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力量比拼上,就像一個小丑在表演放個屁…ber…

但他就是能王八翻身,四腳朝天,竟然干成了。

「一陽初動,與道和鳴。」

蘇的雙手掐出層層掌影,眉心的先天一炁散射出絮狀絲線,一根一根點在柳乘風那滿身蕁麻疹上,她要幫助柳乘風以炁聚陽。

因為柳乘風身體表面的先天一炁散且亂,根本無法發揮一陽初動的道境修為,這對於他鏖戰無量天劫是很不利的。

「移…」

她以自己的先天一炁和鳴柳乘風的先天一炁,陰吸陽動,牽引着他全身『蕁麻疹』向眉心轉移。

與此同時,他身後的太極圓盤也發出了嗡嗡的轟鳴之聲,開始出現絞索、轉軸連貫咬合的動作。

隨着咬合行進,上面的甲子鍵位也一個接着一個敲擊下來,在半空中寫出一個又一個陰/陽字元,閃爍刺目的氤氳光芒。

蘇望了一眼,瞠目結舌。

通曉陰/陽計算機語言的她知道這是一個天干、地支交匯形成的六十甲子輪值表,以鼠龍蛇豬…等十二屬相排列值班天神。

「戊辰太歲趙達大將軍,龍相。」

「這是…人前顯聖…」

「噗,天庭竟然在玩真的。」

蘇的一口心頭老血差點就噴了出來,她想起了自己降臨人間之前偶然從女媧娘娘處聽到的天庭秘聞。

自封神之戰後,人間儒學昌盛,獨尊儒術,漸漸成為道棄之地。

天庭太歲部遂在3000餘年間都沒向人間派出哪怕一位太歲星君輪值當班。

未曾想,當人間進入21世紀,儒學竟被罷黜,道學重臨,天庭才重新關注起人間。

天庭斗部放牧群星,征戰萬古,卻敗在了倡導宇宙大一統的天儒文明手中,由此天庭才決定重新君臨罷黜儒學的人間。

如果柳乘風的人前顯聖能成功,那就代表天庭要將人間打造成為征戰「天儒文明」的天道殺器。

「戰爭才剛剛開始……」

蘇喃喃自語,表情震驚且惶恐,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身子虛軟無力,眼睜睜地看着擁有寶光龍相的戊辰太歲趙達大將軍利用柳乘風進行人前顯聖。

只要顯聖成功,柳乘風將徹徹底底變成戊辰太歲趙達大將軍,成為了3000餘年後第一位在人間輪值當班的太歲星君。

「柳乘風,你這老陰比,可一定要撐住啊。」

…… 水族傷了自己的朋友,想要這樣離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大空間法術施展,周圍空間完全被禁錮起來。

巫輪刀乃帝江一脈的產物,可以破解空間,水族沒有巫輪刀這種寶物,面對大空間法術,只能任由柳無邪宰割。

空間陡然碾壓,十幾名水族,直接被擠爆。

化為無數精氣,消失在天地之間,全部沉入太荒世界。

周圍已經看不到一個人類,連島嶼上的種族,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他們進入第五層了。

柳無邪太可怕,輕鬆斬殺二十四名神族,這份戰鬥力,絕非一般的混元九重所能抗衡。

阿雷他們傷勢不重,柳無邪拿出大量丹藥,捏碎之後,注入他們兩人體內。

受傷的地方,以極快的速度在癒合。

梵婭只是受到一些擦傷,無傷大雅。

「柳公子,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傷勢好了之後,阿雷朝柳無邪問道。

經過剛才一番戰鬥,阿雷非常興奮,他們巨人族好久沒有這麼痛快戰鬥了。

一般種族,不願意招惹巨人族,他們體型太大了。

「暫時先呆在這裡,剛才戰鬥,我發現你們的力量運用,有很大的問題,遠遠無法將力量最大化。」

柳無邪沒有著急前往第五層,而是看向阿雷跟阿力。

巨人族力大無窮,一拳可以打爆一座山峰。

阿雷跟阿力兩人絕對是巨人族中的佼佼者。

他們的力量,完全做不到這一點。

「你也看出來了!」

阿雷一臉震驚之色,顯然他們巨人族的力量運用,出現問題不是一天兩天了。

「我們巨人族力量修鍊之法早已失傳,我們現在只能靠一身蠻力。」

阿力苦笑一聲,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

遇到柳無邪,傳授他們修鍊之法,已經能修鍊出來一絲真氣。

讓力量提升了很多,距離真正的巨人族,遠遠不夠。

剛才那一戰,阿雷跟阿力居然被水族控制了,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論排名,水族拍馬也趕不上巨人族。

萬族之中,也有排名,神族第一,龍族第二,因為巫族消失太久,排行榜上已經沒有巫族的存在。

「我不懂你們巨人族修鍊之法,最多加以完善,但是我可以教你們增壓之法,可以將力量無限制疊加。」

柳無邪沉吟了一下,天道神書無法將巨人族丟失的法訣推演出來。

除非柳無邪找到殘破的法訣,可以將其完善,例如天龍九式。

能讓他們修鍊出來真氣,已經非常逆天了。

至於力量的運用,需要大量的理論知識,絕非靠天道神書就能完成。

「增壓之法?」

阿雷跟阿力相視一眼,一臉的迷茫。

「沒錯,就是增壓之法!」

接下來戰鬥可能會更加艱苦,柳無邪需要他們兩個儘快成長起來。

再遇到今天這種事情,也不至於被打的措手不及。

幸好水族跟神族沒有一起出手,一旦聯合起來,今日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就算柳無邪誅殺所有人,阿雷跟阿力還有梵婭三人,肯定會死於水族之手。

柳無邪之所以不著急前往第五層,第一是提升阿雷他們的戰鬥力,第二是需要煉化巫輪刀。

巫輪刀蘊含巫族法則,只要能將其煉化,柳無邪相信,自己的大空間法術,必定再進一步。

帝江,掌控空間,乃速度之祖。

成功煉化,空間跟速度,都會大大提升。

梳理一番記憶,親自為阿雷還有阿力演練一遍。

其實很簡單,在身體裡面修鍊出來一個增壓陣法。

當力量經過增壓陣法的時候,可以不斷的壓縮,讓原本一倍的力量,增壓到了十倍。

開始的時候,阿雷跟阿力兩人很不適應,他們習慣隨意施展。

隨著柳無邪不斷的修正,兩人逐漸熟悉,按照柳無邪的要求,重新施展一遍。

巨人族體型龐大,一個增壓陣法,起不到什麼效果,柳無邪足足讓他們修鍊出來數十個增壓陣法。

阿雷深吸一口氣,拳頭突然平推出去。

推出去的那一刻,周圍空氣不斷的炸裂,連空間都在寸寸塌陷。

阿力站在一旁,一臉的駭然之色。

他跟阿雷一起長大,非常清楚阿雷的實力。

但是此刻,他看不懂了,阿雷的力量,提升十倍左右。

這是什麼概念,一拳就足以毀滅一座小山丘,提升十倍,足以打碎一座百丈高的山峰。

陡然之間!

阿雷一拳打出,形成一條真空氣浪。

「轟!」

整座島嶼,一分為二,直接被阿雷從中間打爆了。

看著自己造成的景象,阿雷一臉的獃滯,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他造成的。

「好強的力量!」

阿力沒有繼續施展。

再施展一拳,他們就沒有地方落腳了。

「效果還不錯,你們可以繼續修鍊,增壓陣法越多,你們的力量就越強大。」

接下來時間,交給他們自己,讓他們自己去摸索。

柳無邪盤膝坐下來,準備煉化巫輪刀。

梵婭站在一旁護法。

阿雷跟阿力怕柳無邪有什麼危險,一直不敢走遠,只能坐在一旁。

巫輪刀沉入太荒世界,盤踞在巫界之中,竟然在瘋狂的吞噬柳無邪的巫氣。

當太荒世界巫氣耗盡,巫輪刀必定離開太荒世界,尋找新的巫界法則,繼續提升。

「煉化!」

柳無邪祭出魔焰,將巫輪刀包裹起來。

果然,巫輪刀開始掙扎,想要逃離太荒世界。

剛才主動進入太荒世界,是受到巫界的吸引,不代表歸順柳無邪了。

「哼,既然進來了,就別想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