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話講的好:同行是冤家。

藍天護確實是對秦洛很有些意見的,他覺得這個年輕人過於冒險也過於尖銳。用他的話來講就是喜歡『出風頭』。

在台灣、在韓國、在巴黎還有在瑞典,每一次有他參與的事件都被炒得轟轟烈烈,引起全世界媒體的關注。

在他以前,沒有哪個醫生能夠帶來這麼大的影響力——

同樣是醫生,同樣是優秀的中醫,為什麼他可以,其它人就不可以?

嫉妒?

對。就是嫉妒。憑什麼他可以,自己就不可以?

憑什麼他是民眾偶像,自己就不是?

當然,這樣的話肯定是不可能當眾說出來的,那樣的話,被媒體一報道,他還怎麼做一個『成功人士』?

所以,他以前輩的身份來教育秦洛,明誇暗損,即便被媒體報道出去,他也可以說自己的本意就是為了誇獎他,只是被媒體曲解了意思而已。

還有一個原因是,他對秦洛是持有敵意的。他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不可能曝光的,可是,他直覺的感覺到,這個年輕人是他最大的敵人和絆腳石。

雖然極力的剋制,但是內心還是情不自禁的向他發動了攻擊。

秦洛自然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笑著接腔:「無論是年輕人還是老年人都喜歡出風頭,沒有人不喜歡歡呼和掌聲——不過,為了騙取歡呼掌聲而去做一些違背道德和良心的事情,那就可悲了。」

藍天護說秦洛喜歡出風頭,秦洛也同樣回敬他這麼大歲數了也在『出風頭』。同時,他的話中還有警告的含意——出風頭倒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為了出風頭而做一些投機取巧之事,那可就要悲劇了。

於天沒想到這一老一少兩個中醫國手一見面就唇槍舌劍的鬥了起來,心裡暗樂不已,知道好戲已經開場,如果這兩個人能夠在節目中爭吵甚至打鬥起來才好看呢——沒有任何一個節目策劃人不希望自己策劃的節目有著超高人氣的收視率。

當然,這樣的心情是不能夠表露出來的。

於天像是沒有聽出來兩人話中的軟刀子似的,笑呵呵地說道:「藍先生,秦先生,你們看,是這樣的——節目錄製時間快要到了,工作人員都在等著兩位嘉賓入場呢,我們是不是可以進去了?」

「可以。」藍天護瞥了秦洛一眼,對於天說道:「走吧。不能讓工作人員和觀眾等急了。」

秦洛也沒有表示出什麼反對意見,落後一步往節目演播室走去。

《名醫大講堂》的主持人胡一虎和李靜迎了過來,帥哥美女地組合格外的亮眼。

李靜非常激動地看著秦洛,說道:「秦先生,我可是你最忠實的粉絲,一直想邀請你參加我們的節目,可是你總是沒有時間——還是我們於總有魅力,竟然把你給請來了。今天無論如何你得給我簽個名,滿足我這個小粉絲的願望——」

「好的。」秦洛很大方地點了點頭。不就是簽名嗎?自己的字又不醜。

「藍先生,你利用中草藥攻克乙肝病毒的創舉將會被記錄史冊,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一定是你的——我提前向你說聲祝賀哦。」李靜又一臉崇拜地看著藍天護說道。

「謝謝謝謝。不過這種事情談之過早談之過早。」藍天護被李靜這麼一誇,也不由得有些飄飄然了。

這個女人太會交際了,一出場就接近了她和兩個嘉賓的關係,簡單一句話就輕易獲得別人的好感和認可。

在影視和媒體這樣的圈子裡,女人還是佔據著先天的優勢。

胡一虎倒是比較穩重一些,他禮貌謙遜地和藍天護秦洛打過招呼后,含蓄的詢問了一下有沒有忌諱的話題,得到了否認的回答后便開始為嘉賓介紹節目流程。

藍天護是出道多年的名醫,秦洛也不是第一次和媒體打招呼,所以兩人都表現的很平靜坦然。

錄製時間到了之後,胡一虎和李靜率先走進了演播室。

他們一出現,台下的觀眾立即熱烈地鼓起掌來。

李靜環視四周,笑哈哈地說道:「健康是立身之本,健康是處事之根。親愛的觀眾朋友們,歡迎來到我們的《名醫大講堂》節目——我是主持人李靜。」

「我是主持人胡一虎。」胡一虎很默契的接上。「今天啊,我們要為大家介紹兩位重量級的嘉賓——當然,這個重量級指的可不是他們的體重。恰恰相反,他們都不是胖子,可是,你們聽到他們的名字一定會尖叫——」

「第一位是最近用中醫藥攻克乙肝病毒引起醫學界震動的藍天護醫生——」

啪啦啦——

經過這段時間的熱炒,藍天護的大名已經廣為人知。而且,攻克乙肝病毒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耀眼了,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所以,他出場時還是引來不少人的掌聲。能夠和這樣一個傳奇人物見面,不管以前認識不認識,以後出門都有了吹噓的資本。

「第二位,我不用介紹他的事迹,我只需要說出他的名字——你們一定會知道他是誰——有請秦洛先生入場。」

嘩——

突然之間,掌聲如雷鳴般的落下,觀眾席沸騰了起來。

「秦洛,我愛你——」

「啊啊啊———是真的秦洛真的是秦洛——」

「秦洛,我們永遠支持你。你是我們的驕傲——」

秦洛一臉靦腆地笑意,揮著手和大家打招呼。

率先坐在嘉賓席上的藍天護剛剛還在為自己出場時的熱鬧場面洋洋自得,卻沒想到秦洛會有這麼大的人氣,就是天王巨星來了也不過如此啊——

一念至此,心裡對秦洛的恨意又加劇了幾分。

可憐的秦洛同學還不自知,坐在他身邊的椅子上笑眯眯地看著接著講話的主持人。

「原來有那麼多觀眾是秦洛先生的粉絲,我和你們一樣,也是他的忠實崇拜者——今天,我們有幸邀請來註定將名垂史冊的藍天護先生和我們深愛地秦洛先生,由他們來給大家解密中醫中藥以及在鑽研醫學時所發生的各種趣事——」

因為藍天護才是主要嘉賓,所以,李靜的第一個問題就拋向了他。說道:「藍先生,請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學醫的?」

「六歲的時候。」藍天護面向觀眾微笑著。「那個時候我還沒有進學堂,就先跟著祖父背《湯頭歌》了。」

「不會寫字就先會背藥方?」胡一虎驚訝地問道。

「算是吧。不過我的醫學老師和國文老師都是我祖父——我祖父是滿朝時期的國醫,還為袁世凱孫中山等人看過病——」

台下觀眾一片『哇』聲,這讓藍天護心裡稍微舒服了一些。總算在秦洛面前扳回了一城。

「這麼說來,秦先生和藍先生的經歷很相似吧?」李靜看著秦洛問道。「我看過你的資料,你也是沒有進過學校,所有的醫學知識和語文水平全都是你爺爺教的?」

「是的。」秦洛害羞的點頭。「不過我和藍先生不同的是——我爺爺沒給什麼偉人或者竊國大盜治過病,我爺爺的患者都是平民老百姓。」

嘩啦啦——

台下觀眾都會心地笑了起來,再次給出熱烈地掌聲。

台下的大多都是平民老百姓,他們喜歡的還是那些能夠把他們的疾病痛苦擺在首位的人。你整天把自己給過什麼名人什麼偉人治過病——這和他們有一毛錢的關係?

台下觀眾席就座的王修身撫著鬍鬚哈哈大笑,說道:「這小子還是那張利嘴,損起人來不給人留一點兒情面。」

顧百賢心裡有些羨慕,說道:「這還不是你教出來的好徒弟?」

老卓表情凝重,說道:「你們發現沒有?這兩個人有點兒不對付?以前秦洛沒有和藍天護接觸過吧?怎麼兩個人像是跟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或許藍天護和秦洛以為他們隱藏地都很好,可是他們的表情神態落在台下這些老頭子眼裡還是露出了破綻。

「是有這麼點兒意思。」王修身認真地打量了一番後點頭說道。「看來這小子不是來捧場的,是跑來踢館的。」

「這下有熱鬧看了。」何計天笑得眯起了眼睛。

胡一虎看到藍天護臉上的不快,趕緊轉移話題,笑著拋出第二個問題:「藍先生,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研究中醫藥治療乙肝這個世界性難題的?」 「五年多沒見,也不知道小魅兒的實力去到了什麼樣的等級。」

參賽區,楚靈芸目光灼灼的望著少女,臉上布滿了激動與興奮。

「以她的資質,定是我們難以想象的等級。」江皓晨感嘆的答道。

魅兒妹妹可是絕世奇才,連雲天都已經是中階靈帝了,她的等級定不會比雲天低。

皇甫雲天沒有開口,他定定的看著少女,眸光甚是明亮。

三號擂台上,四周眾人皆動了起來,唯有一名紫衣少女站在邊角地帶,無人挑戰。

當然,這只是開始。半刻鐘后,便有人朝她攻了過來,且還是一名女性靈修。

除了女性,男人們都有些不好意思朝她下手。

來者是一名高階靈皇,對方手持一件七階靈器,就這麼直直的朝她攻了過來。

由於少女年齡太小,對方壓根沒將她放在眼裡,臉上甚至現出了一抹不屑來。

「快看,有人向那姑娘出手了!」

正緊盯著擂台的觀眾看見這一幕,立刻興奮了起來。

少女長得太美,眾人自然對她生出了好奇之心,不知道她的實力是不是跟容貌一樣讓人驚艷。

眾人瞪大眼睛,紛紛等著少女出手。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眾人又驚又疑。

只見三號擂台上,面對高階靈皇的攻擊,少女不僅沒有躲閃,甚至沒有拿出兵器。

她就那麼站在那裡,保持著剛上台時的姿勢,甚至沒有移動半分。

「怎麼回事?」

見少女一動不動,眾人是又驚又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那姑娘該不會是嚇傻了吧?」有人這般猜測道。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就在這些人話音剛落之際,少女終於動了。

只見她素手輕揮,那名直衝她而來的靈修突然不受控制的騰空而起,接著越過擂台,直直的朝地面栽倒了下去。

砰——

對方砰的一聲砸在了地上。那人落地之後,呆愣了片刻,接著便似難以置信般的站了起來。

跟那人一樣,看台上的觀眾注意到這一幕,也都愣住了。

怎麼回事?那人怎麼突然就掉下去了?!

「有誰看清剛才那一幕了?」看台上,有人驚疑的詢問道。

沒人回答他的問題。

少女根本就沒有動用靈力,只輕輕抬了抬手,所以對方掉下擂台,應該與她無關。

難道那名女子是受到了其他人交戰餘波的衝擊,這才不小心跌下擂台的?

這可能嗎?!

要知道,對方可是高階靈皇,能那麼容易被餘波掀下去么。

就在眾人滿臉驚疑之時,少女的舉動卻讓他們目瞪口呆起來。

只見擂台上,少女竟拿出一張椅子,兀自在角落邊坐了下來。

「她這是在幹什麼?!」

看見她的舉動,不僅是看台上的觀眾,就連貴賓席上的一眾貴賓都驚住了。

原本貴賓席上有許多人的目光並未放在她身上,但是一眼掃去,瞥見有人竟拿出了一張椅子,這能不注意到她么。

擂台上,眾選手皆拼得你死我活般,她竟仿若無人般愜意的坐了下來。

她這是料定沒人會對她出手么?

眾人瞠目結舌的望著她,完全搞不懂她究竟是在幹什麼。

——————

親們,從明天開始,每天的更新時間將固定在晚上八點,不管發多少章,都會在那時一次性更完,大家以後不用再擔心更新時間了。

抱歉,這段時間有些不穩定,從明晚開始會慢慢恢復正常的。 「哈哈——小魅兒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霸氣!這樣的舉動,也只有她才能幹得出來。」參賽區,楚靈芸一臉歡暢的開口道。

皇甫雲天和江皓晨聞言,臉上皆現出了一抹笑意。

南宮奕瞪大眼睛看著擂台,唇角忍不住微抽了起來。

「這女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囂張。」

貴賓席,男人看見這一幕,眸光不禁微閃了一下。

早知道這丫頭狂肆,可沒想到眾目睽睽之下,她還能狂得如此毫無顧忌。這才是真正的她吧。

雲揚的想法跟男人差不多,而風流塵見此,唇邊則勾起了一抹瞭然的笑。

其他強者則雙眉微蹙,五分震驚五分疑惑的看向了少女。驚疑之下,眾人皆忍不住細看起來。只是當發現自己竟看不透對方的實力時,眾強者不禁一陣駭然。

怎麼回事,他們竟然看不出那丫頭的等級?!

眸中現出一抹驚駭,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當發現其他人的臉上也布滿了難以置信時,這才知道大家都沒能看出來。

「怎麼回事,那丫頭隱藏了實力么?」有尊階驚疑的開口道。

連他們都看不出,這不是隱藏了實力是什麼。難不成這個只有十幾歲的小丫頭,實力還會在他們之上,開什麼玩笑!

姬蓮音聽到這句話,頓時鬆了口氣。早在那日剛見到這女人時,她就已經悄悄的探查過,只是並沒有探出對方的實力,故而內心一直忐忑不安。

她已經是巔峰期帝階的實力,連她都看不出對方的等級,難道對方的實力會在她之上?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就寢食難安。這女人的容貌本就是個大威脅,如果她的實力還在自己之上,那就更加麻煩了。

姬蓮音的內心一直在擔心著這個問題,因而完全忽略了對方的年齡。

連尊階都看不出她的實力,那她必定是隱藏了起來。只有弱者才需要隱藏實力,一想到這個,她便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一定是。不過能夠避開我們的探查,那丫頭身上的靈寶,恐怕已經去到了神階級別吧。」有尊階回答道。

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