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將躺在地上的父親打傷在地,二日,安陽武館的人來這裏來索要賠衣服的錢!我和我娘鬥不過一羣大漢,被他們了一頓,將藏在牀底的3000光明幣也拿走了。”

而後少年將衣袖一番,手臂上的淤青還是很明顯的。林琳看到這樣,淚水已經是止不住的往外流了,哭聲也越來越大。雷動此時聽了非常憤怒,拍了拍林琳的玉肩,安慰着說道:

“哼,安陽那個老雜碎,看我不去捏碎了他。小妮子,你別哭,現在就跟我走,看我不蕩平這家安陽武館!”

隨即那隻正拍着林琳的手啊,也是往着小妮子的小手上拉去。然後一起身,拉着林琳就往屋外敢去。林琳的哭聲也是被突然而來的一拉啊,愣住了,身體也跟着雷動小步前去。

“林琳小弟,你留在家裏,照顧你父親,等我的好消息!”而後雷動往着屋內的小男孩說道。

一開始拉着林琳的小手啊,雷動還真不習慣,而後因爲小妮子走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右手從她小腿穿過,而後往上一番,將林琳的小身子抱在了懷中,魂步一動,很快的就到了安陽武館的大門前。

因爲已經是夜晚了,武館此時大門緊閉。雷動將林琳小身子放下後,猛的一覺踹向那大門。“砰”的一聲巨響後,大門瞬間四分五裂開來。

“安陽?給我他媽滾出來。”而後雷動往着武館內,大聲一喊。

“媽的,你小子活的不耐煩了是吧?敢找我們安陽武館麻煩?哼!”隨後一個精瘦的男子從屋內走了出來。手中還拿着一杯熱茶,仿似剛喝不久。隨後那精瘦男子往着屋裏一喝,衝出來,一羣衣着胸口處印着“陽”字的大漢。

“兄弟們。上吧!”精瘦男子冷聲一喝,指向雷動所在的位置。

往着眼前衝過來的一羣大漢們,雷動一動不動,眼睛微閉一會。身後的林琳見着那一羣大漢快要近雷動身時,差點叫出聲來。大漢們也是做好一拳拳砸向雷動身體的準備,臉色都已經發出一陣冷笑聲。

“呼”的一聲,好像一陣狂風颳過,在剛纔大漢的拳頭砸向雷動的動作還未停止,只見在剛碰到雷動衣服時那一瞬間,20幾個大漢都是先後撲通的頭向後倒地而去,而後雷動被這他們倒地而起的灰塵,向着空中擺了擺手。

“你,你你。是誰?幹什麼。看看清楚,這裏是安,安陽武館。”遠處,精瘦男子見得大漢們先後倒地,額頭處也是留有一些虛汗,吞吞吐吐的道。

“哼,我是誰?你配知道嗎?”然後一個魂步,雷動已經在那精瘦男子跟前,右手抓向他的衣襟處,親親一擡,那精瘦男子便被雷動舉了起來。精瘦男子雙腳已經離開地面,此刻的臉色已經煞白了。

“就是知道這裏是安陽武館,老子纔來的!呵呵,哼。”雷動望着精瘦男子煞白的臉龐冷笑着說道。

“別別別,小兄弟,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我去叫我們館主出來,出來,行,行嗎?”精瘦男子被雷動已經嚇得不輕,講話聲也是越來越低了。

向着邊上的柱子一摔,雷動將精瘦男子甩出。“去吧,給你1分鐘時間,若是他不來,我就將這武館給拆了!”而後身形又往着精瘦男子身邊的柱子走去,右手變拳,向着石柱打去。“砰”的一聲,石柱已經被雷動打出了一個洞。

望着這一幕,那精瘦男子顫顫巍巍的將自己的身子擺正,而後屁股一倔,往着裏屋跑去。雷動也是看着那精瘦男子的屁股處啊,有着一道輕微的淡黃色液體往着地面低落,冷笑一聲,走向在外面已經看待了的林琳。

在雷動到自己身邊後,林琳馬上雙手抱住其身體,頭部啊按在了雷動胸口處,大聲哭了起來,讓的雷動也是感覺到了,胸口慢慢有點溼潤。

“別哭了,小妮子,有我在,今天會還你們林家一個公道的!”雷動看着小妮子的哭聲,也不知如何辦好,雙手也是拍向林琳的背部,安慰着說道。

“哈哈哈哈,這不是雷動兄弟嗎!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突然從屋裏走出一個衣着華麗,身材有點胖胖的男子,男子甩着臉上的肥肉笑說道。

“臨霸老哥也是和我說過你與他的事情,這,雷動兄弟,我們安陽武館,哪裏得罪你了?也請你直言相告啊!”而後又是望着正抱得女人歸的雷動說道。

“哼,一家人?我呸!”雷動將懷中的林琳推了一推,而後轉頭望向大腹便便的安陽說道:“前些日子被你撞到在地的林家老頭,你還記得嗎?你還打了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你居然不賠禮道歉也就算了,你還打他!還跟我是一家人,我呸!你個老雜碎”

現在的雷動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出口成髒啊!一句句罵出來後啊,心裏也舒服多了。而後一個魂步,閃身到了那安陽面前,拳頭一握,就砸向那安陽的肚子。

“別別別,雷哥,雷哥啊,有話,好好說,行嗎?不要動手動腳,好嗎?要多少錢,我賠,我賠 還不。。”心裏也是懼怕這雷動,見其身形過來後啊,安陽也是嚇了一跳,顫顫巍巍的說道。

話還沒說完,“砰”一聲,雷動直接往着安陽的大肚子上猛烈一拳,將得安陽打退了數步。

而後說道“好好說?你有好好說嗎?”接着魂步一動,又已經在了安陽身形前,左手向着其衣襟處抓去,而後一舉,將着大胖子舉了起來,右手成拳,又是一拳打向那安陽的肚子。

此時的安陽被從腹部傳來的陣陣痛意已經鬧得是說不出話來了。雙手在雷動面前搖擺着,示意,別打了。雷動可不吃他這麼一套。若是撞到後不賠償也就罷了,居然還對着林家老頭拳腳相峙,這可讓烏袍道人傳給他的思想品德激發了出來。

再10多拳打下來後,雷動左手猛地一甩。將安陽甩向他身後的一面牆體之上。在聽到一陣巨響後啊,雷動也是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舒了一口粗氣。

“30萬光明幣,明天送到林家來,不然,明年的明天將是你的忌日。哼。我們走!”話說一半,已經閃身到了林琳邊上,而後將這女子曼妙的軀體一抱,消失在了原來的位置。

“雷大哥,謝謝你。”在一開始被雷動抱着的女子還在哭泣之後啊,現在林琳卻是停止了哭聲,反而是說了一句謝謝,連得稱呼也從雷公子換成了雷大哥了。

“沒事,這事情啊,也不麻煩,也差不多了,明日我幫你們,將林家安頓好之後,我們就回學院了,你也不用跟着我們去了,在家陪陪你爹你娘,還有你弟弟。我會和孫洪去說的。”雷動先是一愣,而後一隻手拍了拍正被他抱在懷裏的林琳說,一邊是魂步快速回去着。

“雷大哥,我們先別回去了,我想和你說說話,你能帶我去我們第一次遇見的地方嗎?”林琳崛起了小嘴,那哭紅的水靈靈的小眼睛也是看向了雷動的臉龐。

“好,好吧。”聞言,雷動停下了步伐,將着抱在懷中的林琳放立地面。而後走向白帝城的東門方向。

見着雷動將自己放下,林琳小嘴撅得更高了,緩步跟着雷動,慢慢走着。夜晚城門守衛見得兩人過來,先是檢查一番後,望向了雷動。雷動也怕麻煩,將白羽給他的那塊令牌給守衛一看,也就放行了。

城門一出,周圍一片安靜,只有些許的蛙蟲叫聲。林琳的小妮子卻慢步突然跑到了雷動身前。“雷大哥,能像剛纔那樣抱抱我嘛?”輕聲的低頭,突然害羞起來說道。

“嗯,好。”雷動這個木楞子以爲林琳累了,也是答應了一句,將得女子一抱,玉軀一起,雷動因爲前兩次的抱後,也是習慣了起來。

林琳也是感覺在雷動懷中,非常的舒服。這次雷動沒有用魂步,他已平常走路的速度,慢慢的走向山上。在片刻之後,雷動卻被眼前的道觀,逼得停下了步伐。將女子身軀放立在地,使得整享受雷動健壯懷抱的林琳也是一愣。

雷動緩緩的走在通往道觀門外的小路上,眼睛中彷彿多了什麼一般,在到達道觀之後,雙腿一軟,跪了下來。“師傅,我好想你,你現在在哪裏。嗚。。。。。”在嗚的一聲後,雷動的眼淚已經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看向前方那健壯男子柔情的一面,林琳表情也是更加安詳了。“若是能讓雷大哥,做我的夫婿,那我林琳甘願爲他做牛做馬一輩子。”而後小臉通紅,慢步走向雷動。 流淚一會後,雷動用衣袖,擦拭了眼睛處的淚水,從通紅的眼睛能看出,雷動真的是非常想念烏袍道人,畢竟是烏袍道人將雷動從小撫養長大,而且,又將很多武學親囊教授。扣了三下頭,雷動起身。

“師傅,若是你能知道,我來找過您,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音訊。”心裏默默的念道一番,望着身邊站立有了一會時間的林琳說道“走吧,妮子。”

而後緩步走在小路上,往着山上敢去。這次林琳也沒敢讓他抱着,畢竟雷動剛纔心情不好。小步一跑,玉手伸了過去,將着雷動的手一抓。一男一女手拉着手往着前方走去。

月色之下,兩人都好久不講話,都有着自己的傷感。幾許之後,雷動到了以前自己常常休息的地方,而且啊那塊大石上,有着雷動從小到大的回憶。一幕幕的事情,出現在其眼前,眼睛有是有一絲微紅。

鼻子抽了一下,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雷動拉着林琳緩緩的坐在了石頭上。

“這裏是我第一次見到你的地方,怎麼了,有什麼話想說嗎?”一會後,雷動將林琳小手一放,雙手抱着自己的頭背部,躺了下去,向着天空處的月亮看去說道。

“嗯,雷大哥,我想出來散散心。我第一次出遠門,也受了你很多照顧,總而言之,謝謝你,雷大哥。”而後林琳也學着雷動,將玉手往着頭背部一放,躺在雷動身邊說道。

“謝什麼,應該的。要謝就謝我師傅,喜歡行俠仗義,這不,我不是學我師傅嘛!”話完,雷動腦中又多了一絲其他的東西。



嗯,說來也對,這是你們師徒二人第二次幫我了。我真是過意不去。都聽大戶人家說紅顏禍水,雷大哥,我是不是禍水。”林琳水靈靈的小眼望向雷動俊俏的臉龐,緩緩低聲說道。

“胡說,你別亂聽他們講話。做好自己就行了!人是自己做的,命是自己父母給的,別人怎麼說別去管!”雷動一撇頭,也是望向了,林琳的眼睛。

月色之下,四目相對。被雷動這麼一望,林琳微紅的小臉更加是紅的要滲出血滴了。突然,林琳小腦袋湊了過去,對着雷動臉頰一邊,親了一口。而後馬上轉頭,“雷大哥,你能去林琳爲妻嗎?妾也可以的,只要能在雷大哥身邊,爲奴爲婢林琳也不會說什麼的。”而後林琳嬌羞的聲音傳了出來。

被這突然而來的一親,雷動腦子一片空白,而後又是被女子的一席話啊,變得更加空白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小心臟也是劇烈的顫抖了幾下。

往着女子曼妙的背影,許久之後。雷動臉龐也是微紅,而後也是害臊的說道:“娶妻這事,一定要經過父母之意,若是你父母同意了,還有我師傅同意,我雷動肯定願意的!”話音緩緩而出。被對着雷動的林琳,更加的嬌羞了,身體微微顫了一顫,而後轉身,小腦袋向着雷動胸口趴去。

趴在雷動見狀的懷中,林琳低聲說道:“雷大哥你說過的話,可不許反悔。”而後嘴巴一倔看向雷動深邃的眼睛。“嗯,絕不反悔,一言九鼎!”將手從頭背部挪開,抱向女子的背部,雷動微笑着道。而後林琳眼睛一閉,也不知不覺的睡着了。

雷動看着安詳的躺在懷裏的林琳,本是想睡去的,但想了想小妮子身體單薄,肯定會被寒風吹的得病。輕聲輕腳的挪動一番後,站立起來,將着睡着的小妮子抱在懷中,緩步走下山。

月影之下,一男抱着一女,十分安詳的走在山間小道,彷彿這個世界只有他們二人一般。許久之後,林家院子門口,雷動往着正躺在自己懷中安詳睡着的林琳,而後拍了拍她的玉背部,緩緩的輕聲對着其說道“醒醒,到家了,回牀上睡覺去。”

在叫喚3次後啊,小丫頭,眼睛微微掙了掙,看着周圍熟悉的景色,她也意識到了,雷動將她從山上帶了下來,而且是走下來的,若是魂步,她感覺的到強烈的風。望着眼前對自己這般好的雷動,林琳啊軀體擺動一番,對着雷動說道:“抱我進去,好不好?”微咪的雙眼有愛的看向雷動。

雷動搖了搖頭,意念一動,將遠門打開,筆挺了身子將女子抱進了院中。現在已經將近半夜了。裏面也是已經都睡着了,女子也知道雷動不好意思開口叫喚,扭了扭軀體,示意將其放下後,推開了門,往着屋裏走了進去。“我家的門,從來不鎖的。”而後拉了啦雷動的手,往着屋裏進去。

屋裏兩張牀,一張睡着林琳她爹,一張是她娘和她弟弟。雷動無語了,叢乾坤布袋中取出一席被子,還有和以前常在野外睡的雙人小木牀,往着空餘的屋內一放。嘴巴悄悄的湊近了林琳的耳邊說道:“今晚,我們可能要睡在一起了。”

悄悄的話語聲,讓的林琳的小耳朵,微微紅了起來。點了點頭,就往着雷動鋪好的牀上睡去。雷動也是往着牀上躺了上去,衣服都是未脫,畢竟不好意思。雷動用着意念將着門輕微的一關。而後也是被今天這一系列的事情,累的昏睡了過去。

二日,屋外雞叫一聲,雷動也是雙眼一掙,起了起聲,不動聲色的伸了個懶腰,打開房門,而後深吸了一口清晨的氧氣,連起了烏袍拳法。屋內也是在片刻之後,都是有着一陣穿衣啊,走動的聲音響起。

“你就是昨日天衝兒說的那個少年們,雖然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們後來怎麼樣,還是要感謝你。”而後一道慈祥的慘老女人聲出現在了,雷動背面。

聞言雷動一轉身,自己也清楚,這是林琳他娘,停止了練拳的動作,向着她行了一個禮說道。

“在下雷動,現在龍錫學院上學,平日頗受琳兒的照顧,這次琳兒家有難,我當然是要來幫忙的,伯母你客氣了。”

望着這麼有禮貌的少年,林氏也是非常開心,可是自己的家室放在這裏,怎麼配到上這個雷公子呢?低頭哀了一聲後,林氏對着雷動微笑一下,就跑去廚房做早飯了。

而後見着大家都是起牀的樣子,雷動往着屋裏走去,而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丹藥,放入老者口中。昨天他也是忘記自己還有一枚“活血丹”,而且對於老者現在的狀況吃下去後,是非常補的,所以還需要雷動用自己的內力,來幫他減緩藥力對着老者身體反應的速度。

林琳看着雷動給自己父親吃了一枚丹藥後,心裏也是一驚。一個最便宜的丹丸啊,他們林家也是買不起,那丹丸最低都要1000光明幣一顆,而且不能還價的。心裏小鹿亂撞,林琳臉上多了一抹喜色,而那林沖小兒也是知道丹丸的價值,站立在了林琳的身邊,望着雷動給自己父親養傷。

雷動將老者身體扶起,讓老者形成一個打坐的坐姿,而後雙手成掌拍向了老者背部,紅色的內氣往老者的身體輸送。約莫一個多小時後,老者黑色頭髮中摻雜些許白髮的腦袋也是抖動了幾下。

而後“呃~”了一聲叫喚,老者搖了搖腦袋,感覺背後有人在醫治自己,老者也感覺到了身體的異樣,身體漸漸的好轉起來。大約估摸一個小時後,雷動呼的喘了一個氣。額頭處也有少許汗滴。林琳見狀,揮起衣袖就走到雷動身邊,替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液。

兩人的曖昧狀態,讓的身旁看立許久的林沖小兒,臉紅起來,偷偷的笑了笑跑出門外,那林氏也是見的一幕,兩眼有點發光了。看這2人如此般配,林氏心裏有一種馬上要把這女兒嫁出去一般。

“伯父,你身體現在也差不多好了,若是靜躺幾天,將丹丸的藥效沉澱一下,那麼日後您將老當益壯,和壯年時的您啊差不多一樣了!”雷動緩緩的說道,而後起身,從牀榻上走下,往着小桌上的實物趕去,昨日晚飯沒吃,現在餓都餓死了。老者嗯了一聲後,也是跟着雷動一樣,起牀了。“謝謝啊,咱林家女婿,哈哈,老頭子我現在感覺非常舒服,不用靜養了!”而後笑聲道。

兩人都是狼吞虎嚥,那架勢一模一樣,吃好後,雷動與着林家老頭對視一眼,都是大聲笑了起來。

些許時間後,雷動哈了一口氣,對着屋裏的人說道。“這安家也差不多該過來了,難道昨天被我教訓後跑了?林琳你在陪我去一趟,若是被我尋到,今天非要將他家武館踏平不可。”而後右手往着林琳的玉手拉去。

“嗯。”被雷動這麼一拉,林琳也是低聲一嗯,跟着雷動出門而去。

“雷哥,不錯啊,進度挺快的。”剛出大門,只見孫洪等人都是出現在了雷動面前。見着兩人手拉着手,孫洪開着玩笑道。

“去,一邊去,雷哥牽林琳的手,怎麼了。你有意見?”李博東大喝一聲,向着孫洪使眼色。

望着這一羣開自己玩笑的自家兄弟,雷動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人都到齊了,走吧,踏平,安-陽-武-館!”後面一字,一字,說的非常緩慢,從中透出一點點寒意。 一女四男走在去往安陽武館的大道上,路上的行人也是被這一羣義氣蓬髮的少男少女給怔住了神。都是對着他們微微指指點點。

“這不是城主的兒子嗎?怎麼,從龍錫學院回來了啊!”“是啊,那個是藥材商鋪掌櫃的兒子,孫洪啊!”稀稀落落的討論聲傳到了雷動一行人中。

“雷哥啊,我們也是挺有名的嘛!”孫洪笑笑說道。

“那確實,城主的兒子在此,還有你,城裏最大的藥材鋪的少公子。有誰不認識!”李博東打着哈哈說道。

雷動無奈的搖了搖頭,說了一句“快點走,免得讓他們跑了。”而後他們也不說話了。些許時間後,幾人已經到了,安陽武館的門口。

孫洪、白羽、李博東望着破碎的大門,而後轉頭看了看雷動,豎起了一根大拇指。意思是說,速度真快,說幹就幹。昨日的打鬥痕跡還是留在了武館之中,畢竟很明顯,白羽等人也是明白了。

見着門外雷動一行人,屋內昨日被雷動打傷的正在打掃痕跡大漢們,臉色一下轉白,其中一個人馬上往裏屋走去。

“把安陽那個老雜碎,叫出來!媽的。我說的話,他當放屁是嗎?”雷動見有人往裏屋跑去。身形一動,站在了那大漢面前。大聲說道!

“別,別動手,大大哥,我幫你去叫我們館主。”大漢求饒的聲音馬上被這雷動嚇了出來,而後搖搖擺擺的往裏屋跑。

雷動見狀也不想下狠手,手一揮,也當放行了。讓着他跑去報信。而後招了招手,示意幾人進來。

“真當我安家無人了,可以任意欺負?”一道蒼老的聲響在一會之後從屋內傳了出來。

蒼老聲傳出片刻,一個白髮老者從裏屋小門走了出來。一席白衣,就連他鄒巴巴的皮膚都是白色的。雷動,身體不自然的抖了一下,覺得很噁心。

“原來,找了幫手,怪不得安陽那老傢伙居然不送錢來。既然這樣,哼,今天你們安家就要給我滾出白帝城了。”雷動底冷的講話聲從口中傳出。

“小子講話聽狂啊。看不起我老頭子?“水瀑彈””老頭身形一動,雙手浮動後,掌心出現一個水球,向着雷動扔去。

“哼,小把戲。”雷動低聲冷哼道。意念一動,那都要碰到自己衣服的水球被這意念,強壓居然反彈了回去,砸向那老者。

見到這一幕,老者身形一退,做了一個太極的動作後,那球體消失在了空氣當中。“有兩手啊,不錯。既然要打鬥,這個地方不合適,我們換個地方如何?”老者臉色一冷,眉頭緊鎖的說道。

“我覺得這個地方合適。”雷動淡淡語道,而後身形一動,一拳砸向邊上的一面牆體,一個大洞被打穿。

“哼,那別怪老夫不客氣。”老者一聲大喊,臉上抽動了起來,眼角些許紅絲犯了起來。“波動拳。”低聲一喝,雙手握拳,向着雷動身形砸去。

遠處,雷動也是能感覺到老者突然的異樣,那波動拳中含有巨大的能力。

“天雷地火”一聲冷和,雙球浮現手中,以掌擋拳,將着老者的兩拳阻擋下來,而後“哄”的一聲,在雷動的掌心之處,傳出爆炸聲響,而後一陣白色光芒籠罩在了武館之中。身邊的牆以及柱子,被這爆炸,直接炸成粉末,也幸虧雷動調整了力道,對於現在的天雷地火,雷動可以隨心所欲的施展。

光芒散去,老者的白髮以及鬍子處,留有一點黑色粉塵。“喝~老夫今天要將你這個小雜碎千刀萬剮。”凌冽的聲響,從老者的口中傳出,那恐怖的面部表情,讓的在遠處觀望的林琳嚇了一跳,後退幾步。白羽等人見到這樣一幕,也已經準備與着這個老者進行打鬥一番了,實話說,他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望着老者突然變換的氣息,“內破1品?我雷動還不放在眼裏。”而後雷動笑聲說道,擺了擺手示意白羽等人別上。

“火變火麒麟。”

“火變,麒麟吟。”兩句低喝,上次那般一直巨型麒麟獸都是出現在了衆人面前,而後一聲大吼,老者被其氣息以及巨型的火麒麟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