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這女子的身上,充斥著一種特別的陽剛之美。

與白芯的小巧柔美,是完全不同的風格。

「哦,我叫厲雙兒,爹娘生了我,盼著再生兩個兒子,就給取了這個名。你們可以叫我雙兒。」戎裝女子自我介紹道。

「雙兒姑娘是傭兵?」 女總裁的神醫兵王 白芯道。

君似佳期入夢來 「嗯,我是狼頭傭兵團的小隊長,土生土長的龍門關人,打獵,那可是一把好手。」厲雙兒十分自信地說道。

的確!

一個女子,能在大夏皇朝兩大最強傭兵團之一的狼頭傭兵團中,混到小隊長的職位,若是沒有兩把刷子,那是不可能的。

「對了,我看你們不像是本地人,應該也是為了那個寶藏而來的吧?」

厲雙兒問道。

「不是的,我是因為父母最後出現的地方是這裡,所以才來這裡尋找父母的線索。」白芯解釋道。

至於陽旭,她並沒有多說。

而陽旭此刻正在細細地打量著厲雙兒,心頭暗喜自己的運氣真不錯。

不為別的!

這厲雙兒,居然與白芯一樣,也是先天魂體。

只不過,白芯是先天冰魂體,而厲雙兒,則是先天火魂體!

像火焰一樣熱情!

用這句話來形容厲雙兒,一點也不為過。

「對了,還不知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呢?」厲雙兒問道。

「我叫白芯,他是陽旭,陽大哥。」白芯道。

「哦,原來是白芯妹妹和陽大哥,咱們見面也算是一種緣分,不如這樣吧,你們隨我去狼頭傭兵團的駐地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隨我們一起入山。」厲雙兒熱情地道,「當然了,如果你們想單獨行動,明天一早也可以自行結伴入山。」

白芯轉頭看向陽旭,想讓陽旭拿主意。

而陽旭則是點了點頭,道:「也好,那就麻煩雙兒姑娘了。」

「不麻煩,你們隨我來吧。」

厲雙兒十分豪爽地帶著兩人離去,可三人剛走到一條偏僻的小巷子里,準備穿過那裡,然後好出城門,結果就被一群人攔了下來。

「你們想幹什麼?」厲雙兒沉聲喝問道。

尤其是她的目光落到那帶頭人的身上時,更是一臉的嫌棄之色。

「哼!龍哲昱,怎麼又是你?」

「厲雙兒?」

龍二少也有些意外。

他帶人來找陽旭和白芯報那一巴掌之仇,沒想到,堵住陽旭和白芯的同時,居然還遇上了厲雙兒。

「怎麼?這次又想了什麼歪招來對付本姑娘啊?我告訴你,不管你使什麼陰招,我厲雙兒是絕對不會怕你的。」厲雙兒沉聲說道。

「厲雙兒,你少在那裡得意。」龍哲昱一臉不爽之色,「本少今天不是來找你麻煩的,你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

「不找我麻煩?」

厲雙兒有些意外,還微歪著腦袋打量了龍哲昱片刻,總覺得今天的龍哲昱是不是出門忘記吃藥了。

這可不行啊!

就龍哲昱這德性,出門還忘記吃藥,這得禍害多少好人家的姑娘?

搞不好,這龍哲昱就是沖著自己身後的白芯來的吧? 「哼,果然是一條惡犬!」

在心頭冷罵了一聲,厲雙兒根本沒有要讓開的意思,而是撇嘴道:「不好意思,今天本姑娘就喜歡待在這裡,你能拿我怎麼樣?」

「厲雙兒,你真以為我怕了你?還是說,你看上你身後那個小白臉了,想為他出頭?」

龍哲昱頓時就怒了,那雙眸中充斥著陰狠之色。

「你個賤貨!我告訴你,我大哥已經回來了,今天你若是再不讓開,別怪我把你一起拿下。」

聞言,厲雙兒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龍家大少居然回來了?

難道也是因為那副浮空藏寶圖的原因?

這下,有些麻煩了。

只是一個龍哲昱,厲雙兒還不怎麼擔心,但龍家大少龍哲霖,那可是一個十分棘手的人物。

就算自己是狼頭傭兵團的小隊長,也是壓不住的。

除非是狼頭傭兵團的副團長,或者團長親至,才能鎮住龍哲霖。

可他們兩人,現在都不在龍門城中!

「哼!少拿你大哥來威脅我,別說他現在不在,就算在,那又如何?」厲雙兒沉聲說道。

她已經聽出來了,龍哲昱堵在這裡,就是沖著白芯和陽旭來的。

雖然這件事與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但也絕對不能看著龍哲昱這條惡犬到處亂咬人。

這事,自己管定了!

「不錯,我大哥現在的確不在,但你給我看清楚了,這是我大哥的師兄,同樣也是絕刀門的核心弟子。」龍哲昱一臉自豪地道。

在他旁邊,傲然佇立著一個俊顏青年。

青年穿著絕刀門的制式武袍,左邊胸口的位置上綉有一把長刀,胸膛微挺之間,一抹傲然神情溢出,那望向眾人的眼神中帶著一抹高高在上的蔑視。

不過!

當他的目光落到白芯和厲雙兒身上時,不禁閃過一抹淫邪之色。

而當他的目光落到陽旭身上時,則又恢復了傲然神情。

對於陽旭等三人的實力,青年一眼就已經看了個大慨。

白芯,玄魂境九重!

厲無雙,玄魂境八重!

陽旭,普通人一個。

這樣的三個人,對他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因為,在三天前,他已經突破到了九魂罡煞境一重,擁有絕對碾壓玄魂境魂武者的實力。

要知道,魂武者在從玄魂境突破到九魂罡煞境時,魂力的總量,會直接提升五到五十倍。

這是一個可怕的天塹之隔。

也正是因為如此,九魂罡煞境的魂武者,才能輕易碾壓玄魂境的魂武者。

目光重新掃落在白芯和厲無雙的身上,青年淡淡地道:「你們兩個,今夜過來陪我。」

那不容置疑的語氣,頓時就讓厲無雙的脾氣爆發開來。

「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讓本姑娘去陪你?」厲無雙直接破口大罵道。

「哼!」青年一聲冷哼,雙眸頓時微寒下來。

轟隆隆……

強大的九魂罡煞境威壓,直接籠罩在厲無雙的身上,壓得她連呼吸都覺得有些困難。

連帶著,白芯也感覺到了一股磅礴的壓力籠罩在身上。

「焦大哥,她們是我先看上的。」龍哲昱小聲說道。

「嗯?」焦連臉色微微一冷,斜瞥了龍哲昱一眼,「哲昱,你看看你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腳步虛浮無力,手無縛雞之力,再這麼下去,你的身體就垮了,我這可是為了你好,懂嗎?」

「可是……」

「沒有可是,別忘了,你大哥離開之前是怎麼說的,我看,就這麼定了吧。」

「焦大哥……」

「嗯?我說的話,你還有什麼異疑嗎?」

「……不敢。」

焦連幾句話就把龍哲昱說得低下頭去,不敢再多做爭辯。

畢竟,他大哥可是再三交待過的,見焦連如見他。

焦連的話,就是龍哲霖的話。

而對於龍哲霖的話,就算是借龍哲昱一百個膽子,他也是不敢違抗的。

雖然心裡極度捨不得兩個嬌滴滴的大美人,但也只能這樣了。

隨即,龍哲昱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把這兩個女的帶回去,送到焦大哥的房間,至於那個小白臉,給我剁碎了喂狗。」

龍哲昱不敢對焦連怎麼樣,只能將氣全都撒到陽旭的頭上。

而白芯和厲無雙被焦連的威壓所籠罩,行動各方面都顯得極為遲緩,面對圍上來的十幾個魂武者,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白芯,你現在可看清楚了?」

陽旭不急不徐地道。

他之所以一直沒有開口,就是想讓白芯將一切全都看個清楚。

「陽大哥……」

白芯愣愣地看著陽旭,心裡即感激,又感動。

畢竟,就算是當年對她極好的『師尊』,還有林新月長老,都不曾這麼為她著想過。

唯有陽旭,極儘可能地幫助她看清本質。

「喂,我擋住他們,你們快逃,去城外狼頭傭兵團駐地報信。」

厲無雙突然沖著陽旭和白芯喊道。

沈先生,請賜教 同時,她更是全力運轉體內的魂力,對抗焦連的威壓。

或許是長年遊走在魂獸山脈中獵殺魂獸的緣故,厲無雙在面對困境時,全力爆發起來的威力著實不弱,竟是勉強掙脫了焦連的控制,直接將幾個圍上來的龍家打手擊退。

而白芯也趁著這個機會掙脫了束縛,翻手就是幾劍斬出,逼退了另外幾個打手。

「你們快逃啊,去狼頭傭兵團駐地報信!」

厲無雙再度喊道。

寵物天王 「逃?」

陽旭輕輕笑了笑。

在他的字典里,似乎還沒有這個字,也或者說,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往他的字典里加入這個字。

「焦大哥,你看,厲無雙那個賤貨果然是看中了那個小白臉,咱們不如把那個小白臉抓起來,逼這兩個賤貨就範,然後再讓那小白臉跪在地上,看著她們在床上服侍你。這樣一定很精彩。」

龍哲昱一臉興奮地道,彷彿恨不得他自己也參與到其中來。

而聽到這樣的提議,焦連不禁來了興緻,咧嘴一笑,道:「嗯,你這個主意不錯,就這麼辦吧。」

「喂,你們在幹什麼?」

就在這時,一聲沉喝傳來。

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精壯青年站在不遠處,一副要主持公道的樣子。 「厲隊長?」

透過龍家打手讓開的空隙,青年一眼就認出了厲雙兒。

「姚隊長。」厲雙兒也認出了來人,忙道,「快去通知副團長,他就在城外駐地,就說龍家的人要綁架我。」

聞言,姚申心頭一怒,目光隨之掃向四周,一眼就看見了人群中的龍哲昱。

「哼!龍哲昱,又是你小子,我看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連我們狼頭傭兵團的人都敢綁架!」

姚申沒有離開,反而大步走了過來。

龍哲昱沒有回應。

倒是焦連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右手一探之下,一股強大的魂力湧現而出,直接作用在姚申的身上,讓後者臉色驟然一變,想要掙脫,可惜,已經晚了,焦連的右手往回一拉,一股強大的吸力猛然將姚申吸了過來,摔砸在地上,同時,一股磅礴的威壓瞬間壓在了姚申的身上。

這一刻,滿臉驚容的姚申才恍然大悟過來,明白此地的主事之人,根本不是龍哲昱,而是眼前這個不知名的青年。

而且!

對方的實力十分強大,根本不是自己一個玄魂境八重的魂武者能夠對付得了的。

「你是什麼人,我們可是狼頭傭兵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