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葯魂再次隨著龍鯉落入湖水之中,這一次的衝擊巨大,無數細密的白色氣泡撓過他的面頰弄得他臉部奇癢,但他死死的摳住龍鯉的鱗片不放手。

龍鯉無奈,其實它在逃離浮冰時已經認輸,無奈這個面容黝黑的少年就是不放過它。

龍鯉身上的龍鯉火不停的燃燒周圍的湖水,不見那龍鯉火有熄滅的勢頭。

「龍鯉火還真是不錯的獸火,這水雲澗里還真是奇怪,葯族每隔幾年就要歷練一次,難道上次來的時候沒有發現龍鯉,這龍鯉成長成這個樣子怎麼也要十年八年吧,葯族那些帶隊的導師發現了它會不取這龍鯉獸火?就算是送給嫡系也是一份人情,他們怎麼會放過這種好東西呢。」葯魂眨了眨眼,閉息想著這些事情,還有冰蛟龍息樹這些不會在尋常地方出現的東西都引起了他的疑惑。

還有夢蘿妖樹,它的夢蘿樹心可以提升人的靈智,助人破開幻象,這麼好的東西放在水雲澗沒有強者來?還有中年魔修的存在,如果他躲在這裡很長時間,葯族會一直沒有發現他么?

種種跡象表明,這一切詭異的事情都是近期發生的,那些魔兵似乎也是為了尋找那些能提升它們的魂晶來到此處……

難不成水雲澗里的是一處秘境或遺迹?最近這裡的秘境出世才導致產生很多天材地寶?

胡龍可是在一處普通的草地里找到五級靈草的,這種東西以前的水雲澗里不會有吧? 葯魂搖搖頭,想這些還不如征服胯下這條龍鯉,這玩意的味道不會比冰蛟差吧,葯魂留留下的冰蛟肉足夠給家裡的人吃一頓了,冰蛟肉近乎龍肉的存在,吃下去可以改變人的筋骨,對於修鍊大有裨益。

吸入的氣快要被葯魂耗光了,龍鯉似乎沒有發現葯魂不能在水裡呼吸,再次躍出湖面,落下,潛行,躍出……

龍鯉的這種行為讓葯魂爽到極致,他竟有些暈眩,完全是開心造成的……他還是第一次享受被妖獸在水裡載行的快樂,果然是海闊憑魚躍呀……

唐絲絲和胡龍等人站在湖邊望著越來越遠的葯魂和龍鯉,胡龍感嘆道:「我感覺這魚快被魂哥征服了,打不過不帶著魂哥飛……」

又是幾個起躍之後,龍鯉似乎發現它每一次躍出湖面不但沒有把背上的少年摔飛,反而給了他掙扎的機會,要知道武者沒有達到很高境界之前是不能單憑肉身在水底呼吸的。

龍鯉不比普通妖獸,實力越強的妖獸靈智也是越高,龍鯉發現這一點之後,決定用武者不能在水下呼吸這一點逼退背上少年,畢竟這個少年只有淬體境七重,無論如何它現在是不敢打背上少年一點主意的,它隱隱的感覺這個少年還有更強的手段沒有使用出來。

龍鯉不再躍出水面,而下向湖底深處潛去,越到湖底水壓越大,空氣也越是稀薄。

蘭博向葯魂發來請戰要求,葯魂一驚,他沒有想到蘭博竟是可以在水底呼吸,不過它的的傀儡若是泡水……

蘭博發出意念向葯魂解釋。葯魂聽得一頭霧水,不過還是了解了一點大概,蘭博的傀儡有水底護罩,如果它啟動水底護罩不但可以利用平時收集的空氣呼吸還能在水底作戰。

葯魂眼裡冒出精光,贊道:「這機械傀儡真是太高級了,該不會能在高空作戰吧……」

「當然,主人,不過我的傀儡還有一些零件缺損,暫時不能在空中作戰。」

葯魂點點頭,「蘭博,你好好休息,這隻大魚怪我來收拾。」

「可是主人,再游下去,你吸不到空氣,會死的。」蘭博有些擔心的用意念和葯魂交流。

「別擔心,我自有高招。」

一瞬間,葯魂接受了冰蛟武魂,他不能在水底呼吸,不代表接收武魂后的他也不行!

饕餮冰蛟是縱橫海陸空的強者,水底呼吸?那是屁大點的小事!

葯魂全身變成白色,渾身被白色蛟鱗覆蓋,散發出沁人筋骨的寒氣,淬體境九重的冰蛟讓葯魂一下子充滿了力量,他感覺現在放一個銅人在他身上他能一拳將銅人轟出百丈遠,這就是冰蛟帶給他的力量變化。

當然最重要的是葯魂發現他都不用呼吸水裡的空氣順著他的肌膚滲透到體內,他那因為憋氣而變紅的臉馬上變得正常,空氣讓他舒服自在,而當他嘗試自如的呼吸時,那些水並不往鼻腔里鑽,彷彿被一層氣膜給隔絕在外了。

「冰蛟武魂果然強大!」葯魂不由得出聲贊道。

「臭小子,」火晶鳥突然傳音,自從出現冰蛟后它似乎一直在關注著葯魂的舉動,「你體內的龍血還沒有完全將你的身子改造,若是你的身子被龍血完美改造,你的身體完全可以適應在水裡呼吸。還有,你小子小心點,我感覺這龍鯉會帶你去一個危險的地方,你自求多福吧……」

葯魂輕哼一聲,「我才不相信它能搞出什麼動靜。」

葯魂身上的寒氣讓龍鯉身上的火焰微微變弱,不過那寒氣還不足以讓火焰熄滅。龍鯉也感覺那寒氣的厲害,想要民快速擺脫背上這個詭異少年。

龍鯉向湖底瘋狂潛行,這裡已經是水下五里深處,月光完全照射不到這裡來,四周一片漆黑,萬賴俱寂,沒有一絲生機,彷彿亘古便是如此。

龍鯉火和寒氣把這裡照亮,葯魂眼中紅芒一閃,鳳血貫入雙眼,可以讓他看到更遠的地方。

除了巨大的龍鯉,這裡還有其他生物存在。

葯魂視線掃向一千米遠處,那裡有不少的古怪游魚,它們並沒有注意到葯魂和龍鯉。

當龍鯉載著葯魂越來越近時,那些體型或大或小的怪魚眼裡發出無色光芒聚集在一起,它們似乎發現葯魂和龍鯉的存在了。

怪魚越來越多,它們聚集起來彷彿是一面魚牆,在它們身前彷彿有一道看不見的氣牆將它們當在那堵氣牆後面,讓它們無法突破出來。

龍鯉身上的氣勢變得越來越強,那些怪魚它是知道的,它們不止是吃素的,還要吃肉!它被葯魂欺負不代表它會被這些小蝦米欺負。

龍鯉的氣勢一出,那些怪魚方才發現來者是這處湖泊中的王者——龍鯉!

幾千條怪魚向四處散開,龍鰭身上的龍威不是它們能抵抗的,被那龍鯉火燒上它們馬上會變成烤魚,哪裡還有絲毫活路?

噗——

龍鯉載著葯魂闖入那道臨到近處才能看見的氣膜之中,一瞬間便感覺出了異樣,這裡的水壓很大。

葯魂心中有疑,他抬頭看向湖面,唐絲絲等人一動不動,葯魂在湖底凝望百息之後,唐絲絲才極度緩慢的轉頭看著葯魂,張口說著什麼。

說句話要多長時間,可是葯魂觀察唐絲絲已起過百息。

葯魂心中一凜,他發現這處空間的時間流速比外界慢上百倍。

「這處空間有古怪,這龍鯉帶我來這裡絕不是什麼好事,它很想擺脫我,難道它認為這裡有能威脅到我的東西?」葯魂暗暗想道,「既來之則安之,這條龍鯉都能自如的穿梭於此地,我倒要看看它想用什麼方法來對付我。」

葯魂現在還沒有想過要殺龍鯉,紅鸞精晶火一出,龍鯉身上的龍鯉火沒有反抗的可能,他也不信這龍鯉能搞出什麼花樣。

一個黑影從遠處快速遁來,這魚已有龍鯉一半大小,似乎不懼龍鯉身上的赤熱火焰,葯魂發現那黑影頭上長有一條如劍般的怪刺,刺上還有紅色的電流,樣子看上去十分詭異恐怖。 「這是什麼東西?」葯魂眨了眨眼睛,「這條龍鯉把我載到這裡來果然沒有安什麼好心,它打算利用這裡的怪魚來殺了我嗎?」

幾乎在葯魂想到龍鯉伎倆的同時龍鯉竟真的一動不動懸浮在水裡,不再向前游。它的意圖很明顯了就是要利用附近的怪魚來對付葯魂。

葯魂輕輕一哼,嘴角扯出一抹戲謔的笑意,龍鯉火燒得這麼旺,就算那怪魚臉上的劍刺有電流能加強威力,也捅不到我的身上來吧……

嗖——

龍鯉身上的如岩漿般的烈焰突然抖動一下旋即消失不見,周圍空間頓時暗了下來,襯得那劍頭怪魚劍刺上的紅色電流特別閃亮,那電流在水裡疾馳變得越來越快,彷彿一瞬間可以從遠處衝過來。

「靠,被這條肥鯉魚給陰了,竟然給我玩這一手!呆會兒一定要把你烤了吃掉!」葯魂低喝一聲,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不只是他可以在水底找呼吸的方法,龍鯉也可以找方來陰他。

葯魂雙腿死死的夾著腳下的龍鯉,生怕那可惡的龍鯉跑了,剛才進入的氣膜似乎可以阻隔外界的東西進入,好進不好出,龍鯉能自由進出他就不一定了,所以葯魂不願龍鯉離開他的身邊。

「不用躲,就試試冰蛟武魂的防禦力如何!」葯魂自語道,隨既將魂力運便全身,他全身散發出更加陰寒刺骨的寒氣,一瞬間葯魂感覺他的冰鱗甲變得更加堅硬無比,彷彿能承受任何利刃的衝擊。

於此同時,劍頭怪魚帶著刺眼的紅色閃電砰的一聲撞到葯魂身上,龍鯉腦袋裡出現葯魂被那利刺串起來的景象,嘴角扯出一抹怪笑。

葯魂感覺被撞的手臂如同有蚊子在那兒停留了一下,而他再看那劍頭怪魚時,那魚已經被葯魂身上的寒氣凍成了冰魚。

啪——啪——啪啪……

劍刺裂開第一道裂紋之後碎成了碴,怪魚渾身發出凍人筋骨的寒氣已經完全失去了生機,怪魚沒有碎裂而是直接如同一砣巨型冰雹一樣向水底掉落下去。

嘶嘶——

龍鯉嘴裡發出奇怪的呼吸聲。葯魂低頭一聲,龍鯉身上的紅鱗被凍出白鱗,這肥鯉魚自食惡果撤掉身上的火焰吸引劍頭魚攻擊反而被葯魂身上發出的寒氣給凍傷了。

「哈哈哈……」葯魂朗聲笑道,他拍了拍龍鯉脊背上的寒冰,「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噗——

龍鯉身上火焰再次升騰而起,背上傳來刺骨般陰冷寒氣讓它很難受,再不催出龍鯉火它擔心它會和那劍頭怪魚一個下場。

那劍頭怪魚曾是這片水域一霸,曾四處追殺還未成長起來的龍鯉。

那時的龍鯉多躲西藏躲避其他妖獸的圍獵,後來因為某些機遇煉出龍鯉火體型長得如同小山再也不懼這片湖泊里其他強悍的存在。

龍鯉煉出龍鯉火,劍頭怪魚便消聲匿跡,龍鯉並沒有趕盡殺絕的打算,它心中一直認為沒有劍頭怪魚要吃它的壓力就沒有今日成長后的它,可是,它沒有料到劍頭怪魚竟如此不堪,不是背上少年的一合之將。

龍鯉再次向前遊動,進入那層氣膜后的世界完全跟外面不一樣,這裡龐大浩瀚,就像無窮無盡的大海。

龍鯉才是這片水域的絕對霸主,它一直把這裡當作遠離湖泊的聖地,而且這裡是它崛起的地方,它知道它一定有辦法在背上少年還沒有殺它的想法前甩掉他,只要讓他離開身體就好,這裡是它熟悉的水域,它有成百上千種方法迅速逃離並甩開這個實力不凡的少年。

除了劍頭怪魚外它還知道很多其他奇特的存在,它不能對付這怪異少年說不定其他強悍妖獸可以。

一物降一物,萬物相生相剋,不是實力強悍就一定可以壓制對方,龍鯉吐出一口氣,精光熠熠的雙眼眨了眨,這龐大水域里有一些存在就算是它都不願意打交道。

葯魂身子向後一仰,龍鯉突然向前加速,水波高速拂過他的臉頰發出唰唰聲響,葯魂調整身形雙手死死摳住龍鯉鱗片。

「肥鯉魚!你要帶我去哪裡?!」葯魂自如的換著氣,他現在沒有殺龍鯉的心,既然它想要玩就陪它玩到底。

龍鯉高速向前穿行,幾十息后它的身子陡然下降向水底下方瘋狂掠去。

葯魂雙眼直直的瞪視前方,在他身下一千丈處是這片水域最底層。

有一些古老魚類妖獸在山石間游來游去,它們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那通紅的火焰亮光告示它們這片水域真正的霸主回來了,它們向處游散,開始逃命。

在強者的眼中弱小隻是螻蟻的存在,強者吼叫一聲弱者也只有顫抖的份兒。

砰——

附近地面開始顫抖,葯魂呼出一連串的氣泡,身體積發出各色光芒的魚類妖獸四處驚慌逃逸,他拍了拍龍鯉的背,「你還真是厲害嗎,在這裡也吃得開。」

龍鯉頭垂直向下,利用慣性繼續向下衝去,龍鯉身上黏液幫了大忙,葯魂只覺抱不住龍鯉整個人被扔到水底。

葯魂似乎掉到了一個極柔軟的存在上,他用上扒開身上的泥沙,在那泥沙之下有一個烏黑的棒狀物。

「這是什麼鬼東西!」葯魂用力壓了壓那黑乎乎的肉,細看這下,那棒上竟有不少的斑紋,「難道是巨蟒?」

葯魂不停刨弄附近的泥沙,想要看清楚身子下的妖獸到底是什麼東西。

啪——

那肉乎乎的棒狀物忽然向上抽起,一棒打在了葯魂臉上,葯魂在水中轉身,看清了這個妖獸的模樣,竟是一頭高達百丈的海王烏賊,而他剛才玩弄的那根肉乎乎的棒狀物只是海王烏賊的一隻觸鬚……

呼——

海王烏賊張開巨口,開始吸水,附近的游魚和葯魂一起被吸住,然後被巨大的水壓壓向海王烏賊的巨嘴。

葯魂想要反抗,但那吸力實在是太大,水裡已經形成了小型漩渦,而當他再看向龍鯉時龍鯉身上的龍鯉火已經偃旗息鼓,嘴角扯出一抹奸笑,想來是龍鯉不甘被他控制將他運來此處讓那海王烏賊出手對付他。

葯魂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同樣詭異奸詐詐的笑容,既然龍鯉想要玩就陪它玩到底。 龍鯉看到葯魂嘴角詭異的笑身子不由得一顫,身上止不住的升起一股惡寒,那笑容它終身未見,雖詭異卻自信滿滿,彷彿天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龍鯉眼裡浮現怯意想要退縮,但卻想見識一下海王烏賊如何處理這塊燙手山芋,雖然海王烏賊俱它三分但它並未和海王烏賊真正生死相鬥過,就算海王烏賊殺不了它也能弄得它一身騷。

海王烏賊那玩意實在是太極品了,一般水中妖獸見到它只能繞道,龍鯉認識海王烏賊那麼久還沒有見戰退縮過。

龍鯉游過海王烏賊身邊,雙方互相尊重的對視了一眼,海王烏賊也知道龍鯉的實力,它沒有自信殺掉龍鯉,龍鯉也是相當善良的把這一區域送給它,雙方互相尊重。

海王烏賊有些奇怪,為何龍鯉有全身散發出畏縮的意味,論實力,龍鯉才是這一水域的真正的強者,畢竟它體內有一絲龍血存在。

漩渦力量太強大,葯魂掌握不了身子和幾千條游魚一周被海王烏賊吸入了嘴裡。

沒有利齒的切割也沒有毒性黏液的噴躲,葯魂和那些魚被強大的水流衝進了昏暗漆黑的地方,這裡有一股濃郁的墨水味撲鼻而來,很是刺鼻。

葯魂鎮定的打了一個響指,一團血火在他指間升起,血氣燃燒,只一瞬間他看到周圍有無數的黑色的魚,那些魚原本五彩斑斕,進入這裡全被染成了黑色!

呼——

一股黑色如墨的水不知從哪裡噴射而出直接將葯魂手裡的血火熄滅,顯然對方不想讓它恢復視力。葯魂眼裡再次漆黑一片。

「呃……」葯魂瞬間無語,血氣如潮水般從身子里涌動而出,下一霎,血火燃起,血色火焰照亮了這一處空間。

嗖嗖之聲四起,無數墨水從四周噴濺而出,想要熄滅空中的血火。

葯魂這時才看清,那些墨水全從周圍的肉壁上的突觸里噴射出來,那氣味比最濃的墨水還要濃郁,而且黑汁中含有極重的腥臭味,葯魂感覺這氣味有點像在唐絲絲家吃過的芥末,極為刺鼻,他不小心猛吸了一口差一點被嗆暈,痛感直接嗆入腦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