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斯威離開了,要安排他的手下去做事。索斯菲也來到了樓下,獨自開車前往了井風羽的藏身之處。對於這一次任務,索斯菲並沒有期待能夠獲得很多有用的信息。

衆所周知,維斯的商業集團和殺手俱樂部組織的管理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除了維斯身邊的首席祕書南條尋以外,基本上都是各司其職各盡其能,商業不干涉黑產,反過來也是一樣的。

井風羽身上現成的信息也就是南澤市、燕京市和臨江市這三個地點的商業勢力發展情況和計劃。

再往遠一點追憶,也就是巴拿鹿分公司的事情了,但這些已經變成了歷史,沒有多大的價值。索斯菲希望能有關於他們武裝力量的情報,或者說能針對葉塵和傾城國際的情報。這纔是索斯菲想要得到的東西。

破舊的二手車停靠在了路邊,索斯菲透過玻璃窗能看見別墅小區裏面一個遮擋的嚴嚴實實的住所。所有房間的窗戶都是深色落地窗簾遮擋,應該就是這裏沒錯了。

攝像頭的位置,保安巡邏的路線,索斯菲一一記在心中,現在就等着天色暗淡下來就可以動手了。她身穿着外賣送貨員的服裝,準備在晚飯的時候動手。

“肖家給咱們轉賬過來的資金數量沒有想象中那麼多啊,他們肯定是暗中剋扣了不少。就算咱們的商業集團再蕭條,也不至於就這一丁點的利潤啊。”愷瑟爾看着電腦上的銀行賬戶信息,發起了牢騷。

“已經失去控制力了,要不是他們在臨江市撐着,很可能就沒有任何的職業經理人團隊敢來咱們這邊趟渾水。各種勢力都會在這個時間對咱們公司施加壓力的。”井風羽面色蒼白地癱在沙發上吃水果。

躲在別墅裏面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連太陽都曬不到,臉色自然蒼白了。他內心的苦澀比臉上的表情還要嚴重一些,要不是助手愷瑟爾陪在身邊聊聊天,他都要得抑鬱症了。

隨着井風羽倉皇離開臨江市,他在布魯斯公司的實際地位斷崖式地跌落。職位上依舊是分公司的管理者,但是他現在做的工作,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會計的活,以後有沒有機會能重返臨江市控制公司的經營,已經是不確定的了。

維斯同意井風羽的離開,就在側面說明了那邊的安全問題已經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了,只要井風羽出現,迎接他的很有可能就是冰冷的死亡結局。

“老在這個地方蝸居也不是長久之計啊,要不然等着撒哈林大沙漠那邊的變異流感病毒結束的差不多了,咱們就過去那邊跟察德樂和佐美欣匯合吧。”愷瑟爾建議道。

“渠道那邊也只能保證咱們的安全,公司沒有什麼實際的任務下達給我。別說我現在這個狀態,就連總裁佐美欣的日子也不好過啊,她在新島上對總部大本營的建設進行監工,不也就是包工頭的活麼。大英日不落帝國整天宣傳跟布魯斯公司要進行深度的合作,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見到那邊有分公司開設起來,誰知道他們是不是過度吹噓了。”

井風羽不看好那邊的發展潛力,作爲管理層來說,沒有什麼實際的業務可以供他操作。

察德樂那邊就更不用提了,井風羽不是技術型的人才,來到他們的研究所只能是乾點體力活去打雜,這簡直就是對他的直接羞辱。

“其實我們能做的事情還是很多的,就算離開了華夏國沿海地區,我們還是有趙家和肖家兩個強有力的幫手的。你覺得趙家銘的死亡會不會是葉塵趁亂動手的呢?”

“都不用猜,肯定是這個傢伙。要是黑龍馬歇爾下手的話,死的人就是我啊。趙家銘算個什麼東西,只不過是我手底下一個普通的部門主管而已。在商業上的重要性可以忽略不計的。這麼一個小人物的死亡,肯定是跟他有私仇的人所作所爲。”井風羽當然知道趙家銘跟凌妃煙婚約的事情了。還知道葉塵現在跟凌妃煙有些不清不楚的。

大家都能見到葉塵出入凌妃煙的別墅居住,也知道葉塵憑空就成爲了傾城國際的副總裁,這些足以說明他們的曖昧關係了。普通上下級關係的話,怎麼可能這麼親密無間呢。

“趙家單打獨鬥是不成氣候的,現在有了肖家,應該有些實力了吧。要不然讓他們弄一些情報過來,咱們自己動手。”

“別以爲維斯老大能夠讓我指揮查爾曼俱樂部的殺手精英,這是違反組織規定的。”

“當然不了,咱們要用錢來買他們的小命。肖家對咱們的利潤轉賬,只要稍微截留一點的話,就能湊出來一個殺手的酬金。”

“葉塵現在已經名聲在外了,誰敢對他下手。”

“傾城國際的管理層啊,凌家的人啊,都是一些肉雞一樣的存在,不成問題的。”

殺葉塵身邊的人,井風羽有一些顧慮,不過轉念又一想,自己在臨江市都要丟掉性命了,還在可憐無關緊要的人做什麼呢?倒不如放手一搏,反正臨江市一時半會不可能回去了,肖家在那邊接手了商業集團的管理也沒有人敢動他們。

“那你就處理這件事吧,凌妃煙、凌菲兒、凌震或者他們家的老兩口,找一個立威就可以了。卡上面的資金你就看着辦吧。”井風羽終於下定了決心。

愷瑟爾得到了命令之後,轉好了衣服離開了別墅。要去尋找一個合適的人來執行這一次的任務了。

諾威地處於歐羅巴大洲的北部沿海,是一個狹長形狀的國土分部。在這個地區裏,是有一些組織類似於殺手俱樂部一樣的存在。 當初幽冥組織徹底解散以後,三隊人馬以後就馬上各奔東西。嚴昶和亞莫紮帶領的隊伍就橫穿西伯力崖高原和北部冰原地區,來到了歐羅巴大洲的東部,打算在這邊發展自己的勢力。他們能選定這個地方,就說明這裏是有一定的環境基礎的。地方管理層的力度弱化和經濟水平低下,這些都是最好的條件。

索斯菲從車子裏面看見了愷瑟爾從屋子裏面走了出來。沒打算跟蹤他,看樣子只剩下井風羽一個人留在別墅裏面了。

“你們先跟着他吧,我一會進去做事的時候,別讓他攪亂了環境。能不接觸,就不露面。”索斯菲用對講機跟隱蔽在周圍的保鏢們說道。

“好的,我們知道了。”

看着天色差不多了,索斯菲從車子裏面走了出來,直接來到了井風羽的別墅門外。他們不是專業的殺手,一點防範措施都沒有。對於索斯菲來說,把門反鎖就跟大門敞開沒有任何區別,用簡單捅了幾下,門就開了。

“哎呀……狼狽逃竄的生活確實是有些無聊的啊。”索斯菲看着沙發上一臉驚愕表情的井風羽,就知道他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是誰?你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是不是愷瑟爾出賣了我?”一時間,無數個念頭涌現到了井風羽的腦海中。按照他的計劃,這裏是一個非常隱祕的存在啊,不可能有誰能把他找出來的。就連維斯那邊,井風羽都沒有透露具體的居住信息。

“我來到這裏是要找你問話的,你怎麼把角色反過來了呢?”索斯菲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井風羽正對面的沙發上,看着他神色慌張的樣子,覺得事情會非常順利的。

“我有錢,開個價吧,放我一馬就可以。”

“不要用古老的談判手段了好不好,我就是打算從你身上順利得到一些情報,服從或死亡就是你現在要做的選擇。當然了,如果你打算忠於維斯而選擇死亡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做什麼事情的,只不過這個死亡的過程比較緩慢和痛苦。你也應該知道,能出現在你面前的人都是專業人士!”索斯菲的威脅,井風羽趕到了窒息和恐懼。

“你想問些什麼呢?”

“你們在歐羅巴大洲這邊的商業計劃是怎麼樣的啊?別用假情報迷惑我喲,會很痛苦的。”

“沒有任何門店開業的跡象啊,所有的工程都在建設當中。我們是不可能把東瀛羣島那邊的產品橫跨半球來運送到歐羅巴大洲這邊來的,成本非常高昂的。大英日不落帝國應該是想使用我們的商業渠道和察德樂研究所的技術而已,至於普通產品的經營,沒有任何行動呢。”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你在這邊是做什麼任務?”

“把華夏國沿海分公司的利潤轉移到這邊佐美欣海島總部的建設項目中來,這樣能直接減少東瀛羣島對新總部的負面影響。”

“維斯目前出現在了撒哈林大沙漠沿海港口,是不是他本人?他有沒有替身的存在?”

“這個,我沒有辦法驗證啊。像我們這種分公司的第一負責人,都是全世界各地到處亂跑的,怎麼會在總部裏面跟維斯頻繁見面呢。視頻和通話都是無法驗證真僞的,好多的命令還是通過南條尋來發布的。”

索斯菲有些失望,按照井風羽在布魯斯公司的職位來看,已經算是站在金字塔的頂層了。看看霸道總裁佐美欣,原來做的事情也是跟這些分公司負責人一個樣子,爲什麼他們都沒有辦法親近到維斯的身邊呢?難道這個傢伙對自己身邊的人都要嚴加防範麼?

維斯不是殺手精英出身,他手下的查爾曼俱樂部是有專業人員在管理,作爲勢力的掌控者,維斯大部分的精力還是要放在商業集團的發展上面來的。

無法確定維斯現在的位置,對於下一步的工作進展就很不利了。

“臨江市有多少案子跟你們查爾曼俱樂部有關係?”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所有的行動任務都是由查爾曼那邊負責,我們只管商業上的事情。除了身邊的保鏢以外,沒有辦法接觸到任何隊員,更不可能進行指揮。”

“你們曾經銷售過關於察德樂研究所什麼種類的生化武器產品?具體的銷售地點分部在那裏?”

……

這一次的審訊工作非常順利,面對索斯菲的問題,井風羽基本上都是如實告知。跟查爾曼俱樂部殺手們接觸的多了,自然知道他們都有一些怎樣嚴酷的手段,做這些無畏的掙扎一點意義都沒有。

原本井風羽就打算逃離維斯控制的,要是維斯不答應他的撤退計劃,井風羽也會獨自帶上自己積攢多年的小金庫悄然離開。逃亡的地點都選好了,就是重返巴拿鹿灣。

自從布魯斯公司的巴拿鹿分公司一夜之間垮臺之後,維斯在那邊的勢力就被快速地被肅清。巴拿鹿灣沿海城市地方管理層在經過了斯庫瑪戰役的重新洗牌之後,原本井風羽的人脈關係都蕩然無存了,取而代之的則是親近白頭鷹帝國的勢力。

井風羽要是去那邊躲避維斯的追殺,應該能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

“你還算是配合喲,我也沒打算殺你!接下來的事情就看你的表現了……”索斯菲把一張銀行卡遞給了井風羽。

天道好輪迴,當初葉塵對索斯菲做的事情,現在索斯菲要對井風羽來故技重施了。井風羽是聰明人,既然能用錢來買自己的小命,那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前沒有還可以再去賺嘛,命沒了就一切都沒了。

井風羽乾脆利落地把一大筆的資金轉移到了索斯菲的賬戶上,看着餘額的變化,索斯菲滿意地點了點頭。

因爲在海岸線聯合銀行工作,她名下的財產一定會受到老闆的監控,假公濟私的事情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現在能吃上井風羽這塊肥肉也算是走了好運。 “你屋子裏面的小夥伴,是來監視你的還是輔佐你的呢?”

“我的人……很大概率上應該是我的人……”井風羽聽完了索斯菲的這個問題,就知道不是這小子泄密的了。但是愷瑟爾到底跟維斯有沒有其他的聯繫,還真不好說呢。

“我是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的,但他要是維斯的人,免不了會對你有所監視……這個屋子裏面我也沒有檢查過是否存在其他的監聽設備之類的東西。你要是覺得他不可靠的話,我可以讓手下的人幹掉他。”

井風羽連連搖頭拒絕了,他分辨不出來索斯菲是在試探他還是想用愷瑟爾的死亡來警告他。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井風羽是孤家寡人而且失去了大量的資金,不能再讓愷瑟爾這個幫手出問題了。

“那好吧,就此告別,以後我們還是會有見面的機會的。”

索斯菲瀟灑地離開了,井風羽癱坐在了沙發上渾身直冒冷汗,跟大病一場沒什麼分別。冰箱裏有現成的飯菜,桌子上也有訂餐的名片,可井風羽一點胃口都沒有,乾坐着等愷瑟爾的歸來。

井風羽回想着索斯菲說過的每一句話,感覺她的語氣裏面有很深的威脅。井風羽已經把公司的祕密泄露出去了,如果維斯知道的話,自己的下場一定會無比悽慘。這就是對方手中的把柄。

下一步要怎麼做呢?如果違背公司意願去獨自行動的話,愷瑟爾又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天色已經暗淡下來了,井風羽惶恐地等待着愷瑟爾的出現……

好好休息了一夜之後,葉塵四個人終於正式出發了。兩輛越野車裝上了各種各樣的設備和武器,就怕用的時候不在身邊。葉塵和約翰的體力恢復速度驚人,一夜就達到了巔峯狀態。

這一次的行程換做卡洛奧來帶領了,他有卡內奇湖區的情報信息。卡洛奧的車行駛在前方,車子裏面還做了一個當地的導遊。要從彭貝得城南下到達沙漠中的一個位置,人生地不熟的話,迷路會很麻煩的。所以卡洛奧讓拓銳力力公司安排了一個靠譜的導遊跟隨。

“卡內奇城實際上就是一個工業城市,從鐵礦石開採區發展起來的,城市的整體是圍繞着卡內奇湖來發展的,只不過大部分的人口聚居區是在卡內奇湖的東南方向,與整個奧斯吹林國的人口分佈是一致。整個氫電解彈的組裝工廠是從城市的地下通道前往湖底的,在那裏進行的這一項危險的工作……”卡洛奧把地圖介紹了一下。

“卡內奇湖的地下?只有城中一條通道?這比監獄還難以突破啊……”葉塵和約翰都覺得有些棘手了,因爲卡洛奧是外行,在他眼中看來沒有什麼事情是搞不定的。

這次行動是絕密的,葉塵不敢奢望卡洛奧還有其他的支援力量,所以全部的事情都要自己來搞定。

索性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體積並不算大,只不過就是一枚冰糖葫蘆的山楂大小。這已經是濃縮好的半成品了,被裝在隔絕輻射的特種容器之中,他們主要的行動就是在這個地下區域順利地走一個來回,然後順手牽羊就可以了。

“他們有專業的安保措施吧?僱傭的哪一個組織的人吶?”

“絕對都是自己培養的,沒有那麼厲害。更多使用的都是機械化的防禦措施,比如那個通道的萬噸閘門,還有各種激光感應武器,麻醉噴霧器等等……人員的戰鬥力方面,也就算是手中的步槍能發揮作用了。”

海岸線聯合銀行用的大數據分析出來了關於氫電解彈的原材料使用消耗物流圖,然後大致上確定了這個地點,派出了專業的調查團然後認爲這裏是最有可能的組裝工廠。

“你們就沒有想過,這麼便於攜帶的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就不會被他們自己人弄走麼?除了組裝之外,這邊沒有其他有價值的技術了吧,到時候咱們撲了個空,就算是白忙活一場了……”葉塵看着卡洛奧,心裏面想着怎麼也要撈點合適的東西到手才行啊。而菲羅伊河流那邊的廢棄工廠產品並不算卡洛奧這邊的饋贈,跟他沒關係。

“本來就是一次冒險行動,這麼關鍵的事情誰敢說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呢?如果讓你們空手而歸了,我會在其他方面補償你們的……”卡洛奧也有些底氣不足,情報是大老闆米勒斯特直接交給他的,而他在得到情報後又不是第一時間感到這邊。

這種小東西的保存地點,每一個小時都有可能發生變動,組裝工廠的人也知道物品的貴重性。

“哈哈,這個話題我喜歡,你就重點說說補償的事情吧……”葉塵頓時來了精神。

“如果這一次沒有收穫,我們海岸線聯合銀行會正式收購你們的FF分公司,讓你們也有機會介入到冰雪集團撒哈林大沙漠的工程項目中來。怎麼樣?很有誠意的吧?”

卡洛奧的話對於葉塵來說簡直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半死不過的FF分公司如果能抱上海岸線聯合銀行的大腿,那以後就要開啓財源滾滾的模式了。而對於冰雪集團的情報獲取也就更加便利了。

現在洛洛珂長期負責臨江市能源公司的業務,已經失去了諾希傑實驗室助手的便利身份,很多的情報跟他無緣。而水瓶座現在在工地上也沒有傳回來什麼有用的情報,說起來那邊似乎成爲了與世隔絕的狀態了啊。

通過FF分公司能跟海岸線聯合銀行在商業上正式聯手,然後維斯就不大可能動用大英日不落帝國的官方影響力來打壓FF分公司的發展了吧。仔細想一想還真是一舉多得的大好事情呢。

葉塵甚至有些希望此次行動落空了,要不然的話得到同位素氘和氚集成物也要交給約翰維克來處理,想想一點也不划算了。不過他這種想法沒有表現出來。 “你們可真是會做買賣的商業人,哈哈哈,那我就勉爲其難地同意了吧……”葉塵對卡洛奧在心裏面點了一個贊!

“切,口是心非的傢伙啊,就不能坦誠一點。”

他們之間的對話都是通過對講機完成的,而拓銳力力公司請過來的這個嚮導是土生土長的本地居民,並不懂他們口中的華夏國語言。這一點大家是確認過的,要不然也不敢貿然放在自己的車上。

這一次的路程非常漫長,尤其是沙漠地形暗藏洶涌,搞不好就會遇到流沙羣,整臺越野車都是要陷進去的。嚮導指引着“蛇字形”路線前行,憑空又增加了許多的路程。夜晚的時候,就在車旁生氣篝火支上帳篷就地休息。

帶上一個有經驗的導遊能抵得上好多的裝備,之前約翰所說的沙漠中各種毒蟲和毒獸他們一路上都沒有遇到。

葉塵打開了筆記本電腦,調出來了關於卡內奇湖地區的航拍圖。卡內奇湖區已經失去了以往的繁華,基礎重工業能創造的價值越來越低了。目前國際上通用的重工業基地是必須要結合機器人產品或者周邊產品來發展的。

生產型機器人、家政服務型機器人、戰鬥機器人、機器人零部件設備、機器人維護設備等等。爲了節省人力成本,用機器取代員工是每一個企業的必要手段。所以不管什麼工業企業,如果不能跟機器人領域相關,就發展不起來。從技術上來說,卡內奇湖區的水平非常一般。

“地圖上這些星星點點的燈火也是挺多呢,都是工廠發出來的麼?”葉塵用手指了指屏幕。

“都是機器人在工作,白天和黑夜有什麼區別呢?要不是這個工業區在支撐,城市裏面的人早就開始遷移了。能留在這裏居住下去的,就是工人和工人的家屬而已。因爲在工廠裏面都有配套的員工宿舍所以社區、服務區、商業區……這些地方的規模都是相當小的。這些地方規模的縮小就會直接導致安保力量的縮小,我們還是有便利條件的。”

“你們當初在奧斯吹林國投資礦石進出口貿易公司的時候,也跟這個工業區是有業務往來的吧?”

“那當然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這裏的情報。”

“看現在這種狀態,已經沒有多大的利潤空間了吧?雞肋也不放棄麼?”葉塵不明白的是既然海岸線聯合銀行在這邊沒有設置支行,也就是不看好這裏的商業發展潛力。爲什麼還不徹底退出這一塊的市場呢?要不是因爲氫電解彈的事情,可能奧斯吹林國在整個世界的存在感都是很低的。

“總部財務部門直接管理的,我們也不知道老闆的意思。”卡洛奧並不想解釋他要爲拓銳力力公司的轉變商業發展方向的行動上搖旗吶喊,等到真能把臨江市能源公司打入到東瀛羣島內部以後,再跟葉塵打招呼也不遲。消息泄露的太早反倒會惹麻煩。

能造成今天這種衰落的後果,完全是因爲像迪卡加和迪卡特這一類人性格的礦產企業管理者鼠目寸光所爲。

當初海岸線聯合銀行就在礦石貿易比較火爆的時候勸他們進行技術的產業升級,把產品領域往機器人研發製造上面延伸,結果大家都習慣了坐等數錢,一點進取意識都沒有。導致今天尷尬窘迫的境地也是實屬活該。

“卡內奇湖區的安保力量我倒是不擔心,可氫電解彈是外來產物,跟奧斯吹林本國沒有什麼關係,我是覺得這一支暗中力量會對咱們有妨礙。”約翰把矛頭直指黑龍馬歇爾。

在明面上,黑龍馬歇爾在冰雪集團撒哈林大沙漠舉辦挑戰賽的時候,公開使用了這種武器,氫電解彈跟他們撇不清關係了。要說這裏沒有黑龍馬歇爾的武裝力量,誰都不敢輕易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