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不能因為邢一凰怕黑吧?

說出來他自己都不信。

如果是有什麼想法的話,瓦倫丁也沒見邢一凰有什麼實質的行動,依舊跟以前一眼跟在自己身後,堅決執行着她作為一名保鏢的義務……

順便在他作死的時候來一下物理糾正,兩人的關係就像是姐弟一般和諧。

說是姐弟是因為他們兩個的相處方式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情侶。沒有擁抱,沒有kiss,沒有情話,有的只是相互的信任和共同的道路。

瓦倫丁的身體有些痛。這是他成為感染者后留下的後遺症,身體內的源石結晶每到午夜就會顯示它們的存在感,就像是有無數根細小的針出現在了他的身體里,不停刺激着他的痛覺神經,一下又一下,像是夜晚的海潮,有時候疼得不行,過一會又沒有了痛覺。這成為了導致瓦倫丁失眠的主要原因。只有在注射羅德島的礦石病抑製劑之後的幾天他才能睡個好覺,這也是他一周就要注射一次的原因,尤其是在來到羅德島之後。

每天都要早起工作,不能像以前一樣睡到自然醒光明正大的摸魚了。

今晚大概是他第一次這麼認真地觀察邢一凰的臉龐。如果讓他用兩個詞來形容邢一凰的話,瓦倫丁絕對會脫口而出帥氣,瀟灑。

這也是邢一凰給大多數人留下的印象。

作為一名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瓦倫丁從沒見過邢一凰穿裙子的時候,即便是那種很保守絕對不會走光的長裙也沒穿過,倒是西褲和熱褲深受她的喜愛,這大概跟她在切城的經歷有關。

作為一名幫派的頭腦人物,同時還要保護瓦倫丁的安全,邢一凰一直都是穿着職業裝示人,一身黑色的女式正裝,下半身卻不是標準的套裙和黑絲,而是長褲。

瓦倫丁曾提出過讓邢一凰穿上裙子的提議,但是在看到她身後隱隱約約的黑龍之後就把這個提議給收了回去,爛在了肚子裏。

但是現在瓦倫丁決定更改一下自己對邢一凰的印象,睡夢中的邢一凰很可愛。她側睡着,雙手放在胸前,嘴巴微張。黑色的髮絲垂在她的嘴邊,隨着邢一凰的呼吸有規律的晃動着。瓦倫丁躡手躡腳的掀起被子,走到邢一凰身邊蹲下,仔細觀察著睡着的她。

……邢一凰睡覺時竟然會流口水。

瓦倫丁覺得自己發現了個大新聞。不過這也說明了邢一凰對他的信任,睡得那麼死,也不怕他來夜襲。瓦倫丁轉過身,把放在床頭的手機拿過來,打開了照相機。

他要把這一幕給拍下來,平常那麼帥氣瀟灑的邢一凰在睡覺時竟然會像一個小女孩一樣流口水,這事要是說給拉斐爾聽大概會笑話她一整月。

瓦倫丁大拇指摁著揚聲器,將手機調成靜音,免得拍照的快門聲吵醒她。如果醒了那後果就嚴重了,瓦倫丁可以直接給凱爾希打電話要求提前結束任務,原因是自己進了ICU。

他拿着手機,拉開一點窗帘,讓透進來的光線更明亮一些。整個過程非常刺激,瓦倫丁一邊慢慢的拉着窗帘一邊看着邢一凰的臉龐,心跳的就跟高鐵一樣迅速。

很好,這姐姐沒醒。

瓦倫丁蹲下身,將手機攝像頭對着邢一凰的臉,找了一個光線最好的位置,摁下了拍攝按鈕。

一下閃光過後,邢一凰熟睡的面容被清晰的記錄在了他的手機中。同時,瓦倫丁也吵醒了這頭沉睡的母龍。

他關掉了聲音,卻忘了關掉閃光燈。

看着一臉懵的邢一凰,瓦倫丁覺得今天他要度過一個痛並快樂的夜晚。

他閉上眼,把手機鎖好扔到了枕頭邊,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風暴。

五秒鐘后。

預想的拳頭沒有打在他的臉上,這讓瓦倫丁有些疑惑。他睜開眼,看到的是重新躺回床上的邢一凰。只不過這一次她沒有對着瓦倫丁,而是面朝里睡著了。

「不應該啊……」

按照邢一凰暴躁的性格,瓦倫丁拍她的糗照肯定是要被拳頭伺候的,這次竟然沒揍他直接轉身又睡了,瓦倫丁覺得自己帶出來的應該是裝扮成邢一凰的拉斐爾。

將那些不切實際的想像拋到腦後,瓦倫丁撓了撓頭準備上床睡覺。既然沒挨打就好好休息吧,明天白天爭取再挨一頓——換句話說就是他皮癢了。

躺到被窩裏,瓦倫丁打開手機,找到了那張照片。照片中的邢一凰在閃光燈下看起來就像一個小女孩,很萌,甚至有些憨。很快,瓦倫丁注意到了這張照片的特別之處:1097年1月1日,1:52。

他在這個世界停留的時間踏入了第三年。

瓦倫丁關閉手機,整個房間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不見。黑暗中,他看着不遠處邢一凰的後腦,心中湧現出一股莫名的情感。

「新年快樂。」

瓦倫丁笑了笑,躺在床上閉上了眼。

不知過了多久,邢一凰慢慢睜開了眼睛。黑暗中的一切似乎都會變慢,包括時間。她慢慢地轉過身,瓦倫丁的側臉進入了她的視野。

瓦倫丁已經睡著了,發出微微的鼾聲,偶爾伸手撓一下臉。

「新年快樂。」

她用只能自己聽得到的聲音重複了那句問候,再次進入夢鄉。冷風此刻還在悠哉悠哉的吃着薯片。

絲毫不知道危險已然來臨!

此刻的四零七號房間,江白突發奇想。

能不能把這個計劃再完善一點?

「要不我們再完善一點?」江白問道。

「行啊,你有什麼想法。」怪異姬一聽當然同意。

完善自己的計劃,增加更多節目效果,

《這個up橫著走》第三百三十三章就是你叫我來服務的? 先說紫色品質的技能,分別是深水突襲(滄龍出產),野獸馴養(任務結算寶箱出產),速龍之足(速龍王出產,沒錯又是它們)。

深水突襲雖然不錯但並不適合他,野獸馴養的話需要跟野獸搞好關係,然後簽訂契約,跟楊磐的恐暴龍血統相性不搭配也PASS,最後適合他的就只剩下『速龍之足』了。

與前兩個技能不同,速龍之足屬於被動技能,效果是提升移動速龍,跳躍力和腿部靈活性,雖然不能直接提高戰鬥能力,但是對敏捷相對較低的楊磐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補充。

拿著『速龍之足』的技能道具,一根尖銳的速龍腳爪,選擇了使用道具之後,整個腳爪化為一道流光鑽入了楊磐的雙腿。

在流光鑽入雙腿后,楊磐也適時地感覺到自己的腿部傳來了一陣刺痛麻癢的感覺,這感覺有些難受,但對他來說這點疼痛早已經算不了什麼了。

眼看流光對腿部的強化改造一時半會無法完成,楊磐又拿起了剩下的藍色品質技能。

藍色的品質技能一共是四個,只比紫色技能多出一個,還有一個是精通技能,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為侏羅紀世界任務世界中主要敵人都是恐龍的緣故。

野性頭槌(腫頭龍),鐵山靠(暴虐霸王龍),三角龍衝鋒(三角龍),基礎精通-水戰(中級)(摳門的棘背龍)。

可能是因為出產者都是以身體能力見長的恐龍,所以這些技能明顯都屬於強化近戰的類型(基礎技能除外),也都很適合身體屬性較高的楊磐,正因如此他也打算將這些技能全都自己消化掉。

這麼做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楊磐現在真的比較缺少近身攻擊手段,唯一一個戰鬥技能就是生化世界中獲得的『抱摔』,攻擊手段可以說是十分的匱乏。

現在學了新的技能也算是豐富了他的戰鬥手段,對他的戰鬥力也有不小的提升。

看著眼前的一塊顱骨碎片(野性頭槌),一根斷角(三角龍衝鋒),一根肋骨(鐵山靠)和一本表面畫著海浪看起來相對正常的書(基礎精通-水戰),楊磐不得不感嘆空間的技能道具都挺別緻的。

隨手將眼前的幾樣物品選擇使用之後,楊磐站了起來,『速龍之足』對身體的強化改造也已經完成。

隨著身體屬性的逐漸提升,楊磐對疼痛的抗性也在不斷提高的提升,想想當時他學習被動技能『鐵拳』的時候,被強化改造時的疼痛弄渾身大汗,而現在學習『速龍之足』的時候卻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這其中的差別還真是不小啊。

站起身之後,楊磐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身體,很快他就發現了自己的不同,習得了『速龍之足』后,他現在的移動速度提升了三成左右,跳躍力更是提升了近乎一倍,經過蓄力之後跳個5、6米根本不成問題。

剛一學會,技能等級不過初級就能有這麼高的加成,『速龍之足』確實是一個強大的技能。

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身體之後,楊磐捂著因為剛才一時興奮而撞到屋頂的腦袋停了下來。

剩餘的綠色品質技能都是類似,威嚇(雙脊龍),跳躍(藍速龍)之流的技能,雖然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對楊磐來說要麼是技能效果重疊,要麼就是效果太差,所以他就沒有選擇學習。

技能選擇完畢,最後剩下的就是消耗品了,

關於消耗品,楊磐在上個任務世界中消耗了不少,特別是藥品只剩下了3瓶三色藥劑,不過從戰利品中他又補充了不少,而消耗品的主要來源還是作為空間闖入者的速龍。

因為是來自怪物獵人世界,所以速龍出產了許多帶有世界特色的消耗品,比如治療用的恢復葯(綠)*4,解毒用的解毒劑*1(綠),相當於閃光彈的閃光玉*2(白),追蹤獵物用的染色玉*2(白),類似震撼彈的音爆玉*1(白)。

雖然數量不算太多,但種類很豐富,而且這些物品楊磐都從那本『獵人筆記(殘)』上看到過,甚至連製作的方法都有記載,可惜很多材料都是怪物獵人世界特有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替代材料,若是能的話楊磐可以試試自己製造這類道具。

除了這類功能性的消耗品之外,還有就是能夠提升戰鬥力的消耗品,這類消耗品並不多,算上任務獎勵,楊磐也只獲得了三件,分別是暴虐之血(藍),暴虐化基因改造藥劑(紫)和三角龍肋排(藍)。

這其中『暴虐化基因改造藥劑(紫)』是吳博士『採集基因』任務的獎勵,並且不是給人用的,而是給寵物或是召喚獸使用的,其效果是能夠讓使用該物品的生物變為暴虐化生物,在大幅增強其身體的同時還能獲得暴虐化基因改造能力。

另外該物品若是人類使用有極大的幾率會基因崩潰,若是僥倖沒有基因崩潰,則會有極大的幾率基因異化變成半人半恐龍的怪物,若是還僥倖沒有變成怪物,則會有極大的幾率失去理智,若是知道這一步都成功了,那麼恭喜你,你成功獲得了暴虐化基因改造血統。

不過一般來說,腦子正常的人應該都不會去選擇那不足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的幾率,瘋子的話另說。

暴虐之血是空間任務的獎勵,效果是隨機獲得一到兩種基因改造能力,與暴虐化基因改造藥劑相比弱了不是一星半點,但這玩意兒可以給人使用,還沒有副作用,效果也算不錯了。

至於三角龍肋排,說真的這件物品的效果真的不算強,但楊磐確很感興趣,因為從它的屬性來看它的味道應該很不錯。

「三角龍肋排,品質:藍色,材料/消耗品,

效果:大塊食物:該物品可分成5份食用,

優質蛋白質:食用該物品之後永久增強1點力量屬性。

註:基礎力量屬性高於30點該物品增加基礎屬性的效果無法生效,反覆食用無效。

介紹:這是取自成年三角龍的優質肋排,口感極佳,是很好的蛋白質來源。」

看過三角龍肋排的介紹之後,楊磐決定先暫時不吃這塊優質的肋排,等之後在空間中找一位專業的廚師對它進行烹飪以後再吃,好飯不怕晚,1點基礎力量屬性而已,楊磐等得起。

將三角龍肋排收起之後,楊磐拿起了桌子上裝在金屬瓶中的『暴虐之血』,擰開蓋做了一個虛敬的動作之後,一口將瓶中淡紅色的液體灌了下去。

跟血的感覺差不多,就是稍微澀了一點。

在『暴虐之血』下肚之後,楊磐的腹部出現了一股熱流,很快這股熱流就擴散到了全身,同時他的眼球也出現了些許的腫脹感,不過很快這股熱流就和眼球的腫脹感一同消失了。

「使用藍色道具『暴虐之血』,血統能力『歷戰之軀』已激活。」

「血統能力『歷戰之軀』,獲得新的衍生能力『熱能視覺』『體溫調節』。」

「竟然強行融合了暴虐之血的效果,這『歷戰之軀』好霸道啊。」看著出現在歷戰之軀后的兩個新的衍生能力楊磐感嘆了一句。

「不知道牛龍有沒有跑出去。」楊磐拿起了桌子上剩下的『暴虐化基因改造藥劑』離開了地下室,朝著屋外走去。

當楊磐推開房間的門看到外面充滿生機的樹木草原和湖泊之後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清新的空氣頓時讓他感覺精神了不少。

雖然整個人專屬空間都是他自己設計的,但是當他看到實物之後依舊感覺十分的新奇,就像是自己用積木建成的房子變成了實物一樣,既熟悉又陌生。 「爛泥糊不上牆?」我看着她凄然一笑:「你終於也對我失望了嗎?」

沐惜春渾身顫抖,眼裏的淚像決堤的洪水刷刷的往下流。

「你爸爸今天上午找到了我,你知道他對我說了什麼嗎?他說我是不可雕的朽木,是扶不起的阿斗!呵呵!你們還真是親父女,連想法都出奇的一致,你終於也覺得我是糊不上牆的爛泥了!看來這就是你們對我一致的看法!好!真好!簡直太好了!」

說到這裏我猛的感到喉頭一熱,一股壓制不住的氣浪直衝上來,噗的一聲吐出了好大一口鮮血。我一個趔趄險些跌倒!

沐惜春急忙上前一步想要扶我,我猛的一把推開她,由於喉頭像被堵住了一般,我有些氣若遊絲的道:「我不要你管,我不要你可憐!我是糊不上牆的爛泥,別髒了你的手!」

沐惜春獃獃的站在原地,泣不成聲的道:「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我不該這麼說!」

「你不需要道歉,你有什麼錯?我愛你是我不自量力高攀了!是我沒有認清自己的斤兩,我現在終於知道我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對不起,打擾了!呵呵,呵呵呵!」我慘然一笑,轉身,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只覺得每走一步都如同用了萬鈞之力,似乎每走一步都要消耗掉自己全部的生命……

沐惜春再次追上前來拉着我的胳膊,已是哭成了一個淚人!

「今生,你原諒我好不好,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好不好?」

她的語氣近乎哀求!

我站立不動,冷漠的輕輕抽出被她抱住的胳膊,再度邁步。

她還想上前拉我,卻被阿偉給死死的拉住。

「讓他走,他這樣自私的傷害你,你憑什麼還要這樣求他,他根本就不值得你這樣對他,讓他滾,讓他滾啊!」阿偉死死的拉住兀自掙扎著要來追我的沐惜春,歇斯底里的沖沐惜春吼道,似乎是在發泄他的憤怒,又似乎是要把她吼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