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境小成!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呆了,他們萬萬想不到,姜天辰居然根本就不是什麼逆命九階的武者!原來,他早就已經突破至桎梏,成爲了一名貨真價實的羽化境強者!

沒有了境界的差距,姜天辰可謂是勢如破竹,趁着那單佐心神失守之餘,猛然發力!

噗!

單佐只覺得體內真元動盪不安,一股驚人的力量更是猶如劍鋒般刺入體內,攪得他體內氣血沸騰萬千,一時間竟是完全亂了套!

氣血上涌,他面色如紙,竟是一大口鮮血直接哇地吐了出來!

蹬蹬蹬!

連續七八步的後退,單佐臉上帶着不可思議的表情,手指凌空指着姜天辰,駭然道:“你,你怎麼可能會是羽化境?!”

“很意外是嗎?”

姜天辰譏笑道:“你想將本皇子當成你的墊腳石,狠狠地踩踏本皇子從而一鳴驚人?可笑!殊不知,本皇子纔是將你當成了我的磨刀石,以你之力助我穩固基礎!”

“連對手的實力深淺都不知道,居然敢貿然挑釁別人?這就是靈霄派引以爲傲的傳人嗎?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可笑之極!”

噗!

接連而來的誅心之言,令單佐氣血攻心,憤怒和怨恨的情緒讓他幾欲喪失理智,最終化作一口淤血直接吐了出來!

僅僅是三言兩語,姜天辰便是將他弄成了重傷,無論是其手段還是實力,都令人不得不忌憚萬分!

單佐敗了!

而且敗得還很慘!連自己的臉面都給輸了出去!

“都給本皇子聽好了,這片大好江山,乃是我們大秦的!這一點,哪怕是過了千秋萬代,都絕不會改變!膽敢對我大秦皇室不敬者,本皇子必定會率領千軍萬馬,將其踏平!”

姜天辰鏗鏘有力地道。

他這一字一句之中皆是帶着濃烈的殺伐之氣,讓在場衆人的內心都留下了深刻印象!這一戰,與其說是這些人故意羞辱挑釁姜天辰,倒不如說是助姜天辰成就威名!

所有人心裏都很清楚,今日之後,大秦三皇子姜天辰的大名絕不僅僅只會活絡在大秦帝都之中,更是會真正地邁入頂尖的年輕一輩天才之中!

無因其他,只因他已然在三十歲之前踏入羽化境,成爲了一名不容小覷的真正強者!甚至,就連成名已久的靈霄派單佐,都在他的手中慘敗!

這份實力和手段,不可謂不令人心悸!

“項沛,你可服氣?”

姜天辰淡漠地看向一言不發的項沛,冷聲道:“若是不服,本皇子便與你比上一場。”

“我服。”

令人意外的是,一向心高氣傲的項沛深吸一口氣後,居然主動躬身向姜天辰行了一禮。雖然他沒有下跪,但他的動作神態卻是沒有半點挑剔之處,顯然是真正的心服口服了。

要知道,論硬實力,單佐跟項沛可謂是在不相伯仲之間。既然連單佐都敗了,那項沛自然也就沒有什麼把握對付得了姜天辰。

既然明知沒有把握,還硬要比試,豈不是自取其辱嗎?更何況,三皇子姜天辰如今鋒芒畢露,誰敢擋他立威,那就是在自尋死路。他項沛自認還沒有那個膽子在這種時刻去挑釁姜天辰,畢竟他的身後還有北斗劍宗,他絕不敢拿整個北斗劍宗去冒險。

衆所周知,大秦皇帝早就有橫掃天下的野心,而他們這些頂尖勢力便是最大的阻礙。換句話來說,大秦皇室現在巴不得有哪個不長眼的頂尖勢力衝上來送死,便可以藉此機會立威!北斗劍宗,若是敢繼續挑釁皇室威嚴的話,恐怕大秦皇帝會毫不猶豫地發兵剿滅這個傳承上千年之久的宗門!

“很好,本皇子最欣賞識時務之人。”

姜天辰冷笑道:“那你們呢?”

說這話的同時,他的目光冷冷地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這些人雖然年紀不大,卻是各自代表着身後的頂尖勢力。

“草民見過三皇子!”

不出意外,所有人都心服口服地向姜天辰行了一禮,今日姜天辰的所作所爲已經徹底折服了他們。就算心中不服,又能如何?

難道他們還真敢挑戰大秦鐵騎的威力嗎?

“好一個姜天辰!”

林隕暗道。

無論是他林隕,還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嚴重地低估了這位三皇子!跟七皇子姜天坤比起來,這姜天辰簡直強了不知多少倍,他在武道上的天賦就算說是妖孽之才也不爲過!

“老頭子說得沒錯,這世上妖孽真是多的令人絕望!”

童炎喃喃道:“我這點修爲,還真是不值一提,根本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地方。”

震驚的人何止是隻有林隕和童炎二人,就連其他來自各大頂尖勢力的年輕強者們也皆是被震得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幾乎已經預見,只要有姜天辰的存在,大秦皇室在數百年之內都未必會倒下!如此一來,他們這些頂尖勢力日後在大秦皇室的鐵血統治之下哪還有半點翻身的機會?

大秦皇室,絕對不能得罪!

這一句話,在他們的心中深深地烙下了刻印,他們回去後第一時間便會通知自家長輩們這件事情。大秦皇室的昌盛,已經是不可阻擋的事實,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其鋒芒!

至於想要在姜天辰成長起來之前將其扼殺?這個想法更是絕對不能生出來的!別忘了,姜天辰背後站着的可是整個大秦天朝,更有那位實力深不可測的大秦皇帝姜啓人!如果姜天辰真的死了,不管是誰殺的,大秦皇帝必定會率領鐵血銀騎,踏平所有的頂尖勢力!

姜天辰所引發的風波,對於城主府來說是一個插曲,卻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插曲。那陳崗雖說沒有在現場,但他卻是在暗地裏一直觀察着院子裏的一舉一動。

“父親,這位三皇子,果真是名不虛傳!”

陳玉樹眼神崇拜道。

以一人之力折服那些心高氣傲的年輕天才們,竟是連一人都不敢大聲喘氣,這該是何等的氣概?

“確實,就連爲父也沒有想到,三皇子殿下的天賦居然如此可怕!恐怕用不了多久,三皇子的實力就要超過我了!玉樹,你要記住,日後只要有碰到半點交好三皇子的機會,都不能放過!這位三皇子,可是真正的人中龍鳳,就算他沒有繼承皇位,也絕對會成爲九州大陸上令人敬畏的至高存在!”

陳崗語重心長地道。

人老成精,他看得出來三皇子姜天辰雖然天賦異稟,實力高深,但其心性和手段卻未必適合成爲一位帝王。他相信,就連自己都能看出來的東西,當今陛下如此聖明自然也能看得出來。相比較之下,修爲天賦較差的七皇子姜天坤,反倒是更加地適合皇位。

一位合格的帝王,其實並不一定要像當今陛下那樣擁有無與倫比的實力,真正重要的是帝王心術!從這一點上來說,從七皇子姜天坤的身上已經能夠看出一些蛛絲馬跡了,可三皇子姜天辰卻並非如此,他反倒是更適合專心去追求武道巔峯,成爲一位能夠庇佑整個大秦天朝的守護神。

但,這並不能影響陳崗要交好三皇子的決心。縱使是沒有機會繼承皇位,姜天辰的地位也是毋庸置疑的,這可是一位有可能邁向九州大陸巔峯的存在啊!

“明日的事情,絕不能有半點的閃失!”

陳崗暗道。

姜天辰的一番震懾,顯然是得到了極好的效果,所有人都對他恭恭敬敬,哪裏還有半點不服的意思。雖然心裏未必服氣,但至少在表面上已經沒有人敢再挑釁他了。

在見證了這場風波之後,林隕帶着童炎也是悄然離開了城主府。

值得一提的是,在姜天辰震懾衆人之時,林隕也趁機動用了自己的精神力,在這城主府四周感知了一番。其結果,卻是讓他暗自心驚,這才意識到明日的計劃恐怕是危險重重。

除去姜天辰和陳崗以外,眼下在城主府裏待着的人,居然有十幾名的羽化境強者,他們的實力從羽化境小成到圓滿數量不一,齊聚一頭散發出的氣勢可謂是沖天而起,令人心悸。

林隕敢斷定,這些人明日八成還會待在城主府裏。如果他明日無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找到地下寶庫,成功盜走火精的話,一旦引起半點動靜,恐怕就會被這些人第一時間給圍困在此!

到那時,可謂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要放棄嗎?”

林隕自問道。

旋即,他便是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眼中的猶豫也轉變成堅定之色!

放棄是不可能的!火精是他勢在必得的東西,無論是誰也無法阻擋他的決心!如果此次放棄了這個機會,那日後恐怕就更難得到如此大量的火精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明日,他一定要得到火精! 夜深了。

林隕和童炎二人趁着宵禁時刻,悄無聲息地摸出了大豐城城門口。誰知他們剛避開城門守衛,正欲離開大豐城之時,竟是偶然間發現一道黑影鬼鬼祟祟地在這城門附近遊蕩着。

這黑影的修爲看上去不高,其動作卻是很輕巧,隱匿氣息的手段更是相當高明。他幾乎就像是在那些城門守衛的眼皮子底下游蕩着,竟是沒有一個人能夠發現他的存在。

如果不是林隕的精神力時刻覆蓋着四周,恐怕也未必能夠發現他的蹤跡。

“這是什麼人?”

林隕暗道。

對方的行爲之詭異,激起了他的好奇心。直覺告訴他,此人出現在這裏恐怕是別有所圖。於是,爲了一探究竟,林隕便是打算讓童炎先行離開大豐城,自己準備獨自一人前去跟蹤。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放心,我的手段你還不瞭解嗎?”

聞言,童炎也就不再說什麼了,他也知道自己跟在林隕身邊反而是一個負擔。別的不說,單單是林隕開啓氣息模擬能力所要消耗的積分就得提高不少,更何況童炎的實力不如他,關鍵時刻也未必能幫得上忙。

童炎走了,林隕也就毫無顧忌地跟上了那道黑影的腳步。

只見那黑影在大豐城附近轉悠了片刻之後,便是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裏。只是他離開的方向,卻是有些耐人詢問的味道。

西北方!

那正好是蒼狼國邊境城池所處的位置!更是蒼狼國大軍如今駐紮的營地所在!

“難道他是蒼狼國派來的探子不成?”

林隕暗自猜測。

隨着跟蹤這人的時間越來越長,他就愈加肯定了這個猜測。無因其他,只因這個人的修爲不過仙府境圓滿左右,卻是擁有着十分出色的偵查和反追蹤能力,作爲一個軍情探子絕對是十分合適的。

漸漸的,那人果真是順利通過了邊境城池的守衛,來到蒼狼國大軍的駐紮營地。林隕小心翼翼地避開巡邏的士兵,慢慢地潛入了軍營之中。

那人直接走向了最大的一處帳篷,這顯然是大軍指揮者的所在之地。

果真是探子!

走到這一步,林隕便是不敢再繼續深入了,因爲他不敢肯定在這軍營之中有沒有像宮星芷那樣能夠看穿氣息模擬能力的強者存在。

如果一旦被發現的話,他就會陷入必死的局面!

反正他已經得到了想要的訊息,結合那探子的種種反應來看,他一番推理之下,猜測在短時間內蒼狼國大軍很可能會對大豐城採取一場規模不小的行動。

“打吧,打得越兇越好!”

林隕暗道。

大豐城若是陷入了戰亂之中,對他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要知道,越是動盪的局面,身爲大豐城城主的陳崗就越是頭疼。如此一來,林隕自然就能趁機渾水摸魚,成功地盜取火精,並且順利抽身離去。至於大秦天朝和蒼狼國兩國之間的大戰結果,這關他林隕何事?

對大秦天朝沒有半點歸屬感的林隕,自然不可能會在乎這個國家的生死存亡。更何況,憑藉大秦天朝的雄厚實力,蒼狼國也絕不可能輕易打贏這場仗。

確認過這一點後,林隕便是打算原路返回。

誰知他剛要動身離開這裏,便是被一股冰冷而狂暴的氣息給瞬間鎖定了,他心下大驚。

難不成,他的氣息已經暴露了?

幾乎是第一時間,林隕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御劍逃離此地!既然已經暴露了蹤跡,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地逃出去!

如果被附近的大軍給包圍了,那他就是插翅難飛了!

可在他拼命逃竄之時,他居然驚奇地發現軍營之中竟是連半點動靜都沒有,難道他並沒有暴露?這不可能!剛纔那股氣息的殺機絕對是貨真價實的,不含半點的仁慈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