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川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葉軒發起飆來,不知道自己已經擊出了多少劍氣。

直到他最後想要拿出一顆回血丹,才發現,一瓶回血丹都被他造光了,那可是他的防身之寶啊。

“程川,你這到底是什麼功法,爲何如此詭異?”

無奈之下,葉軒只能收了手中的攻擊,冷冷的看向了程川。

“怎麼?葉掌門沒有補充體能的丹藥了?要不要我給你幾顆?”程川沒有回答葉軒,他可沒有葉軒那麼天真。

“哼,你不要得意,今天我沒帶兵器,待我回去取了兵器,再回來捉拿你。”

葉軒冷哼一聲,就欲離開。

不過程川可不會輕易放他離開,此刻葉軒力歇,正是擊潰他的最佳時機。

“打完就跑,葉掌門也太瀟灑了吧,該到我動手了吧。”

此刻程川,剛好吞噬完了辛靈傳送過來的1噸黃金,《九轉金身決》算是正式入門。

加上《北冥神功》領悟到了第二階段,而且實力也在葉軒的幫助下,提升到了玄級中階。

此消彼長之下,面向葉軒,並非沒有一拼之力。

雖然程川沒有想葉軒一樣的傳承武技,但是他有北冥神功加金身。

葉軒的身體只要跟程川的雙掌相接,就會被程川吸走內力,一時間,狼狽不堪。

不過跟程川對擊了百餘掌,葉軒依舊氣力不支,跪倒在沙灘之上,氣喘吁吁。

“葉掌門,你是神醫門的掌門,跟我源自一脈,我也不爲難你。”

“你回去之後,轉告王藺,再有下次,休怪我翻臉不認人。”

我的老公有點冷 程川雙手按在葉軒肩膀之上,冷冷的說道。

“程,程……川,你能不能,把,把手拿開先,我快要沒,,,氣了。”

葉軒全身開始顫抖,有氣無力的說道。

程川搭在他肩膀的雙手,還在貪婪的吞噬着他體內爲數不多的內力。

“哎呀,你看我,竟然忘了收功呢,不好意思,行了,你走吧,有空記得來中醫館喝茶。”

程川說完,拍了拍葉軒的肩膀,差點把他一巴掌拍倒在沙灘上。

葉軒勉強提起一口氣,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眼含深意的盯着程川看了好久,無奈的轉過身去,漸漸消失在海邊。

看到葉軒的身影消失,程川這才鬆懈了下來,仰面躺在了沙灘之上。

葉軒的天劍指雖然無法破開他的金色防禦,但其強大的衝擊力,讓程川受了不小的內傷。

此刻一放鬆,全身頓時如同散架了一般,劇痛無比,沒有一絲力氣。

“程先生……”就在程川被疼痛糾纏,幾乎陷入昏迷之際,他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艱難的側過頭一看,發現遠遠跑來一個身影,卻是秦方。

程川心神一鬆,倒了下去。

等到程川再次醒來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鬆軟的牀上,一個熟悉的身影在牀邊坐着,卻是滄雲。

“主人,你醒了?”滄雲一見程川甦醒過來,連忙驚喜的靠了過來。

“嗯,滄雲,我怎麼會在這?”程川記得自己明明是看到了秦方。

“主人,是秦方送你回來的,他現在還在樓下等待,跟他一起的還有一位老人。”滄雲答道。

“還有一位老人?”程川瞬間反應過來了,肯定是歐陽若浦。

他連忙從牀上爬了起來,還真別說,《九轉金身決》就是厲害。

此刻程川感覺體內的內傷已經痊癒,而且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他也正好想找歐陽若浦談一談,他相信,歐陽若浦肯定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或許,自己的某些想法可以跟他好好談談。

走下樓梯,程川發現跟着秦方坐在一樓等候的,果然是歐陽若浦。 秦方率先發現了程川,而後是歐陽若浦。

“程先生……”秦方連忙走了過來,想要扶住程川,卻是被程川一擺手,示意自己已無大礙。

“程小哥,老朽前來道歉……”歐陽若浦直接開門見山,對着程川一抱拳。

程川身形一動,竄到了歐陽若浦的身前,握住了他的雙拳,搖了搖頭。

“歐陽老將軍,您這可是要折煞我了,這一切都是王藺的指示,與您無關。”

程川是個愛憎分明之人,歐陽若浦是他敬佩之人,王藺卻是他厭惡之人。

“唉,行,不說也罷,不知程小哥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歐陽若浦問道。

“此事我正想找歐陽老將軍請教一番,來,我們坐下再說。”

程川攙扶這歐陽若浦坐下,然後給秦方點了點頭,示意他也坐下再說。

此時,滄雲從樓下緩緩走下來,走到廚房,給三人沏了杯茶,然後有緩緩走回樓上煉丹去了。

“咳咳咳,歐陽老將軍,秦方,喝茶……”

程川乾咳幾聲,轉移話題道,程川沒說啥,歐陽若浦和秦方自然不會多嘴過問。

“歐陽老將軍,我決定交易繼續,不過不再是跟軍部直接交易。”程川思慮再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是想讓李百威在外面找一家公司出來,直接跟你進行商業合作?”

歐陽若浦人老成精,一下子便聽出來了程川的想法。

“沒錯,而且可提供的金屬將會降至六種,你讓李將軍篩選一下。”

程川已經決定拿三顆巨樹能源種子,專門轉化他修煉《九轉金身決》所需要的的金屬了。

“好,我明白了,我還有一個請求。”歐陽若浦嘆了口氣道。

“歐陽老將軍請說……”程川點了點頭道。

“如果可能,這些金屬短期內還請不要賣給他國。”

歐陽若浦實在是心繫華夏,怕程川一氣之下,選擇把這些珍稀的金屬對外售賣。

“這點歐陽老將軍請放心,我心赤紅……”

程川點了點頭,雖然王藺傷了他的心,但他始終也是華夏之人,這點是一輩子都改不掉的。

“如此,我便代表李百威先謝謝你了,程小哥。”歐陽若浦站了起來,緊緊的握住了程川的雙手。

“程先生,爲何葉軒沒有把你抓走?”見到程川和歐陽若浦談完了正事,秦方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他趕到距離距離此處三百里外的沙灘之時,只看到程川癱在地上,並沒有發現葉軒。

按理來說,葉軒出手,斷然不會把程川留在沙灘上的。

“嘿嘿嘿,我把他打跑了。”在自己人面前,程川免不了顯擺一下。

“什麼?你擊敗了葉軒?……”

秦方和歐陽若浦同時站了起來,驚若天人的望向了程川。

“葉軒很厲害嗎?不過是地級中階罷了,以後,見一次,我打他一次。”

程川不以爲然道,雖然跟葉軒一戰,過程很艱難,但他已經熬過來了。

只要再次種下巨樹能源種子,他就可以再度快速提升實力,提升金身的強度,倒時他還真的不懼葉軒。

“葉軒可是京都隱世四大族中,排名第三的天之驕子。”秦方像是打量外星人一般,盯着程川看了又看。

程川一路以來,給他太多驚喜了,他很清楚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程川的時候,程川不過是個普通人。

這纔過去半個多月,程川竟然提升到了玄級初階,哦不對,是玄級中階。

他這一輩子都沒聽過實力能提升這麼快的人,就連京都隱世四大族中的諸多天驕,跟程川一比,也只能給他挽鞋。

“好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看來這京都的天,也是時候變一變了。”

歐陽若浦滿心讚賞的看着程川,眼前浮現出一個久遠的身影。

“秦方,說起來,程川比你大哥當年還要妖孽……”良久,歐陽若浦淡然的說道。

秦方頓時陷入了沉默,似乎也在回想某個他這輩子都在趕超的身影。

“京都隱世四大族?能跟我說說嗎?”程川問道。

歐陽若浦對着秦方點了點頭,秦方長嘆了一口氣,喝了一口桌上的茶,開始跟程川講述京都的隱祕。

原來這京都隱世四大族,指的乃是葉、秦、李、王。

葉軒所在的就是葉家,傳承至今,已有四千餘年,家族勢力排第一。

秦方所在的便是秦家,傳承至今,已有近三千年,家族勢力排第二。

李百威所在的是李家,傳承至今,已有近兩千年,家族勢力排第三。

趙首長所在的是趙家,傳承至今,已有近兩千年,家族勢力拍第四。

而歐陽若浦所在的歐陽家,則是排在第五,而且隨着歐陽若浦的隱退,家族勢力日漸式微。

有被排在第六的,王藺所在的王家全面取代的趨勢,所以,上一次程川救回歐陽若浦,給了歐陽家更多的準備時間。

隱世四大族一向隱世不出,只是偶爾會派遣族中比較驚訝的年輕一代,入世磨鍊。

秦方的大哥秦劍,曾是隱世四大族年輕一代的魁首,實力超凡入深,但在二十年前,卻被人陷害,最終爲了不連累家族,選擇了遠遁他國。

而秦劍曾跟歐陽若浦乃是忘年之交,兩人結識於沙場,亦師亦友。

當然,秦劍最終犯了何事,秦方沒有多講。

時值此刻,程川纔對所謂的京都隱世四大族有所瞭解,怪不得王華這麼囂張跋扈,原來是排名第六的隱世家族中的年輕一代。 “秦方,現在還有一件事要你去做,成立一家能源材料公司,負責和李百威將軍的公司對接。”

程川想了想,這事交給其他人,他都不放心。

而且秦方乃是隱世秦家的人,在軍中又有歐陽若蒲在後面撐着,處理這些事情可以遊刃有餘。

“好的,我明白了,程先生。”自從知道程川連葉軒都能幹趴之後,秦方態度更加恭敬。

“所有的金屬你有最高權限,以市場價八折賣給李百威將軍。”程川補充道,這個人情,還得由秦方去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