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股玄青色的青煙,也是緩緩的飄了起來。

「嗯?究竟煉成了什麼東西?讓我來瞧瞧。」

說罷,陳天斗便站起身來,走到了這丹爐前,想要取出裡面的東西看個究竟。

可就在他身體騰空而起,緩緩升至丹爐爐口的時候。

突然之間!

便是一張爛掉的臉,從那裡面撲了出來!

正是剛剛的那個女人!! 「我就知道你不會聽話的!!」

只聽女鬼一陣尖利的叫聲傳來,便是張開了一張布滿黑齒的大嘴,向著陳天斗咬了過來!

她的脖子,居然伸長了兩米,如同一條白色的蟒蛇!

陳天斗被這突然躥出來的女鬼嚇了一跳,連忙向後飛身,躲過了這女鬼的攻擊。

此刻陳天斗心中駭然,為什麼煉丹會煉出一個女鬼來!

如果只是因為那鬼火和冥火而引來了女鬼,那丹藥哪裡去了!

可陳天斗卻不知道,那所謂的迷丹,其實根本就不是什麼丹藥!

而是那假的陸伯中,想要抽離陳天斗魂魄的一個鬼蠱!

那個人算準了,陳天斗最後一定會用到鬼火和冥火來煉製丹藥。

而當這鬼蠱感受到鬼火的力量之後,便會解開封印!

釋放出裡面被封印了數百年的猛鬼,蓮紗!

傳說蓮紗本是一位純情女子,但因為家境貧寒,被賣到了青樓做妓女。

可是誰知道,在她無法忍受非人的折磨,而出逃的那一刻,卻被青樓的打手追上,先是糟蹋,最後便被殘忍的殺害。

她的鬼魂怨氣不散,終日遊盪人間,找到那些害死她的人尋仇。

可是最後,人死光了,她卻抑制不住心中的怨念,開始將魔掌伸向了更多的人。

久而久之,這蓮紗,便是成為了一隻極為凶厲的百年女鬼!

她的道行,足可以與四星天脈以上的強者相抗衡!

極是厲害!

此刻,蓮紗已經盯上了陳天斗的靈魂,要將它從他的身體裡面抽離出來!

不知為何,當這女鬼與自己形成鮮明的立場之後,之前的那種害怕和抵觸,便從陳天斗的心中消失了。

「你這女鬼!為何會從丹爐裡面跑出來!」陳天斗手握石劍,站在大殿之中,厲聲對那女鬼問道。

只見那女鬼爛掉的一邊臉,忽地露出了一絲詭笑,幽聲道:「是你解放了我啊,作為回報,我會抽出你的靈魂,讓你安心上路的!」

話音剛落,這女鬼便突然間攤開雙手,頃刻間全身陰氣大盛!

轉眼間,在她那伸長的脖子旁邊,居然又是長出了兩顆腦袋!

此時此刻,在這女鬼蓮紗的身上,居然長著三顆披頭散髮的腦袋,看上去很是恐怖!

接著,那三張爛掉一半的臉,便同時從眼中射出了六道玄青色的光束,向著陳天鬥打來。

見對面是一隻得道老鬼,陳天鬥氣走全身,體內七星天脈與九重天格的力量同時開啟!

「天隱劍法!」

頃刻間,陳天斗的步伐如風,竟是快到看不見蹤影。

而在下一秒鐘,便出現在了那女鬼身後的空地之上!

「怎麼會這麼快!」

那女鬼吃了一驚,沒想到這隻有區區三星天脈的陳天斗,速度居然比四星天脈的強者還要快!

只見陳天斗此刻出現了二十幾個幻影,比從前施展天隱劍法的時候整整多了一倍之多!

然而那女鬼哪裡會知道,現在的陳天斗開通了天格,並且擁有從莫小奇那裡得到的狼牙墜飾,實力突飛猛進,哪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過一瞬間,那二十幾個身影便將女鬼蓮紗團團圍住。

霎時間,長劍飛舞,似是斬碎了那一股股極其強大的陰氣。

同時也將空中女鬼蓮紗,劈的支離破碎!

陳天斗施展了九重天格力量的天隱劍法,簡直如同一架可怕的絞肉機,片刻之間,就已經結束了這一場戰鬥。

蓮紗怎麼都想不到,身為百年女鬼的她,居然會被區區一個少年,打成這幅模樣!

隨著陳天斗最後的一記收招,那在空中隱隱閃動的劍光也是隨著緩緩的消失了。

此刻,大殿之中一片安靜。

只見那女鬼的身體上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劍痕。

接著,她便是發出了一聲哀嚎,瞬間化作一縷青煙,只怕是魂飛魄散了。

「嗯?」

就在陳天斗展現實力的這一刻,躲在遠處觀戰的那一個身影,卻發出了一陣驚疑之音。

「怎麼可能,那陳天斗怎麼會殺的了蓮紗?一個三星天脈的弟子,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啊!」

這一刻,在丹神府不遠處的角落中,那假的陸伯中卻是出現在了這裡。

當他看到陳天斗的修為之後,完全不敢相信這就是兩年半之前的那個少年。

古武女特工 就算他擁有了玄天化羽,也不可能擁有這種實力才對的!

「這陳天斗定有古怪!看來,這一次非要我親自動手了!」

說罷,假陸伯中心一橫,隨即手中便是浮現出了一團深藍色的寒冰之氣。

很明顯,這個假冒陸伯中的神秘人,必是來自於北寒仙國的!

此刻他將手中的寒冰之氣對準了陳天斗,正欲射出。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令他身子一抖,隨即便是轉頭向著丹神府藥房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一縷紅色的煙,自那藥房所在緩緩升起,好似一陣狼煙。

而這一陣響聲,卻也是將陳天斗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嗯?丹神府今天是怎麼了?情況一個接著一個!」

見到那一縷紅煙,陳天斗便二話不說,向著那趕了過去。

今天這裡的一切都太過詭異,出乎了陳天斗的意料。

先是陸伯中讓他煉製迷丹。

然後便是煉製成功,卻出現了一個百年修為的女鬼。

最後又是這奇怪的響聲和陣陣紅煙。

這陸大人,究竟在搞些什麼名堂啊!

可就在陳天斗正欲向那裡而去的同時。

在前方,卻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天斗兄弟!」

只聽一聲呼和傳來,卻是陸伯中的身影出現在了大殿不遠處的地方。

陳天斗心中旋起一絲疑惑,奇道:「陸大人?」

陸伯中急忙走到了陳天斗的身邊,言道:「天斗兄弟,你快些與我離開這裡,我們丹神府裡面進了賊人,他冒充我的樣子,想要謀害於你!」

「什麼?要謀害我?我一向與人無仇,誰要害我?」

陳天斗如墜入五里霧中,想不到誰這麼大膽子,敢進丹神府來害人。

「你先不要管了,快點與我離開這裡,那個人十分厲害,連我都自愧不如,如果你不快點走,恐怕凶多吉少!另外,你的身體里是不是有玄天化羽?」陸伯中急道。

聽聞此話,陳天斗便是面色一窒,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陸大人你怎麼知道?」

關於玄天化羽這件事,陳天斗也是在這半年內才得知的。

可是,知道這件事的人除了他,就只有靈君了。

而現在,這陸大人是如何得知的?

「天斗兄弟,那人就是奔著你的玄天化羽來的,他冒充我的樣子,讓你煉製離魂丹,並且要裡面封印的女鬼,來奪取你的魂魄!」

「豈有此理!是誰這麼大膽啊!」

「先不要管了!現在我的人正在搜尋那賊人,你快些與我到安全的地方去,快點!小北斗!」

說罷,陸伯中便是走向了大殿後面的一扇後門。

可是片刻后,陸伯中的眉頭便是一皺,轉頭看去,卻發現陳天斗正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神古怪的打量著自己。

「天斗兄弟,你在做什麼?為什麼還不跟我離開?」陸伯中看上去有些著急,但依舊不緊不慢的說道。

只見此刻的陳天斗,用像是看著鬼一樣的眼神看著陸伯中,表情充滿了質疑,說道:「陸大人,您剛剛叫我什麼?」

陸伯中忽地一愣,眼神中一絲疑色閃過,奇道:「我叫你天斗兄弟啊。」

「不是這一句,而是之前的那一句。」陳天斗臉色漸冷,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陸伯中。

陸伯中一愣,遲疑了片刻,便又是說道:「還是天斗兄弟啊?」

「你叫我小北斗!」陳天斗不容置疑的說道。

只見那陸伯中便是一怔,一絲寒氣浮上臉頰,眼中一縷寒光閃過。

陳天斗握緊了手中的石劍,突然感覺眼前的這個陸大人,很是奇怪。

「小北斗這個綽號,我已經有兩年多沒有用過了,陸大人,你是怎麼知道的?是從別人嘴裡聽說的,還是……你在多年以前就見過我?」

此話一出,陸伯中便是面色凝重的站在了原地。

那背在身後的一隻右手,不禁緩緩的握成了拳頭。

一股深藍色的寒冰之氣,便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

隱隱散發出一股令人惡寒的肅殺之氣! 此時此刻,陳天斗用充滿質疑的眼神注視著陸伯中,越來越覺得,今天的陸大人似乎與平時很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