的不快。

「這位少年英雄,我已抱著必死的信心,你何苦再來為我送命!」印光和尚遺憾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反正也是一個人,習慣了,生和死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區別。」

」大師言重了,我不過只是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情而已。「林辰輕聲說道。

「哼哼,黃泉路上再聊吧!」國師的聲音瞬間變得劇烈,雙手劇烈而緩慢的推動著,彷彿是在推一座大山,地面強烈的震動,山崖上的石頭滾滾而下,國師爆吼一聲,全身的陽之氣瞬間外放,形成一條幾十丈長的蒼龍,龍吟陣陣,天地慘淡,巨龍在林辰和印光和尚周圍翻騰。

國師的手指上下變換,催動著巨龍的移動,雙手移動速度越來越快,巨龍翻騰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幾乎成了紅茫茫的一團,國師的嘴角一樣,露出了兩顆巨大的門牙。

一聲清嘯,一隻巨大的鳳凰逆風而翔,鮮艷的羽毛,數十丈長的尾巴,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正急速的盤旋而下。

「九幽妖鳳!」站在鳳凰背上的倩影倏然而下,隨手一發,嗖嗖幾聲,陰之氣凝成的羽毛穿透了巨龍的身體,同時雙手左右變換,陰之氣凝成的鳳凰和陽之氣凝成的巨龍緊緊的戰在一起。

倩影一閃,把林辰和印光和尚帶了出去,林辰喘了一大口粗氣:師父你終於出手了!

空中傳來龍象般的轟鳴,青龍或擺尾,或猛咬;而鳳凰卻儀態體閑,看準機會就猛然一啄,周圍的樹木被罡風掃到,攔腰斬斷,山上的大石紛紛落下,霧柳國士兵頓時驚慌,紛紛逃竄到安全的地方去。

雲嵐柳眉微蹙,鳳凰突然渾身發出淡藍色的魅光,照的整個山崖幽藍無比,藍光聚成上百隻飛翔的小鳥,狠狠的啄向巨龍。

嗤嗤幾聲,巨龍血盆大口一吐,陽之氣凝成的蛇陣攻了過來,把鳳凰為了個結結實實。

過了小半柱香的時間,只聽一聲巨響,龍鳳全部消失在空氣之中,寬闊的山崖上只留下淡淡的藍光和熾烈的紅光。

雲嵐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子,國師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青龍爆炸,然後消失不見。

嗤嗤兩聲,雲嵐手指一點,兩團藍色魅影激射而出,國師眼明手快,從失落中醒悟過來,全身陽氣爆炸,將藍色魅影炸的無影無蹤。

「又來了個不要命的,還是個女子,最主要的是很漂亮,嘿嘿。」國師轉過臉去,朝小王子說道,「小王子,聽說那些妃子你都玩膩了,這個怎麼樣?」

小王子頓時被雲嵐絕美的容顏迷得神魂顛倒,怔怔的說道,「要是國師能拿住這個女子,我一定會重重的獎賞你!」 「那小王子準備封老夫什麼官啊?」國師矮胖的臉上寫滿了貪婪。

「你現在已經是位極人臣了,這樣吧,如果你成全我和這位姑娘的姻緣,」小王子咽了口唾沫,說道,「我報告皇上,裂土封王,讓國師也有一塊封地如何?」

「哈哈,老夫剛才是開跟小王子鬧著玩的!」

國師話音剛落,突然下手,整個人突然一閃,瞬間就到了雲嵐的跟前,寬袍大袖一擺,竟然使了個聖元大陸幾乎人人都會的戰技「舞袖拳!」

雲嵐素衣一擺,長長的衣袖隨風舞動,啪的一聲,也是舞袖拳,正撞上國師的陽之氣,一聲巨響,雲嵐仍然站在原地,國師一連退了三四步方才站定。

哇的一口鮮血噴出,國師漲紅了臉,他一陣驚駭,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子竟然這麼厲害。

「國師……」小王子看到國師落敗,臉上顯現出慌亂的神色,畢竟,國師是霧柳國的第一高手,如果連他都搞不定眼前的這個大美人兒,那事情便大大的不妙。

林辰暗暗驚異:充滿陽之氣的舞袖拳彷彿是一個巨大的鎚頭,聲音猶如雷震;而蓄滿陰之氣的舞袖拳則彷彿是一條鐵鞭,聲音恍若閃電。

「還不快滾!」林辰充滿聖元氣的一聲爆喝,聲震數里,士兵剛剛看到國師落敗,又聽到林辰的怒吼,一個個面如死灰,幾乎完全喪失了戰鬥能力。

「好,我們馬上就走!」小王子咬了咬牙,「等我過去采了七夜玲瓏草之後就走!」

「不行!」林辰的眉毛一皺,高瘦的身材在風中搖搖欲墜,「想得倒美。」

「我父王現在正在九星聖者的境界,需要七夜玲瓏草來幫助沖關!」小王子內心罵了林辰的祖宗一千遍。

「哦,原來是這樣。」林辰微微的點了點頭,「難得你一片孝心,所以玲瓏草就算是毀了,也不會給你!」

「你……」小王子的聲音瞬間變得陰冷,「最好不要把事情做絕,我身後的一千精兵,和我旁邊的兩個侍衛,再加上國師三人聯手,區區你們三人,抵擋的住嗎?」

「嘿嘿,我林辰不會去花那個心思考慮到底是值還是不值,我只知道,」林辰突然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殺氣,「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雲嵐素手緩緩抬起,目不轉睛的瞅著小王子。

「走!」小王子大袖一甩,邁開步子率先下了山。他知道,一旦開打,雲嵐會瞬間讓自己去地府報道。

「哇……」林辰再也堅持不住,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林辰的臉慘白無比,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色,剛才他拼盡了所有的力量,現在已經處於虛脫的邊緣。

「恩人,你怎麼了?」印光和尚連忙跑過來,大聲的呼喚著,林辰軟軟的躺在雲嵐的胸前,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只有七夜玲瓏草才能救他!」雲嵐淡淡的說道。

「先讓他躺在這個石頭上,我帶你去,但是能不能拿得到,就要看天意了!」

雲嵐素在林辰躺著的石頭上輕輕畫了一個小圈,一股淡藍色的薄霧瞬間將林辰包裹起來。

印光和尚前面帶路,兩人轉瞬之間就到了另座更高的山峰。

這裡山勢險峻,生長著各色各樣的花果,地面起起伏伏,山高林密,毒蛇橫行,走到山峰盡頭的時候,眼前豁然開朗,一座巨大的湖泊就在山下。

巨大的湖泊方圓數十里,湖泊中間有一個精緻的亭台,亭子周圍閃著光芒,仙氣氤氳,淡淡的光暈流轉,薄霧淡淡,一切都是這麼寧靜與祥和。

離亭台不遠的地方,有一層淡淡的紫氣環繞,雲嵐眼睛一掃,看到紫氣包裹著的是一個七片葉子的植物,植物通體烏黑,彷彿是燒焦了的枯枝,雲嵐心下一喜;正是七夜玲瓏草無疑。

雲嵐眼明手快,足尖一點,身體輕飄飄的飛到湖心,蜻蜓點水一般的伸手去摘,猛然間湖面劇烈翻騰,掀起陣陣的黑浪,雲嵐一驚之下,足踏水波,倏然離身,向印光和尚這邊飛來。

啾啾幾聲,幾顆暗釘扎向雲嵐的後背,雲嵐回身一甩,長袖飄飄,舞袖拳裹挾著巨大的陰之氣向暗釘擊出。

砰的一聲,湖面濺起奔騰的浪花,就像漲潮的海水一樣劇烈,水花足有十幾丈高,瞬間又落了下去。

一隻巨大的海龜露出水面,巨大的龜背方圓上百丈,縱使雲嵐見多識廣,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至少是一隻千年老烏龜了吧!」雲嵐驚訝的說道,「沒見過這麼大的烏龜。」

印光和尚撓了撓光禿禿的腦袋,皺眉說道:「這隻惡龜十幾年前就已經佔據了這片水域,裡面的槍魚旗魚等被它吃了個乾乾淨淨。」

這隻巨大的烏龜徹底顛覆了雲嵐印象中烏龜的形象。惡龜完全可以用恐怖來形容,極其醜陋的外面,沒有一點小烏龜可愛的影子,斗大的眼睛向燈籠,兩顆尖利的門牙並排著,每顆門牙至少一丈多長,陰森恐怖,駭人聽聞。

它瞅了瞅在淡藍色光罩中安放著的七夜玲瓏草,准過頭來,陰森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雲嵐和印光和尚都是毛骨悚然,渾身的雞皮疙瘩。

「這隻惡龜在地摩崖作惡多端,無人能敵!」印光和尚嘆了口氣,「離這裡不遠的地方以前有一個丹陽門,門徒弟子都是以煉丹為業,這隻惡龜長驅直入,把所有丹藥吃了個一乾二淨,最後盡殺丹陽門上百條人命。」

「集合眾人的力量難道還降服不了這個畜生?」

「唉,十幾天前,附近的爆氣聖地,十分眼紅七夜玲瓏草,出動數十名尊者以上級別的高手,結果全軍覆沒。」

印光和尚用手指了指一個浮出水面的白色東西,雲嵐順著聲音望去,那是一個死者的頭蓋骨。

印光和尚蓄滿陽之氣,隨手一發,一聲呼嘯,一道刀芒砍刀惡龜,惡龜翻了個身,把碩大的龜背當成了盾牌。

砰的一聲,烏龜懶洋洋的又翻了個身,笑的更加詭異了。

雲嵐驚詫不已:印光和尚的戰技雖然不如自己,但是也已經有八星聖者的水平了,但是對於這個惡龜,似乎是於事無補。

烏龜漸漸的靠向岸邊,四肢一抬,光明正大的出了湖面,朝雲嵐和印光爬來。

「九幽妖鳳!起舞!」雲嵐一聲嬌叱,淡藍色陰之氣瞬間集合成一隻巨大的鳳凰,鳳凰一聲長鳴,狠狠的啄向烏龜的眼睛。

砰的一聲,巨大的龜背被鳳凰啄出了一個小孔,惡龜頓時火冒三丈,一雙眼睛像是在噴火,猛地叫了一聲,忽然背後一聲呼嘯,惡龜連忙返回湖中,撞向那個劃出破空之聲的東西。

砰……,一隻劍被撞出去很遠,劍身彷彿失去了控制,剛要掉落在湖面的時候,劍身借力,倏然逃了出去。

「想不到連舜天對玲瓏草也眼紅……」印光和尚看著那把飛劍被烏龜撞飛,平靜的說道。

惡龜張口一吐,一團烈火瞬間追上長劍。

啊……,劍身裡面發出陣陣的慘叫聲,惡龜彷彿是在欣賞美妙的曲子,看著長劍在湖水裡面上下奔騰。

長劍在湖水裡面激起陣陣浪花,猛然躍出水面數十丈,緊接著筆直的落了下來,「一劍定海!」

砰!湖面頓時波濤洶湧,舜天把所有的陽之氣瞬間凝結在戰技「一劍定海」上,整個湖面都引起了巨大的波動。大惡龜顯然沒有注意到舜天竟然會有此威力強大的戰技。

嗖嗖數劍,呼嘯的劍氣如同切豆腐一般,狠狠的斬向玲瓏草的淡紫色防護圈。嗤嗤幾聲,防護圈瞬間破碎,消失在空氣之中。

遠隔數十丈的長劍向上一挑,一股浩大的陽之氣瞬間爆棚,七色玲瓏草離開湖面,向上飛去。

惡龜正要進攻,猛然發覺湖面上沒有了淡紫色的氤氳,回過頭來一看,七夜玲瓏草早已經沒有了蹤跡,它瞬間怒氣暴漲,一聲怪笑,讓印光和尚一陣哆嗦。

舜天見到七夜玲瓏草遠遠的飛到天上,心下一喜,長劍迅速追上,猛然間面前白影一閃,馨香撲鼻,一隻香履踩著劍身,彷彿沒有重量一般,手中緊緊的握著七夜玲瓏草!

舜天一陣驚慌,自己剛才遭受烈火煅燒,差點成了焦炭,費勁千辛萬苦才把玲瓏草拿下,到頭來竟然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長劍一甩,狠狠的砍向雲嵐的足尖,沒想到雲嵐腳步離開劍身,足踏空氣,恍若仙子出塵。

惡龜猛地噴出一股長長的水柱,雲嵐陰之氣猛然發動,將水柱斬成千萬段碎片,腳步輕踏水波,倏然間便來到了印光和尚的身邊。

雲嵐從地上撿起一塊枯枝,扔到舜天的旁邊,喊道:「玲瓏草,給你!」然後和印光和尚轉身就跑。

惡龜猛然吸一口氣,巨大的迴旋風猛然倒吸起浩大的湖水,舜天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緊緊的把自己拉回去。

「你他媽的,坑死我了!」長劍發出嘶鳴,轉瞬之間進了惡龜的肚子。 轟的一聲,湖水翻騰起來的浪花足足有百丈高,惡龜徹底發怒了,它龐大的身軀一跳,就到了山峰頂端,低著巨大的頭,俯視著下面的一切。

雲嵐和印光和尚腳步輕移,在幾個山頭之間步伐轉換,幾個呼吸的功夫,就來到了林辰的身邊,他仍舊在沉沉的睡著。

「林辰,你還真是舒服,我們為了你差點丟了命,你還在這裡大搖大擺的睡覺!」雲嵐一聲輕罵,素手一指,破了防護圈,猛然間,一聲巨響響徹山谷,林辰刷的被驚醒,額頭上冒著細密的汗珠。

「林韻!」林辰失神的喊道,抹了抹滿臉的汗珠,他無力的睜開眼睛,林辰剛才做了個夢,夢到林韻被異魔給一刀一刀殺了。

雲嵐俏紅著一張臉,冷冷的看著林辰,冷笑道:「怎麼,心上人不在身邊,又夢到她了?」

「沒有沒有,我……」林辰抬頭看了看漫山的青翠,猛然朝上面一指,渾身顫抖的說道:「烏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