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任雪只是愣了一下就恢復如常,看了盧寶兩眼,沒想到他平時看着很受的樣子,也有很man的時候。

“那我現在約他出來和你們見面?”胖子看着盧寶,徵求他的意見。

盧寶剛想點頭,任雪卻阻止了他,“不,現在還不能約他出來,那樣一點勝算都沒有。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出他的弱點,對症下藥,才能控制他。”

顯然,在對付競爭對手這件事上,任雪非常有經驗。

“任雪,你做了這麼多年的總監,相信對你們的競爭對手很熟吧?”盧寶看向了任雪。

任雪神色平靜,點了點頭,從一旁拿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弄了一會,就將屏幕轉向了另外兩人。

“這是我以前收集的各大公司重要人物的資料,畢竟我要了解這些人,才能玩得過他們。”任雪用手指了指屏幕,“而這個張安,恰好就在我收集的名單裏面。”

在這一刻,任雪好像又變回了那個坐在辦公室裏面叱吒風雲的如龍地產總監,眼中閃動着精明的光芒,討論着怎麼對付自己的競爭對手。

說實話這樣的女人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頓時就讓兩人男人的目光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任雪卻沉浸在工作之中,繼續說道:“而這個張安,就是清豐集團的銷售總監。”

“他兩年前進入清豐公司,也是從最底層做起,但是他爲人踏實能幹,做的每件事都極度的靠譜,再加上他這人很是忠厚老實,曾經有個集團,用高出一倍的薪水都沒有挖走他。”

“因此他很是受上司的認可,短短的兩年時間,就從一個籍籍無名的業務員,變成了一個行內的風雲人物。”

⊙ttκan ⊙¢〇

說到這些的時候,任雪也是面露敬佩之色,要知道,兩年,雖然她升遷也很快,但也沒誇張到這個地步。

“唉,這樣的人,有什麼空子可以給我們鑽呢?”她轉頭看向另外兩人,“你們有沒有好的建議?”

任雪剛轉頭,就看到兩人的豬哥樣,胖子最誇張,看就看吧,你流什麼口水呀?

她連忙看了看自己有沒有走光的地方,發現沒有,這才鬆了一口氣,臉色不好看地對兩人說:“你們看什麼呢?”

“啊?”胖子叫了一聲,兩人都被驚醒了,盧寶平靜地將眼睛轉到電腦上,而胖子顯得手足無措。

這些小動作都落在任雪的眼裏,她冷哼一聲,撇過了頭,也沒說什麼。

而盧寶轉過頭看電腦本來是掩飾自己的尷尬的,可是好巧不巧,看到張安資料的時候,他的眼睛猛地亮了一下。

“我找到他的破綻了。”盧寶的臉上帶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哪裏?不可能!”任雪滿臉的不信,這資料是自己整理的,自己都沒有找到破綻,他看一眼就找到了?

隨着盧寶指的方向看了看,任雪皺起了眉頭,“這哪有什麼破綻?清豐公司今年要選出一位總經理,這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盧寶看了任雪一眼,說道:“剛纔還在心裏說你聰明能幹的,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傻了?”

“你——”任雪正要生氣,盧寶卻繼續說道:“你想想,你們公司要選總經理的時候,你們這些總監都在幹什麼?”

討論工作的時候,任雪顯得非常的認真,也不生氣了,認真地想了想,說道:“都在努力掙業績呀!誰業績好,誰就是總經理。”

盧寶拍了拍腦袋,“難怪你到現在都沒有成爲總經理。”

這話戳到了任雪的痛處,她頓時怒視着盧寶,“你什麼意思?”

那副樣子,顯然是你不說出個所以然,就打死你的樣子。

盧寶絲毫不慌地看着她說道:“你說的那只是一部分,除了這個辦法,還有陷害別人,讓別人的業績泡湯,這樣自己的業績自然也會比別人的好。”

這樣的事情盧寶不是沒有見過,他還是少爺的時候,有一天突發奇想,要比比那些園丁的修剪技術,誰弄得好看,就獎勵誰。

一天過後,很多盆栽都被毀了,那些人哭天搶地,咒罵破壞的人,而盧寶沒有管那麼多,獎勵了那個最好看的。

所以當他現在看到這段的時候,自然而然就聯想到了這件事情。

“所以我想,這張安絕對不會放過這次機會,而且從他安排人來如龍搗亂的事情來看,老實和他沾不上邊吧?”盧寶說道。

任雪低着頭,沉默了下來,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難怪當初考覈的時候自己的客戶莫名其妙地就跑了,原來還有這一層原因在裏面。

見她不說話,估計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盧寶也不再說什麼了,轉過頭,一臉嫌棄地看着胖子,“喂,你也太沒有出息了,看見個美女就流口水。”

“你剛纔……”胖子正準備說他剛纔還不是看呆了,可是卻被盧寶給瞪了一眼,怕捱揍,立馬把到嘴邊的話給咽回去了。

“現在給那個張安打電話吧!約他出來,我們和他談談。”盧寶說道。

“我說什麼呀?要是說是你們要和他談話,他怎麼可能會出來。”胖子一臉的愁苦。

作爲下家,將上家賣了,以後誰還會找他做事?要不是盧寶太兇殘,他怎麼都不會說的。

這倒是實話,盧寶陷入了思考之中,而剛纔一直沉默的任雪突然開口道:“你就說我沒有被辭退,今天在公司還看到我了。”

胖子點了點頭,然後就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他將手機放在桌上,開通的免提。

很快,那邊傳過來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喂,你還給我打電話幹什麼?錢我不是已經打給你了嗎?”

盧寶看向任雪,見她點了點頭,就知道這個人就是設計害他們的那個張安。

胖子滿臉堆笑地說道:“張總,我這不是敬業嘛!我們的工作一定要做到您滿意,就是我看到您吩咐我弄走的那個銷售總監又出現在如龍公司了,好像沒有離職的樣子,所以想請你出來問問還要不要我出手。”

“什麼?沒有離職?”張安顯然吃了一驚,急忙問道:“你在哪?我現在就過來。” 在兩人的示意下,胖子說出了這裏的地址,然後一臉緊張地看着他們,“你們叫他出來幹什麼?不會是想打他一頓吧?這裏到處是監控,應該找個隱蔽的巷子……”

胖子眼神有意無意地就往盧寶的身上瞟,上次的經歷讓他印象太深刻了,畢竟拳拳到肉。而現在,他們兩個人因爲這個張總丟掉了工作,可想而知肯定是想報復一頓。

盧寶鄙視地看了他一眼,“我們都是文明人,都是動口不動手的,跟你一樣?只知道打架。”

“也不知道誰上次打我那麼狠……”胖子小聲嘀咕着。

“什麼?”

聲音雖小,但修煉了《封神》之後,盧寶身體各方面都得到很大的提升,自然聽得到胖子在嘀咕什麼。

“咔咔咔。”盧寶捏着手,發出骨頭碰撞的聲音,眼神不善地看着胖子,頓時將他嚇得要死,就要往外面跑。

“好了,好了,別鬧了,正事要緊。”任雪敲了敲桌面,叫住了已經離開座位的胖子,然後招來了服務員,“麻煩給我們準備一個包間,過會有個客戶要過來。”

“好的,您們跟我來。”服務員甜甜一笑,然後就帶着三人向樓上走去,胖子很乖,連忙跟上,因爲在他的後面,盧寶正眼神不善地盯着他。

到了包間,服務員安排好一切,就禮貌地退了出去,盧寶找了個沙發就舒服的躺了上去,胖子自然是離他遠遠的。

任雪找個地方坐下後,就拿出筆記本看着張安的資料,她想逞這個時間再找找還有什麼能用到的地方。

半個小時後,一輛黑色的奧迪轎車停在了咖啡館的門口,從上面下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體型微胖,倒有幾分敦厚老實的意味。

只是他此時一臉焦急,剛下車,就匆匆走進了咖啡館中。

“先生,您好,請問您想喝點什麼?”服務員迎了上來。

男人卻向四周看了看,好像在尋找什麼人,顯然沒有找到,於是對服務員說道:“我找張志強。”

“噢,剛纔張先生吩咐過,說有客人要來,想來就是您了,他在樓上,我帶您去。”服務員立馬禮貌地帶着男人上樓。

到了一個包間的門口,服務員敲了敲門,“張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裏面傳來一陣腳步聲,門就咔的一聲開了,裏面站着一個身穿西裝的胖子,頭髮油光水亮的,梳得整整齊齊,加上那臃腫的身材,給人一種暴發戶的感覺。

“呦,張總,您來了,快進,快進。”看到男人,胖子的眼睛一亮,連忙請他進來。

看到胖子,焦急的男人本來想說什麼的,但見服務員在這裏,只是動了動嘴,將口邊的話嚥了回去,然後走入了包間。

“先生,要是您們有什麼吩咐,可以隨時來找我們。”服務員說了一句就走了,她知道,這樣的人談事情的時候都不喜歡別人在場。

聽到關門聲,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惱怒地說道:“張志強,你怎麼辦事的?這點小事都沒有辦好?如龍公司的總監怎麼會還沒有下臺?”

這個男人就是清豐公司的張安,而張志強就是胖子的大名。就是張安讓他去如龍公司搗亂的。

看着張安,胖子沒有說什麼,而是眼神瞥了瞥旁邊。

張安也是個聰明人,立馬就注意到了,疑惑地向旁邊看去,頓時將他嚇了一跳。

在他的旁邊不遠處的沙發上,正坐着兩個人,一個年輕的男子,而一名美麗的女人。

那個男的他不認識,但是女的真是太眼熟了,正是如龍公司的總監,他怎能不認識?

可是張安的神情剛僵硬了一下,就馬上換上了滿臉的笑容。

“哎呀!任大總監,別來無恙呀!我沒想到您也在這裏,真是失禮失禮。”張安賠笑着走了過去。

盧寶驚奇地看了張安一眼,在這種情況下,竟然能這麼快就反應過來,真不愧是兩年就坐到總監位置的人。

對於張安伸過來的手,任雪只是冷笑地看着,沒有伸手的意思,讓張安非常的尷尬。

張安訕訕地收回了手,說道:“任大總監您怎麼了?是我哪裏做得不對的,得罪您了嗎?”

說這番話的時候,張安已經身體微微向着門的方向了,顯然隨時準備跑路。

他不傻,現在自己委託辦事的人在這裏,而且要對付的人也在這裏,態度還十分的不好,現在還看不清局勢就完全是個傻子了,所以他現在想立馬脫身。

見他要跑,盧寶正準備起身,任雪卻冷笑道:“跑?你今天要是跑了,你這個總監的位置就別想要了,還想做總經理,我看你去做夢吧!”

聽到這句話,正準備跑路的張安身體一僵,回過頭看着任雪,“你什麼意思?”

“哼哼,什麼意思,給你聽點東西你就明白了。”任雪冷笑着,然後看向胖子,“胖子,把那段錄音放出來給他聽聽。”

胖子立馬拿出了手機,點開了播放鍵,裏面傳出來一段對話。

“張總,我這不是敬業嘛!我們的工作一定要做到您滿意,就是我看到您吩咐我弄走的那個銷售總監又出現在如龍公司了,好像沒有離職的樣子,所以想請你出來問問還要不要我出手。”

“什麼?沒有離職?”

“你在哪?我現在就過來。”

張安的聲音無比清晰,而且這段對話雖然短,但卻將他的計劃給說了個清楚。

頓時,張安的臉色就變得蒼白,眼睛死死地盯着胖子手上的手機,他知道這間事情的嚴重性。

自己當初的打算就是讓張志安去搗亂,然後發動一些輿論將任雪弄下臺。

總監下臺可不是鬧着玩的,必然對如龍有影響,而到時候,清豐這個如龍的合作伙伴,必然能從中獲利。

到時候,自己升遷總經理有望,可是誰知道,現在事情敗露了,這讓他感到害怕,這件事敗露,自己就完了。

所以張安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機,突然,他猛地撲了過去,“將手機給我!” 別看胖子在盧寶的手下被壓得死死的,那是因爲他根本不是普通人,而是修煉了《封神》的修仙者,兩者不可同日語。

而像胖子這種在道上混的人,怎麼能沒兩下子呢?

果然,看到張安撲過來,胖子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讓他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身手這麼差,也想來搶我的東西?”胖子不屑地看了張安一眼,轉過身,走到盧寶身後,一臉諂媚,“還是我哥身手厲害,我根本不是對手。”

對於這種阿諛奉承,盧寶都見多了,根本不吃他那一套,癱坐在沙發裏,看着眼前的好戲,只是他的嘴角帶着一抹笑容,不知道在想什麼。

張安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嘴上的疼痛幾乎讓他流出眼淚,一摸,頓時就看到手上一手的血,還有兩顆牙齒靜靜地躺在他的手心。

“嘶——”看到自己的牙齒,張安頓時感覺嘴裏又疼了幾分,沒想到這一下子,竟然將他的牙齒都給嗑下來了。

疼痛的人是非常易怒的,所以張安起身就對着胖子咆哮道:“張志安,你個王八蛋,一點都沒有道義,我要將你的事情說出去,看誰還找你做事。”

被摔掉了兩顆牙齒,此時張安說話是漏風的,夾雜着血液,讓他說話有些含糊不清,但也勉強能明白意思,只是這個樣子有些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