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凱瑟琳,維爾斯的妻子就在床上睡覺。

維爾斯應該是不會對蒂蒙娜有什麼非分的心思的,就算是有,現在也不是什麼時候。

可是蒂蒙娜就是害怕,就是生氣。

維爾斯用手指輕輕的撥,那根石條就偏離了方向,然後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蒂蒙娜的面前。

那眼神放肆的在蒂蒙娜的身上巡視著,帶著一種審視與挑剔的目光,似乎是極度的不滿意。打量完蒂蒙娜的身材與相貌后,他帶著一絲為難的樣子,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的點了點頭。

這個表情讓蒂蒙娜的恐懼完全變成了憤怒……

她臉色發白,顫抖著雙唇對維爾斯怒目而視。

什麼意思?他要欺負我,可是在欺負之前他還嫌棄我?

蒂蒂娜的只想把維爾斯切成一寸一寸的小條,然後夾在麵包里狠狠的咬下去,就算是這樣,這樣也不能解決她的怒火。

然後她就眼看著維爾斯向自己的臉蛋伸出了手,偏偏自己就忘記了閃避,就愣愣的感覺到維爾斯的手指尖在自己的臉上摩梭著。

他的手指很熱!

只是輕輕一觸蒂蒙娜,她就覺得自己的臉像是發了燒,被一盆熱水從頭澆了下去的一樣。

呼吸陡然就開始急促起來,蒂蒙娜的小嘴輕輕張大,就算是這樣也覺得呼吸困難,她瞪大了眼睛俏臉通紅的看著維爾斯。

「對,就是這樣,我看你準備好了。那我們就開始吧!」維爾斯慢慢的把臉湊了過來。

蒂蒙娜甚至已經能感覺到他的灼熱的呼吸奔在自己的臉蛋上,好像火燒一樣~

「他……他過來了,我應該怎麼辦?」

手中無措的蒂蒙娜就那麼愣愣的站著,等待著維爾斯過來採摘自己。

她是沒有力氣反抗的!

就在這個時候,床上的凱瑟琳突然坐了起來大叫道:「你們兩個,如果想做什麼,就到外面去。不要打擾我的睡覺~」

聽到凱瑟琳有些變了調的聲音,維爾斯的臉上卻化做了笑意,然後他轉身走了回去:「我想還是算了,我們就在一個床上擠一擠就好了。」

說著他就坐到了床邊,而凱瑟琳竟然也沒有什麼反抗的舉動。

也就是說,她變相的同意了維爾斯與自己睡在一張床上。

這幾天來,維爾斯對她關懷備至,呵護至極。凱瑟琳雖然失去了曾經的記憶,除了自己是祈禱天使布蘭琪之外什麼也不記得了。卻也知道那種從內心而發的關懷不是裝出來的。何況自己腹中還有著兩個共同締造的小生命。

也就是說她承認維爾斯是自己的男人。

蒂蒙娜獃獃著看著維爾斯爬到了凱瑟琳的床上,然後掀開被子鑽了進去,就沒再看自己一眼。她心中突然就明白了維爾斯的意思:他根本就不是想沾自己的便宜,只是想藉助自己來氣氣凱瑟琳而已。

僅此而已,虧他還裝得那麼像。

想到這裡蒂蒙娜的心就更不平靜了,他……他根本就是看不起人。

可惜,她拿維爾斯沒辦法,只能自己也從儲物戒指中取出睡袋躺下。

維爾斯的鼻子中傳來的是凱瑟琳身體上熟悉的味道,雖然凱瑟琳的面貌恢復成了十幾歲的樣子。可是她的肚子中是自己的孩子,這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

有了自己的孩子……

似乎有些地方不對。

維爾斯悄悄向凱瑟琳的身體湊了過去……

凱瑟琳感覺到了一股熱氣包圍著自己,那維爾斯的身體越來越近了。

「你再往前,我就扭斷你的脖子。」凱瑟琳冷冷道。

維爾斯果然沒有再往前進一步,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凱瑟琳姐姐,我知道你失去了大部分的記憶,只記得自己是神界的祈禱天使布蘭琪,可是,可是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怎麼了?」凱瑟琳反問道。

維爾斯看著凱瑟琳散亂在床頭的長發,輕輕的拈起一縷,而凱瑟琳竟然也沒有反應。任由他做著這麼親熱的舉動,維爾斯輕輕道:「我不知道你的記憶還剩下多少,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回復。不過你曾經發地誓言的,如果我們生下了一個孩子,那個孩子會繼續你們家族的使命。」

凱瑟琳的身子猛然一僵:「那個誓言……我記得。」

維爾斯不禁苦笑,那個誓言在凱瑟琳的心底看來比自己還要重要,她不記得自己了,偏偏還記得那個狗屁的誓言。

「你們……」

蒂蒙娜高高的跳起,憤怒或者是其他的情緒讓她的美麗的面容反面現出猙獰的顏色來。

她指著在床上的兩人怒道:「你們能不能適可而止?」

「怎麼?」維爾斯攤了攤手:「我們是夫妻,探討一下未來的生活問題不行么?倒是你,這麼喜歡偷看別人夫妻的床上生活么?」

蒂蒙娜的的臉蛋一下子便有如火燒。

誰知道維爾斯突然向她招了招手,蒂蒙娜的心一下就迅速的跳動了起來。

轟的一下,她的腦袋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的腦海中只有一個聲音:「他在叫我,他想要……那麼無恥的事情,他怎麼會想得到?怎麼會這樣?」

不過……自己是不應該反抗的,她默默的走了過去。

維爾斯從床上坐了起來,把下巴放在蒂蒙娜的肩膀上,然後在左手輕輕的蒂蒙娜光滑的後背上劃了幾個圈。

彷彿有著神秘的魔力,蒂蒙娜輕輕的閉上了眼睛,維爾斯畫了幾下,然後輕輕的在蒂蒙娜的耳朵旁邊道:「你感覺到了么?」

說話的熱氣噴在蒂蒙娜的耳朵里,痒痒的,帶著一股子灼熱的氣息。蒂蒙娜覺得自己身體一陣發軟,不由自主的靠在維爾斯的身上,她夢囈一般呢喃著:「感覺到了。」

維爾斯點了點頭:「好,我們就這麼辦……」

蒂蒙娜轉過頭去問道:「什麼?」

維爾斯看到蒂蒙娜不安的撥動著身軀,哪裡還不知道她動情了。

他只覺得一陣尷尬,輕輕的撓了撓頭。因為怕黑暗之主那些人的精神力在監控自己,剛才只是在蒂蒙娜的背後寫了一排納米亞文字。上面是對於如何從黑暗勢力的這幾個人手中逃跑的計劃,可惜蒂蒙娜什麼也沒有感覺到。她還真的以為自己要做些好玩兒的事情。

疆海之王 「呃……你感覺一下……」

維爾斯乾笑著又在蒂蒙娜的背後寫下了剛才的那一行字,蒂蒙娜本來也是聰明無比,剛才被維爾斯挑逗了一番。現在又看到維爾斯對自己如此親熱,就誤會了。

當得知維爾斯的真實想法后,她憤怒的用肘頂在維爾斯的小腹上。

一肘過去后,看到維爾斯痛苦的表情,她終於覺得解決了一些怒火。還不忘補充了一句:「你這個好色的傢伙。」

可憐的維爾斯……

他只能在心中忿忿的嘟囔了一句:「剛才真的要好色的時候,你反倒什麼也說不出來。現在我是想著正事,反倒被你罵了。」

凱瑟琳也是聰明無比,看到維爾斯鬼鬼祟祟的表情,一下子就明白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她的臉蛋自從失去記憶以後第一次綻放出了開心的笑容,一個念頭陡然跳了出來:「其實我的眼光……也不算很差!」

凱瑟琳本來對蒂蒙娜的印象也不錯,這個小姑娘文靜而怕羞(至少表面是這樣),特別是剛才的表現十分的有趣而可愛。所以女人這種感性動物一旦高興了以後可能會做出許多更加有趣的事情。

「蒂蒙娜,你也上來吧~這裡是大陸北方,到了晚上會很冷。」凱瑟琳微笑著在維爾斯目瞪口呆的情況下說出了這句話。

當然,男人在這種事情上經常大多都會持肯定態度吧~

維爾斯歡快的叫道:「上來吧,上來吧蒂蒙娜妹妹,我們三個人一起……」

「你下去吧~」凱瑟琳微笑著在維爾斯的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腳,然後維爾斯以一個極其醜陋的姿勢從床上摔了下去。

凱瑟琳和蒂蒙娜在氣質上有些相像,都是末落帝國的皇族後裔,那種時間積澱出來的雍容氣質是那些三流貴族小姐們無論如何也趕不上的。

雖然蒂蒙娜的氣質大多流於表面,但是至少在表面上看,兩個人真的有些像姐妹一樣。

當然,現在面貌上顯得年輕的凱瑟琳反而像妹妹……

雖然在過著俘虜一樣的生活,維爾斯幾人反倒覺得平靜安樂,倒似是和二個女人過起了蜜月一樣的感覺。

本來以為已經栓上的厚重石門被一股力量緩緩的推開了,門外的冰冷帶著一些枯萎的樹葉被吹了過來。

維爾斯緊了緊衣領皺眉看著門口的黑暗之主。

在黑暗中的黑暗之主似乎與屋子裡的三人格格不入,就連她的聲音也是冰冷刺骨得猶如地獄般一樣。 第474章安娜

「我似乎是打擾了你們的生活啊!」

黑暗之主的聲音透出讓人發抖的寒意,本來正在與兩個女人嬉鬧的維爾斯聽到這種聲音,就好像是睡覺的時候被人在被窩裡放了一大塊冰一樣的難過。

一看就是不歡迎這黑暗之主,維爾斯乾巴巴的道:「你既然已經打擾了,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黑暗之主連屋子都沒有進,她靜靜的站在屋外,維爾斯只能看到在黑暗中一個朦朧的影子,她在黑暗中有些綠瑩瑩的目光讓人不寒而慄~

「你們……走吧!」黑暗之主盯著維爾斯看了片刻,然後輕輕的吐出了這句話。

只有這四個字,似乎她才恢復了幾分人類語音中的暖意。

維爾斯在這聲音中卻聽出了緬懷的意味!

無論她說什麼,都不會讓維爾斯等三人意外,可是她偏偏把這三個俘虜放了。蒂蒙娜忍不住的就問了一句:「為什麼放我們走?我們不是你的俘虜么?」

「沒有原因,我現在數三個數,如果你們幾個不走的話,就把靈魂留下吧!」黑暗之主的聲音又回復了地獄般的凜冽,就好像諾爾里斯克山上夾著冰雪的寒風一樣。

黑暗同盟的人,本身都是黑暗生物,他們的性格極度殘忍,要殺掉維爾斯三人根本就好像吃飯睡覺一樣。

可是一路上除了限制維爾斯等人的自由之外,她並沒有做什麼多餘的事情。甚至是水源和食物以及休息的時候都沒有為難幾人。

很奇怪……

維爾斯懶洋洋的靠在床角:「我這個人喜歡逆著別人的想法,你不放我走,我偏偏想自己逃走。既然你讓我走了,我就留下來。」

黑暗之主的聲音多了幾分殺氣:「既然你不走,那就徹底的留下來。」

說完這句話,她的身體陡然在維爾斯的面前出現,這不是撕裂空間的空間魔法,也不是靠著風系魔法元素加速的風系魔法。在黑暗之主她的速度似乎快得有些詭異,有些無理。

一隻蒼白的手按在維爾斯的脖子上,維爾斯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限制了自己的呼吸,肺子里連哪怕一絲空氣都無法進出。

在黑暗之主冰冷無情的目光注視下,維爾斯還保持著幾分微笑與她對視著。

「快放開維爾斯,不然的話我們不客氣了!」凱瑟琳沖了上來,用力的掰住了黑暗之主的手腕。

可惜她不上來還好,她一上來維爾斯只覺得那黑暗之主的力量又增加了幾分。喉嚨處的骨頭甚至已經發出了痛苦的呻吟,再加一點點力量,維爾斯的脖子就會斷掉。

似乎在自言自語,黑暗之主冷冷道:「我本來也不想為難你們三個人,可惜那個黑精靈阿爾及利斯和黑暗龍族德克塞斯都對我表面恭謹,實則杵逆。今天晚上我打發他們去辦了一些事情,所以你們可以暫時走開了。」

她說的似乎是真的,維爾斯也可以感覺得到,黑暗之主的命令雖然那黑精靈阿婆爾及利斯也會照辦,不過總是多了幾分陽奉陰違,比如說那溪水中的毒素!

離得這麼近,可以清楚的看到黑暗之主的面貌。

原來她的身體上並不是一層黑色的衣服,而是有一層似乎是黑色霧氣的東西縈繞在身體周圍。明明兩人面孔相距不足三尺,但是維爾斯卻可以感覺得到自己與她的距離很遙遠。

雖然距離如此遙遠,但是黑暗之主快速的心跳聲音卻傳到了維爾斯的耳朵里,這讓他覺得自己與黑暗之主的距離彷彿跨越了重洋又到了三尺的地方。

一時間維爾斯只覺得腦海中有無數的念頭在不停的閃過,就好像自己一瞬間就把一本《魔法知識大全》看完了,偏偏自己又無法全部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