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陸湘能夠戰勝她跆拳道的教官,也不敢輕言能夠戰勝三名手持西瓜刀的小流浪。

「他能不能打得過那麼多人?」看著那十五名持刀的流氓沖向聶冷,陸湘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擔心。她的跆拳道教官若是同時面對這十五名持刀的流浪,只怕擋不住幾個回合就要被砍成重傷。

聶冷手一翻,便多了一隻警棍,他腳踏王天雄傳授給他的天玄步法,恍若鬼魅一般在那人群之中穿梭,手中的警棍恍若毒龍一般狠狠的敲在那些流氓的要害之上。

那些流氓根本連聶冷的邊都碰不到,就被聶冷打得頭破血流暈了過去。不多時,那十五名流氓就倒了一地,失去了戰鬥力。

「好厲害!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武林高手嗎?沒有想到現實竟然真的有這樣的高手存在!」陸湘看著聶冷,眼中閃動著奇異的光芒。聶冷擊敗十五名流氓,連一下也沒有被那些流氓擊中,這種實力已經遠遠超出陸湘的想象。

「去把你們幫主叫出來!我知道他現在就呆在這霜藍酒吧!」聶冷拿起一瓶洋酒澆在了陳江的腦袋之上,將陳江淋醒了過來,語氣森寒無比道。

陳江醒來,咬著牙,眼中閃過一抹怨毒迅速的向著那霜藍酒吧裡面走去。

「臭小子,等會你就死定了!」陳江心中怨毒無比的想道。

「拉斯特,附身!」陳江離去之後,聶冷命令道。如果事情一如他所料,那麼即將出來的敵人可能十分棘手。

「是!主人!」拉斯特應了一聲,然後化作一道黑芒沒入了聶冷的背上,在聶冷背部形成了一個惡魔紋章。

不久,從那霜藍酒吧深處走出了一行人。

為首一人剃著光頭,身穿休閑服,臉上有著一條刀疤,一臉兇悍之色。他便是黑牛幫幫主趙明義! 在趙明義的背後跟著一名身高兩米二,彷彿巨人一般,肌肉結實,雙眼凶光四溢,頭上綁著一條白布,上面寫著忠義二字,散發著可怕威壓的男子。他便是韓飛在資料上提到的關鍵人物新進在西江市崛起的關鍵人物黑牛幫第一打手——張牛。

在那張牛身邊,還站著八名穿著各種休閑服的黑牛幫幫眾。每一個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趙明義一走出來,目光一掃,便看見了那前來鬧事的聶冷和陸湘。

目光落在陸湘身上之時,趙明義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遲疑了一會,出聲問道,「陸湘小姐,是你么?」

「沒錯,我是陸湘!」陸湘上前幾步道。

「陸湘小姐,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下面的人沒長眼冒犯了您嗎?」趙明義不動聲色,出聲問道。

在天朝,任何道上的勢力,只要政府有心,都能夠輕易將之碾成粉碎。國家機器的力量可不是蓋的。陸氏集團的董事長陸雲天在西江市擁有極為龐大的勢力,只要他有心,利用政府機關的力量,黑牛幫這樣的勢力,輕輕鬆鬆就會被夷平。

趙明義做到這個位置之上,也曾被人警告過在西江市有些人不能夠招惹。其中之一便是陸湘。

除非趙明義不要西江市的基業,逃亡天涯,否則他輕易不敢得罪陸雲天。

只有那些兇悍流竄作案的亡命之徒才敢肆無忌憚的對陸湘動手。

「和她沒有關係!趙明義,今天我是來殺你的。去死吧!」

聶冷彷彿變魔術一般,手中突的就多了一隻glock18,他毫不猶豫的舉槍對著趙明義連開三槍。

幾乎是在一瞬之間,那黑牛幫第一打手張牛一步跨出,彷彿一座巨人一般擋在了趙明義的身前。

聶冷的三發子彈沒入了張牛的身體之中,陷入肉中。

「喝!!」那張牛怒吼一聲,他身體的肌肉一陣涌動,那三顆子彈竟是從他的身體之中彈飛了出來,在他的傷口之中,流出絲絲詭異的黑色血液。

「果然如此,這是惡魔!」看著那傷口之中流出的絲絲詭異黑色血液,聶冷心中靜靜的想道。惡魔的血液和人血不同,是黑色的液體。

「殺了他!!一起上,給我殺了他!」趙明義驚魂未定,大聲的尖叫道。若不是張牛的保護,他只怕此時已經死了。

得到命令,那八名穿著休閑服的黑牛幫幫眾卻是紛紛逃竄,躲到一個個掩體之後。

聶冷的手中可是有槍,他們這些拿刀的幫眾怎麼敢上?

出來混的就是為了錢,可是和錢想比,命更加重要。天朝的槍支管制極為嚴格,黑牛幫這樣地域性的幫派也只有趙明義本人私藏有一隻。

「一群混蛋!張牛,幹掉他。不要傷了那個女的。」趙明義罵了一聲,然後幾步逃入了酒吧桌子之後。

「是!主公!!」得到命令,那張牛旋即興奮起來,他雙眼赤紅,彷彿一架重型坦克一般就那樣瘋狂的直線向著聶冷衝來。

一路之上,那擋在張牛身前的玻璃桌子、椅子、瓶子等一切都被他撞飛開來。

聶冷腳下連點,身形暴退,持槍對著張牛一陣急射。

砰!砰!砰!

槍響之聲一直不停,那張牛的頭上,脖子,心臟等要害之處都被子彈射出了一個個血洞。只是那張牛卻依然沒有停止衝鋒。

那一顆顆子彈射入張牛的身體之中,不久便被他的肌肉彈射出來。

「這是什麼怪物?竟然能夠抵擋子彈的射擊?」陸湘看著那彷彿不死之身的張牛,眼中閃過一抹驚駭。能夠抵擋槍支射擊的人類,這已經遠遠超出她的認知範疇。

「好強!這還是人類么?」那些躲在酒吧后觀戰的黑牛幫幫眾們也臉上寫滿了驚駭。他們也是第一次看見張牛能夠抵擋槍支射擊,上一次狼頭幫的張世彬只是一照面就被張牛擰下了腦袋,根本沒有讓他們見識張牛的兇悍。

「有意思,就讓我看看你有幾分本領!卸元式!」聶冷迅速的將那手槍收回衣內,擺出了卸元式的起手式。

卸元式、天玄步法乃是在這一年多的時間之中,王天雄傳授給聶冷的兩大秘術!天玄步法乃是一門閃避攻擊的精妙步法,卸元式則是能夠起到四兩撥千斤的秘術招式。

張牛彷彿一輛重型坦克,雙手護著眼睛,瞬間向著聶冷撞來。

縱然是一名訓練有素的特種兵被張牛撞中,也要粉身碎骨。

聶冷引動修鍊一年多的裂天元力,催動卸元式一引,一帶,那張牛便被撥到了一邊,狠狠的撞在了一邊的牆上。

轟的一聲巨響,那霜藍酒吧的牆上竟然被張牛撞出了一個人形大洞。

「這還是人嗎?」

看著那被張牛撞出的人形打洞,那霜藍酒吧之中除了聶冷之外諸人都是一呆。

伴隨著一陣煙塵,張牛從外面大步走了出來,一副沒事人的模樣,然後繼續向著聶冷衝來。

「喂,張牛,拋棄你原來的主人,跟我怎麼樣?」聶冷引動卸元式,將那張牛一引,一帶,讓張牛再次撞在一邊的牆上。

聶冷此時已經確定,張牛乃是一名力量型的惡魔,力大無窮,同時擁有不死之身。連續兩次使用卸元式,他的雙手都被張牛那股巨力震得發麻發痛。

惡魔之中,也有無數種性格的存在。有的惡魔只要受到勾引,就會背叛主人。根據雙方訂下的契約不同,甚至有以惡魔為主的契約,那樣的契約,惡魔可以隨時殺死召喚它出來的人類。

「我拒絕!忠義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原則!我絕不會背叛我的主人!受死吧,人類!」連續兩次被聶冷卸去力量,張牛也學乖了,它狠狠一撞撞在牆上破牆而出,從外面硬生生的抗了一輛小轎車,撞爛了那霜藍酒吧的牆壁走了進來。

「這是超人么?」看著那扛著小轎車走入霜藍酒吧的張牛,酒吧之中,所有人眼中都閃過一抹不可思議。

那小轎車的重量可是按噸來計算,能夠將那小轎車扛起來的人類,世界舉重冠軍在他面前都要甘拜下風。 隴諸侯字數都有二百四十萬節也有五百多章,按理瑰引閱應該增加一些才對,但怎麼越來越少呢?老鼠很無語啊!難道兄弟們就那麼想讓老鼠當太監么,這麼下去,老鼠還能每月三十萬的堅持幾個月,兩個月,三個月,老鼠要求真的不高。一天所有章節能有一千個訂閱就成。以諸侯如今五百多章的章數。四百章的邯,這個不算是什麼高指標吧。老鼠就這麼點底線,各位兄弟都不能滿足么,鬱悶剛,抱怨幾句,泄一下,恩,如果諸侯這本書真的連續再三個月訂閱楚低,老鼠只能考慮開新書了,畢竟老鼠現在靠寫書吃飯,在最後在求,訂閱,還有打賞。

括梗點了點頭,一切都是那麼的淡然,雖然沒有多少言語。但是從對方那嬌靨上的神色上夏羽的耳邊彷彿又響起那銀鈴一般的聲音,作為深受小日本思想毒害的宅男,夏羽此刻看著眼前的扶桑巫女腦海里居然浮現不出一點齷齪的畫面,丫的。是他改邪歸正了,還是此情此景讓人浮現不起那種念頭。

夏羽搖了搖腦袋,再次揚起頭。嘴角露出一絲壞壞的邪笑,上前兩步。不過那巫女還沒有反應,她身後的那條雪白巨犬卻是探出半個身子。鋒利的利爪在雪白色的地面上閃爍著寒芒,喉嚨中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夏羽停住腳步,目光不由地望向那巨犬。

傳說中,扶桑的巫女擁有憑神守護。而憑神的種類有九尾狐神和大神,顯然這頭雪白的巨犬就是她的憑神,一頭小狗也敢對聯齜牙咧嘴的。夏羽心神,動,在皇城最高峰。供奉神殿前的麒麟小窩內,身體已經長的比一頭狼犬還要大上一圈的七彩麒麟小黑抬起腦袋,四個似鹿的蹄子撐起身體,很人性化的打了一個哈氣,眼角還流出一滴眼淚,四蹄揚起,虛空而翔,向著自己那個打擾它睡覺做美夢的主人而去。

作為大夏國的鎮國神獸,麒麟小黑可是受到十星級的待遇,負責照顧這個傢伙的女官就有百來號。比夏羽可要金貴多了小黑腳踏祥雲,落在夏羽的身邊,打著哈氣,一副沒有睡醒的模樣,那樣子跟只小狗沒有兩樣,看的夏羽牙根痒痒,他娘的,這簡直就是在給老子丟臉面。

麒麟獸的出現讓巨大更加的警懼。雙腿前拱,不過不要以為是要頂禮膜拜,而是做好了進攻的準備」黑對於巨犬的挑釁倒是無動於衷。在夏羽的腿邊蹭了蹭,雖然小黑已經進入到成長期,但畢竟只有幾歲大,還很不穩重啊!不過麒麟就是麒麟,它在怎麼那也是麒麟。

似乎感受到夏羽的憤怒。小黑有些怯怯的離開夏羽的身旁,兩個黑色的眼珠望向了對面的白色巨犬,似乎看到了一個大玩具一般,比個頭誰大么黑低吼一聲,身上七彩光暈綻放而出,那只有狼犬大小的身體快的膨脹,只眨眼的功夫,一頭比巨大還要大上不少的成年麒麟出現在院落之中。

麒麟變小黑的天賦技能之一,在幼生期的時候,施展麒麟變還有些費勁,但進入到了成長初期,麒麟變施展起來顯然要輕鬆了許多,憑神雖然也有一個神字,但比起鎮守神獸比起來可是一今天上一個地下。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不過巨犬似乎沒有懼怕小黑的意思,前爪一踏,腳下居然也浮起一塊雲來。居然也踏空而起,麒麟小黑,看著躍起的白色巨大,黑眼球來回動著。踏起前蹄追了上去。

一麒麟,一巨犬就在天空之中掐起架來,夏羽倒是絲毫不擔心黑會有什麼閃失小黑是鎮國神獸。而在這座皇城內,可算是小黑的主場地,一國王城的好壞決定著一個國家的龍脈,是國本小黑在皇城內成長度是很快的,不過對於一隻神獸來說,那長達萬年,甚至更久的壽命,而成長同樣是需要漫長的時間的。至少夏羽這輩子是看不到黑長大了。

「你的憑神很厲害,居然連神獸也怡然不懼!」夏羽抬頭望著天空。儘管兩者打的不亦樂乎,但與麒麟小黑有著心神聯繫的他自然知道。小黑現在十分的興奮,似乎在為找到一個玩伴而高興,對付起那頭巨犬來自然還是綽綽有餘,不過好不容易有一個玩具,他自然不捨得下

手。祜梗也是淡淡一笑,憑神身上擁有九層封印,因為憑神本身就是神獸。而且是成年的神獸,只不過是妖神獸。以她的力量還不足以破除封印。而只有破開封印,憑神的力量才會越來越強,不過就算如此,如今的犬神也沒有用出全力,如果真的戰鬥起來,或許犬神會敗,但也不至於沒有半點還手之力。

娘的,自己這是怎麼了,望著祜梗那淺淺的一笑,夏羽就跟著了魔一般,陶醉其中,莫非自己愛上了這個扶桑女不成,夏羽望著美的不可方物的括梗,心裡突然一動,他是大夏國的皇帝,自己喜歡哪個女人用得著這麼瞻前顧後的么,喜歡就納入宮中就好,難道她還敢拒絕不成。

夏羽心裡想著。走到枯梗的身前,掛梗扭過頭。那吹可彈破的俏顏正對著夏羽的臉,近距離看,那張臉就好像是一個藝術品,沒有半點的瑕疵,夏羽微微粗喘著氣息。體內的慾火快的升騰著,對方那風輕雲淡的淡然讓他很不爽,在他的思想里,小日本都是下賤淫蕩的傢伙。否則色*情業也不至於那麼達。伸出手,捏住對方尖巧的下巴,那順滑的肌膚帶著淡淡的冰冷,竟讓夏羽有點愛不釋手。

那張櫻唇輕抿著,就好似那梅樹上還沒有綻放的花骨朵,淡淡的梅花香混雜著稍梗身上的香氣沁入鼻息。夏羽對著那張朱唇吻了下去,很軟,就好似那棉花糖一般,又軟又甜。抬起頭,一絲晶瑩的津液閃動著淡淡的銀光,那雙皓月一般的明眸不帶有一絲的波動,臉上依舊是不變的甜笑,似乎夏羽剛才什麼都沒有做過一般,丫的,臭婊子,裝什麼聖潔,夏羽看著對方那種表情,體內就騰起一股邪火,大嘴再次的狠狠的吻了上去。

「你似乎不打算反抗么?」夏羽有些火大的道,顯然掛梗的表情刺激到了夏羽的心。

掛梗依舊沒有說話,但那雙眼睛似乎已經做了回答,那是一雙沒有激起半分漣漪的雙眸,深邃讓人看不穿,夏羽徹底的怒了,他將對方的無言看做是對他的挑釁,聖潔的日本巫女,哼,見鬼去吧,日本人都是淫蕩的下作的,夏羽有些怒不可遏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口裡卻在問著自只,為什麼自只會這麼憤怒,因為她的卧呂,又或是因為她那淡漠的眼神。

手指順著那欣長的脖頸滑下。夏羽突然露出一絲邪笑來,聖潔么,貞潔么,看你被脫光衣服,在聯的身下承歡呻吟,你還能保持那種風輕雲淡的神色,手拉開那纏綁在身後的蝴蝶帶,上身那雪白色的衣物失去了束縛后隨著淡淡的風搖擺著,一抹凝華玉脂般的肌膚從衣角中露了出來。讓夏羽不由地一陣心悸。

手粗暴的撕開那上身的白衣。露出稍梗那雪白如玉的肌膚,泛著淡淡的乳白色光澤的肌膚以及那淡淡的處子幽香就好似最強烈催*情葯,讓夏羽火熱的內心再次澆了滾油,騰的一下燃燒起數丈高的烈焰,胸前那高聳的兩團板乳被白布纏繞著,夏羽探出手,覆蓋在上面,沒想到被束縛住的酥乳居然還有這麼大,一隻手堪堪握住,隔著那一層布,依舊能感受到那**驚人的觸感和彈性,夏羽輕輕的把玩著,雙目卻望著那依舊淺笑的括梗,儘管那俏顏上的紅潤多了幾分,但那雙眼睛依舊是那麼讓人討厭的清澈。

不知道為什麼,夏羽一看到那雙眼睛,自己就會莫名的憤怒,手上也不由地粗暴了起來,那團酥乳被揉捏成各種樣子,那櫻唇終於低聲的呻吟出聲,那輕聲的嚶嚀讓夏羽全身都沸騰了,慾火終於不可抑制的爆了,夏羽將身後的披風丟在地上,低吼一聲,將掛梗壓在了身下,粗暴的撕去了她的裙子,以及那纏繞著胸口的纏布,一隻完美的**就顯露在夏羽的雙眼之中:「你真的不打算反抗一下么?」夏羽輕輕的撩起一綹秀,再次的問道。

夏羽現,自己好像再一次被無視了,她娘的,一個小日本女人也跟老子裝,夏羽徹底的憤怒了,胯下的昂起頂住了對方那芳草幽徑,只要他一挺身,對方就將任他馳騁,但到了最後關頭,夏羽卻突然一笑,腦海里似乎想到了什麼,這讓他身體內的慾火快的消融,夏羽站起身。穿好衣物,道:「你這是在用這種方法在抱怨什麼么,是不是覺得聯對你們這些扶桑小日本太不公平了。聯給你一個機會,一個跟聯討價還價的機會,明日,聯會召見你

夏羽邁出步子,離開了院落。巫女稍梗將那大氅照在身上,目光閃爍的望著離開的男人。

夏羽出了院門,臉上的肌肉就開始抽搐起來。禽獸不如啊!居然在那種關頭停了下來,夏羽滿腦袋的懊悔,想要裝男人啥時候不能,那各完美的一具**,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只要挺一下身,自己就將佔有她了,但現在在回去,太沒面子。丫的,明天,明天一定不能錯過了。夏羽在心裡告誡自己道。

吳國北部三邊冷鋒口,呼嘯的北風刮過冷鋒口,出那猶如鬼泣一般的嗚咽之音,雪花洋洋洒洒的飄落,將整今天地都渲染成一片白色,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這就是塞外北方的寒冬。

身著著獸皮大衣以抵禦嚴寒的吳國士兵站立在哨塔之上,儘管穿著厚厚的羊皮小襖,外面罩著大衣。但哨兵依舊不停的跺著腳,可見寒風有多刺骨,哨兵現在只想著,讓時間快點過去吧,然後他就可以到暖和的房間里,烤火,喝上兩口烈酒。

一陣北風吹過,哨兵全身上下都打了一個冷戰,目光卻不經意的掃了一眼關前的空闊,這一看不好。才才還一片空曠無人的關前,居然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的人頭,敵襲,「敵襲,敵襲!」哨兵連忙從一旁拿起鑼棒,對著哨塔上的鑼敲去。但是那木棒才敲了兩下,那鑼就很不給面子的碎了,我靠,哨兵大罵一聲。手忙腳亂的下了哨塔,奔著關牆上的銅鐘跑去。

清脆的鐘聲終於在冷鋒口內響起,在一個個封閉暖和的屋子裡,圍攏在火堆旁的士兵們正熱火朝天的聊著天,突然一個耳朵比較尖的士兵停了下來,道:「聽,是不是有鐘聲在響」。

「鐘聲,不會由是風吹的吧!」一個微醉的大漢,打著飽嗝的道。

「不,好像很有節奏,而且似乎是從城牆那邊傳來的!」

「城牆那邊,難道是警鐘,不可能。這天寒地凍的,到外面撒泡尿都能把鳥給凍掉。這今天氣攻打冷鋒口,除非對方腦袋被門夾了,或者是被驢踢了!」那大漢哈哈大笑的道。

大漢話音剛落,門就被人給踹了開:「都他娘的給我穿好鎧甲,夏軍來襲!動作快點集合」。

屋內眾人聽了,全都傻眼了。夏人不會是真的被門給夾了腦袋,居然選擇這個時候攻城,腦袋沒有毛病吧,不過眾人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想。匆忙的尋找自己的鎧甲,穿好之後,沖入風雪之中。

出現在冷鋒口外的夏軍兵不是縱橫草原的西北鎮守府的鐵騎,而是來自大夏單獨成軍的熊騎兵團。熊騎兵團隸屬禁軍之一,與八大禁軍衛以及神賜,神估兩軍不同,乃是夏羽打造的特殊禁軍,數量在千人到萬人左右,都是擁有特殊戰力的存在,而熊騎兵就是目前唯一形成戰力的單位。

五千熊騎兵,加上一個軍的禁軍。領軍者是在幽國收編幽**的羽林衛將軍趙雲,自從三岔口大夏一個營被滅,大夏緊隨而來的騎兵進行了一番報復,並留下狠話后,就沒了下文,十月,十一月兩個月正走出兵的好時機,也是冷鋒口數個關口嚴密防守的時候,洪承疇在得到冷鋒口的報告后,就知道這很可能是吳三桂借刀殺人的手段,所以調派了兵馬嚴守三邊。但是夏軍之後的偃旗息鼓卻又讓人摸不清頭腦,到了臘月之後,抽調到前方的兵馬6續回歸,這嚴寒的天氣本身就是一個最好的屏障,除非是腦袋秀逗了,否則冬日很少有大規模的戰爭把爆。

但是就在所有人認為夏人的威脅只是一句口頭上的威脅的時候,夏軍的兵馬出現在了關口外面,難道夏軍想在這個寒冬的天氣攻城。開什麼玩笑,這個,時候,一般的弓弩。床弩都已經失效,獸筋根本無法在嚴寒的天氣下還具有強韌的彈性。面對冷鋒口那險峻的地勢,以及高大的城牆,想要破關,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但夏軍來了,這個笑話就不怎麼好笑了,難道夏軍有什麼秘密的武器不成。弈旬書曬加凹姍不一樣的體蛤 那陸湘眼中卻是閃過一抹興奮和驚喜,她正處於叛逆期,對於一切刺激新奇的事物都十分喜歡。看見那抓著一噸多重的小轎車彷彿抓著一根鐵棒的張牛,讓她覺得今晚真是沒有白來。

一手抓著那輛小轎車,張牛速度絲毫沒有慢半分,他幾步衝來,將散落在地上的無數玻璃碾壓成粉碎,然後揮動著那輛小轎車狠狠向著聶冷砸去。

那小轎車重量超過一噸,就是空手道、跆拳道的世界冠軍,被那小轎車一砸也要被砸成肉醬。

「動態視力開啟!」

聶冷心念一動,開啟了動態視力的能力,那小轎車向他飛來的速度在他的眼中一下變慢了許多。

聶冷運轉修鍊裂天訣的元力注入雙腿之中,腳踏天玄步法,速度飆升到了極致,向著一邊躲去。

張牛的怪力和那小轎車的勢能加起來那股力量極為恐怖,縱然是一輛真的裝甲坦克被那麼一砸,只怕也要被砸扁。如此可怕的力量,聶冷就算使用卸元式也無法卸掉那股巨力。

四兩撥千斤,借力打力,卸力等技巧性招數都有著極限。一旦超過那極限,卸力也就無用。在絕對的力量差距面前,一切技巧都沒有作用。

轟的一聲巨響,那輛小轎車幾乎是貼這聶冷的身體砸落在了地下,所有車窗的玻璃都被震得粉碎,向著四面八方濺射飛散。

聶冷催動裂天訣,腳踏天玄步法,一剎那之間,在那霜藍酒吧之中,出現了七八個聶冷的殘影。

那張牛揮動那輛小轎車狠狠的砸在那聶冷的殘影之上,每一次都撲了個空,砸在地面之上,將這附近地面都砸得微微一震。

「好強!」陸湘眼中閃過一抹興奮,這是她見過最高等級的戰鬥,那教她跆拳道的教官在這個級數的戰鬥之中,只怕不是一個照面就被聶冷一刀切斷氣管,就是被那張牛揮動那小轎車砸成肉醬。

「那個人也是怪物么?竟然能夠和張牛那惡魔抗衡!」躲在那掩體之中向外偷看的黑牛幫幫主趙明義看著聶冷眼中也閃過一抹驚駭。他在獲得張牛這個惡魔之時,便以為這隻惡魔的力量天下無敵,縱然陸雲天他也沒有怎麼放在眼裡,只是不想惹太大的麻煩。他萬萬沒有想到在西江市這樣的二線城市之中,竟然還有能夠與惡魔匹敵的人類存在。

聶冷腳踏天玄步法,在那張牛身邊不斷環繞,幾乎一刻沒有停歇。

張牛則是揮動那小轎車不斷的向聶冷砸來,只要被砸中一下,聶冷便會失去戰鬥能力。

纏鬥了一會,趁著張牛一記砸空之時,聶冷腳下狠狠的踏在地面之上,彷彿炸彈一般向著張牛射去。

那張牛卻是不慌不忙,狠狠一拳向著聶冷轟來。他皮粗肉厚,也只有反坦克炮那樣級數的火力能夠將他身體撕裂,他一拳下去,縱然是空手道冠軍也要被打死。

在那張牛即將轟中聶冷之時,聶冷腳踏天玄步法,身體微微一側,避過了那可怕的一拳,然後掏出一個小瓶子,向著張牛抓著小轎車的右臂之上一灑。

一道水花濺射到了張牛的右臂之上,那原本被子彈打中也沒有太大障礙的右臂旋即發出絲絲的白煙,肌肉完全被腐蝕,露出了森森白骨。

「啊!!!!」那被子彈擊中也沒有發出任何叫聲的張牛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之聲,他的右手也斷開,那小轎車也掉落到了地上。

那一個瓶子之中,裝的是a純度的聖水。對於惡魔等暗黑系生物來說,聖水就相當於劇毒。越是純度高的聖水對他們的殺傷力就越大,a純度的聖水就是劇毒中的劇毒。

聖水不但能夠腐蝕惡魔等暗黑系生物的肌膚,還擁有破除暗黑魔法,破壞暗黑生物不死身的能力。

這瓶純度為a的聖水乃是聶冷託人從梵蒂岡本部買回來的。越是信徒匯聚的地方,那聖水的純度就越純。

聖水對惡魔擁有特效,對其他物體卻是沒有作用。聶冷也只有在近身之時使用聖水,才能確保命中張牛本體。

一擊得手,聶冷十分迅速的掏出兩瓶純度為b的聖水,向著張牛的頭部一擲,當那兩瓶聖水飛到張牛頭上之時,他取出glock18對這那兩瓶聖水一陣點射。

砰!砰!

兩聲清脆的槍響之聲,那兩瓶聖水破碎,無數聖水向下灑落。

張牛舉起左手一擋,無數聖水落在他的左手和巨大的身體之上,他的身體到處都冒出了絲絲白煙開始腐蝕。

一擊得手,聶冷身形暴退,取出了準備好的在普通教堂就能夠得到的普通聖水一瓶瓶的向著那張牛投擲而去,然後開槍將那瓶子擊碎。

「啊!!!!」

那張牛瘋狂咆哮,整個身體都在聖水的沐浴之下,發出絲絲白煙,最後癱倒在了地上,身體粉碎化作一道青煙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什麼,那個惡魔竟然被殺死了!那怎麼可能??」趙明義眼中大駭,立即從那吧台之中跳了出來,連滾帶爬的向著外面逃去。

聶冷瞧了趙明義一眼,對著趙明義連開三槍。

砰!砰!砰!

連續三聲槍響,趙明義的心臟、頭顱分別中了三槍。他保持著奔跑的身體一扭,倒在了地上。

「我們投降,別殺我們!」

「別殺我們!我們投降!讓我們去自首也行。別殺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