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勒爾、科琳嘉現在還跟在羅傑、凌月身邊也不是沒有原因,既然他們也瞭解‘無罪的毀誓者’是挖掘靈脈之心關鍵的祕密,那與其讓他們分開時不小心露出了風聲,還不如讓他們暫時呆在一起。互相有個照應的同時,也能保證少些祕密泄露的機會。

與上次匆匆而來,匆匆而去不同,在沉月森林呆了幾天後,羅傑也見到了各種形形**的獸人族。

這些獸人族與半獸人只是在自己的人臉上多少有些獸族的相貌特徵不同,獸人族的腦袋可全都是獸族的腦袋,只是身體卻和半獸人一樣是人類的身體。

雖然這不是羅傑第一次見到獸人族,可也只有在塔那城這個獸人族的家鄉纔可以見到那麼多形色各異,不同種族的獸人族。

不知從何而來的謠言,不但獸人族自稱爲‘神之子’,甚至大陸上的獸族也匿稱他們爲‘神棄之子’。

有意無意之間,獸人族的來源雖然非常繁雜,但即便精靈族也不得不承認獸人族是個比它們更爲團結的種族。

隨着一週後特門族戰士再次走出沉月森林,並在大陸上貼滿了沉月森林一個月後將有靈脈之心公開拍賣的公告,整個須彌大陸都爲之沸騰了。

僅憑沉月森林在對拍賣者的要求中有最後的拍賣獲得者必須當場服食靈脈之心這一點,大陸上的所有獸族就知道沉月森林手中肯定還有更多的靈脈之心。

他們所以會拿靈脈之心出來拍賣,恐怕也就是爲了驗證出使用靈脈之心的方法而已。

至於服食靈脈之心的安全問題,如果害怕服食後會出現什麼狀況,那自然就不必再來參加什麼拍賣了。

但如果證實了服食的效果,只要他們留在沉月森林一天,沉月森林就會保證他們的安全一天。僅這點就足以吸引大陸上所有種族、所有豪商、鉅富都奔往沉月森林。

與大陸上的種族都沸騰喧囂的往沉月森林趕路不同,此時的羅傑幾人卻再次踏上了挖掘靈脈之心的漫漫之路。

至於服用靈脈之心的方法,他們當然不用擔心,這肯定會隨着拍賣會的結果迅速傳遍整個大陸。

雖然沉月森林也提出了羅傑幾人是否需要特門族戰士在空中支援之事,但還是被羅傑婉言謝絕了。因爲他認爲,如果自己都保護不了自己,那自己也沒有繼續生存於提卡世界的價值了。

固然獸族習慣於種族內部的守助相望,可在羅傑這樣不得不屈從於獸族統治的無形壓力下,只會彼此傾軋的人類當中,相信自己也就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羅傑。我們不用這麼急着趕路吧!反正沉月森林也沒給我們做時限上的要求,只要我們依次去旗門族、巴捷族和精靈族幫它們挖掘出適當數量的靈脈之心不就可以了。”

“真不知道它們爲什麼要把我們精靈族排在最後面,難道就因爲精靈族只是與巴捷族有聖級防禦盟約的關係?不如我們上其他地方先玩一玩,等沉月森林拍賣的消息出來,我們也增長了能力後再去挖掘靈脈之心你們看怎麼樣,不然萬一碰上什麼麻煩就全完了。”

科勒爾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抱怨,不過他這次的抱怨也有一定道理。雖然概率不一,但只要有羅傑這‘無罪的譭棄者’身份在,相信他們也不至於挖不出靈脈之心。

至於沉月森林會規定他們要到旗門族、巴捷族和精靈族的領地中去幫它們挖掘靈脈之心,也就是爲了一個安全上的保障而已。

但靠別人來保護自己的安全,怎麼又比得上自己保護自己更安全。

這個理由雖然說得過去,但可不是說羅傑和凌月、科琳嘉也會支持他。在無法解釋自己毀誓者身份來歷之前,羅傑需要的不僅僅是安全,還有各族對他的信任。

在這個問題上,即便科琳嘉同樣貪玩,也不會幫着自己哥哥一起胡鬧。

相對於羅傑、凌月都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來證明自身能力不同,因爲協助羅傑挖出了靈脈之心,科勒爾、科琳嘉也已經得到了精靈族中‘勇者’的嘉獎。

雖然這不是什麼戰鬥能力上的榮譽,但也只有爲精靈族做出了莫大貢獻的精靈戰士才能獲得這樣耀眼的稱號。

……,……

在科勒爾的閒言碎語中,幾人繞過了一處山埡後立即停下了腳步。

隨着羅傑的臉色沉凝下去,科勒爾和科琳嘉早已經背靠背站在了一起,背上的弓箭也彷彿悄聲無息般持在了手中斜指向前方。

就在面前的山谷中,竟然有一隻二十多人的小型人類傭兵團隊伍正在那裏等着幾人自投羅網。

不但他們的雙眼正殺氣騰騰的望着幾人,一隻從幾人身後崖壁上躍入傭兵團中的巴掌大夾塞族葉猴,也證明了剛纔羅傑一直略有被跟蹤的感覺,證明了對方的確是衝着羅傑幾人而來。

“不要讓那隻夾塞族葉猴跑了,由外圍往中間包抄射擊,剩下的我來……”

說完羅傑就衝了上去。畢竟當初羅傑就與科勒爾、科琳嘉在一個傭兵團呆過,自然知道相互支援的方法。在自己揹負的使命下,不管對方爲何而來,消滅對方是幾人現在唯一的選擇。

“嗖!”的一聲,首先攻擊到敵人面前的自然是科勒爾的弓箭,弓箭的目標直指人類傭兵懷中的夾塞族葉猴。

在前面的山谷中,當羅傑感到有人跟蹤時,科勒爾就很不相信,甚至還因爲羅傑的要求多次升空查看未果。雖然兩人不至於因此鬧出什麼矛盾,可彼此間也爭執了幾句。

現在知道竟然是夾塞族葉猴在暗中窺視幾人,科勒爾爲了證明自己的能力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這,這怎麼可能!”

雖然懷中抱着夾塞族葉猴的人類傭兵已經舉起了手盾擋在胸前,可科勒爾射出的長箭不但如入敗革般洞穿了他的手盾,在射穿夾塞族葉猴身體的同時,也深深插入了他的心口。

當然,這樣的攻擊效果只有精靈木製作,有‘精靈神箭’之稱的精靈族特級箭枝纔有可能辦到。

人類傭兵嘴中的不可能,不是指對方的攻擊不可能,而是他無法相信對方手中竟然握有大陸上千金難尋的精靈神箭。

“殺!殺了他們!誰殺了那個精靈,賞他一顆‘靈脈之心’。”

正在前衝的羅傑聽到傭兵團中傳出的嚎叫聲,立即心中一驚,對方竟然知道幾人身上藏有靈脈之心,這不能不讓他懷疑消息到底是怎麼透露出去的。

與羅傑的心驚相同,科勒爾、科琳嘉在聽到對方的喊話後,手中的精靈神箭也一支支飛射了出去。

在中者必死的精靈神箭威力下,他們當然不會擔心有任何浪費。即便什麼人能躲開第一支精靈神箭,也絕對逃不出第二支精靈神箭的追命。

這種自信不但來自於精靈族射箭的能力,也來自於精靈神箭強大的殺傷力。 當羅傑終於與衝過來的傭兵展開正面交鋒時,已經有十多個外圍傭兵被科勒爾、科琳嘉的精靈神箭射殺了。

在精靈射箭的威脅下,沒有任何一個傭兵會選擇逃跑,因爲他們知道自己絕不可能逃過精靈神箭的追殺。

他們唯一的勝機就是接近那給他們帶來無盡恐怖的精靈箭手,希望能在近戰中求得生路。

看見羅傑衝到面前,當先身材魁梧的傭兵立即舉起手中的巨斧迎頭向羅傑劈去。雖然他身材很高大,但是速度可不慢,也不會缺乏靈巧,不然也不可能成爲第一個與羅傑照面的傭兵。

但在一旁傭兵的驚呼中,他那信心滿滿的一斧在羅傑身體微微一閃,並輕輕在他的斧面上一擊後,一股巨力也隨之傳來。帶着他手中的巨斧飛撒開去,立即劈中了身邊一起衝鋒的傭兵。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隻略嫌輕巧的手掌已經深深陷入了他的胸口中。感覺出碎裂的肋骨已經刺穿了自己心臟,傭兵嘴中不甘的怒吼了一聲。

“不可能,居然是‘重掌羅傑’。”

隨着高大傭兵的瞬間敗亡和口中怒吼,身後跟着衝上來的傭兵一下就滿臉慘白的站住了。

他們都知道‘重掌羅傑’之名,一個弱冠之身的少年竟然能與徂闌族黑猩猩簽下契約,這是個足以讓大陸所有人類傭兵羨慕和永遠記住的名字。

如果不具有遠程打擊的能力,除非是以巨力聞名的獸族戰士,不然絕沒有任何一個人類傭兵可能在近戰中擊敗‘重掌羅傑’。

看到眼前的敵人中不但有近戰無敵的‘重掌羅傑’,還有恐怖的‘精靈神箭’在後方窺視,這怎能不讓他們感到灰心無助,併爲自己的貪婪感到不值!

“你們是從什麼地方聽到的謠言,誰跟你們說我身上有‘靈脈之心’……”

看着羅傑額上的毀誓者印記,雖然那些傭兵很難相信‘重掌羅傑’怎麼會成爲一個毀誓者,但還是跪在地上老老實實的招供道:“我們也不知道這消息是誰傳出來的,只知道有人要從這條路上運送靈脈之心去旗門族。請羅傑大人饒命,我們實在不知是您和‘精靈神箭’在運送靈脈之心!早知道是您,我們肯定不會來淌這次渾水了。”

再次聽到‘羅傑大人’的稱呼,羅傑也不禁暗暗在心中嘆息了一聲。如果不是碰上凌月成爲了一個毀誓者,相信他一定可以在傭兵界混出個不錯的將來!

“羅傑,你說我們該怎麼處置他們。”看到傭兵已經在跪下求饒,羅傑肩上的凌月就疑問道。

的確,在提卡世界上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任何獸族都不能下手殺害一個已經求饒的敵人。但這樣的規矩也僅僅只存在於提卡世界上佔統治地位的獸族當中,對於那些掙扎求生的人類而言,可就沒有這麼多顧慮了。

“這個……”

知道現在能決定面前這些人類傭兵性命的只有自己,羅傑也猶豫起來。

“羅傑大人饒命啊!如果您願意,我們可以替羅傑大人到前面開道,警告任何敢予覬覦羅傑大人身上靈脈之心的敵人,相信絕大多數小型傭兵團都會自動退出的……”

“絕大多數小型傭兵團?難道前面不但還有其他攔截,而且還有大型傭兵團參與嗎?”一旁趕上來的科勒爾吃驚的問道。

“是的。不但有人類傭兵團,也有獸族和半獸人的大型傭兵團,我們這樣的小型傭兵團只是趕了個早,也被他們當成了探路石而已。”

說着幾個求饒的人類傭兵接二連三的數出了幾個大型傭兵團的名字,知道他們不可能撒謊,也沒有撒謊的必要,羅傑幾人立即皺起了眉頭。

那樣的大型傭兵團居然都能知道他們在‘護送’靈脈之心並進行攔截,這個消息就已經可以說是傳遍大陸了。

“羅傑。不如讓他們先跟着我們一起往前走,也看看待會在前面還碰不碰得上其他攔截的傭兵團再說?”

科勒爾這個主意也是無奈之舉,如果前方真有其他傭兵團攔截,那在消息已經泄露的狀況下,幾人自然就再沒有殺死他們的必要了。

可如果前方沒有敵人攔截,無疑湮沒消息也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不必了!可以請問兩位大人該如何稱呼嗎?”

聽着一旁傳出的驚人話語,羅傑、科勒爾立即轉臉望了過去。這才發現旁邊樹林中走出了兩個身背弓箭的精靈族遊俠戰士。

看到他們胸前的星型標誌,羅傑、科勒爾就知道對方是精靈族碎星傭兵團的成員。這樣的狀況下,羅傑自然也知道對方嘴中的‘兩位大人’指的是手持精靈神箭的科勒爾、科琳嘉。

與大陸上的其他獸族一樣,精靈族雖然也有自己的軍隊編制,但還是有些在軍隊編制之外,愛好自由卻又心性勇猛的精靈族會從事一些傭兵工作。

當他們集合在一起時,就會成爲一個個精靈傭兵團在外面承接各種傭兵任務的同時也增加自己的戰鬥經驗,畢竟歷次戰爭已經證明,傭兵戰場纔是最適合磨練戰士的戰陣。

“你們是碎星傭兵團?難道你們也在前面攔截?”收拾完精靈神箭,走過來的科琳嘉接嘴驚問道。

“是的。不止我們,我們知道的還有四、五道攔截。不知兩位大人該怎麼稱呼,爲什麼兩位大人身上會有這麼多精靈神箭?難道……”

對於科勒爾、科琳嘉剛纔竟能如此‘浪費’精靈神箭的行爲,兩個碎星傭兵團的精靈戰士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即便是精靈族中最精銳的長程射手,所能分派到手的精靈神箭也就只有區區十枝而已,大部分還是等級和穿透力較低的高級箭枝。

當然,他們不可能知道這是因爲科勒爾、科琳嘉的任務特殊,沉月森林的精靈族統帥斯洛可將軍才集中了沉月森林中所有精靈神箭給他們備用,更叮囑他們寧可捨棄精靈射箭也要保護好羅傑。因此他們身上纔會有滿壺,各自五十枝精靈神箭可供其‘揮霍’。 得到來自碎星傭兵團的消息證實,雖然幾個僥倖逃生的人類傭兵是鬆了一口氣,可是羅傑幾人就微微緊張了起來。

畢竟他們只有四人三個攻擊點,或許面對小型傭兵團的截擊幾人沒有什麼好擔心。可是對於中型以上的傭兵團,他們就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了。

在須彌大陸被巴捷族黑熊統一之後,雖然各個獸族還大多保有各自的領地,但在巴捷族鼓勵雜居的政策下,獸族間種族性的衝突日趨減少,取而代之的就是各種大、中型傭兵團的漸漸興盛。

以往千人計算的傭兵團現在已經淪爲末流,各大型傭兵團的戰士如今都在萬人以上。這和羅傑當初只是爲了興盛個人名聲,故意留在幾十人的小型傭兵團截然不同。

“這是我們的勇者徽章。”

商議過後,回過頭來的科勒爾、科琳嘉就對兩個碎星傭兵團的精靈戰士亮出了自己身上攜帶的身份象徵,也是榮譽象徵的勇者徽章。

一見到勇者徽章,兩個精靈戰士立即驚然激動得拜倒在地。

“屬下參見兩位大人。”。

雖然精靈勇者只是精靈族獎勵給個人的榮銜,但因爲能持有勇者徽章的往往都是一些曾經爲精靈族做出了巨大貢獻的偉大戰士。所以不需要特意加以規定,任何將軍階級以下的精靈戰士、將官都會在精靈勇者面前臣服。

只要他們亮出自己的勇者徽章,在不違反軍令的狀況下,甚至他們還可以任意調遣一定數量的精靈部隊供自己使用。

看到精靈戰士恭謹的模樣,科勒爾心下暗暗激動不已,也微微擺起了架勢說道:“你們立即去幫我調碎星傭兵團過來聽令,但不要讓其他人發現。”

“屬下遵命。”

得到來自於兩位勇者的命令,精靈戰士激動萬分。他們這時已不再懷疑科勒爾、科琳嘉身上爲什麼會有那麼多精靈神箭。身爲單身押送靈脈之心的兩位勇者大人,有多少支精靈神箭根本不值得奇怪。

即便他們也有些不明白‘重掌羅傑’爲什麼會成爲了毀誓者,但能與‘重掌羅傑’並肩作戰的精靈勇者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懷疑的對象。

至於幾個人類傭兵,放下心來後,卻也對科琳嘉要求他們去安葬那些傭兵的屍體沒有任何異議了。

因爲碎星傭兵團全都是清一色不甘寂寞的精靈族戰士,所以當他們接到斥候戰士的回報,前方有兩個精靈勇者正在等待着他們前往效命時,自然整個碎星傭兵的精靈戰士都是激動着以急行軍姿態從空中飛掠而來。

雖然精靈族那一對有如蜻蜓般的薄長翼翅無法給他們提供太多的飛行高度,但在有所授命的狀況下,空中的直線飛行往往能提供給他們最大的速度,也方便他們避開所有不願意遭遇的敵人。

看着碎星傭兵團從空中飛掠而來,科勒爾和科琳嘉心中也有些微微地激動。

他們當初所以會離開精靈森林出來冒險,也就是爲了找機會加入碎星傭兵團。只就是還沒有和碎星傭兵團聯繫上,他們才暫時蝸居在羅傑參加的小型傭兵團裏積累一些傭兵經驗,也慢慢尋找與碎星傭兵團接觸的機會。

碎星傭兵團畢竟是精靈族的第一傭兵團,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隨意加入的對象。

即便今天的狀況已經不方便再提這事,可想起當初走出精靈森林,尋找碎星傭兵團時的激動心情,兩人還是難耐心中激切的跳動。

“碎星傭兵團卡姆參見兩位勇者大人,不知兩位勇者大人有何吩咐。”

雖然碎星傭兵團的卡姆團長總覺得眼前的兩位精靈勇者都有些過於年輕,但還是在降落後對科勒爾、科琳嘉恭敬的行了一個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