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石微微一笑,輕輕拍了一下冰兒肩膀以示寬慰,這動作被秦展風看在眼中卻妒火頓起。

「二黑,給我打死他。」他一聲令下,那秦二黑猶如開閘后的狼狗,捏著拳頭猛的撲向了秦石。拳頭之上,微微紅光泛著,這一拳威力著實不小。

「二黑這一拳雖然及不上展風哥的威力,不過胖揍那秦石一頓,卻是綽綽有餘了。」身旁其他的嘍啰笑著說了起來,而秦展風也滿意的微微點頭。

洛冰兒也有些吃驚,她身形前移,習慣性的想要保護一下秦石。

「啪……」清脆的聲音,讓在場眾人的精神為之一震。卻只見秦石根本連腳步都沒移動半分,僅僅是張開了手掌,就將那火紅的拳頭包在了裡頭。而秦二黑被捏住了拳頭,竟然無法存進,此刻進退不能,懊惱萬分。

「喔……」眾人驚呼一聲,秦展風瞪大了眼睛,「這,不可能吧。」

那秦二黑差一點點就能進入煉體期的一層,他這一拳若是被躲開倒並不奇怪,可被秦石輕鬆捏住,卻未免有些太過誇張了。 「難道他真的突破了?為何我看不出來。」秦展風只看到秦石身上有層淡淡的青光,卻無法感知他的真實實力,他越想越想不通,卻忽然聽到「啊……」的慘叫。

「松……鬆開,痛死我了。」只見秦二黑的拳頭被秦石捏在手上,此刻身體痛楚的已經扭成了麻花形狀。那臉上的五官也都皺在了一起,口中不停哭喊。

「鬆開,你這個廢物,你弄痛我了,你這個沒爹娘的野種。」秦二黑向來口無遮攔,如今這場面,他不僅不討饒,還要惡毒的咒罵對方。

每個人都有逆鱗,秦石一聽這話,他雙目忽然射出憤怒的精光,手中猛的用力。

「啊……」一聲尖叫,直叫的人背後發毛。

叫聲落下,卻見秦二黑那手臂,此刻已經折彎了一個駭人的角度,猶如一截斷裂的甘蔗,無力的垂著。

秦石的狠下殺手,讓在場眾人都有些意外。誰也想不到這秦石三年不出手,一出手卻直接廢了對方一隻手。

連洛冰兒似乎都也有些無法接受秦石的狠心,她瞪大了眼睛,有些惶恐。

「展風哥,怎辦,怎辦?」那些嘍啰有些方寸大亂起來。

「白痴,快把他拉回來。」秦展風一邊大喊,一邊朝著秦石走去,「畜生,你敢傷我手下?」

「怎麼?你們傷我,甚至害我都可以,憑什麼我就不能傷你們?三年,我被你們欺負了整整三年。」秦石說著將體內的氣勢散發出來,分明已經是煉體期的實力。

秦展風感受到秦石的實力,心裡有些吃驚,臉上卻依舊強行裝出不屑表情。

「就算突破,區區煉體期一層,竟然如此囂張。別以為你打贏了一個基礎境的廢物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你這個廢物一輩子都會被我踩在腳下。」

他出口大罵起來,伸手指著秦石的鼻子。秦石卻無動於衷,只是冷眼看著這秦展風噁心的嘴臉。

二人僵持了一陣,卻都沒有動手。

秦展風以為秦石對著自己,依舊如以前那般懦弱。如今是天機學院招生當頭,他也不願率先惹事。

轉念一想,秦展風便打算狠狠的侮辱秦石一番,至少要他在洛冰兒面前表現的像一個懦夫,這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這樣,今日你叫一聲爺爺,我就放過你。」秦展風一臉的挑釁表情,惡狠狠的說道,身後眾人都笑了起來。

秦石卻不作聲,臉色依舊淡定從容。

「怎麼?臭著個臉,不服氣嗎?快喊吧,又不是第一次喊,你習慣了的。」

聽了這話,之前受屈辱的記憶紛紛朝著秦石湧來,心中的恨意也泛了上來,他慢慢捏起了拳頭。

嘲諷,譏笑,揶揄,甚至旁人善意的憐憫。這三年團團圍繞著秦石,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而此刻,這秦展風的嘴臉,如此的噁心,如此的囂張,如此的飛揚跋扈。

誰也想象不到,幼時喊著石頭哥圍在自己身旁玩耍的胞弟,長大之後竟然是這幅模樣。秦石心裡一動,一股失落感從心底生出。

秦展風不停絮叨,想逼著秦石動手,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樣,簡直讓人看了想吐。洛冰兒站在一旁,也絲毫沒有動作,她今日就是要看看秦石到底會如何應付。

「少爺……」正這時,一個聲音遠遠傳來,小山肥胖的身軀越來越近。

「對不起,展風少爺,我家少爺他這幾天身體不好,您千萬不要怪他。又是叫爺爺是吧,我叫,我叫。」小山跑上前來,低著頭,彎著腰,不停求情。

秦石見到小山的模樣,心裡刺痛。每次自己受辱,這親如兄弟的僕從都替自己分擔,為自己遮擋。其實他完全可以換一個主人,甚至可以投靠秦展風,至少不會每日被人欺凌。

他也曾問過小山為何要跟著自己,小山只是笑了笑說:「少爺,您還記得十年前的那個包子嗎?」

十年前的風雪之夜,小秦石在秦家後門將一個熱騰騰的包子遞給了外頭一個凍得發抖的孩童,隨後將他領進了家門。那個孩童,就是小山。

整整十年,有過歡笑,但是之後更多的確實無盡的苦澀。雖然望不到頭,可小山卻從未想到退縮。就算秦石失蹤,他幾天幾夜不睡,也找遍了整個山林。

「爺爺,爺爺。」小山已經叫開了,可秦展風臉上卻沒有一點點舒爽的表情,反而眉頭越擰越緊。

「啪」

響亮的耳光聲中,小山摔在地上。臉頰之上,一隻紅紅的掌印立馬印了出來,嘴角也流出絲絲鮮血。

「你算老幾,整天唧唧歪歪的,信不信老子弄死你。」秦展風一腳踩住小山胸口,惡狠狠罵道。

看到眼前景象,秦石的腦子「轟」的一下,捏緊拳頭的他再也忍不住,朝著秦展風沖了過去。

「媽的打我兄弟,我弄死你。」秦石高大,那拳頭捏緊,整整比那秦展風的大了一圈。那碩大的拳頭,如流星一般,狠狠朝著他砸去。

秦展風根本不備,之前辱罵了他半天沒有反應,結果打了他的僕從一個耳光,他卻暴走。這秦石似乎是吃錯藥了,此刻的眼神就如同昨日那樣,如果用一個詞語描述,那就是「瘋獸」。

眼見見對方拳頭揮來,秦展風急忙閃避。可那秦石速度太快,他來不及躲,那一拳還是砸在了肩頭,將他生生砸在地上。

「嘭!」

「什麼」,圍觀的嘍啰有些震驚,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地上的秦展風,又轉頭看看秦石。眼前這個懦弱少年,如今不僅一下折彎了秦二黑的手臂,更加一拳打倒了他們的老大。

嘍啰們一擁而上,想去攙扶,卻被秦展風用眼神驅趕。他忍住肩頭疼痛,站了起來,不服氣的說道:「偷襲而已,算什麼本事。」話語一落,他的掌心微微燃起一團火焰,那是秦家二層的烈火勁。

「去死吧。」

熊熊的火焰被秦展風捏在手中,他一個箭步就跨到了秦石身前,這團火焰就朝著他的身上抹去。

秦石根本沒有躲閃,此刻危險關頭,他竟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洛冰兒見狀,急忙上前一步,她將真氣運在掌心,想要出手相救。

只是沒等洛冰兒靠近,卻見「轟」的一陣火光,那火焰朝著秦石而來,而秦展風的嘴角,也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火光乍起,籠住秦石,只是秦石身上忽然一層青色氣息顯現,那火光隨即立馬熄滅,而秦展風臉上的笑容也如同這堆火焰一樣,還沒揚起就被壓了下去。

「什麼?」

秦展風驚恐了臉,愣愣看著一步步走來的秦石。旁邊的洛冰兒也一臉不可思議,似乎這秦石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她不認識的怪物一般。

「不可能的,我等級應該比你高了一級,你怎麼可能生吃我一下烈火勁,而毫髮未傷。」秦展風再次攤開一堆火焰,還想再試。

「高你馬勒戈壁。」

怒罵聲中,一個身形閃動,秦石用著眾人看不清的速度,猛的閃到了秦展風面前。一拳,直接轟至面門。

「嘭……」秦展風再次摔倒在地,將他之前滿滿的自信摔的粉碎。

「到底為何?就算你突破了,你又不會功法,怎麼可能抵擋得住我的烈火勁。」秦展風不顧臉頰火辣的疼痛,坐起身子大聲問道。

秦石微微冷笑,「我不是躲不開,我就是想讓你看看我們的差距,別以為自己到了虛根境就看不起人。天才的世界,你永遠都不會懂的。」

「天才……」秦展風的腦海里忽然湧起了往事。幼時的他,總是被人冷落,而那個秦石,因為是家主兒子,卻永遠被人捧著手心。直到三年之前,他才找到翻身的機會,自此之後,他就一直針對秦石。

「天才,天才。」秦展風默念兩句,忽然目露凶光,「我他媽的要你死。」

一大堆火焰忽然出現在秦展風手中,想必是他用盡了體內真氣,要作最後一擊。

「嘭……」

又是一拳,重重轟在秦展風面門,他猛然倒地,頭暈目眩的分不清東南西北。

「白痴,想要我死?」秦石輕蔑一笑,捏起了拳頭,朝著地上的秦展風而去。

洛冰兒遠遠望著,秦石那碩大的拳頭之上,分明有著微微淡青之色。那顏色,好似是一種非常神秘的氣息,而這種氣息,甚至比自己天凰九轉脈裡帶來的那股氣息,似乎還要強大。

「三年,你辱我三年,今天我要讓你償還一切。」秦石跨坐在秦展風身上,那拳頭對著心口,重重就要轟下。

此刻秦石周身,滿滿都是殺氣,猶如一個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的猛獸,要去噬咬對手的軀體。一旁嘍啰,根本想不到秦石會下殺手,此刻就算上前阻攔,也是來不及了。

「不要。」秦展風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和恐懼。如今的秦石,更像一個修羅,一個惡鬼,而不是之前任他欺凌的懦弱少年。

「死吧……」

「住手……」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強大的氣勢猛然傳來,一個女子不知何時閃到了秦石的身旁,那隻冰涼的手,生生握住了秦石的腕部。而正在這時,眾人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那秦展風,失禁了。

【作者題外話】:今日爆更,爆多少大家拭目以待。新書開更,各位多多支持。 「秦彩仙?」秦石皺著眉頭起身,卻看到身旁一個臉帶慍怒的女子。

那秦彩仙是秦仲虎大女兒,秦展風的親姐姐。她平日里寡言少語,雖然從未參與欺負秦石,但是那冷漠鄙夷的眼神,每每都讓秦石看了難受。

「秦家裡頭,你敢殺人?」秦彩仙的聲音帶些威嚴,有幾分秦仲虎的模樣。

秦石甩掉了秦彩仙的手,「想必彩仙姐你也看了好久了吧,你弟弟之前的樣子好英武啊。若不是我還有點本事,只怕如今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只是我覺得奇怪,剛才我身處險境之時,彩仙姐你怎麼毫無反應呢。」

秦彩仙臉色一變,低聲喝道:「秦石,你敢如此跟我說話?」

「怎麼,難道我還要跪著跟你講嗎?家主的女兒了不起嗎?」秦石一臉不屑,撇過了頭去。

秦彩仙皺眉道:「秦石,你這樣心存惡念殺人,難道不顧家族親情嗎。」畢竟是親生父女,這秦彩仙也如同秦仲虎一般開口閉口都是義正言辭的大道理。

她說完這話,眼光卻微微看向了洛冰兒,好似這些話時說給洛冰兒聽的。只是洛冰兒滿臉的不在乎,根本沒放心上。

「親情?欺辱了我三年,見死不救也叫親情?真是太好笑了。」秦石忽然激動起來,聲音也大了起來。

「你……」秦彩仙臉色一白,顯然這事她是知曉的,「我說秦石,有些話沒有依據,不要亂說,話說出了口,便沒有了回頭的餘地了。」

「怎麼?想要殺我滅口?」

秦石桀驁的態度讓秦彩仙非常不爽,那之前有些蒼白的臉上,此刻被氣的又青又紅。

人的名字,往往會將主人的性格走向兩個極端。之前的那個秦石,軟的就如同豆腐一般,可如今這個秦石,卻真的是堅如磐石,只亢不卑。

秦彩仙氣了好一陣子,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敢動手。她扶起了下半身濕答答的秦展風,冷冷說道:「好你個秦石,山不轉水轉,我們走著瞧。」

話語中滿是殺氣,那意思簡單不過,就是今後絕不會讓秦石有好日子過。

說完這話,秦彩仙扶起秦展風就要離開。

小山站在一旁,正要鬆一口氣,卻忽然聽到一個聲音。

「等一等。」

秦石的忽然出口阻攔,讓眾人有些意外。今日的秦石,可謂是出盡了風頭,也占夠了便宜,可他似乎還不滿足。

「你還想怎樣?真想逼我出手嗎?」秦彩仙是煉體期六層的武者,真動起手來,秦石定是不敵。此刻她似乎有些沉不住氣,轉頭說道。

秦石毫不慌張,「昨日我和秦展風打了個賭,說若是我能突破到煉體期一層,他就給我三十顆地靈丹。如今我已經到了,那麼丹藥呢?」

秦彩仙一聽這話,驚愕的看著秦展風,只見他低著腦袋,一言不發。

「怎麼?在場的人大部分都聽到了這個賭約,不過彩仙姐你若要賴賬,我當然也不會計較的。」秦石笑道。

秦彩仙咬了咬嘴唇,轉頭說道,「若真的賭了,將東西拿出來吧。」

秦展風面露難色,掏了半天,只掏出來十顆地靈丹。「我就只剩下這些了。」

「沒事」,秦石非常的「友好」的笑了笑道:「沒有地靈丹,那就留下一隻手,昨天說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