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兒只差說給她幸福了,蕭戰立時將她摟入懷中,親了她一口道:「放心好了,為夫保證帶著你,就算是休息時也不落下你。」

薰兒立時一臉羞澀的依偎在蕭戰的懷中,那神態已是千肯萬肯了,只讓後者差點忍不住立馬就要給她帶去幸福。不過蕭戰沒有立馬付諸行動,不代表他的女人不替他拿主意,這不眾女立時建議,說是要留更多的空間給他跟薰兒,很快她們離開了,不過蕭戰沒來得及表示,自己派出去的分身就回來了,並帶來了一個讓他感到意外的消息。

「你是說你打算前往天元衝擊齋武?」

分身點頭道:「這個提議是那個正武然提出來了,說什麼讓我前去天元衝擊齋武,等成功了之後立馬開始遠征紫薇星域的事情。」

蕭戰挑眉道:「這麼說來,他知道我已將地核中的那兩尊齋武收服了。」

分身笑道:「畢竟動靜那麼的大,他就算是想不知道都難。」

「現在那傢伙在幹嘛?」

「忙著煉製傀儡。」

快跑,黑梟老公要收妖! 「煉製傀儡?」

蕭戰有些驚訝的道:「威力如何?」

分身嘆道:「威力非常的驚人,整個傀儡的設計我全看了,雖遠不及戰偶的煉製,但一旦他練成了每一尊傀儡的戰力都能達到初階齋武的巔峰,最重要的是這玄儡的煉製沒有戰偶那般複雜,絕對可以做到量產。」

蕭戰點頭道:「這段時間那個傢伙除了忙著煉製傀儡外,有沒有做些別的?」

分身點頭道:「這次正武然做為使者進入這一界目的可不僅是為了打通通往天界的門戶,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穩固聖山中的封印,確保在天界大軍降臨之際不讓封印出現任何的問題。」

蕭戰沉思了片刻,道:「這次衝擊齋武需要多久?」

分身凝眉道:「兩三個月吧。」

蕭戰點頭道:「很好,等你完成了衝擊齋武,也就是那個正武然動身的時候了,到時我先行留下來,再度探一探惡魔界,看一看能否搞清封印中的情況。」

分身沒有多說什麼,瞬間進入了聖城內的傳送陣,而蕭戰則打算坐好進入惡魔界的準備。這次要進入惡魔界自然不是小打小鬧,他要探明惡魔界的真正情況,極有可能會遇到難以想象的兇險,自然不能隨意對待。

蕭戰陷入了沉思,只讓邊上的薰兒瞧得心焦,她害怕心上人因為事忙又將她給忘了,可又不想打攪他,左右為難之際,忽覺自己被一雙有力的臂彎抱起。濃烈的陽剛之氣撲鼻,直灌胸膺,只讓薰兒眉目迷離,香腮泛紅。

薰兒本是石女,天生神力,她的肉身怕是比起極品神器還要強上無數倍,但此時的她柔若無骨,似水做一般,癱軟在蕭戰的懷中。自那被石像孕育而出,已過去了數十年了,薰兒的身體發育極為緩慢,臉盤稚嫩,身體青澀,尤其她胸前的酥.乳玲瓏小巧,雙股不堪一握。

這些讓薰兒有些自卑,畢竟蕭戰身邊的女人那個不是胸豐.臀翹,她很是努力的修鍊媚術跟原術,奈何因體質之限,收效甚微。

此時這些青澀地方盡在心上人的掌握中,薰兒含羞帶怯道:「夫君,是否覺得薰兒這些難入法眼,激不起你的興緻?」

蕭戰呵呵笑道:「誰說的,為夫天天面對那些絕世兇器,偶爾吃一吃薰兒這樣的也別有一番情趣不是。」

薰兒嬌哼道:「說來說去,還是在嫌薰兒小嘛。」

蕭戰搖頭道:「薰兒是石女,發育的時間豈能跟其他種族的女人來比較,現在的你也就相當於人族十四五歲的小姑娘,等你長到堪比人族美女十七八歲,說不定就能趕超她們了。」

薰兒癟嘴道:「薰兒才不要等了,幾十年才相當於人族女人幾年,要是等到堪比十七八歲時,說不定又要等上幾十年,薰兒今天就要將一切交給夫君。」

蕭戰嘿嘿一笑,看著眼前嬌小玲瓏的美人調笑道:「為夫可是天賦異稟得很,薰兒受得了嗎?」

薰兒傲然道:「薰兒也就看上去小而已,論身體強度,夫君拍馬難及,不信大可放馬過來,薰兒任你折騰,包保沒事。」

蕭戰搖頭道:「薰兒獨具石女之體,身體強度強過極品神器,為夫就算身懷神器也頂多中品,品級相差如此懸殊豈敢折騰薰兒,萬一折劍斷戟折,豈不悲哉。」

薰兒羞澀萬分道:「哪有夫君說的那般誇張,薰兒的身體嬌嫩著了,以前你那俏徒弟就說過薰兒的石女之體絕對是男人床上的恩物,夫君試過之後定當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蕭戰哈哈笑道:「雖然情兒有時很不靠譜,但在這方面她絕對是權威,既然她都如此說了,那為夫沒什麼顧慮了。

話音一落,薰兒立時低呼出聲來,因為她身上的衣裳碎裂了,讓她青澀的美全然盛放,毫無一絲保留,火辣辣的目光是那般的貪婪,似要將她整個吞下。

那一瞬間薰兒的臉上露出了羞慌之態,那膽顫心驚的模樣立時引來了蕭戰的餓虎撲食,一聲驚羞的尖叫響起,很快香艷旖旎的畫面上演,當年那個嚇得蕭戰面無人色的巨型蘿莉終於開始了成為女人的蛻變。

(小說) 正武然終於帶著他煉製的傀儡以及血摩族無數高手離開了血摩星域,他們的目的地是紫薇星域,到了那裡將有一場大戰等著他們。不過正武然這一去將懸浮在帝星上的聖城開走了,而那正一派的山門聖山也消失在帝星上。

蕭戰留了下來,當感應不到正武然的時候他開始了行動,聖山並未被帶走,他從正穎秀那裡得知聖山隱藏在了一段不知名的時空中。

聖山的隱藏非常巧妙,要是換做將時空規則練到極致之前,蕭戰就算是知道了聖山藏哪了,想要進入其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次蕭戰從秦燕的身上複製了龐大的時空規則,時間與空間各兩萬道,將時空規則一瞬間就練到了極致。

這聖武就是聖武,蕭戰一番感慨,領悟了法則的他們哪怕沒有修鍊過時空本源規則,他們也能輕易的感應到時空本源之地,然後進入其中。秦燕本就是修鍊時空法則的聖武,對於進入時空本源之地可謂是駕輕就熟了。

有了秦燕的幫助,蕭戰順利的將時空規則練到了一種極致,達到了練成時空劍道劍域的門檻。蕭戰早就練成了《夢》的第五境,神域境界,有了這個作為基礎,修鍊時空劍域算是水到渠成。

蕭戰輕而易舉的進入到時間長河中,遁入了被大陣籠罩之中的聖山。此時這座正一派的山門已經人去樓空了,除了全部被激活的陣法根本找不到一個活著的生命。

蕭戰掃蕩了一番聖山與正一界,沒有什麼收穫之後他來到了通往惡魔淵的入口處。惡魔淵早就被正武然封印了,不過這些都難不倒蕭戰,因為這次是要闖入惡魔界,他自然不可能獨自一人,秦燕做為超級高手,肯定要跟隨左右。

蕭戰收服的那尊聖級傀儡並未跟隨,這次正武然遠征紫薇星域沒有一尊聖級高手壓陣是不行的,他讓其跟隨血摩族大軍進入到了紫薇星域。

惡魔淵中仍是死寂一片,蕭戰一路高速飛行,很快就到了當初神殿所在的方位,由於上次的大戰這座神殿已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惡魔界是一個聖武的世界構成,蕭戰在惡魔淵的最中心處搜尋了很久,但卻沒有發現惡魔界的蹤跡,猶豫了片刻,他只得讓秦燕出馬,不過後者雖然身為聖武,但也沒有找到惡魔界的具體方位。

這種結果有婿乎蕭戰的預料,不過他也知道惡魔界肯定就在這個惡魔淵中,只是需要某種手段才能進入其中。蕭戰很快想到了已消失了的神殿,可能這就是關鍵,他將這個猜測告訴了秦燕,後者立時一揮衣袖,瞬間那座消失的神殿再度出現在眼前。

這種手段只讓蕭戰一陣感慨,雖然他現在已掌握了時空本源規則各兩萬道,但絕對做不到這一點,他清楚只有等他正式讓自己體內這些時空本源規則蛻變成法則出來,才能像秦燕這樣讓過去消失的東西重現出現。

感慨一番兩人進入了神殿,這次是由秦燕出手,以她聖武強大的修為很快就找到了神殿的核心秘密,也就是那座聯繫到惡魔界的傳送陣。做為聖武的世界自然可以藏在任何一個時空中,哪怕它就在你眼前,你也無法發現他們。

兩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瞬間就走進了傳送陣,隨著大陣一陣閃爍,他們齊齊消失不見了。

蕭戰走入傳送陣的剎那,立時就感應到時空在變幻,他的人被一股力量拉扯著向著一個時間與空間的點飛遁而去。這是一種奇特的體驗,蕭戰清晰的感應到了時間的各種變化,它不再是看不見摸不著,在他的眼中一切都變成了一道道本源規則之力,它們交織在一起,凝成一個個奇特的景象。

進入傳送陣的時間非常短暫,大概也就十多個呼吸的時間,蕭戰跟秦燕出現在了惡魔界中。呼吸著空氣中濃郁的邪惡之氣,當初在惡魔界的探險之旅再次在蕭戰的腦海中浮現。

要了解惡魔界的情況,自然需要找到這裡的地頭蛇了,秦燕消失了,至於去哪了蕭戰也沒有過問,反正只要她能在關鍵時刻出現就行。

進入到了惡魔界,蕭戰召喚出三十六尊強大的劍女,隨即再將紫夢召喚了出來,跟隨她一道回到了惡靈谷。此時蕭戰的修為已經完全堪比中階齋武了,跟他簽訂了「共生契約」的紫夢也達到了這個程度,對於這個惡靈谷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這是一尊齋武的世界所化,雖然有些殘缺,但這畢竟是極致境齋武的世界,基本上具有一個世界應有的功效。每一個世界都與武者的修鍊戚戚相關,這個世界也不例外,當初跟戰龍大戰隕落了的那尊極致境的齋武是一尊修鍊死亡系跟詛咒系規則的齋武,這座世界中仍然殘留著很多完善的兩系本源規則。

這些東西對於蕭戰都非常有用,他將來凝練出完整劍道來這些都必不可少,自然他一路踏進惡靈谷的路上將這些搜尋到的本源規則給複製了下來。

蕭戰再次進入惡靈谷已是將近百年之後了,不過這點時間對於凡人來說就相當於一輩子,而對於惡靈谷中這些棄靈一族的高手來說,彈指一剎那而已,紫夢是聖女,剛剛一進入惡靈谷就有很多人認出了她的身份,一瞬間整個惡靈谷沸騰了起來,顯然當年發生之事所有的器靈族都有耳聞。

紫夢顯得異常的高興,她是由大長老撫養長大的,一直視其為自己生父,哪怕當初被要求充作蕭戰的女人,她也沒有絲毫的怨言,畢竟在她看來自己早就芳心暗許,大長老只不過是有意成全罷了。

一行人還未見到大長老,出乎意料的是卻見到了當初那位追求紫夢的聖子。這傢伙如今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玄武的巔峰,在整個惡靈谷的地位舉足輕重,雖然蕭戰一行人剛來不久,但以他們強大的神識瞬間就捕捉到了。

這個聖子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他想要取大長老而代之,成為棄靈族當之無愧的王。惡靈谷是整個棄靈族的聖地,只要成為聖地的掌權者,整個棄靈一族也在掌控之中了。對於這位聖子的野心,蕭戰自然不回去關心,只要不惹到自己,這傢伙想幹什麼都跟他沒有半點關係。

不過有些人就是自我感覺良好,將近百年的時間,修為突破到了玄武的巔峰,這位聖子殿下覺得自己的天賦是最頂級的那一類,定然已將蕭戰完全甩到了身後,如今的惡靈谷差不多已是他說了算了,要搶回聖女還不是輕而易舉。

聖子帶著良好的自我感覺出現在了蕭戰一行人的面前,他很是囂張,身後一大群的玄境的高手護衛將排場擺得很大。

蕭戰一行人修為都是堪比中階齋武的存在,不過由於沒有正式突破到齋武,他們身上並沒有那種屬於齋武的氣息,一旦將修為隱藏,像聖子這樣的玄武是根本察覺不出來的。

聖子人未至,囂張的聲音就先一步傳了過來,只聽他興奮異常的道:「紫夢,你回來了也不通知一下我,好讓我派人去迎接你啊。」

紫夢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別說她以前就沒有將這個聖子放在心上,現在的他修為已經完全堪比中階齋武了,玄武在她的眼中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紫夢伸出玉臂挽住蕭戰的胳膊,淡然道:「這次回惡靈谷,本聖女是為了棄靈一族離開惡魔界做準備,不知道大長老如今安好?」

看到紫夢的舉動,聖子臉色瞬間難看了,他冷哼道:「如今惡靈谷已是由本聖子負全責了,聖女殿下有什麼事情根本聖子說就是。」

紫夢冷冷的看了一眼聖子,語氣不屑道:「這事你還做不了主,還是見了大長老再說吧。」

聖子冷笑道:「大長老如今已經不問世事,惡靈谷一切事務都是由本聖子負責,除了本聖子沒有人能夠做得了主。」

這傢伙不知好歹的糾纏,讓蕭戰感覺有些不耐煩了,他眉頭一皺,冷哼道:「說了找大長老就是找大長老,你小子廢話什麼。」

「大膽你是什麼身份,竟然敢跟本聖子如此說話」

聖子臉色勃然色變,他身後一群玄武立時抽劍出鞘,將蕭戰一行人團團圍住。

蕭戰跟紫夢都面無表情,而一眾劍女臉色瞬間一冷,離蕭戰最近的一尊絕色劍女冷哼了一聲,霎時間所有玄武都飛了出去,連慘哼都未發出來,就全都昏死過去了。

這一幕只讓聖子臉露駭然之色,要知道這些玄武中可是有極致境的玄武,一聲冷哼全都飛了出去,這絕不是一尊玄武能夠辦到的,一瞬間聖子的心中產生了一種恐懼的感覺,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念頭讓他連靈魂都顫慄起來。

齋武

聖子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覺得這事應當不可能,但直覺卻告訴他這事十有**是真的。

蕭戰根本懶得理會這個傢伙,一撫衣袖帶著紫夢向著惡靈谷深處走去,而那尊發出冷哼的劍女不屑的看了一眼聖子,哼道:「一尊小小的玄武也敢跟我家公子搶女人,簡直活膩了。」

說完她一揮衣袖,這聖子連慘叫都未發出就飛了出去。

(小說) 棄靈族的大長老一直在神殿深處閉關,蕭戰很容易就見到了他,這傢伙的修為沒有多少變化,一直停留在玄武的境界境界,不過讓蕭戰有些詫異的是,大長老的修為竟然達到了百倍極致玄武的地步。

如此修為都未曾突破齋武,蕭戰不得不詫異的開口道:「為何前輩的修為達到如此程度了都未曾突破到齋武,難道這個世界中不能衝擊齋武嗎?」

大長老嘆道:「惡魔界做為封印之地,自然限制了武者突破到齋境,我們身處其中的武者想要成功衝擊這道屏障,古往今來還沒有一尊人物成功過。」

蕭戰點頭道:「原來如此,不過這樣其實有好處的,只要哪天封印的作用消失了,你們這些被困在這一境界的武者將瞬間就衝擊成功。」

大長老苦笑道:「話雖如此,但是這個封印何時能消,怕是等我們統統隕落了,也等不到這一天到來。」

蕭戰微微笑道:「這次我們進入惡魔界就是為了一探這裡的情況,希望能夠找到封印戰族聖武的地方。」

大長老欣喜萬分道:「你們戰族要對正一派動手了?」

蕭戰點頭道:「如今天界正一派跟血摩族聯手打算降臨域外星空,跟戰族大戰,我想最終的決戰不會相隔太遠了,目前這個封印之地正處於無人看守的狀態,本公子打算將其挪移走,徹底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大長老大喜過望道:「不知道你們有辦法破掉惡魔界的封印嗎?」

蕭戰搖頭道:「這就難說了,畢竟我們不知道封印在惡魔界中的聖武封印到底有多強,只有看過了之後我們才能確定到底能否出手先行破掉封印。不過大長老也用不著太過擔心,這次跟隨本公子一道過來的還有一尊聖武,想必事情一定會非常的順利才是。」

大長老顯得異常激動的道:「很好只要你們戰族願意出手,想必這個惡魔界的封印被破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蕭戰笑道:「不知道大長老對於封印戰族聖武的地方是否了解?」

大長老沉吟片刻道:「整個惡魔界中有五個禁地,那裡聖級大陣密布,一切的生命都無法靠近,想來就是封印戰族聖武的地方了。」

蕭戰點頭道:「很好,你將這五處地方標記出來,本公子馬上就會前往這些地方探明情況,至於你們棄靈族做好準備吧,這次離開惡魔界我會將你們棄靈族帶出去的。」

大長老激動的道:「那實在是太感謝了,咱們棄靈族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只要沒了封印束縛,本長老的修為絕對能夠衝擊齋武成功。」說到這裡他看著蕭戰道:「不知道蕭公子的修為如今達到了何種程度了?」

蕭戰嘆道:「我的修為比較特殊,雖然沒有衝擊齋武成功,但是一身修為卻是堪比中階齋武的程度,哪怕是遇到中階齋武巔峰的高手也能與之一戰。」

「什麼?」

大長老很是震驚,不可思議的道:「這怎麼可能,武者的修為如果不突破到齋境,怎麼可能跟真正的齋武大戰?」

蕭戰淡然道:「這世間沒有什麼不肯能的,雖然本公子沒有突破到齋境,不具備齋武所具有的天地靈根,但是卻有自己的完整世界,以及可以輕鬆自如的運用一切的規則,其實大長老也可以在這個惡魔界中突破到堪比齋武的修為。」

聞言,大長老只是苦笑了一聲,他除了暗嘆戰族出來的人都是一群變態外,沒有其它感覺了。

蕭戰同大長老商量了一番之後就回到了聖女所在的寢殿,雖然紫夢已經離開了數十年,但是當年屬於她的一切都完好無損的保留著。當蕭戰再度見到紫夢時,後者抱怨道:「這個聖子還真是不死心,竟然還敢來糾纏於我,要不是念在同出一族,我就讓他明白被詛咒到底是何滋味。」

蕭戰搖頭道:「看來這個傢伙對你還真是痴心不改啊,眼前聖女殿的一切怕都是他替你保存下來的吧。」

紫夢冷哼道:「那又能怎樣,人家是你的人,希望他能夠識相,不然夢兒不介意讓他知道後果有多嚴重。」

蕭戰嘿嘿一笑,並未多說什麼,一個小小的玄武而已,對於他來說根本構不成任何的威脅,他根本無需自己動手,只需跟那個大長老提一句怕是後者就能替他解決一切。這個什麼聖子一點也不老實,想要取代大長老的地位,雖然蕭戰跟大長老認識的時間有限,但他知道對方絕對不會放任一個時刻窺視自己地位的人存在的。

蕭戰只是將這個跟紫夢提了一句,這丫頭立時甜甜一笑,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他已知道這個所謂的聖子好日子要到頭了。

整個惡靈谷對蕭戰的吸引力非常有限,唯一讓他有興趣的也就是惡靈谷本身了,畢竟這是一尊極致境齋武的世界。蕭戰沒有留在聖女的寢宮,他獨自一人進入到了一片骨架構建的建築物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