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看著混亂的美軍在軍營內凄慘著嚎叫著,臉上忍不住現出一絲冷笑,索羅在非洲戰場和正規美軍做過戰,這裡的美軍和正規的美軍相比差的太遠。

俄羅斯,烏厄連基地。

俄羅斯的軍旗突然被撤了下來,雇佃軍的軍旗被高高升起,非洲雇傭軍總部也在這個時候終於做出了新的反應。

朱奇在安哥拉雇傭軍總部發表了一份很「遺憾,的聲明:對美國沒有按期釋放雇傭軍戰士而表示遺憾,從這一刻起,雇傭軍也正式對美國發動新一輪的全面戰爭,所有屬於美國的領土,都將是雇傭軍的打擊範圍。

世界各國對這個聲明都感覺愣愣的。雇傭軍已經宣戰,可各部分的雇傭軍現在依然表現的很平和,沒有一絲戰爭的表現。

十分鐘后,美國國防部第一時間接到了消息,阿拉斯加遭受到了莫名的武裝份子多處的襲擊,於此同時,美國國家安全局和中央情報局都收到了烏厄連懸挂起雇傭軍軍旗的消息。兩位局長臉色都是慘白,剛剛不久,他們還在說這個地方沒有雇傭軍。

白宮,總統辦公室。

布希已經憤怒的摔了一個杯子。他們提前知道了烏厄連的不對,可是卻沒有做好預防,讓雇傭軍有了可趁之機,最重要的一點是,雇傭軍已經開始在美國的本土進行戰爭,二戰以來,阿拉斯加是第一次遭受到別的勢力進攻。

「混蛋,混蛋!」

布希憤怒的大吼著,中央情報局局長和國防部長低著頭站在布希的面前,短短不到半個小時,阿拉斯加一共十處小型軍事基地遭受到了雇傭軍的攻擊,人數最多的地方駐紮著一個營,人數最少的放只有三十人。

「你們,你們不是說那裡沒有問題?我現在問你們,雇傭軍是怎麼出來的!」

布希大聲的質問著兩人,兩人臉上都露出了苦澀,兩人都沒有想到這次俄羅斯居然會和雇傭軍合作。把自己的軍事基地讓給雇傭軍。

「總統先生,這是我們的失誤,不過我們現在應該儘快做出應對,阿拉斯加的守軍不是雇傭軍的對手!」

喬恩艱難的說道,他不知道這任國防部長還能做多久,自從雇傭軍出現以後,美國的國防部長好像在任時間都不長。

「總統先生,這次是我們的失誤。我們被俄羅斯和雇傭軍欺騙了!」

中央情報局局長也低聲說道。這次的事情,他的責任最大,之前布希還特意詢問過他這個地方,可被他給否決了。

「失誤,失誤就可以彌補你們所犯下的錯誤?」

布希臉色冷冰冰的,雇傭軍已經開戰,最讓布希惱火的是之前他們本可以發現雇傭軍的作戰目的,卻因為這兩個人的失誤而喪失了這個戰機。造成了美軍現在的損失以及被動。

「總統閣下,我們應該立即向阿拉斯加輸送援軍,如果那五萬人都在阿拉斯加,以阿拉斯加的駐軍來說根本不足以抵擋雇傭軍的進攻!」

喬恩急忙說道,派遣援軍,這是必然的,不用他說布希也知道,布希現在最大的惱火就是兩人之前情報的失誤。

「你們立即拿出新的作戰方案。一個小時內我就要看到,馬上命令距離阿拉斯加最近的駐軍前去支援!」

布希冷冷的說道,喬恩急忙點頭退了出去,他要回五角大樓布置新的作戰任務。

四打手,年8月舊日下午三點十分。雇傭軍秘密進入美國阿拉斯加州的三千雇倔兵對阿拉斯加十處小型基地展開了攻擊,非美第二次戰爭全面爆發。

吳庸購買的三十五億俄羅斯軍火已經有一半運送到了烏厄連,這批軍火以對空和近程導彈為主,除此之外還有一批防登陸火炮裝備,雇傭軍購買這批軍火的目的很明顯,防止美軍占白令海峽,為進入阿拉斯加的雇傭軍打通一條後援通道。

下午三點半,華夏,英國,法國。德國,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紛紛發表公開聲明,呼籲雇傭軍和美國雙方冷靜,不要真正的發動戰爭。特別是關於核武器的使用方面,各國意見統一的一致,無論如何,為了全世界的人民都不得以任何的理由再次使用核武器,世界發展這麼多年來,真正對國外使用過核武器的也就美國和雇傭軍兩家。

(今天和領導吃飯,更新時間晚了一些,下面還有))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四百八十四章吳庸的真正目標

這是一座屬於美國政府的金礦,此時金礦外面的軍營已經亂成了一團。三百雇傭兵如同惡虎一般撲進了軍營,負責駐守在這裡的美軍第打手,刀步兵旅的一個營的士兵如同散沙一般被打散,戰鬥只進行了半斤。小時便

共四百七十一名美軍官兵,被打死一百一十二人,逃跑四十八人。剩下的人都做了俘虜,加上傷員。俘虜一共三百一十名。被繳了械的美軍士兵瑟瑟抖的蹲在一起,每個人都瞪著兩個大眼睛看著面前冷血一般的雇傭兵,一些年輕的士兵甚至開始輕聲低泣,他們在這和平的地方從沒想過會遭遇到戰爭。

索羅只留守了一百名雇傭兵看守這些俘虜,親自帶著剩下的二百名雇傭兵進入到了金礦之內,這是阿拉斯加最大的金礦,每年的開採量都非常的可觀,索羅相信這裡一定有不錯的戰利品存在。

半個小時后,索羅回到了美軍的駐地,這次的行動收穫確實是豐厚的。豐厚到索羅自己也沒想到,居然在基地內找到了還沒有運走的數千根金條以及五百多公斤的黃金半成品,對於缺少資金的雇傭軍來說,這是一筆不錯的財富了。

「將軍,這些人怎麼處置?」

名小隊長走了過來對索羅說道。這名小隊長的軍銜都是中校,索羅這次挑選執行任務的人都是精英豐的精兵。

「集中在一起,全部處決」

索羅眼中閃過道狠光,三百多名俘虜,甫,被他這一聲命令決定了命運。

「將軍,這,這合適嗎?」

中校有些猶豫,戰場屠殺俘虜是非常殘忍的事情,以後也會遭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對雇傭軍的名聲極為不利。

「難道你想他們重新拿起武器來追殺我們?」

索羅冷冷的看了那名中校一眼。在行動之前,索羅就已經給各隊的指揮官下了命令,一切都以自身為主,不要為自己留下任何的安全隱患。

「這個,將軍,我明白了」

中校筆直的敬了一個軍禮,現在他們深入敵後,不殺這些俘虜,只要美軍援軍到來重新給他們武器,這些人又將成為雇傭軍的敵人,到時候受到損失的就是他們雇傭軍。

便宜行事,索羅將這四個字理解的深入骨髓,在沒有雇傭軍援軍的到來的情況下,他們務必最大的保全自己。至於這些俘虜。只能在戰後的戰報中多寫一些激烈的戰鬥描述,美軍不願意投降,最後全軍覆沒。

三百一十名忐忑不安的美軍被雇傭兵帶到了一個空曠的場地,俘虜中級別最高的是一名中校營長,這名營長還不停的用英語和雇傭兵試圖進行交流,所說的無非是一些人道主義和善待俘虜的話題。

「撻撻咕撻」

二十挺機槍猛烈的響起,美國大兵們眼中帶著恐懼和絕望紛紛倒在了地上,不到五分鐘,地面就被鮮血所染紅。索羅看著這一切,眼睛都沒眨一下,經歷過數十次戰鬥的他早就對這些所麻木,屠殺俘虜,早在他們做雇傭兵的時候就是常事,現在不過是將舊的東西搬出來罷了。

收拾好戰場,將戰場偽裝成為激戰的場景后索羅立即帶領這雇傭兵們撤退,這一次的戰鬥,雇傭兵只死了三個人,傷九個人,傷者還大部分是輕傷。

另外九處地方,最快的一個小隊在十五分鐘內就結束了戰鬥,所有被雇傭軍光顧的美軍基地沒有一個俘虜,三千名分散在阿拉斯加的扇傭兵就像三千個死神一般在收割著美軍的生命。

美國,國防大樓的警笛聲已經響了起來,喬恩也沒想到雇傭軍真的會進攻阿拉斯加,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喬恩滿腦子也是悔恨。他早該想到,雇傭軍沒有別的地方可以進攻美國本土,只有阿拉斯加他們可以藉助俄羅斯的幫助來登6。

五角大樓很快宣布了新的調兵令。珍珠港海軍新第九艦隊立即出前往白令海峽,第九艦隊擁有一艘核動力航空母艦,三艘巡洋艦和八艘驅逐艦,同時還有各種小型護衛艦四十媳

第九艦隊帶著一萬三千人的海軍6戰隊和四千海軍官兵快出了。他們的任務是阻斷白令海峽。讓美軍6軍可以在阿拉斯加殲滅掉進犯的雇傭軍。

美軍第十八空降師也已經準備完畢。一萬兩千空降兵將會最早抵達阿拉斯加,和阿拉斯加的第打手,刀步兵旅匯合,剿滅目前在阿拉斯加內的雇傭軍。

華夏,其京。

志明匆匆走進書房,向吳庸彙報最新的情報。

「老闆,美軍已經行動,目前來看美軍至少出動了六萬人,除了珍珠港的第九艦隊外還有美軍6軍第三集團軍的兩個裝甲師,一個空降師。聯合在阿拉斯加的步兵旅,目前我們在阿拉斯加的軍隊出境堪憂」

「我知道」吳庸微微點頭:「這是他們的一次考驗,我們現在也只能為他們祈禱,第九艦隊出了嗎?」

「是的,第九艦隊已經出」志明點了點頭。

「那麼說珍珠港現在是空的了?可惜啊」

吳庸微微搖了搖頭,志明想說什麼並沒有說出來,珍珠港上次自從被他們重創之後一直都沒有恢復過來。加上美國海軍大部分的覆滅,現在珍珠港的實力連以往的三分之一都沒有,第九艦隊離開確實是珍珠港目前最虛弱的時候。

「志明,你說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哪個對美國更重要?」

吳庸突然問了一句,志明愣了一下,急忙說道:「當然是夏威夷,阿拉斯加畢竟是北極之地,那裡人少的稀,環境又惡劣,遠不如夏威夷對美國那麼重要」

「那你說,用夏威夷換回我們的三千雇傭兵,應該沒有問題吧?」

吳庸嘴角突然露出一絲邪邪的怪笑,志明默然的點點頭,就是志明到現在才知道,吳庸真正的目的是夏威夷,而不是阿拉斯加。

「老闆,目前第九艦隊的實力還是高過我們,我們駐守在俄羅斯的人恐怕無法真正封鎖住白令海峽」

過了幾分鐘,志明才慢慢的說道,封鎖白

「止:」四哇對阿拉斯加的雇傭軍來說非常的重要。眾關係到阿拉瞧」內雇傭軍的後勤補給以及援軍,美軍雖然進入阿拉斯加的部隊不少,可如果有三萬雇倪軍在阿拉斯加,就是志明也相信雇傭軍不是那麼容易被

「你不用擔心,給安德烈電,讓韓國空軍立即起飛,空襲美軍橫須賀基地」

吳庸微微搖頭,眼中閃過道精光,志明愣了愣,深深看了一眼吳庸,快退了出去。

這一次的作戰,總指揮雖然是朱奇。可大部分重要命令都是吳庸在下達,吳庸這一次所表現出的薦揮風格也讓志明所驚訝。一次次的事情經歷過之後,吳庸變的越來越成熟,他現在不僅僅只是一個梟雄,吳庸已經具備了一代開國大帝所具備的所有素質。

集國,釜山。

雇傭軍目前在這裡一共還有九十架神四戰鬥機和二十架蘇辦,安德烈接到了吳庸的命令之後,立即讓七十架神四戰鬥和二十加蘇辦全部起飛。目標正是日本橫須賀。

美國在國外的軍事基地現在已經不多,日本是他們的重中之重,即使這樣美國也關閉了很多在日本的基地,包括沖繩這麼重要的地方,美軍在日本目前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就在橫須賀。

志明沒有問吳庸日本如果出兵反擊會怎樣,目前的日本恐怕最不願意的就是和雇傭軍作戰,即使他想打也打不起來,長期的石油封鎖已經讓日本大部分軍艦和戰機擱置,一旦得罪了雇傭軍,日本很有可能再次遭受嚴重的報復。

8月舊號下午四點中,韓國釜山雇傭軍空軍基地的九十架戰鬥機突然起飛,路過沖繩的時候日本的空軍根本動都沒敢動。

安德烈為了保險起見,還特意親自致電日本內閣,這次是他們和美國之間的戰爭,日本最好不要插入其中。

橫須賀美軍基地,一共有八十架美軍戰鬥機,其中四十五架舊其他都是一些轟炸機和比較落後的戰鬥機,橫須賀的導彈基地倒是有不少的對空導彈,只是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雇傭軍會敢在這個時候找上他們。

雇傭軍空軍起飛之後二十分鐘,橫須賀基地才得到準確消息,警報聲瞬間便在橫須賀美軍基地響遍。另一邊日本軍事基地的將領們都幸災樂禍的看著對面忙碌的美軍,上次雇傭軍偷襲橫須卑日軍基地的時候。美軍袖手旁觀的事情他們可是記得很清楚。

短短不到兩個小時,戰鬥就打的如此火熱,這讓世界各國都沒有想到。美軍一面表新聞布會嚴厲指責雇傭軍,一面譴責俄羅斯向雇傭軍租借軍事基地。另一方面,美國也開始尋求國際幫助,歐州各國和其他國家都默不作聲,以往一直跟隨美國的日本和韓國這次也是一起噤聲。韓國就不用說了,三十萬雇傭軍還在韓國,他們測網幫韓國打贏了朝鮮戰爭。

世界各國再次共同表聲明呼籲雙方冷靜,現在他們對雇傭軍會怎麼打已經沒有了想法,雇傭軍出其不意的動戰爭讓各國感到意外,但同時也讓各國有著一絲的擔憂,俄羅斯和雇傭軍的關係太近了,這可不是一件好事。

俄羅斯,克里姆林宮。

自從前蘇聯倒台之後,克里姆林宮便成為了俄羅斯的重要所在,俄羅斯的領導人更喜歡在克里姆林宮辦公,和不是白宮。

普京和一干助手智囊們全都聚集在這裡,戰爭終於爆了,雇傭軍沒讓他們失望,他們現在要商討出對他們最有利的方案。

因為同意雇傭軍藉助軍事基地的事情,卡利列夫和俄羅斯國防部長的關係到了冰點,現在雇傭軍開頭便表現的這麼威猛,讓俄羅斯國防部長的臉色更加的不好看。

「諸個,你們現在怎麼看?」

普京的心情似乎很不錯,俄羅斯並沒有對美國的指責做出回應,不過現在來看,怎麼做出回應都不重要。普京對雇傭軍的行動還是相當滿意的。

「現在看來,雇傭軍就是想利用烏厄連的地理個置來阻截美軍的海軍。那批軍火能起到作用,但是我看想要完全封鎖白令海峽不讓美軍海軍進入還有些困難」

卡利列夫第一個回應,卡利列夫如今在霍斯家族的地位越來越重要。而霍斯家族是讓普京也極為忌憚的家族,國防部長再有意見,也拿卡利列夫無可奈何。

「沒錯,美軍第九艦隊的實力不容小視,不過即使美軍強行佔領了白令海峽,他們的損失也會不輕」

俄羅斯總理微微笑道,俄羅斯內部也分為幾個派系,至少目前國防部長和總理不是一個派系的。

「你們別忘了一點,假如美軍要強行登6烏厄連怎麼辦?不管怎麼說。烏厄連是我們的地方,我們只是短期租借給了雇傭軍」

國防部長冷冷的說了一句,美軍為了佔領白令海峽更好的殲滅在阿拉斯加的雇傭軍,很有可能會登6烏厄連作戰。

「那就不讓他們登6,我建議我們的太平洋艦隊應該活動活動了,還有黑海艦隊,也配合的動一下效果最好」

卡利列夫先微微笑道,太平洋艦隊目前的最高指揮官和霍斯家族關係非常好,黑海艦隊則是國防部長一派系的人,卡利列夫上次庫爾斯克號核潛艇的事黑了黑海艦隊一把。讓國防部長這一派系的人很是惱火。

「沒錯,這個主意不錯,無論如何烏厄連是我們俄羅斯的領土,不可能放任美軍登6」

總理先微笑回應,國防部長的臉色更青了,忍不住說了一句:「難道你們想和美軍開戰?這個時候我們和美軍開戰對我們會有什麼好處?」

「不,不,長官您誤會了,我們不會和美軍開戰,但是我們做出的這些動作會讓美軍有很大的忌憚。讓他們不敢在烏厄連登6,我們的目的僅此而已」

卡利列夫微笑搖頭,普京的臉上也帶有一絲的笑容。 炙熱的太陽烘烤大地,四周由於高溫而導致空間微微扭曲起來。

走在街道上的兩人正朝著電影院前進。

蟬鳴聲被微風帶到耳邊,略帶煩躁的夏季合奏使人變得疲倦起來,懶散的午睡時間似乎還未過去。

夏目打起精神,此刻正在約會當中,產生想要睡覺的方法也太愚蠢了。

「那個,人類,那是什麼東西。」

「恩?」

和c.c.一樣抬起頭,頭頂的天空之中,在那以湛藍色穹頂為背景的中央附近,拖著尾部白線,朝著西方前進的飛機正慢慢飛過。

果然,在變成了精靈之後,大部分記憶都已經被丟失掉了,留下的,只有新生的記憶而已。

「那個是飛機,讓人類飛翔於天空的機器。」

「也是敵人?需要打下來嗎?」

「不用了,不用了,那個不是astm的兵器,只是普通的飛機而已,那個上面啊,可是承載了很多的願望哦。」

對歸來的家人的平安願望;

對離去的家人的祝福願望。

在無垠的天空上,飛翔著的飛機並不只是裝著乘客而已,還同時包含了各種各樣的思緒。

夏目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可笑,如此一來不就像是曾經自己一樣了嗎?

家人漸漸地離去,以至於整個家庭只留下自己孤身一人。

等到抬起頭看到了飛機的時候,卻發現無論怎樣努力的伸手去抓,卻還是完全夠不到。

那種恐懼讓人覺得害怕,正因為不想要孤身一人,才回去晚上尋求自己的同伴。

吶。虛擬的世界之中真的存在著現實嗎?

吶,此刻的世界之中真的存在著戀愛嗎?

如果自己可以弄明白的話,應該足夠改變現狀了。

不知何時,夏目發現自己傻傻地對著頭頂的飛機伸出了手,正當夏目苦笑的時候。旁邊一隻潔白的手也伸了出來。

「真是,美麗的天空呀,人類。」

「唉?美麗的,天空嗎?」

可能曾經仰望頭頂的自己並非是為了看到乘坐著某人的飛機,而是為了靠近無垠的天空吧。

畢竟上方的那片區域,是如此的湛藍。是如此的廣闊,是如此的——恆久。

收回了自己的左手,夏目啊的回應著c.c.的話。

「的確,十分美麗,那是沒有看到過的景色。」

「正是因為和你一起,才能夠看到……」

「這個。c.c.你剛才說了什麼?」

「這就是雙人腳踏車,絕贊販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