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一聲.隨即抽身爆退.

許濤離夜小染本就不遠.想在接近她之前施展出神通是完全不可

能的.但是夜小染卻給了他這個可能.夜小染身形爆退.同時散去了

雙腳上的影火能量.許濤自爆了黑冥風翼.夜小染也沒必要維持影火

追風步了.畢竟遁法神通的消耗就是她也不敢大意.

夜小染在倒退的同時.也舞動素劍.施展一招招詭異無比的劍式

.她的速度可比許濤快多了.

許濤劍式施展的同時.周圍聚集而來的是赤紅色的能量.而夜小

染周圍聚集來的卻是暗黑色的能量.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竟然是不

分高下.

「開炎裂屍劍.」

儘管許濤施展劍式的速度沒有夜小染快.但他畢竟是先開始的那

一個.在逼近夜小染的時候.許濤就憤然出擊.一劍掄起斬下.轟出

一道赤炎龍捲.

神通.離火劍法.

赤炎龍捲乃是神通級別的攻擊.速度僅比施展遁法神通的許濤二

人慢點.轉瞬間.赤炎龍捲就淹沒了還在施展劍式的夜小染.

「哦.命中了.有希望.」

觀戰眾人看得火熱.特別是現在夜小染被赤炎龍捲淹沒時.不少

人都很高興.在座的人以神族為最多.他們自然是希望魔族的夜小染

落敗.

可一些真正的強者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事情沒這麼簡單.

「劍魔狂舞.」

一道幽然而強烈的聲音響起.並回蕩在這平台周圍.眾人耳畔.

噌.噌.噌……

一道道劍影於赤炎龍捲內部急速顯現.斬出.

劍影尤為寬大.呈現為紫黑色的弧光形.並且速度奇快.幾乎是

瞬間就爆發而出.把赤炎龍捲整個「**」了……

神通.魔舞劍訣.

劍影縱橫.赤炎龍捲崩潰后所化的赤紅色霧氣簡直是被蹂躪一般

.摧毀.消散.

「什麼.」許濤大驚失色.一股腦吞下復元丹的他恢復了大半元

陽之力.但因為施展神通又枯竭了.現在許濤的狀態可是糟透了.重傷在身.虛弱無比.

看到自己最強的攻擊手段被瞬間摧毀.許濤的心情可想而知.不

等許濤反應.一道身影已經在急速逼近他.

夜小染瘋狂的揮舞素劍.斬出一道道紫黑色的劍影.她現在猶如

一尊狂魔.兇狠無比.

夜小染紅艷的雙眼泛濫著濃郁的血光.表情興奮而猙獰.簡直像

發瘋了一樣.現在的夜小染雖然沒有許濤化身修羅暴走時外表那麼可怖.但其氣勢卻更加讓人不寒而慄.

劍影肆虐.紛紛向許濤斬來.

夜小染緊隨劍影之後.也瘋狂的沖向許濤.

看到這一幕.觀戰眾人都絕望了.這是真正的必死之局.除非許濤還能再施展遁法神通.不然絕無躲避的可能.

紫黑色劍影的速度奇快無比.轉瞬間就已來到許濤面前.只要再有一丁點時間.它們就能穿透許濤的身體.令其化作碎塊.

狀若狂魔的夜小染也出現在許濤面前.這一刻.彷彿乾坤已定.逆轉不得.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紫黑色的劍影離許濤越來越近.漸漸的.到了就算許濤能施展遁法神通也閃躲不掉的地步.

這一刻.全場死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紫黑色劍影和許濤身體之間.

距離越來越小.許濤閃躲掉的希望也越來越渺茫.

觀戰席上.青風戰神已經握緊了雙拳.他早早的調起了自己的法力.時刻準備營救許濤.只是不到最後一刻.青風戰神絕不會破壞規矩去打斷許濤和夜小染的較量.

同時.有很多神族大能都已經準備好了要營救許濤.

這裡是神界.而且是南神域最為尊貴的九劍都城.如果任由一位魔族斬殺劍典劍王.那他們這些在場的神界貴族們就都不用在三界混了.

還沒有一個人貿然出手營救許濤.畢竟比試還沒有真正的結束.神界大能們顯然是打算當紫黑色劍影斬中許濤的瞬間再出手營救.

修仙者和修士之間的差距比鴻溝還誇張.就算是在紫黑色劍影斬中許濤的瞬間.一位渡化靈師要救許濤都太容易了.

在場的神界貴族們有很多種手段營救許濤.保他不死.卻沒有一種辦法保他打贏夜小染……

「該出手救許濤了……」青風戰神在心裡嘀咕了一聲.也正準備出手了.同時.很多人也都準備出手.他們絕不允許魔族在南神域九劍都城這樣神聖的地方殺人.

可是.所有準備出手營救許濤的人最終都沒有行動……

「嗯.還有生機.」條案旁.影襲劍宗的代表老者不緊不慢.許濤的死活可不關他的事.不過現在他卻有些吃驚.因為看似必死無疑的許濤又施展手段了.

眾人看見.在許濤和紫黑色劍影之間.突然出現了一片火紅.這片火紅出現的速度很快.比劍影還快.同時把劍影都擋住了.

嘭.嘭.嘭……

一道道紫黑色劍影和許濤面前的火紅色物質碰撞.卻都沒能將其摧毀.

「是『赤面盾』.」青風戰神很輕鬆就看出了許濤召喚出來保護自己的是什麼東西.正是許濤在通天閣空間得到的三等盾牌法器.赤面.

赤面盾牌三尺長.二尺寬.將許濤要害處都護住了.它表面是由熔鑄成燃燒火焰樣的特殊金屬物質構成的.中央還有一顆火紅色的寶珠.旁人看不明白.但許濤卻是心知肚明.那火紅色寶珠里可是封印著一種陽火.

一般情況下.許濤是不會輕易使用赤面的.畢竟其內含陽火.絕對是一燙手山芋.但剛才那種必死之局由不得許濤多想.他第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輸.不管用什麼都不能輸.

紫黑色劍影斬擊到赤面上.都不得寸進.頓時化作點點光輝消散.只是劍影斬擊帶來的勁氣勉強把許濤震退開了些.

紫黑色劍影沒有立即殺死許濤.這很讓眾人.包括夜小染感到意外.只是後者意外之餘更多的是興奮.

咻.咻.咻.

夜小染在紫黑色劍影的下一瞬就來到許濤面前.而後她對準許濤面前的赤面盾牌.瘋狂的斬出一道道更加強大的紫黑色劍影.

「劍魔狂舞.」

夜小染這一次的劍影攻擊明顯比之前更瘋狂.更密集.飛浮在赤面盾牌後面的許濤更加躲不開了.許濤仗著赤面盾的防護.在危急之中拿出了一粒呈現為艷黃色的丹藥.想都沒想就吞了下去.

「什麼.這小傢伙竟然把剩下的大還丹也吃了.」條案后的火紅色頭髮老者一看到許濤拿出他才給許濤的大還丹來吃下去就急了.

那可是大還丹啊.為了一場較量就把堪稱修士修仙者第二生命的珍寶給吃了.

許濤瘋了.

在場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如果是他們絕不會為了一場較量就拿命玩的.只有在生死關頭他們才會吃大還丹.

大還丹入口即化.化作純凈的能量瀰漫向許濤的四肢百骸.並迅速恢復他的元陽之力.同時.大還丹的能量也修復了許濤身上的一處處劍傷.最令人驚訝的是.許濤被夜小染素劍一刺洞穿的腹部血窟窿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沒一會兒的功夫.許濤身上就只剩下血跡斑斑.所有傷口都癒合了.好像從沒裂開過一樣.傷勢恢復不是許濤最關心的.他最關心的是元陽之力的恢復.

許濤一感覺有元陽之力了.就開始施展法術.

復元丹和大還丹其實都是有限制的.復元丹一天最多服用三粒.大還丹也一樣.如果服用過多.絕對是有害無益.

今天許濤已經是服用第二粒大還丹了.他現在感覺在純凈能量瀰漫向全身四肢百骸的同時.有隱隱的痛感湧現.顯然是他的身體開始承受不了大還丹的能量了.

如果許濤今天之內再吃第三粒大還丹.痛感會更加明顯.如果再吃第四粒.那絕對是痛不欲生.只是許濤沒這樣的機會而已.

而許濤剛才一股腦吃下的復元丹.絕對超過三粒.那一瓶復元丹還是許濤在界外時空修鍊時捨不得吃.留下來以備不時之需的.沒想到一出界外時空就吃光了.不過許濤不可惜.要是輸給夜小染才可惜.遺憾.

這時.許濤體內雖然存在著豐盈的元陽之力.但復元丹的副作用也湧現了.許濤感覺全身像是都有螞蟻在咬一樣難耐.只是這種難耐非但沒有阻礙許濤.反而令他更加瘋狂了.

是的.在吞下第二粒大還丹的時候許濤就已經瘋了.他恐怕也已經下了寧死不敗的決心.

夜小染揮舞素劍.斬出一道道紫黑色劍影.瘋狂的肆虐在赤面盾牌上.

嘡.嘡.嘡……

劍影和盾牌碰撞發出聲響.同時產生的強大勁氣也正把許濤一步步震退.這一次碰撞.顯然是夜小染佔據絕對的上風.

每一道紫黑色劍影的攻擊力絕對不亞於一名玄陽巔峰法師的全力一擊.從赤面盾牌上已經開始出現一道道細長的裂痕就能看出.

三等盾牌法器雖然能抵擋玄陽法師的攻擊.但是不能保證其本身完好無損.不然的話.就該算是四等乃至更高級別的法器了.

夜小染瘋狂的攻擊赤面盾牌.許濤絕對相信任由她這麼摧殘下去.赤面盾牌一定會被毀掉.

「御土.土流柱.」

許濤恢復了元陽之力.立即就施展御土的能力.離火劍法既然對夜小染不起作用.那許濤自然是不會再重蹈覆轍的.

轟隆隆……

平台周圍頓時發出驚天巨響.整個九劍台也因此隱隱顫動起來.

在三百丈直徑的平台到觀戰席之間.只是普通的地面.轟隆巨響就是從那發出的.這時.那裡的地面都發生了異變.一條條足有一丈粗的土流柱轟然衝出.撞向夜小染.

土流柱衝天而起.再湧入平台內.這場景可是頗為壯觀.

夜小染還在瘋狂的施展紫黑色劍影攻擊護住許濤的赤面盾牌.當鋪天蓋地的土流柱向她撞來時.饒是冷靜如她也不禁吃驚.

夜小染立即停止攻擊.身形閃動間就消失在許濤前面.而在夜小染消失的下一瞬間.一條條極粗的土流柱轟然穿過.

至此.許濤算是暫時解危了.他趕緊收回已經受損頗大的赤面盾牌.開始控制土流柱追蹤夜小染的身影.

轟隆隆……

土流柱就好像一條條靈活的巨蟒穿梭在平台上空.只是它們的根部都始終連著地面.

數百條土流柱升起.幾乎貫穿了整個平台的上空.只有許濤周圍有些空隙.但任許濤再如何密集的追尋.也沒有找到夜小染的身影.

每條土流柱從地面升起.穿梭在半空中.體長都過五百米.其攻擊力不言而喻.但因為速度實在不快.很難對夜小染造成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