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連津一聽,趕緊抱了秦沐瑤,就是騰身而起。就在這個時候,馬匹適時倒了下去。

程連津和秦沐瑤停在了一邊地上,四下看去,白色茫茫。

「你身上還有火匣子嗎?「秦沐瑤就是問道。

程連津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沒有,剛才扔出去了,火匣子可以破除這個白霧?「

程連津就是問道。

秦沐瑤四下看了眼,「或許可以,「

就在這裡的身上摸索了起來。

但是這個時候,突然一支箭射了過來。

「小心!「程連津抱著秦沐瑤就是摔在了地上,一不小心,兩個人的嘴兒又對上了!

秦沐瑤眼睛就是撐大了,隨即,一把推開了程連津。程連津這也才反應了過來,趕緊爬了起來,一臉的尷尬。

「剛才我們??「

「剛才我們什麼也沒發生。「秦沐瑤就是打斷了程連津的話。

「恩,「程連津也是應著。秦沐瑤這才咽了咽口水。又是看向四處。

程連津這一見,也是警惕了起來。

除了白霧,還有暗中的箭,白霧秦沐瑤可以解決,但是這箭。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見刷刷刷的利箭聲兒。

程連津就是一把抱過秦沐瑤,騰身而起,飛了上去。

直接竄上了樹,秦沐瑤一上去往下一看,「這麼多箭,這林子里到底藏了多少人?「

程連津就是對著秦沐瑤做了一個噓的動作,隨即,抱著秦沐瑤又是竄到了另一棵樹上。

呼,呼,程連津喘著氣。秦沐瑤看著程連津,「你怎麼樣?還好嗎?「

程連津就是搖了搖頭,又是點了點頭,看得秦沐瑤都有點兒懵了。好一會兒,程連津方才說道,「本王還好,我們且在這上面待一會兒。「

「好。「秦沐瑤就是應著,抱緊了一根樹枝,讓程連津也輕鬆了一些。

兩個人站在樹上,好一會兒,終於看到了幾個黑衣人竄了出來。

「人哪裡去了?「

「不知道啊,「

「奇怪,人了?「

幾個人就在樹下,相互問著。

程連津就是給了秦沐瑤一個眼神兒,秦沐瑤點點頭,程連津就是跳了下去,幾個黑衣人就是一愣,隨即紛紛向程連津進攻了去。

「前面,後面,後面,「秦沐瑤聲聲喊著。

程連津打下一個黑衣人,兩個黑衣人。眼見著就要拿下第三個,秦沐瑤拍手叫好。

「程連津,殺殺殺!「

但是這個時候,突然的,一道黑影出現。隨即,秦沐瑤就是雙眼一黑,腌菜了!

「秦沐瑤!「程連津沒有聽到秦沐瑤嘰嘰喳喳的聲音。一個抬頭,發現了一道黑影擄走了秦沐瑤,就是喊著,騰身而起,追著。但是,憑著程連津現在的功力,竟然不敵那團黑影。

很快。就被黑影直接給撇下了。

「秦沐瑤!「程連津大喊著。

??

好痛。秦沐瑤皺眉,悠悠的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一看,就是看到一隻鳥籠放在了她的頭頂,鳥兒在裡面撲騰著。

這,什麼啊!

秦沐瑤就是轉過頭去,這一看,就是愣住了。不遠處,放著一堆瓶瓶罐罐,看樣子好像是有藥酒泡蛇,泡各種器官。

還有一籠子的小白鼠。

而四下一看,似乎是在一個洞穴里。洞穴里都點著蠟燭,卻不見人影。

秦沐瑤就是忍痛爬了起來,剛要準備穿鞋,竟然發現,鞋子是刺蝟殼。

秦沐瑤就是咽了咽口水,到底是誰擄了她,比她還要恐怖!

不過,她可不打算把人給招來,就是四下看了看,赤著腳探索著,尋思著摸出去。

這才走了幾步。就是聽見一個聲音。

「想去哪兒?「

秦沐瑤就是一怔。看著從對面走來一個身披黑斗篷的黑衣人,全束武裝,完全看不清人到底是何模樣。

「你是誰?為什麼抓我來這裡!「

「我是誰?我就是你們一直要找的人!「

黑斗篷說著就是朝著秦沐瑤押進,秦沐瑤連連後退。

「你想幹什麼?「

一邊退著,一邊秦沐瑤四下看著,然後就是幾個後退,一個向前跑去。然後抄起了一邊地上的一根竹子,指著男子,「我告訴你,你可別亂來,否則,我戳死你!「

男子就是輕蔑的掃了眼秦沐瑤,「你覺得你可能傷得了我嗎?「

秦沐瑤咽了咽口水,身上沒有毒藥,沒有底氣。

「你試試看!「

哼,男子就是輕笑一聲,然後伸出手去,突然噗出手,速度之快,讓秦沐瑤咋舌!

轉眼之間,黑衣人已經奪下了秦沐瑤手裡的竹子。

「你幹什麼?你想怎麼樣!「秦沐瑤連連後退,黑斗篷步步逼近。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猜我想怎麼樣?「黑斗篷不懷好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秦沐瑤憤憤的等著黑斗篷,突然想到了什麼,「我師傅是不是給你殺的?「

「你師傅誰啊?「

「明知故問!「秦沐瑤就是氣得聲音發顫,「就是你,就是你殺了我師傅,「

秦沐瑤不管不顧的沖了上去,就是準備肉搏。

黑斗篷一把抓住了秦沐瑤的手腕,恩,秦沐瑤就是悶哼了一聲。黑斗篷一把甩開了秦沐瑤,秦沐瑤直接被摔在了地上。

「就憑你,也想跟你師傅報仇?「

秦沐瑤憤憤的瞪著黑斗篷,「你殺了我師傅,我要你償命!「

說著,秦沐瑤又是撲了上去。

黑斗篷揮揮手。就是將秦沐瑤給打下了。

幾次三番,秦沐瑤都是被黑斗篷給掃到了地上。

秦沐瑤依舊不管不顧的往上沖,這一次,黑斗篷直接一掌朝著秦沐瑤打了去。頓時,秦沐瑤就是吐出一口血來,跌坐在地。

「小丫頭,我可警告你。不要自找死路!「

秦沐瑤隨意的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就是死,我也要為我師傅報仇!「

說著,秦沐瑤又是勉強支撐了起來。

黑斗篷這一見,輕笑一聲,「你還真是師兄的徒弟。「

秦沐瑤聽著這話有點兒懵,黑斗篷卻是直接繞開了秦沐瑤。就是坐在了一邊的長桌前去。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認識我師傅?「秦沐瑤就是追問了上去。

「真是蠢啊,我既然臉叫他師兄,你以為我認不認識他?「

「不可能,「秦沐瑤就是搖頭,「你怎麼可能是我師傅的師弟!我師傅沒有師弟,更沒有刺殺自己師兄的師弟!「

「你師傅不是我殺的,「

這個時候,黑斗篷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秦沐瑤就是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黑斗篷從身上掏出一條小銀蛇來。

「你說什麼?「

黑斗篷就是看了眼秦沐瑤,「你師傅的死,是個意外,不是我殺的。我奉勸你,不要再查下去,否則,你必死無疑!「

秦沐瑤衝到桌前,看著黑斗篷逗弄著銀蛇,就是將銀蛇一把給搶到了手裡,狠狠拽著。

「你輕點兒!「黑斗篷就是喊道。

秦沐瑤將銀蛇往後面一收,「我師傅不是你殺的,是誰殺的?你一定知道,告訴我,是誰殺的!「

「無可奉告!「黑斗篷直接來了這麼一句。

一個旋身,就是到了秦沐瑤的身後,一把奪下了秦沐瑤手裡的銀蛇,秦沐瑤就是要撲騰過去。被黑斗篷一個抖手弗袖間,給掀翻在地。

「到底是誰?誰殺的我師傅?「秦沐瑤摔在地上,也不忘了聲聲逼問。

黑斗篷看著秦沐瑤如此,眉頭一皺,「看來想要你放棄報仇,幾乎不可能了,那只有??「

黑斗篷話不說完,就是上前去,一把將秦沐瑤給提了起來,然後直接扔在了桌上,隨即,走了過去。

「你想幹什麼?「秦沐瑤心慌的看著黑斗篷逼近,就是要翻身起來。這個時候,黑斗篷欺身而上,直接一把按住了秦沐瑤,秦沐瑤看在近在遲尺的黑斗篷,就是咽了咽口水,「我警告你,你可別亂來!我,我可是九王妃,你若是對我做出什麼事情來,九王爺必定饒不了你!「

「九王爺?「黑斗篷又是輕笑一聲,「你覺得我會怕九王爺嗎?或者,你覺得九王爺能知道我是誰嗎?「

秦沐瑤一怔,隨即。一個伸手間,就是一把將黑斗篷臉上的面巾給掀開了。頓時,驚呆了!

怎麼會?怎麼會!

黑斗篷這一見,直接一掌劈下去,頓時,秦沐瑤就是陷入了昏睡中。

「這可是你自己招惹我的,既然,已經被你看出了我的模樣來,那麼,「黑斗篷眼底掃過一絲狡黠。隨即就是走到一邊,將銀針包給拿了過來。對著秦沐瑤施針起來。

「好痛,好痛,「不多時,秦沐瑤在昏睡中都是覺得難受。睜開眼,更覺得難以忍受,額頭已經有汗說著鼻樑留了下來。

秦沐瑤想要動,這才發現全身上下扎滿了針。

「你到底想做什麼!「秦沐瑤就是喊著。

黑斗篷這才走了過來,手裡卻是拿著一個玉佩。

黑斗篷直接將玉佩放在了秦沐瑤的眼前,「看這裡,對,這裡。「

黑斗篷一點點的誘惑著,秦沐瑤看著那塊玉佩,慢慢的就和上了眼睛。

??

「王爺,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

已經一夜過去了,仍不見秦沐瑤的身影。四下遍尋不到。

桃花澗的門口,程連津糾集了一群人,就是站在了門口。

「將桃花澗所有人逮住!本王要一一審問!「

程連津不管不顧的說道,滿臉的陰鷙。

管家還是第一次看到程連津這般,王爺身子不好,常年謹小慎微的。但是隨著王妃嫁過來,王爺一點點的變了。

特別是現在,王爺竟然為了找到王妃,動用了所有人。更是在找不到的情況下,莽撞的要他們直接給桃花澗給端了。

這若是。事後證實和桃花澗沒有關係的話。桃花澗的人蔘王爺一本,恐怕王爺就很難自處了!

管家這猶豫著,程連津這一見,「還不進去!「程連津就是厲聲喊著!

管家這一聽,揚起手來,硬著頭皮,就是要發號施令,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侍從奔了過來。

「王爺,王爺,王妃回府了。「

九王爺府。

程連津一推開門就是喊到,「秦沐瑤,「

屋子裡,秦沐瑤轉過頭去,就是看了眼程連津,眉頭皺了起來,好一會兒,好像才想到什麼似的,「程連津?「

程連津這一聽秦沐瑤不確定的稱呼,就是一愣,隨即趕緊走上前去。

「這兩天你到哪裡去了?他們有沒有將你怎麼樣?你身上可有傷?「

程連津上下緊張的看著秦沐瑤。

秦沐瑤就是一把推開了程連津,「程連津,我們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怎麼他們都叫我王妃啊?還有,我怎麼在這裡,我,我該回去了,「

說著,秦沐瑤就是要往門口走。這下,程連津和管家都是愣了愣,還是程連津先反應了過來,就是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秦沐瑤的手。

「你幹什麼!「秦沐瑤不客氣的一把甩開了程連津的手,還狠狠地瞪著她。 專職妖孽保鏢 程連津這一見,是秦沐瑤啊。這,怎麼又感覺有點兒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