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羽的事因為那個服務員小四再沒過來過,四郎自己又無法單獨出去,所以也不清楚她們一行是否取回巨劍。

至於琿南堡人多之事,這個四郎帶著兩個小的出去吃飯之時倒有聽說過,原因好像是信仰神界的神職人員加緊了對琿南堡周邊區域反抗者的清理。

所以不少像以前美羽他們所在木屋附近的反抗者營地,都被神職人員進攻。

因此倖存的反抗者和普通人,則朝著這片區域最大的反抗者中心——琿南堡逃難過來。

而且四郎還偶然見到過之前幾人居住木屋附近的反抗者營地內的人。

聽完四郎的講述,顧雲眉頭緊鎖。

半晌后,顧雲才打破沉默,開口對四個孩子道:「看來我們運氣不錯,正好趕在信仰神界發動清掃之前趕到了琿南堡!否則的話,都不知道能不能躲過神職人員的清掃!

琿南堡作為附近的反抗者中心,想必那些神的手下也都知道這裡。不過琿南堡現在還在,那估計可能有什麼底牌吧!。

四郎,美羽留下的錢還有吧?」

「還有不少!」

顧雲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既然錢還有,那接下來直到美羽回來前這段時間,你們四個都不要離開房間。

旅館暫時看還是安全的,但是隨著外面湧入的人越來越多,就不見得安全!

你們四個擠擠,都住在這個房間內,我也住在這個房間,一日三餐我出去買!

畢竟我也是一星獵人,等我學會了一些基本的獵人常識,對付普通人應該沒有問題!」

說到這,顧雲揚了揚手中的那個武館小童給的冊子,之前顧雲已經大略看過,小冊子里教了一些簡單的念力應用。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這些應用學會後,顧雲估計對付老牌的、正統修鍊的一星獵人還是不是對手,但是對付普通人肯定沒有問題。

見顧雲說的鄭重,包括四郎在內的四個小孩都沒有什麼意見。

略微差異的看了眼四郎,顧雲本以為他會有什麼習慣性的反對,但是當看到他舒了一口氣、略微放鬆的神情,顧雲搖頭一笑。

『畢竟還是個孩子,之前他一個人帶著三個小孩,外加琿南堡這段時間的混亂,估計心裡壓力也是不小!』

想到這,顧雲呵呵一笑,說道:「四郎之前做的不錯!如今我回來了,你也抓緊時間進行召喚師的修鍊!

如果你們四個全是召喚師,再加上美羽的二級召喚師和我的一星獵人,那我們的這個隊伍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四個小孩聽顧雲這麼一鼓勁,都用力的「嗯」了一聲,然後繼續盤膝坐下,錘鍊自己的精神力。

看著四個孩子整齊劃一的做出和美羽一樣的表情,顧雲心中一暖,微微一笑后,自己也在屋子內的空椅子上坐下,翻看手中的小冊子。

屋內靜悄悄,除了四個孩子的呼吸聲和顧雲的翻冊子聲,再也沒有其他聲音……

兩個多小時后,顧雲將小冊子全部翻看完畢,看了看已經到了中午的飯點,顧雲將四郎叫醒看著其他三個孩子后,自己出去買飯。

吃完中午飯,四個孩子都有些累了,橫著躺在屋內的大床上午睡起來。

顧雲沒有睡,而是一邊跳著翻看手中的小冊子,一邊想著獵人的修鍊。

整本小冊子看完,顧雲對於獵人的修鍊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和自己記憶中的《獵人》漫畫對比了一下,顧雲發現雖然念力表現出的六個體系(六種職業,類似水系法師、火系法師)大致相同,但是產生念力的原理和念力的在體內的使用卻是不同。

念力的表現,可以簡單的想象成念力離體后的情形,屬於外,分成六系,算是六種職業。

產生念力的原理和念力在體內的應用,可以簡單想象成念力在體內的情形,屬於內。

先說內!

漫畫中的念力,其產生原理更像是武俠中的內力,屬於自身力量的提煉;而真實的念力界的念力,其產生原理有一半像是仙俠——吸收天地元氣,但是另一半卻又不是直接轉化成法力,而是和自身精氣融合,形成念力。

這個念力的產生原理,和召喚界及法神界的職業者想類似!

念力在體內應用的,主要是纏、練、凝、絕、隱、發、周、堅和圓。

記得《獵人》漫畫里,纏、絕、練、發四個是四大基本能力,其他的凝、隱、周、堅、圓等都是組合技。

當然具體如何顧雲已經記不清,只記得大略是這麼回事。(沒看過獵人漫畫的讀者可以去看看獵人的周邊資料。 軍少心尖寵之全能千金 當然不看也可以,本書不是同人,只是借鑒獵人漫畫的力量體系,所以本書的力量體系會重新定義,看過正式章節后就能清楚!)

但是念力界的念力體系里,是否擁有某個技能,卻是星級的直接體現。

例如發,一到九星獵人都能擁有,顧名思義,發就是將念力發出去,發出去念力不同,就是獵人六個體系、職業的不同。

纏,將念力分佈在整個身體或者身體的某一部分,一星獵人都得會這個!

練,念力在身體某個位置的加強或者爆發,二星獵人的標誌!凝也算是練的一種,那就是將念力散步到柔軟的眼睛處。

絕,將念力藏入氣海之內,讓自己變得像個普通人,三星獵人必會!隱也算是絕的一種高級技巧,冊子上簡單介紹是利用念力隱藏自身,當然具體如何冊子上並沒有寫。

周,四星獵人的標誌!讓念力附著在自己觸摸的物體上,這個和發不同,念力附著,雖然冊子上沒寫具體用處,但是想必肯定用處不小,否則沒必要是四星獵人的標誌。

堅,五星獵人的標誌!按照冊子中的解釋,是念力在身體的某一處大量聚集,讓這個部位堅硬。看到這時,顧雲下意識的想到了男的是不是可以用這個強壯自己男人之本呢!

圓,六星獵人的標誌!以身體為中心,將念力擴大成球形,起到預警、甚至防禦的作用。顧雲感覺這個有點類似仙俠中的神念。

七星到九星獵人,並沒有哪個念力的應用技能作為標誌,冊子只是簡單地寫了那時獵人念力的基本應用都已經爐火純青,之後獵人的全部精力,都用到進一步開發自己的發上。

內說完了,再說外。

念力的表現,其實就是發的不同表現,這個一星到九星的獵人都能做到,這個和《獵人》漫畫中倒是一模一樣。

根據表現的不同,念力界將獵人的發分成了六個種類,這六個種類,囊括了所有的發。 獵人的六系,分別是強化系、變化系、具現系、特質系、操作系和放出系。

強化系,簡單來說就是用念力強化,強化對象可以是自身,也可是其他東西。

變化系,是將其他東西的特性融入自己的念力中,使念力的性質得到改變,例如念力變得像火一樣,但依然還是念力。

具現系,使念力物質化,變出一些東西!和變化系只是改變念力性質不同,具現系是改變念力的形態,將其變成了其他東西!簡直如同神的手段一樣!

操作系,利用念力,對物質和生物進行操作。

放出系,將念力放出體外。

特質系,不屬於以上六系的獵人都算是特質系,該系的特點千奇百怪、無法盡數!

和《獵人》漫畫一樣,六系並不是獨立分開的,而是可以看做正六邊形的六個頂點。

如果把強化系放到正六邊形最上邊的那個頂點,那按照順時針的方向,變化系、具現系、特質系、操作系和放出系五個挨著分佈在其餘五個頂點上。

基本上每個獵人的發都可以歸屬於六系中的一個,最終形成的發,顧雲簡單理解就是大招,基本也符合六系的特點。

當然極少數人,可能天生念力就具有兩系、三系甚至多系技能,只不過那個十分罕見,絕大多數的獵人,都是單系。

雖然每個獵人的發都是單系,卻不代表不能修習別的體系,只不過投入同樣多的時間,容易事倍功半而已。

離自己念力天生所屬的系越近的其他系,同樣時間修鍊的效果越好一些。

例如和強化系挨著的是變化系和放出系,簡單的數字錶示,假定修鍊本系的效率是百分之百,那修鍊變化系和放出系的效率可能就是百分之六十,修鍊具現系和操作系的效率可能也就百分之二十。

至於修鍊正六邊形六個頂點上里強化系最遠的特質系,基本上效率不足百分之一。

整個六系的體系、名稱、特點和修鍊效率等,基本都和《獵人》漫畫一樣,這讓看完小冊子的顧雲有時候懷疑是不是『富堅』老賊也穿越過念力界!

可惜自己穿越的時候『富堅』老賊又停更了,看來自己是無法看到《獵人》漫畫的完結了!

而且自己消失后,不知道單位的幾個好朋友會不會想起在《獵人》漫畫完稿的時候,像陸遊告訴他兒子那般『無忘告乃友』!

收回發散的思緒,顧雲合上手中的小冊子,回想記憶中《獵人》漫畫里的一些資料。

按照《獵人》漫畫中的說法,發之六系的不同,往往和每個人的性格不同有關係,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也是天分的不同。

不過因為『富堅』老賊經常斷更,自己也好長時間都沒有看過獵人,因此記憶有些模糊!只是大略的記得愛說謊的、性格易變的是變化系;腦袋一根筋的是強化系;神經質的是具現系;愛講道理的是操作系,有領導氣質的是特質系。

至於放出系是什麼性格,顧雲卻是一點也記不清了,而且就算是以上六系的性格,自己也可能記差。

如果《獵人》漫畫里的資料正確,那自己肯定不是強化系、變化系,一根筋、愛說謊肯定不符合自己!

領導氣質不知道有沒有,畢竟工作了五年多,依然還是小兵一個,因此特質系的希望也不是很大。

倒是神經質和愛講道理有一些,不過前者倒也沒有太中二,後者倒還好一點。

放出系性質不明,自己應該也不是!

如此分析來,自己最有可能的是操作系!

想到這裡,顧雲忍不住一聲嘆息:無論是當初看《獵人》漫畫,還是如今真真實實的成為獵人,自己最希望具有的還是具現系!

不為別的,單為那用念力具現東西,不就是西方傳說中的上帝的手段嗎!沒準自己可以藉此,也成為神呢!

當然不是具現系,特質系也不錯啊!《獵人》漫畫中庫洛洛的小偷技能,那也是自己嚮往的!

想想當初念大學的時候初看《獵人》漫畫和動畫,就曾中二的一個人時沒事喊『book』玩,覺得這個超帥!

心有不甘的撇了撇嘴,顧雲決定先把自己的先天精氣全部轉化成念力,然後用冊子中介紹的、也是《獵人》漫畫中說的方法——水見式測試法,測試一下自己的屬性。

就是不知道那時自己的先天念力夠不夠,畢竟冊子中也說了,想要測試出念力的屬性,那念力至少數量得達到一定要求!

要是自己胎穿就好了!穿到念力界,從小開始修鍊,還是具現系,那將來沒準成為界面之子、異界之神!

直到意淫自己成了類似上帝的念力界具現之神,拳打信仰神界、腳踢法神界,顧雲才意猶未盡的結束了意淫。

「唉!自己的想象力這麼豐富,又喜歡白日做夢,應該是具現系吧!」顧雲還是不肯放棄具現系的低聲喃喃自語了一句,轉頭掃了眼睡熟的四個孩子,側耳聽了聽房間外面沒什麼雜亂的聲音,身體一正,開始轉化氣海中的其他先天精氣。

……

直到傍晚來臨,顧雲就將氣海內的先天精氣全部轉化成了先天念力。

相比之前只有拳頭大小的先天精氣,新形成的念力體積足足增加了一倍。

從結果看,體內精氣和天地元氣的混合比例是一比一,當然具體的數據,應該還是天地元氣的比例更高一些,畢竟精氣和元氣怎麼說都是氣,不是固體,兩兩融合后,理論上體積是縮小的。

感受了一會兒氣海內的念力,顧雲就按照這一天對小冊子的鑽研成果,控制念力緩緩地從氣海內出來,前往自己的右手,練習右手處的纏。

不過顧雲顯然高估了自己的悟性,也就是之前館主所說的對念力的控制力!

當念力遊走道右側肋骨處的時候,也就是走了一半的路程時,顧雲終於控制不住念力繼續前行!

顧雲這一控制不住,念力就嗖的一下,飛快的順著原路退回到了氣海之中,並且念力沿途所過,並不像出來時讓身體感覺溫暖,而是類似之前館主開精孔的炙烤感!

「嘶!」古韻忍不住痛呼了一聲,右手急忙按住肚子右側之前念力走過的路線,輕輕搓揉以緩解那裡的疼痛。

「看來雖然自己年齡大,精神力強,但是控制力還是無法保證右手纏的一次成功!」顧雲睜開眼睛喃喃自語了一句,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決定等吃完晚飯再試。

不過下次試,只是試驗肚子上某處皮膚的纏就得了,等到控制力越來越高了,再練習左右手纏。

否則失敗的次數多了,念力快速返回造成的肉體傷害累積,自己也吃不消!

心中有了決斷,顧雲抬頭望向睡好午覺一直修鍊召喚師的四個孩子,發現四個孩子正齊齊的盯著自己看,應該是因為自己之前的痛苦之聲。

顧雲露出和煦的笑容,安慰四個孩子道:「沒事,就是念力初學乍練,有點不熟練,下次小心點就好了!」

四個孩子除了最大的四郎,其餘三個都是一臉相信的點了點頭。

四郎畢竟是個大孩子,心中卻對顧雲的話有些將信將疑。

顧雲扭頭朝四郎點了點頭,又問道:「你們餓了嗎?我出去買點吃的,你們都想吃什麼?」

「我想吃那個飯糰!」最小的里佳沒有客氣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飯糰!一會兒我去買!」顧雲又看了看其他沒說話的三個孩子,繼續問道:「你們呢?」

「我想要美羽姐回來!」最為戀美羽的嘉子弱弱的說道。

顧雲心中一暗,但是面上卻是絲毫沒有表現出來,笑著安慰說:「美羽姐出去辦事了還沒回來!但是快了!等美羽姐回來,給嘉子帶好吃的!

但是今天嘉子想吃什麼得告訴哥哥我,要不然晚上睡覺後會肚子餓的!」

顧雲感覺自己像是騙小孩的大灰狼,也不知道嘉子會不會信,畢竟自己一直單身狗一枚,可沒有獨自一人照顧小孩子的經驗。

不過顯然顧雲的擔心是多餘的,嘉子乖巧的點了點頭,說出了自己想要吃的。

問出誠也和四郎想吃的后,顧雲就出去買吃的……

召喚界也沒有電視,所以晚上四個孩子吃完飯後玩了一會兒,就早早的睡下。

儘管來到召喚界時間不短了,但是顧雲還是不習慣在十點前睡覺,哄睡了三個小的后,顧雲讓四郎也睡后,自己繼續盤膝坐在椅子上練習纏。

不過顧雲剛一坐下,就聽到四郎壓低公鴨嗓的問話:「美羽姐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顧雲睜開眼睛,扭頭驚訝的看向從床上坐起的四郎,又看了眼睡得很熟的其他三個小孩,苦笑了一下,道:「應該沒事吧!那個武器店主是六級附魔鑄造師,應該不至於黑吃黑!

而且有六級附魔鑄造師,你美羽姐又是飛行召喚獸,遇到敵人。打不過逃跑應該可以做到。

我猜他們可能是為了隱藏行蹤什麼的,所以一來一回慢了點!」 其實顧雲自打得知美羽還沒回來后,心中也是對美羽擔心不已。

有時擔心美羽他們取巨劍的時候遇到危險,有時擔心那個武器店主對美羽沒安好心……

不過儘管擔心,顧雲卻是不敢有絲毫的表現,反而還得安慰四個小孩。

如今四郎這樣悄聲一問,看來作為年齡最大的他,也是懂得要哄其他三個孩子。

顧雲的保證四郎聽了之後想了想,覺得可能說得對,點了點頭,低聲換了個話題問道:「你說我開精孔的話,能不能成功?」

顧雲一愣,隨即眯著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四郎,不答反問:「你不是修鍊召喚師嗎?怎麼想成為獵人了?」

「召喚師我好像沒什麼天賦,都修鍊一年多了,都沒啥效果!」四郎表情不太自然的解釋了一句。

「美羽不是說你是四個孩子中資質最好的嗎?怎麼又沒有希望了?」美羽以前和自己閑聊的時候說起過四個孩子的狀況,四郎在以前村子沒覆滅前就是作為召喚師的種子培養,怎麼可能沒進展!

四郎扭頭看了眼他處后,片刻后回過頭壓低嗓子繼續之前的問題:「你就說我開精孔能不能成功吧?」

看到四郎有些心虛的避而不答自己的問題,顧雲覺得有必要打消他的急功近利的這個想法,正色道:「我開精孔能成功,也只不過是運氣使然!

你開精孔的話,成功率遠不如我高,就算加上那個武器店的小四齣手,最多、也就十五分之一!

而且你現在這個年紀開精孔,基本我和一樣,一輩子都是一星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