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爾絲菲的掩飾隨意之言倒讓紫俊的心裡樂成了蜜。他愛慕艾瑪婭已久,雖然有夫妻之名,卻遲遲未有夫妻之實。他在家裡得不到艾瑪婭的安慰,便逐漸墮落去尋找其她的女人來滿足自己的需要。更是在那個時候,被丹妮絲抓住了把柄。

現在丹妮絲已死,而艾瑪婭卻不知所蹤,紫俊對艾瑪婭也早已心灰意冷。此刻見到碧爾絲菲,心中竟有一股莫名的衝動。

紫俊非常紳士的一笑,道:「請問小姐大名。」

「碧爾絲菲。」

紫俊有如豁然開朗一般,笑道:「碧爾絲菲小姐,能否賞臉在府上一敘,我有事情想和小姐談談。」

碧爾絲菲想了一會,點頭道:「好。」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對付一隻兇猛的獅子很難,但要消滅三隻狡猾的狐狸就容易多了。何況這三隻狡猾的狐狸,會將他們的狡猾在彼此之間展現的淋漓盡致。

凡迪科道

雲天城堡的主府,此刻已經成為了紫俊的私人住所。

當然,美其名曰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更好的商討軍議。固然有不少人反對,那也只是憋在心裡罷了。紫大將軍手握全城兵權,誰敢公然的反對?而且現在愛櫻軍兵臨城下,大家都還等著他將敵人打跑呢!

至於以後的事,還是等到先把眼前的危機解決了再說吧!

「碧爾絲菲小姐,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本事,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呢!」紫俊和碧爾絲菲各坐在茶几兩邊,紫俊小品了口茶,笑嘻嘻的對碧爾絲菲說道。

「紫將軍誇獎了,將軍你又何嘗不是一樣,年紀輕輕就當上了雲天城的大將軍,這是多少人耗其一生都所達不到的成就啊!」

平時圍繞在紫俊身邊的馬屁也不少,但碧爾絲菲的對他尤其受用,他樂呵呵的笑道:「要和碧爾絲菲小姐比起來,我就差遠了。小姐的聖力,就是和光明教廷四巨頭比起來也不見得差啊!」

碧爾絲菲搖搖頭,摸摸几上的茶杯。。從茶上來之後,他連茶蓋都沒揭開,更別說喝了。「紫將軍,我們就別互相抬舉了,你找我來,不光只是請我喝茶吧?」

聞言,紫俊略微有些尷尬。但正是碧爾絲菲打開了話題,他才剛好順著說下去。

哎!

紫俊長長嘆了口氣,臉上再也沒有了往rì的笑容。他站起身,負手而行向前走了幾步。

碧爾絲菲道:「究竟是什麼事,讓紫將軍如此心焦?」

紫俊淡道:「碧爾絲菲小姐身為牧師,有牧師的能力,也有牧師的心腸。只是……這雲天城的平民們碧爾絲菲一人又救的完嗎?」

碧爾絲菲道:「紫將軍,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紫俊負手而立,靜靜的站在原地,意味深長的說道:「雲天城,馬上將要面臨一場大難啊!」

碧爾絲菲專註的看著紫俊的背影,道:「據我所知,雲天城雖然正處於戰爭之中,但以城內的兵力和紫將軍的雄才大略,要守住雲天城並不是難事吧?」

紫俊搖搖頭,道:「實不相瞞,對於守城一事我全無信心。。因為我們的敵人是愛櫻炎字軍。」

「愛櫻炎字軍?」碧爾絲菲小聲的念叨,「這個軍隊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紫俊轉過身,落寞的看著碧爾絲菲,道:「碧爾絲菲小姐有所不知,這支軍隊的厲害只是其次。他們最主要的特徵便是兇殘,慘無人道的兇殘。雲天城一旦被他們攻破,他們必會屠城。老人婦女小孩他們一個都不會放過。尤其是他們的領炎,更是一個殺人不眨眼、好sè貪財的人物!」

「哎!」紫俊嘆息道:「我真不敢想像,如果雲天城落在他的手中,那將會是一個怎樣的畫面。所以我才說,碧爾絲菲小姐雖然有救人之心,但卻無救人之力啊!」

碧爾絲菲本能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驚訝的盯著紫俊,道:「居然有這種事?」頓了一頓,她又道:「可是我聽說,愛櫻炎字軍是仁義之師,炎國王也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和你說的完全不同啊!」

紫俊臉sè微微一變,但這種神sè很快被他的憂傷所代替,他雙眉幾乎焦慮的縮成一團,道:「這正是炎的狡猾之處,他對外散對於他們有利的謠言,用此來迷惑世上。。艾雅大6人人都知道,短短一年多的時候,他先是當上愛櫻城城主,然後又侵佔了多少土地,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事實擺在這裡,無論他用多麼美妙的謠言,也是無法掩蓋他的罪行的。而現在,他把戰火又燒到了雲天城,這足以說明一切了。」

紫俊向前小走了幾步,展開雙臂,激動道:「碧爾絲菲小姐,你千萬不要被他們的假想所迷惑啊!」

啪!

紫俊實在無法想像一個看上去斯文之極的女孩子也會有用手狠狠拍打桌子的一面。

碧爾絲菲氣憤道:「太可惡了!這些人,還有良心嗎?」

「良心?」紫俊冷笑道:「他們的良心,早叫狗給吃了!」

碧爾絲菲抬起頭,雙眼閃閃的望著紫俊,道:「紫將軍,你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我聽說教廷四巨頭也加入到了雲天保衛戰之中了吧?他們也一定是不忍愛櫻炎字軍的殘暴。放心,有他們在,又有紫將軍的坐鎮指揮,一定不會讓愛櫻炎字軍得逞的!」

紫俊又冷笑道:「不忍愛櫻炎字軍的殘暴?哼哼!碧爾絲菲小姐,你還是太單純了,你真的以為這四個傢伙是為了正義?」

碧爾絲菲的眼神真誠無比,表情疑惑和憤怒的把握恰好好處,彷彿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明白似的。。

碧爾絲菲疑惑道:「他們身為牧師,不是為了正義那是為了什麼?」

紫俊道:「他們是我請來的,但要請他們來可不容易,每個人都會花上我幾十紫晶幣呢!」

「什麼?他們……他們來做好事居然還要收錢?天吶!這真叫人難以置信!」

紫俊無奈的笑了一下,和碧爾絲菲交談這麼久,唯獨這個笑容最為真誠。

「碧爾絲菲小姐,並不是每個牧師都像你這麼善良,並且懷著一個牧師的心的。這些教廷的牧師,很多時候都是利益大於一切。」

碧爾絲菲感嘆道:「看來我沒加入光明教廷真是值得慶幸。」

「碧爾絲菲小姐,我希望你能留下來,和我一同驅敵吧!」

「我?」碧爾絲菲睜大眼睛。

紫俊點點頭,道:「對!你雖然以救人為本,但一旦愛櫻炎字軍打進來,那些傷者你是救不完的。唯一的辦法,只有拚死抵抗,讓他們滾回老家去!」

碧爾絲菲點點頭,道:「現在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這樣說,你是答應了?」紫俊的眼裡幾乎閃爍著金光。

碧爾絲菲道:「做一個牧師,這是我應該做的。我不會向你索要金錢,但我有一個要求。」

別說是一個要求,就是十個要求紫俊也豁出去了。此刻他正在心裡竊喜,他要幫碧爾絲菲留下來的真正原因倒還不是真的靠她出什麼力。只是紫俊貪戀碧爾絲菲的美sè,加上她又如此單純,紫俊不想輕易的放過她而已。

何況這樣的一個女子,又是一個不錯的牧師,紫俊便更加不會輕易的讓她溜掉了。

紫俊道:「儘管說。」

「不要讓我和教廷四巨頭見面,也不要讓我們在一起戰鬥。這四個牧師中的敗類,我不希望他們在我的視線里出現,玷污我的眼睛。」

紫俊思索一陣,隨即道:「沒問題!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在一個地方同時出現的。」

碧爾絲菲笑道:「那我沒什麼問題了,放心吧紫將軍,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不讓愛櫻炎字軍得逞的!」

「碧爾絲菲小姐,你簡直就是那天上的月亮,謝謝你!」

碧爾絲菲「噗嗤」一笑,道:「紫將軍的嘴真甜。。」

碧爾絲菲年紀還小,既沒有她姐姐的成熟,也不會怎樣向男人獻媚。但僅僅是剛才那一笑,便讓紫俊的內心蕩漾幾分。

紫俊彷彿快飛了起來,有些恍惚的說道:「來人,給碧爾絲菲小姐安排住房。」

碧爾絲菲淡道:「那紫將軍先忙,我先下去了。」

紫俊點點頭,朝碧爾絲菲綻放出一個自認為最瀟洒的笑容,道:「好,碧爾絲菲小姐慢走。」

望著碧爾絲菲離開的背影,紫俊所有的興奮和喜悅都凝聚在彎曲的嘴角。此刻他身旁一軍官湊過來,急忙大拍馬屁,「恭喜大將軍,博得美人芳心!」

紫俊偏過頭,詫異的說道:「噢?何以見得?」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登錄,支持正版文學」

軍官雙眼幾乎笑成一條縫,道:「凡大將軍說的話,碧爾絲菲小姐都深信不疑。方才她離去的時候,又對大將軍懷笑而去。而且微臣注意到,她臉上都紅撲撲的呢!」

紫俊可沒有看見碧爾絲菲臉上的紅撲撲,但他只是認為那是他角度不對,看不見碧爾絲菲的臉罷了,並不會猜疑這「紅撲撲」的真實xìng。。

「你去找幾個人,在雲天城大街小巷裡放謠言。就說愛櫻炎字軍話了,他們一旦進入雲天城便屠城,所有人都不放過,要將雲天國在艾雅大6上徹底清除!」

軍官雙眼一亮,為自己的馬屁換來重要的差使而興奮不已,急急領命而去。

紫俊仰起頭,得意洋洋的笑道:「炎,我把你的計謀,給你還回來!」

主府外,閃過一道白影。

夜裡,這道白影又在雲天城一街道的衚衕內現出。

隨著她的出現,一個男人便愕然的倒在了地上。

碧爾絲菲看著男人的屍體,微微的鞠了一躬,然後望著天上的月亮,深深的看了一眼。

「總算趕在他們散播謠言前將他們殺完了。大哥哥……我也只能這樣幫你了。我……從來只會救人,還沒殺過人啊!」

……

同樣是夜,趙炎正在自己的營帳內反覆的思考著初步擬定的攻城戰略。。雖然對拿下雲天城已信心十足,但趙炎還是不容自己有一絲疏忽。畢竟這之前犧牲的數千兄弟已經讓他心痛不已。

無論什麼資源,都比不上人力資源。

趙炎從未把他們當做奴隸、當作傭兵、當作僅僅殺人的工具。他們是生命,是和趙炎,乃至整個愛櫻王國有著一定聯繫的生命。

一聲清脆的聲音打破了夜的寂靜。

報!

傳令兵在營帳前叫喊,得到趙炎的允許后便走了進來,隨著傳令兵進來的還有凡迪科和卡丹偌貝。

「什麼事?」

傳令兵走上前去,將一疊文件遞給趙炎,道:「啟稟陛下,愛櫻城傳來的文件。」

趙炎接過文件,打開閱讀,下一刻,臉上的笑容異常jīng神。

凡迪科和卡丹偌貝面面相覷,不知是何事情。

趙炎抬起頭,指著文件朝倆人笑道:「這是愛櫻莎寫給我的,英格瑞爾給她的文件。」

凡迪科道:「陛下,究竟是什麼事讓你這麼開心。」

趙炎笑道:「我說出來后,你們也會開心的!西方戰場的僵持形式終於有了巨大的變化。。抗梅聯盟已經打到了梅國境內,並攻佔了他們南方多個邊境城市。梅國的十萬大軍損失過半,而抗梅聯盟奮勇直上。桑rì國又從國內抽調出一萬jīng兵,士氣恢弘。只要他們打破梅國的防線,沖入梅國內部,那麼一場兩敗俱傷的大戰就要激情上演了!」

聞言,凡迪科喜道:「真想不到,抗梅聯盟竟然如此勇猛。」

趙炎放下文件,笑道:「豬都有個脾氣,狗急了也能跳牆,要怪就怪梅國自己把自己太當回事了!這下好了吧!被幾個小國家燒了屁股,還不知道這火能不能撲滅,要是燒到身上,那他們就完咯!」

卡丹偌貝道:「老大,可你不是說不希望他們那麼快分出勝負嗎? 這個寵妃有點閒 只要他們一直在打,就無心插手東艾雅大6的局勢。而且他們的傷亡也會隨著時間逐漸增多,但現在他們就快分出勝負了,這對我們不是反而還不好嗎?為何老大會這樣開心呢?」

趙炎朝卡丹偌貝看去,道:「卡丹偌貝,你最近果然長了幾分腦子。只不過,還需要努力。」他笑著站起來,道:「沒錯,我以前的想法的確如你剛才所說的那樣。。但現在我也同樣現,事情就這樣展下去,結局對我們來說也是好的。」

凡迪科道:「陛下不但希望抗梅聯盟能贏,而且最好贏得徹底,將梅國給鏟了,讓他們從此再也沒有翻身之力。」

趙炎朝凡迪科點點頭,道:「正是如此。」

看著趙炎和凡迪科像打啞謎似的說著話,卡丹偌貝急了,道:「你們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趙炎笑道:「元帥,你來給我們的小先鋒說說。」

聞言,卡丹偌貝詫異的望著凡迪科。無論何時,凡迪科在他眼中都是個十分安靜的人。除了在戰場上他那聲嘶力竭,響徹雲霄的帥令。其餘的時候,都非常的低調。

凡迪科道:「抗梅聯盟和梅國如果久持不下,他們便會兩敗俱傷,並且在戰爭之中,也無暇插手我們東艾雅大6的事情;但就算抗梅聯盟勝了,戰爭依然不會停止。難道你認為他們在梅國的地盤站下腳跟后,就會安安的將梅國分成三份嗎?」

頓了一下,凡迪科又道:「在這個時候,他們會算算舊帳,會計較在這次戰爭中誰的兵出的多,誰的兵死的多,誰的功勞最大而分享更多的勝利果實。在這激烈的時刻,桌面上的談判已是不可能了,抗梅聯盟會瓦解,從而互相殘殺。我敢保證,如果他們真的打入了梅國內部,在消滅梅國的前一刻,他們必然會偷偷的調走一部分兵力,回到自己的國家做好或防禦或偷襲的準備。如果梅國真的滅了,也是在說明西艾雅大6又將出現一個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