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閃離了殤神兒的戰鬥領域,開始緩慢的揮舞着刀法。刀法路數詭異,確看不出任何破綻。但是,老大這個揮舞速度似乎太慢了啊!我和疾風都看的傻傻的。

殤神兒的身形已經衝向了老大,老大竟然還不躲避,老大這是在耍我們嗎?

老大手中尹火刀舞過的地方留下了不少火苗,這些火苗竟然在空中燃燒,不旺也不滅。火苗的空間位置形成了一個獨特的構造。殤神兒絲毫不把火苗放在眼裏,闖進了火苗的空間領域。當殤神兒的金剛刀劈向老大時,其中一個火苗突然竄起,轟在金剛刀上。金剛刀停頓了一下,我看見了金剛刀刀身顫抖了一下,然後繼續下落,可惜,老大的身形已經遁去。

老大不斷的揮舞着尹火刀。越來越多的火苗遺留在空間上。殤神兒被團團包圍了。火苗不斷突襲殤神兒,火苗丁點大,威力卻異常驚人!殤神兒發現自己處境甚是危險,憑藉強大的氣息,用金剛刀開路,逃出了火苗的包圍圈!

殤神兒的眼神中開始透露出無比凌厲的戰意,看來他小看了老大,吃癟了很不甘心啊!殤神兒回頭尋找老大的身形,空中的火苗突然三兩結對的朝殤神兒轟去!火苗在高速移動的同時,相互之間還在變換位置。當其中一組火苗與殤神兒的金剛刀對撞時,火光閃現出了老大的身影,真是剎那間的華麗啊!

我和疾風瞪大着眼睛,張着大嘴,盯着老大的奧義-殘焰!真是神技啊,只可惜老大靈力不夠強大,不然,殤神兒怎麼可能接下這招,就連我的風雲斷在殘焰面前,都顯得那麼的幼稚!

殤神兒被轟得節節退後,這並不是好兆頭啊,因爲殤神兒真正的發怒了!老大在招式上絕對性的壓制殤神兒,但是,力量上是殤神兒絕對性的壓制老大!

殤神兒一聲怒吼,震滅了所有的火苗!老大的身形被逼了出來。這是音波,殤神兒好厲害啊!

殤神兒兩眼充滿戰意的盯着老大,人漂浮在空中,大地卻在爲殤神的氣勢而顫抖!殤神兒動真格的了,老大你要如何應付啊? 殤神兒一聲怒吼便破去了老大的奧義,真是難以讓人接受啊,那麼完美的招式如此不堪一擊?還是說殤神兒的實力已經達到蜀山師尊的級別了?

“疾風,殤神兒的那個音波攻擊你知道不知道?”我問疾風。

仔細觀察的話,這音波攻擊並未對我和疾風造成任何影響,卻很有效的震散了老大的殘焰。音波是擴散而去的,如若殤神兒能將音波控制在一定範圍而不讓音波外散,那麼這個殤神兒的神識之力連我都無法比擬啊!

“這是金剛吼,殤神大哥獨創的絕技。如果殤神大哥親自施展的話,老大怕是承受不了這個音波。”疾風對這個招式知道的也只是皮毛。

越來越想不通了,既然音波沒有擴散的話,我和疾風怎麼會聽得見?好神祕的一招啊!老大被逼現身,手中的尹火刀突然業火大盛。業火圍繞着老大熊熊燃燒起來,隱約出現了火天祿體態輪廓,散發出一種強大的威壓!

這次是殤神兒主動發動攻擊了,殤神兒的刀法充滿霸氣,揮舞間透露着一股開山斷河之勢。招式雖然單純,但力量無匹。我和疾風自嘆不敢硬接殤神兒的招式,老大卻是貪婪的一笑,似乎希望殤神兒的攻來來得再猛烈一些。

殤神兒單手揮刀劈下,老大用尹火刀對上。碰撞間,很明顯的可以看出老大處於劣勢,業火被殤神兒的氣息死死壓下,不但無法靠近殤神兒,還有被驅散的趨勢。一招碰撞後,殤神兒再次揮刀砍來,老大被震下地面。殤神兒正準備趁勢追擊,地面上突然爆出一道火柱沖天而起。殤神兒躲過火柱,發現以火柱爲中心,業火開始肆虐大地。老大在構築戰鬥領域,這下又得摧毀蜀山一片領地了。

火柱消散,業火燃燒。老大的戰鬥領域已經形成。殤神兒處於業火之中,氣勢不斷的外溢,阻止業火近身。火海之中突然暴起一道道火柱,衝撞向殤神兒。殤神兒絲毫不畏懼這些火柱,反而朝火柱對衝而去。一刀斬斷火柱,一拳轟散業火。老大的攻擊似乎沒有任何效果。

老大的身形衝出,攜帶着業火卷向殤神兒。人未靠近殤神兒便劃空虛劈,斬出一道火焰刀氣。殤神兒依舊舉起金剛刀劈向這道刀氣,但是,並未如殤神兒所想的那樣,震散了業火。業火圍繞着殤神兒燃燒,雖然被殤神兒的氣息隔絕,無法近身,卻也對殤神兒的神識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老大見到殤神兒被業火包圍,突然立住身形,口中默唸着什麼東西。手中的尹火刀突然一閃一暗的發出火光。這個時候,包圍殤神兒的業火突然消失了,緊接着,殤神兒雙目怒瞪,全身通紅,口中狂噴了一口鮮血出來。

“尹火的空間穿梭?老大竟然可以隔空傳送業火,老大和尹火已經配合得非常有默契了啊!”我驚歎着老大的招式!

“邢湛,業火是不是通過空間穿梭打入了殤神兒的體內了?”疾風擔憂的問。

“也該不會錯,這空間位置算得非常精準。爲了不打歪,故意將業火送到殤神兒身邊,這招漂亮。”我讚賞着這出其不意的一招。

“糟糕了!”疾風頭上開始冒出冷汗了。

“什麼?爲什麼?”我不解的問。

“邢湛,殤神大哥和殤神兒的體質異常特殊,屬於那種越戰越勇的類型。當戰鬥到一定程度,內體的經脈承受不起負荷時,他們會主動震碎幾個特殊的心脈。發動特有的體質能力:狂戰士。一旦發動了狂戰士,力量和速度都是幾倍增加啊!當年殤神大哥對戰刀尊的幻影騎士,就是發動了狂戰士,才和刀尊打了個平手,而且是被仙人阻攔了。否則,狂戰士繼續戰下去,刀尊必敗無疑。”疾風眼神一直盯着殤神兒。

“你的意思是說,老大提前替殤神兒開啓了狂戰士?”我感到事情好像不妙了。

“再等等看。”疾風還在盯着殤神兒。

殤神兒被老大的一招巧妙的重傷身體後,一直閉眼睛。突然,殤神兒睜開了雙眼。瞳孔呈現出紅色光芒,渾身氣息開始暴漲起來。

“啊,真的是狂戰士!”疾風驚呼起來。

我感到了殤神兒的氣息何等的強大起來,早就超越了蜀山師尊。真是難以想象,只是殤神的兒子發動狂戰士,實力就超越了蜀山師尊。如果殤神本人發動狂戰士,那不是可以對戰仙人了?而且,這體質越戰越勇,到底可以強大到什麼地步啊!疾風說當年也只是和刀尊打成平手。那刀尊的幻影騎士又是什麼變態的招式啊!

殤神兒抹去嘴角的鮮血,笑了起來!

“嘿嘿嘿,竟然讓我發動了狂戰士,段無伢,你還算是很厲害了。原本想對付邢湛時才發動。看來有必要讓你嚐嚐我的厲害了。”殤神兒的語氣讓人聽了不由產生一種畏懼感。

“哈哈,不管你發生了什麼變化。來吧,痛快一戰,我也死而無憾!”老大怎麼反而更興奮起來了。

殤神兒突然就發動了攻擊,好快啊!老大發現殤神兒對自己衝了過來,剛架起尹火刀,殤神兒的攻擊就轟了下來。殤神兒只是簡單刀背橫掃,瞬間擊潰了老大的防禦,尹火刀被震飛,老大也被轟下地面。尹火刀與老大分開數十丈之遠,殤神兒轉身瞬移到尹火刀旁,正準備拔出插在地上的尹火刀。尹火刀突然化成漫天的業火,籠罩着殤神兒。

殤神兒在業火中破開一條道,跑了出來。業火紛紛卷向遠處的老大,在老大身邊再次凝聚起來,形成尹火刀,落在老大的手中。老大本殤神兒轟下地面後,暫時失去意識,受到尹火刀的幫助,迅速清醒過來。老大握着尹火刀,站了起來。但是,殤神兒又一次出現在老大的頭頂上,一掌怒劈而下。

砰……

大地突然大面積下陷,殤神兒的一掌被強接下來了。下陷的大地上還颳着散亂的風。

在最關鍵時刻,我撕裂空間,來到老大身邊,右掌單臂上託,硬接殤神兒的那一掌,造成了地面下陷。而疾風幾乎在同時將老大帶走了,一路上遺留的狂風被我和殤神兒的對撞之力震潰。殤神兒的戰意已經衍生出殺氣了,剛纔若不出手相助,老大定然在劫難逃了。

殤神兒發現了有人強行接下他的掌力,收去手掌,金剛刀怒劈而下。我左手握住懼兵,橫掃而上,對撞上了金剛刀。我倒是看看你的金剛刀究竟如何厲害,是否連我的懼兵都斬不斷。金剛刀對上懼兵一剎那,我加大了力道,身體上衝,彈開了殤神兒。

殤神兒被我彈開,我身形反居而上。金剛刀被我的懼兵斬成兩段,刀尾散落在不遠的地方。殤神兒滿臉錯愕的盯着我。口中慢慢的擠出了兩個字:“邢湛。”

“殤神兒,爲何要對我的夥伴下殺手!”我厲聲叱喝殤神兒。

“哼,你竟然斬斷了我的金剛刀,好,好,我就赤手空拳和你鬥一鬥,我可是等了好久了。”殤神兒根本沒有聽進我的話,反而要對我發動攻擊。

我將懼兵指向殤神兒,釋放出懼兵的威壓。面對着這把超神兵,殤神兒的氣焰瞬間消失了。到底還是神識不夠強悍,雖然不懂你發出那個金剛吼是何原理,但在懼兵面前,你也無法安然自若。

“殤神兒,這場比試到此爲止。段無伢輸了,我們自行除去一個生命符號。你贏得了這場較量!”我儘量避免與殤神兒再起衝突。

剛纔協助疾風戰勝碧血魔,已經消耗了我大部分的神識之力,加上剛纔強行接下殤神兒的兩招。如今的我也是強弩之末,再與這個狂戰士鬥下去,我沒有絲毫的把握可以取勝。現在只能依靠懼兵震懾殤神兒,希望他能主動收手。

“孃的,老子不服。”老大突然竄出來,大吼到。

“老大,你消停一會兒。”疾風拉住了老大。

“憑什麼消除我的生命符號啊,這野小鬼就是沒事找事,自己的目標不去找,硬要和我鬥。還真以爲老子怕了你了啊!”老大手中的尹火刀再次爆發業火,幸好疾風及時攔下了老大。

“殤神兒,你竟然對自己目標以外的人動手,你可是違反了論劍規則啊。”我抓住殤神兒的軟肋,威脅殤神兒。

“哼,邢湛,我殤神兒從來不會把蜀山論劍放在眼裏,若不是你參加了第二輪,我才懶得湊這個熱鬧。不管仙人們如何處置我,我都無所謂。我只想和你光明正大的比試一下。”殤神兒的氣息逐漸平穩了下來。

“想與我比試?改天吧!”我纔不會那麼傻現在接受你的挑戰。

“好,你邢湛的話我看得重。我也給你準備的時間。我們的比試就定在一個月後。今天的事我就先跟你道個歉,剛纔是我的不對。請原諒!”殤神兒解除了狂戰士狀態。深深的朝我鞠了一躬。

“好,我接受!對於金剛刀的事,我也表示歉意。” 重生之軍嫂勐如虎 我抱拳表示歉意。

“這個不算什麼,後會有期。”殤神兒轉身離開了。

其實,殤神兒發動狂戰士也有相當嚴重得後遺症。畢竟是靠震碎心脈來發動的,那可是自損身體啊。加上體內被業火肆虐了一下,估計殤神兒內傷不輕。他也爲自己爭取了一個月的修養時間。一個月內,我也足夠恢復到最佳狀態。到時候再和殤神兒鬥上一鬥吧!

“邢湛,你就這樣放走他啦!我可是被打得渾身疼得要命啊!”老大很不爽的說。

“好了,老大,你的烈焰刀法太妙了,我們要幫助你提升靈力操控力。我相信你的烈焰刀法不止一個奧義吧!”我一想到烈焰刀法,就很激動。

“哦,要怎麼提高我的靈力操控力啊!烈焰刀法一共有四個奧義,我能發揮出其中一個,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啊!”老大聽到可以提升力量,兩眼放光起來。

“哇哈(哇哈)。”我和疾風同時驚呼起來。

竟然有四個奧義,這個烈焰刀法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老大,你的萬炎朝宗不算是烈焰刀法的奧義吧?”疾風突然問了一句。

“啊哈哈,那個不算。那個事紅蓮刀的究極奧義。我自己領悟出來的。”老大摸了摸頭,傻笑到。

我和疾風直搖頭,老大竟然掌握着五招毀天滅地的神技啊!我也不過才三招,疾風才一招。老大的底蘊真是無比強大啊。

“走,我們先回去和水靈匯合。之後的事慢慢商量。”我帶頭朝水下宮殿而去。 我們三人回到了水下宮殿後,我就發出了信息給玲瓏,讓玲瓏趕緊返回水下宮殿集合。我們三人剛進入大殿,就看到了香兒、翎兒、水靈三個人正在聊着天。看水靈的神情很是不錯,看來好像解決了腦內那些繁瑣的劍招了。

見到三人平安無事,我就轉身離開了水下宮殿,往青煙殿的方向去。當時我被帶去通仙殿的時候,雪兒被殤神大哥護送到青煙殿裏,我現在要去接雪兒。

當我把雪兒帶回水下宮殿的時候,玲瓏已經回來了。這麼一來,我們大家就聚齊了。

“邢湛,你把大家聚在一起,是不是有什麼事要宣佈啊?”是杜孃的聲音。

“你怎麼在這裏?我可沒有通知你啊。”杜孃的出現嚇了我一跳,我剛纔還在考慮要不要通知杜娘呢!

“你想偷偷跑掉嗎?爲什麼不通知我?還好我自己來了,不然可讓你跑了。”杜娘慶幸自己沒有讓我跑掉。

“來了就省的我通知你了,反正我琢磨着自己也是跑不出你的手掌心的。”我們這麼多人離開通仙河,杜娘不可能不知道的。

“邢湛,你是不是真的有話要說啊?”疾風問。

“對,把大家叫在一起,是想看看我們大家這次的蜀山之行各自有什麼收穫。如果完成了各自心中的事,我想我們可以打算一下離開蜀山的事了。”這就是我聚集大家的目的。

“邢湛,你得到你想知道的了嗎?”雪兒關心的問。

“是的,我已經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我見過蜀山師祖了,他告訴了我很多東西。我現在唯一在意的是疾風是否已經打開了你心中的那個結?”我說完,望向了疾風。

“邢湛,我在和天興兒比試開始前,天興兒已經答應了我,若我贏了便會告訴我一切有關於嵐兒的事。只可惜,天興兒墮入魔道,是我害了他。”疾風非常慚愧的說。

“疾風,這不關我們的事,天興兒既不是因你而死,他也不會記恨我以煉獄炎焚化他。你難道無法理解他臨死前的那份覺悟嗎?”對於天興兒的死,我並不自責。

疾風深呼吸了下,調整了下心態,說:“我還沒有查出嵐兒的事呢,要離開蜀山也得等我辦完這件事才行。”

“好,有話直說,豪氣沖天,這纔是我認識的疾風。這次蜀山之行,玲瓏恢復了所有的記憶,老大練就了紅蓮戰佛,水靈獲得亡靈劍,我也達到了我來蜀山的目的。而且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成長,我們就一起幫助疾風打開他心中的那個結。然後我們就來一次大鬧蜀山,之後就離開蜀山。”我狡詐的笑了笑。

一聽到我要大鬧蜀山,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我。我補充說到:“當年四天戰神離開蜀山的時候,龍帝從中作梗,害的四天戰神支離破碎。最後所有戰神隕落我想也一定和龍帝有關。龍帝的所作所爲都直接觸碰到了我的底線,更何況我爹還是四天戰神之一。我要在蜀山摧毀龍帝的計劃之一。”

“龍帝?”大家對於龍帝的事情還一無所知呢!

“啊,關於這個嘛,我說累了,杜娘你來說好了。介紹一下龍帝。”我趁機休息一下。

“邢湛,你不會要在蜀山對付冥兵吧?”杜娘問我。

“你先把龍帝的事大概說下,我等會兒會告訴你們我的計劃的。”其實,杜娘說的不錯,我確實是這麼打算的。

杜娘向大家大概的講了講有關於龍帝事情,疾風聽得異常的激動。老大更是暴跳如雷。因爲天皇給我們的印象是極其糟糕的,龍帝就是天皇,怎麼不讓大家氣憤呢。

“哼,這段時間的亡命天涯都是拜龍帝所賜。要不在蜀山搗毀他的勢力,我就不離開蜀山。”疾風目露兇光,氣憤的說。

“對,等老子滅了這裏的冥兵後,出去就去找那個什麼狗屁帝算賬!”老大直接就爆發出業火,把整個大殿炙烤得熾熱熾熱的。

“好了,我們這麼多人之中,能對付冥兵的就我、疾風和老大。玲瓏的勝算都非常低,我們得好好的計劃一下。一定不能出什麼差錯。”我用靈力壓下老大的業火,安穩大家的情緒。

“真是的,怎麼把我給忘記了。”杜娘抱怨到。

“還有我呢!”水靈突然插了一句,我和疾風都驚訝的瞪着水靈。

“水靈,你別逞強啊!冥兵不是開玩笑的,你還是負責翎兒他們的安全好了。”疾風對水靈說。

“疾風,我已經消化掉了所有劍招,領悟了一套屬於我自己的招式,我取名爲劍十一式。我想可以拿出來試試手了。”水靈不好意思的說。

“你竟然消化掉了所有劍招?”我不可思議的問水靈,確認一下剛纔聽到的話。

“是的。”水靈肯定的說。

“哈哈哈…我邢湛真是遇人不愚,太好了。能消化掉那些繁瑣的劍招,水靈真是三界奇才啊。劍十一式一定非常的厲害。那水靈就跟着疾風好了,試試新招式。疾風要負責保護水靈。”我很高興水靈的成就。

“邢湛,我呢?”杜娘又開始抱怨了。

“杜娘,你的權力那麼大,你就先幫我找到龍帝的心腹,他叫葉羣,綽號閃光。他也許掌握着我們必不可少的信息呢。”我隨便給杜娘安排了一個任務,既不影響她仙人的身份,又可以安撫杜娘。

“好。”杜娘很樂意的接受了我安排的任務。

“好了,我的目的也不用再說了,大家都知道了吧。明天我們一起到天興靈去,爲疾風打開心結。”這次的聚會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嗯,邢湛,當初在山洞中選擇追隨你是我莫大的榮幸。”疾風深情的看着我。

“喂,你不要這樣子跟我講話,我怎麼渾身都不自在了。好惡心啊你。”我渾身哆嗦了下,避開疾風的眼光。

“對了,邢湛,我們暗中都一直在調查冥兵的蹤跡。他們似乎在密謀着什麼事情。蕭晨說希望有機會能得到你的幫助,保蜀山一份安寧。”杜娘對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