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是身體受了重傷,齊爾德的飛行速度也依然不算慢,很快地,他就已經來到了這亞蘭特星球所在範圍的上空。

這就好似來到了地球上的大氣層一樣,這個範圍,差不多已經是來到了這個星球所處的空間之內。

「……咦,怎麼回事,應該是這個星球沒錯啊,怎麼?我怎麼會絲毫也沒有感覺到有傷勢恢復的跡象!聖光呢,聖光哪去了?」

在接近到了這個星球所在範圍的上空時,原本滿心歡喜的齊爾德,卻突然發現,在這個星球上,他竟然沒有感知到有絲毫的生命氣息。

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聖光。

此時的他,忽然愣住了。

接著,他心中莫名地湧現出一種名為不安的情緒。

這種情緒在以前的歲月中是從未有過的,這是一種極度危險的情緒,好似隨時都要大禍臨頭的感覺一樣。

「怎麼回事,這…..這是怎麼回事?」

在不斷的感知之下,齊爾德突然發現,這顆星球上的生命之氣,竟然已經完全的消失無蹤了。

彷彿他來到的只是一顆死亡星球而已。

「怎麼會這樣,一百年前我還來過的,記得這裡的聖樹有著無與倫比的療傷能力,那治療的光芒足以籠罩整個星球,即便是在很遠的天空中,也會有無比濃烈的生命氣息,現在,怎麼可能會全部沒有了,難道說,地面的聖樹是都被那些可惡的賽亞人給移植光了嗎,該死,該死的!」

天行聖醫 此時,感受帶體內五臟六腑中傳來的無比的劇痛,齊爾德怒目圓睜,突然揚天咆哮了起來。

他的身體此時急速而下,不斷向著地面降落而去。

「不行,一定要找到一顆,不然的話,真的要完蛋了!」

在心裡強烈的恐懼之下,齊爾德很快地就來到了地面上,而此時,剛一落地,他就突然愣住了。

目光一閃,他突然發現,在他的前方,一個人影突然出現了他的眼前。

即便是見多識廣的齊爾德,此時,也突然愣住了。

因為就連他,都沒有感覺到,這個身影是如何來到他的眼前的。完全就好似幽靈一般,突然就閃現在了他的面前一樣。

「你…..你是什麼人?」

緊緊皺著眉頭,齊爾德目光兇狠的瞪著眼前這個人的身影,大聲的問道。

齊爾德這個身影不用問也知道,自然就是楚河了。

就在剛才,在看到這個身影降落的時候,楚河就看準了目標,運用了瞬間移動的技巧,鎖定了他的方位,然後,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在看到這個身影的剎那,楚河頓時就會想起了北界王曾經給自己講過的歷史,再結合自己對劇情的了解,此時的楚河,瞬間就猜出了眼前這個人的身份,宇宙海盜,齊爾德、

這個龍珠中大BOSS之一弗利沙的先祖,冰凍一族的齊爾德。

雖然在龍珠中正篇中沒有提到過,但是,在劇場版中卻是一個強大的人物,

記得按照當時的劇情來講,這個齊爾德是被從未來穿越到過去,第一個成為超級賽亞人的悟空的爸爸所打敗的。

好像當初賽亞人之所以被滅族,也正是因為在臨死之前,齊爾德曾經告訴了他的族人要小心賽亞人。

所以,之後的弗利沙才如此的仇視賽亞人,擔心賽亞人會威脅的他們冰凍一族的統治地位,以至於將整個貝吉塔行星徹底的摧毀。

而眼前這個人,無疑就是貝吉塔行星毀滅的一個導火索。

此時的楚河,在腦海中瞬間就理清楚眼前這個人身份的思緒。

那麼,接下來干怎麼辦呢?.. 是救他呢,還是棄之不管,任由他自生自滅呢?

當第一眼看見這齊爾德的時候,楚河已經看出了他的傷勢,是屬於五臟六腑嚴重受損,全身的精氣枯竭十之八九,身體內部各個經脈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斷裂,可以說,要不是因為這齊爾德體質特殊,實力強勁,換成一般人,恐怕在一開始早就一命嗚呼了。

不過,縱使如此,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這齊爾德也將因為重傷不治而命不久矣!

雖然按照原著中來說,這齊爾德不算是什麼好東西,甚至是賽亞人滅絕的罪魁元兇之一,照理來說,楚河是應該見死不救的,但是,畢竟現在這齊爾德和自己無冤無仇,何況剛才自己已經決定了救下將要來的這個受傷的人,雖然眼前這個人的身份讓他感覺有所意外,但是,也並非楚河所不能接受的。

雖然楚河有著賽亞人的身體,但是,他從沒當自己是貝吉塔行星一族的人,

所以,對於賽亞人被滅族之事,他是半點沒有憤怒感,自然而然,對這齊爾德也就沒有什麼仇恨之意。

「喂,小子,我問你話呢,為何不回答,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見到眼前這個男子在看到自己后一臉彷彿神遊外物,完全無視自己存在的樣子,齊爾德心中頓時感覺十分的憤怒,他眯著一對小眼睛,狠狠盯著楚河,惡聲惡氣的說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你快要死了!」

聽到齊爾德的問話,此時的楚河回過神來,一臉微笑的望著他,平靜的說道。

「什麼,你……你竟然說我就要死了,可笑,你好大的膽子,我只不過是受了一點傷而已,一旦找到聖樹的話立刻就可以治療痊癒,你小子不要胡言亂語!」

聞言,齊爾德心中頓時一震,彷彿被觸碰了心中的痛楚一般,他目光中寒光閃爍,猙獰的盯著楚河,氣急敗壞的怒聲道。

「嘿!這樣啊,那麼,聖樹呢,你所說的聖樹呢,在哪裡,你看看這個星球上還有你所說的東西嗎?」

楚河哈哈一笑,他滿臉不屑的說道。

「難道是你?是因為你這傢伙的原因造成的嗎。可惡,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聽到楚河的話,齊爾德似乎聯想到了什麼,立刻怒火中燒,他咬牙切齒般的望著楚河,狠狠的攥起了拳頭,二話不說便一拳朝著楚河揮去。

這一拳快如閃電,揮出之時便有風雷之聲咆哮,看上去威力極大。

「哼,受了傷還這麼逞能,簡直是自不量力」

看到齊爾德的動作,楚河臉上露出一絲毫不在意的笑容,只見他身體輕輕一閃,便晃過了齊爾德這看似快速無比的一拳。而與此同時,楚河順勢伸手在齊爾德的身體上輕輕一拍,頓時,齊爾德便感覺自己身體好似被一股電流瞬間麻痹,接著雙腿一軟,他便直接癱坐到了地上,彷彿一隻死狗般的躺了下去。

「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我…..我的身體竟然被如此輕而易舉的擊倒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當倒下地面的時候,齊爾德的臉色中頓時變得煞白一邊,眼神中完全是不可置信之色。

因為情緒距離的起伏,他背後的尾巴也不斷的搖晃起來。

此時,他一邊雙手捂著腦袋,一邊不斷地搖著頭,喃喃了起來。

「除了那個傳說中數千年才會出現一次的超級賽亞人,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夠再次擊敗身為宇宙中戰鬥力最強的冰凍一族,我齊爾德大人可是最強般的存在,縱然只是第一階段,縱使是身受重創,也不可能隨便就讓人給擊倒,絕不可能的!」

「嘿,廢物,你現在只不過是個廢物而已!」

耳邊突然一陣嘲諷的聲音傳來,齊爾德此時抬起頭來,頓時,望見了楚河那閃爍著無邊不屑的眼神。

「你……你想怎麼樣,難道說,你想要乘人之危,趁著我虛弱實力的時候殺我!」

心中忽然湧現出一股恐懼,齊爾德驚駭欲絕的望著楚河,神色中驀然變得陰晴不定。

就在剛才那一擊之下,齊爾德心中已經大體判斷了楚河所具有的實力。

雖然具體有多高不知道,但是,他卻知道,那是足以殺死自己的實力。

若是在他身體沒有受傷之前,能夠進行二三段變身的時候,他相信,眼前這個人的實力,縱然在高,也絕對承受不住自己的一合之敵,但是,由於自己在和那個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對戰時拼盡了全力,耗盡了全部的元氣,使得自己根本就無法做到任何一種變身。

現在的實力下降到了一種以前根本就無法想象的地步的他,可以想象,如果楚河真的出手的話,絕對可以輕而易舉的就要了自己的性命。

雖然自己自命為宇宙帝王,但是,生命畢竟只有一次,齊爾德還是很愛惜自己的生命的。

他還有無邊的野心沒有實現,他的壽命還有數千年,他還有許多未完成的事情。

如果就這樣不明不白的別人殺死的話,那麼,無論如此,他都不會甘心的。

曾經自認為宇宙的最強者,宇宙盜賊齊爾德,佔領北銀河數千個星球他,怎麼可能死在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無名小卒的手裡呢?

不行,絕不能死?

心裡如此掙扎的想著,此時,齊爾德目光閃爍,臉上忽然湧現出一股哀求之色。

接著,只聽撲通一聲,他直接跪在地上,雙手扶著地面大聲地說道。

「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和你無冤無仇,你不能殺我!只要你不殺我,等我傷好了之後,我願意給你我所具有的一切,以後你就是宇宙帝王,求求你!」

一邊說著,此時的齊爾德,一邊不斷注意著楚河的臉色,心中忐忑不安了起來。

改變從高考開始 看著齊爾德此時的形象,楚河的心中頓時感到一陣可笑。

沒想到,這齊爾德有著如此的實力,但是,性格竟然和他的後代弗利沙一個德行,卑劣不堪,有著那極度無恥的一面。

輕輕一笑,楚河平靜的望著齊爾德,淡淡的說道;「你放心就是,我暫時還沒想要殺你,與之相反,今天我的心情不錯,所以,我可以免費給你治療一次傷勢,你覺得怎麼樣呢!」

「什麼,你說什麼?」

修羅神帝 彷彿聽錯了什麼似得,齊爾德神色先是一怔,接著便不可置信的望著楚河,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說,我可以免費治療你一次?」

「真的嗎,好,實在是太好了,你可千萬不能說話不算數,快點,快點給我治療,我現在要痛死了,快點啊!」

在得到了楚河肯定的答覆后,齊爾德目光中頓時閃爍出了一股奪目的光亮,他興奮的對著楚河大喊大叫了起來。

「給我安靜一點,吵什麼吵!先說好了,我只能用手術的辦法救你,你自己看著辦吧!不同意就算了!」

楚河輕哼了一聲,接著,他看著齊爾德,緩緩道。

「手術,你會做手術?」

齊爾德一臉不解的問道,此時,在他所在的這個時代,雖然是很早以前,但是,在有的星球,科學卻十分的發達,早已經有了手術這個概念,佔領過多個星球的他自然不會陌生。

「你不用管,總之一切聽我的就是!」楚河的臉上露出一副不容置喙的神色,淡淡的說道。

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經不能夠任由自己左右,齊爾德此時也擺出一副聽天由命,任人宰割的架勢,他目光閃爍中,頓時咬了牙牙,點頭說道。

「好,你想怎麼做都可以!」.. 聽到齊爾德答應的話語,此時,望著他臉上那擔驚而又受怕的神色,楚河目光微微一閃,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

「哈哈,你放心好了,對我來說,你的生命在我的眼中沒有任何意義,況且,這是我第一見到你這個人,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加害於你!」

似乎是為了安慰齊爾德,楚河突然如此開口說道。

忽然聽聞此言,齊爾德目光閃爍,他身子先是一震,然後便低下頭。

似乎是思索片刻后,他抬起頭,望著楚河,先對著楚河露齒一笑,接著便用一副極其誠懇的語氣,小聲道:「我……我知道了!」

看著齊爾德此時表露出一副完全聽話的樣子,楚河滿意地點了點頭,緩緩道;「嗯,看來你還懂點道理,知道就好,即然這樣,那就開始吧!」

說完這話,在齊爾德注視下,此時,楚河便突然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膠囊。

正當齊爾德好奇他要幹什麼時,就見楚河將那膠囊隨意地朝地面一扔,下一刻,煙霧閃過之後,一間屋子便憑空出現在了地面上。

「這……這是什麼東西?魔法?」

此時的齊爾德,在親眼目睹這番場景之後,似乎是暫時忘卻了自己身體上的傷痛,完全是一種目瞪口呆的樣子,驚呼了起來。

「魔法?不,這是科學,這東西叫做萬能膠囊,有空間儲存的功能,你不用在意。現在重要的是這間屋子,這是你的手術室,跟我進來吧!」

看著齊爾德一臉好奇的樣子,楚河微微一笑,稍稍解釋了一句后,他便帶著齊爾德,進入了這間他平時當做研究實驗室的地方,

這間實驗室便是早在先前他改造自己,以及研究人造人比克的那間實驗室,要知道,這裡各種各樣的器材,藥物,儀器設備,都應有盡有,此時,充當一個手術室不過是小意思而已。

即便是見多了世面的齊爾德,此時,在進入到這間屋子,見到了後世如此多稀奇古怪的工具器械后眼中也不時的閃爍起了精彩的光芒。

「這些東西,我縱橫了許多星球,甚至許多科技領先的星球都沒有見過,好精妙的儀器,好高端的設備!」

此時的齊爾德,目光中異彩連連,從這可以看出,這齊爾德還是一個科技的愛好者。

怪不得他要做宇宙海盜,搶劫如此多的星球,佔據多種資源,說不得,奪取領先的科學技術也是他的目的之一呢。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齊爾德臉上先是一陣變幻,然後,他忽然轉過頭來,眼神熾熱的望著楚河,激動的說道:「喂,你…….你要不要和我合作,等以後我的傷勢恢復之後,我可以和你結為同盟,以後我們一同爭戰天下,憑你我二人的實力,相信將這四大銀河中所有的星球通通的佔領都不是問題,到之後,這全部的資源邊都被我們所用,我們一起提升實力,走向力量的巔峰,稱霸這整個宇宙,你看如何?」

這個時候的齊爾德,神色顯得極其的認真,看樣子,此時此刻,他的確有了這種想法。

而楚河聽了這話后,心中卻不知怎麼的,突然笑了起來。

回想起龍珠劇情中,弗利沙也曾經邀請過孫悟空,想要讓孫悟空成為自己一邊的人,這齊爾德不愧是他的先祖,做事的風格果然一致。

縱使當時的弗利沙實力驚天,孫悟空依然堅定的拒絕了弗利沙的要求,更何況,是此時的楚河。

他的目標,是成為這個世界宇宙最強者,對於什麼佔領星球,統治天下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彷彿看白痴似的目視著齊爾德,楚河輕輕一笑,道:呵呵,受了這麼重的傷,都快要死了,還在想著這麼美事,你還真是有野心啊!」

「不過,想法雖好,但是,和我合作,那是不可能的,你這是白日做夢,異想天開!」

聽到楚河的話,齊爾德神色一變,臉上頓時露出了一副完全不能理解的表情。

「你……你竟然拒絕我的要求,為什麼……為什麼?我知道了,你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嗎,好,我告訴你,我就是這宇宙中戰鬥力最為強橫的冰凍一族中的齊爾德,現在的宇宙帝王,到目前為止,我已經佔領了許多的星球,擁有許多的手下,數不盡的資源,可以說,我們合作的話,我的一半,不,所有的權利都可以和你共用,我相信,我們一定也會有著非常美好的前途和未來!」

「哦?是這樣嗎你是宇宙帝王,好威風的稱號,不過,既然你這麼厲害,那怎麼會被人打傷,從你的傷勢可以看出,你完全不是那個人的對手,這也叫宇宙帝王?「

楚河臉上露出一絲譏笑,他嘴角微微一動,緩緩道。

「哼,你知道什麼,那是因為我太大意了,沒有想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存在,那傢伙竟然擁有了超乎我想象的力量,不過,一旦我恢復了力量后,練成了第四階段的變身,我相信,即便是超級賽亞人,在我的全力之下,也一定可以將它給殺死的~!」

此時,聽到楚河的話后,齊爾德頓時變得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雙目中充滿了仇恨的說道。

「……哦,這樣啊,希望預祝你成功,不過,我不喜歡和失敗者合作,所以說,就算你再厲害,我也沒有興趣!」

楚河看著齊爾德此時的神色,臉上故意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輕輕道。

「你這傢伙…..」

見到楚河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齊爾德眼神中光芒閃爍了片刻,最終低下了頭。

「好吧,既然這樣的話,那麼,請你開始給我治療吧!」

一邊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齊爾德此時面露痛苦的說道。

「知道自己的身體痛苦還和我廢話說這麼多,快躺下吧!」

指著一個能夠做手術的檯子,楚河看著齊爾德,平靜的說道。

點了點頭,齊爾德按照楚河的吩咐,躺在了那個檯子上。

這樣一來,楚河就要開始進行手術了。

「將你全身的氣全部收斂,我要給你的身體實行麻醉,不能有任何的防禦,快點!」

當拿起工具后,此時的楚河,彷彿化身而成為一個真正的醫生,望著檯子上的齊爾德,此時的楚河,一臉認真的說道。

「笑話,我噹噹宇宙帝王,征戰無數,怎麼還要進行麻醉,難道你以為我會怕疼嗎!別小看我」

聽到楚河的話,彷彿收到了什麼巨大的侮辱一般,齊爾德的一雙眼睛頓時瞪著楚河,不滿的嚷叫起來。

「你現在是想死還是想活,哪那麼多廢話,快點照做,不然我就用我的氣強行突破你的身體內部防禦,給你實行麻醉,到時候受傷加重的話就不要怪我!」

而楚河此時則完全一副無視齊爾德的樣子,他一臉嚴肅的表情,用一種不容置喙的語氣堅定的說道。.. 看到此時楚河的神色,即便是平時自視甚高,自命為宇宙帝王的齊爾德,心中也不由自主般的生出了一種不敢拒絕的感覺。

顧念半生 這是內在氣勢上的壓制!

在這種強大的壓力下,此時,齊爾德只得點頭道;「好,你讓我怎麼做我都聽」

就這樣,齊爾德此時將自己的身體的防禦完全的降低到了最低點,讓自己完全是一副毫無戒備的狀態。

看起來,這齊爾德此刻是完全地將自己的生命交付在了楚河的手中。

事實上也不得不如此,齊爾德如此的配合完全在楚河的意料之中,瀕臨死亡的他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抓住了楚河這根救命稻草,但凡有任何一點求生的機會,他豈能不會努力的去抓住?

在生命的面前,什麼宇宙帝王,什麼驕傲自尊,對他來說,都是浮雲而已。

在楚河的眼中,除了極少數的人之外,很少有人能夠以一副無所畏懼的姿態直面生死,大部分的都是委曲求全,想要保住性命而已。

將需要的藥劑配好,楚河便拿著一根針筒來到齊爾德的面前,目光灼灼的望向了他。

尖細的針尖閃爍著森寒的冷光,針筒中藍色的液體靜靜地浮動,此時,看到楚河手中的針筒,齊爾德好似忘記了自己剛才說過的話,他的神色變了數變,面色微微抽動中,額頭上忽然流出了幾滴汗珠。

如果認真的看的話,似乎能看出他的臉色有些微微得發白的樣子。

「怎麼,害怕了!」

輕輕一笑,看到齊爾德此時一臉失態的樣子,楚河忍不住出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