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維傑思索了一番,不得不承認湯姆的確極為敏感,湯姆所知的信息明顯要比秦維傑少不少,但他卻能在很早之前就察覺事情有蹊蹺。

秦維傑暗暗後悔,早知道就該早早跟湯姆討論一番了,尼瑪害的自己浪費了那麼多腦細胞。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如何確定是誰殺了『魂母』,現在我們都困在遺迹之中,根本沒法調查,就算調查到了出不去也沒有多大意義,所以我之前才沒跟你說這件事。」湯姆繼續補充道。

秦維傑微微一笑:「誰說我們被困在遺迹中就沒法調查了?『魂母』的肉身雖然被毀了,但我曾用玄法分裂了『魂母』的一絲殘魂,那傢伙被人弄死之後反倒藉助那縷殘魂逐漸恢復了起來,現在就在我的『幽冥石』項鏈之中。

之前覺得那傢伙太話癆了,總是冷不丁的說話嚇我,所以就隔絕了他與外界的聯繫,現在剛好把他弄出來問問。」

說著秦維傑低頭在口袋中掏了起來,翻找了很久,秦維傑才找到那枚『幽冥石』項鏈。

使用特定的印決打開『幽冥石』項鏈,一陣黑霧飄散而出,不多時便形成一個半透明的黑影。

「太好了~你還記得我!我還以為我會被你忘記,困在那黑暗的空間中一輩子呢……」『魂母』沙啞的聲音響起。

秦維傑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說實在要不是今天跟湯姆談到此事,秦維傑還真就把這傢伙給忘記了。

「咳咳,怎麼可能!我是最講信用的,說過會想辦法讓你復活了,之前是被事情耽誤了,剛忙活完我就想起你了,怕把你憋壞了才把你放出來透透風……」

秦維傑說著自己都快信了,湯姆則是以手掩面,表示你說神馬就是神馬吧!

『魂母』感激涕零,就差跪舔了,見到如此殷切的『魂母』秦維傑也有了一絲不好意思,但很快就被其不要臉的精神壓制了下來。

「對了,有點事問你!你之前說你還記得是誰殺了你,跟我們說說當天的具體情況,是誰在我放了你之後出手毀了你的肉身?」秦維傑直入主題問道。

『魂母』畢恭畢敬的回答道:「當天您在禁林邊緣將我釋放,可是你剛走沒多久就有一個身穿紅色天鵝絨巫師袍的高個巫師堵住了我的去路,那人什麼也沒說直接出手使用『守護神咒』將我的肉身摧毀了。

那人我覺得很熟悉,好像是霍格沃茨的某位教授,具體名字我不清楚,但我記得他的相貌。而且,我還記得他的守護神的樣子,那是一隻鳳凰,威力極強!他的實力很可能是破域級的。」

聽了『魂母』的講述,秦維傑和湯姆對視一眼。

秦維傑:「紅色巫師袍高個子巫師?」

湯姆應和:「守護神是一隻鳳凰……?」

兩人猛然睜大了雙眼,異口同聲道:「鄧布利多教授!!!?」 何況經此一事,他也看清了許多事情,所以他現在真的不怪王萱萱了。

「王姑娘不必這麼說,本來之前簽訂合同的時候,你也只是將方子賣給了我而已,並不是酒樓的員工。而且那是別人故意陷害,與王姑娘無關。」

聽到王恆宣不怪她,王萱萱總算鬆了一口氣,看來這王恆宣王公子果然是一個講道理的生意人,這樣子,她就放心將她的那些方子賣給王恆宣了。

是的,這一次過來酒樓見王恆宣,是因為王萱萱決定賣掉她手裏那幾張賺錢的食譜方子給王恆宣,算是對之前滷味那件事補償一下對方。雖然人家不怪她,但她也知道整件事都是因為她引起的。

如果不是林遠明從她口中得知了王恆宣買了她滷味的方子,林遠明就不會設下陷阱去害王恆宣了,所以這件事,她必須補償一下王恆宣才行,否則她良心不安。

「不管怎麼樣,整件事都是因為我的方子引起的,既然如此,那我就應該補償一下王公子才行。現在我手裏還有一些食譜方子,若是王公子覺得可以,那這些方子就送給王公子了,希望王公子能夠收下。」

說着,王萱萱就將自己早就準備好的食譜方子遞給了王恆宣。

王恆宣接過方子仔細看了看,商人的敏銳感讓他覺得這三張食譜方子要是做好了一定會讓福來酒樓起死回生。

他將食譜方子遞給李素音,看着王萱萱說道:「如果王姑娘不介意,我想先試一下這些東西再決定。當然,如果這些東西真的不錯,我也不會真的白要王姑娘的方子,勢必會給出合理地價格。」

「既然說了是送給你的,就不會收錢,你這樣是不是看不起我?」

王恆宣皺了皺眉,剛想說話,就聽到身旁地表妹開了口:「王姑娘多慮了,只是福來酒樓剛經歷了一場暴風雨,實在經受不住任何打擊,所以對待吃食一類就警惕了一些,還望王姑娘不要介意。」

看到王萱萱表情稍緩,李素音又笑着解釋:「給王姑娘銀子並非看不起王姑娘,而是覺得王姑娘和這位公子經常遠遊,需要盤纏。再者這位公子臉色蒼白,想必一定生了病或者身體虛弱,需要有銀錢來買補身的補品,所以表哥才會想到用銀子來買方子。這件事其實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王姑娘何必如此介意呢?」

李素音緩緩地將原因道來,說得有理有據,讓原本有些敏感介意的王萱萱不禁覺得有些道理。

她和伯永臻剛從林遠明手裏逃出來,身上並沒有多少銀子,再者,伯永臻受了傷又剛解開了身上的毒,也需要修養,這一樣樣一件件都需要銀錢,所以她真的不必如此在意。

王萱萱思考再三,終於同意了。

四人商議好過幾天試了食譜方子,確定沒有問題就簽合同,還送了一些銀錢給王萱萱。

王萱萱在走出酒樓大門的時候,回過頭看了一眼,看到李素音望着王恆宣那深情溫柔地眼神之後,忍不住感嘆了一句:「王公子真是幸福,有李姑娘那般真心實意愛他的人在,想必他以後的日子一定會很幸福吧?」

話剛說完,她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看着伯永臻堅定望着她的眼神,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也許,她也會很幸福也說不定呢?

酒樓里的王恆宣並不知道王萱萱如何想的,他正拿着食譜方子和李素音討論這些方子究竟可不可用。

王萱萱給他的方子裏,一張是如何製作豆腐的方子,一張是如何製作滷水的配方,還有一張,是麻婆豆腐的做法。

這三張食譜方子,王恆宣都沒有聽過,但是考慮之前王萱萱做出來的那些滷味,他又忍不住覺得這些東西也許真的可以讓酒樓起死回生。

「表妹,你覺得這些方子究竟可不可行?萬一又像上次那樣出了問題,那酒樓可就真的只能夠關門大吉了。」

李素音其實覺得,光憑這三張方子是不能夠讓酒樓起死回生的,但只要有這三張方子在,她就可以有理由拿出其他的食譜。

一個酒樓能不能繼續開下去,就要看有沒有好的大廚和食譜,福來酒樓的大廚廚藝是不錯,可沒有好的食譜,就大打折扣。

不過李素音的系統資料庫里多得是各大菜系的食譜,只要拿出任何一個,都可以拯救福來酒樓。只是如何拿出來,卻需要一個不會引人懷疑的理由。而現在,這個理由被王萱萱送來了。

李素音將食譜方子拿在手裏直接去了廚房,按照方子上的步驟一步一步操作。

李素音的廚藝已經到達了一個極致,只要她願意,再差的食材到她手裏都可以變成美味。與其讓王恆宣一直懷疑這些方子有問題而不敢使用,不如讓她直接用實際行動來告訴他結果。

在李素音的一番操作之下,王恆宣見識了到什麼叫做美食盛宴。

在自家表妹期待地眼神里,王恆宣試着品嘗了一下麻婆豆腐和新滷味,美妙地滋味在他口中散開,讓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果然不錯!只是……」

王恆宣看了一眼李素音,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

酒樓大廚的廚藝是不錯,可比起表妹來就差了許多,這些東西表妹可以做得好吃,可酒樓大廚卻不一定能夠做好。若是做不好,這些東西就算再美味也無法現世。但他總不能讓表妹去酒樓當大廚吧?

就在王恆宣為難之時,李素音主動提出要在酒樓當一陣子大廚,這讓還在猶豫地王恆宣瞬間拒絕。

「不行!表妹你是大家閨秀,怎麼可以在酒樓當大廚?這樣有失身份!」

「表哥,我知道你是擔心這會影響我的名聲,但現在唯一可以幫到你的人只有我了。表哥關心我,我知道,可我也想幫到表哥。」

「表妹……你何必如此?」

李素音看着王恆宣的眼睛,慢慢笑了起來:「因為表哥是素音在這世界唯一的親人啊!」

看着李素音眼裏的深情和溫柔,王恆宣恍惚之中察覺到了有什麼事情出乎他的預料了。 【防盜貼章節】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

……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7點16分。

影片在7點鐘開始播放,5分鐘的驚艷劇情楔子一舉奠定了這部電影在觀眾心中的第一印象。

隨即,15分鐘,當觀眾剛剛因為開篇的文戲稍微放鬆了一些情緒時,貓女這力量感十足的一腳瞬間又抓回了所有分散的注意力。

大廳內因為貓女一擊踹碎蝙蝠俠車窗玻璃並越窗而出的鏡頭紛紛讚歎驚呼時,今晚特意來捧場的雪莉·蘭辛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手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