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神獸車,只是普通的趕路工具,在神獸戰車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所以,高階神獸戰車輕輕一撞,阿傑的神獸車便難逃破滅下場。

他若不是及時避開,此時也是死屍一具了。

江寂塵的目光此時冷冷盯著高階神獸車上的一群人。

上面,以一個青年公子為首,左擁右抱著兩個美女,身後還跟著一群青年修士。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老僕隨從,神道六重境的修為境界。

這裡的一幕,自然吸引了所有廣場四周所有的修士。

此時,他們也反應了過來。

「竟然能夠在空間陣法毀滅下存活下來,這還是天道九重境的修士,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不過,最終也恐怕難逃一死,他面對的可是放逐之城,三大紈絝之一汪家汪二公子!」

「外來修士,除了十大戰隊的人,被汪公子殺了,那也是白搭呀!」

「汪家,放逐之城四大世家之一,而且,汪二公子其兄其父都是可怕的人物,招惹不得。」

眾人看到這一幕,在震驚的同時,也發出紛紛的議論之聲。

而汪二公子汪泉,自然感受到了江寂塵眼中的怒殺之意。

這卻讓他感到很不爽!

這隻螻蟻竟然沒有被撞死,這對他來說,已經奇恥大辱。

不死也就罷了,竟然還想反抗!

「小子,你竟然還沒有死,想必你身上有什麼秘器!」

「但螻蟻終只是螻蟻,本公子要你死,那便誰也救不了你!」

汪二公子汪泉坐在神獸戰車,一邊雙手捏著懷中兩個女子的飽滿雙峰,一邊居高臨下,俯視著江寂塵道。

當然,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江寂塵懷中的楊雪瑤身上。

此時,楊雪瑤埋首江寂塵的懷中,汪二公子只看到一個背影。

直至江寂塵將楊雪瑤放下,他的眼神才驀然一縮。

「好美,好誘惑!」

哪怕楊雪瑤遮住了容顏,他都有一種感覺,她比自己身邊的兩個女人要美上一萬倍。

「這個女人,我一定要得到!」

汪泉同時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不過,如果你肯把那個女人讓給本公子玩,你的小命我可以留,而且你給一千神晶。」

這時候,汪二公子汪泉口氣一轉,繼續說道。

「汪二公子,他們是光明服務所的客人,你莫非也想動!」

但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隨之,一個美艷豐滿的女子飄然出現在場中。

瞬間,吸引了眾修士的目光。

「是光明服務所的美女所長,海媚仙子!」

「那小子真幸運,海媚仙子來了,此事暫時可揭過,可在汪二公子手下保住一命。」

眾修士低聲的開口。

都覺得江寂塵運氣好,竟然可以避過一劫。

「哈哈…….原來是海媚姐姐呀,剛才只是一場誤會罷了,我們神獸戰車收勢不住,所以才撞上了你們服務所的神獸車。」

功法修改器 「不過,這些損失,本公子都會如數賠還的。」

看到海媚仙子出現,汪二公子竟然立刻換了一副樣子,稍顯恭順。

但他心中卻冷冷地道:「哼,只要在這放逐之城中,你們又逃得去哪裡?」

「那小子身邊的女人是極品,本公子一定要弄到手。」

海媚仙子淡淡地道:「你這樣想最好,希望不會再有下次!」

而阿傑這時候已跑到江寂塵身邊道:「太好了,你們沒事就好,嗯,還有其他的姐姐呢?」

江寂塵神念一動,若香她們一個個從噬毒珠碎片空間中閃身飄出,此時還是驚魂未定的樣子。

但突然出現的一眾美女,瞬間讓四周眾多的修士看直了眼。

汪泉更是看得雙眼冒火!

「這個垃圾,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美女?」

「該死!」

汪泉心中咆哮,心中對江寂塵嫉妒到極點。

但他臉上卻是神色不變地道:「那麼,沒有什麼事,海媚姐,本公子就先走了!」

吃定總裁沒商量 汪泉說完,便要驅動神獸戰車離開。

畢竟有海媚仙子在此,他暫時翻不起風浪。

「我有說讓你走了么?」

然而,這時候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

此言,四方剎那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他們所有的修士,都不可思議地看著江寂塵。

「這個天道九重境的修士,他瘋了么?」

「明明可以暫時在汪二公子手下逃過一命,卻非站出來送死。」

眾人心中震撼無比。

便是海媚仙子,此時也皺了皺眉。 之後,張小花在何春花的帶領下,就跟去了廚房。幾平米的廚房,有一個洗手池子。一罐煤氣上面放著一個黑色的鐵鍋。

然後地上有一個綠色的盆子。盆子裡面放,著幾個銀色的小碗。靠近盆子的一排,還放著一個電飯煲。一網布,裝著一大袋子土豆。

看來一圈也沒有看到,哪裡有飲水機或者開水壺。這哪裡會有水喝呢?心裏面有些疑惑,這飲水機或許是在別的房間吧。

看何春花已經拿了碗,就準備退出廚房。不想,何春花並沒有出來。拿著小碗,就打開自來水龍頭接水。

滿滿的一碗冷水,拿到張小花的面前。客氣的招呼張小花喝下。

原本,還抱著僥倖的心態。或者這水是熱的,也或者這水有經過過濾?原本就能接著就喝。

端到眼前,才知道這就是普通的自來水。並且這自來水的水澤。比她廠,宿舍洗漱的水還要渾濁多。

水的顏色土黃,看不到碗底。喝起來還有一股鐵鏽的味道。如果不是何春花在她面前,她真的一口都不想喝。寧願渴著!

喝完水從廚房出來。這時關強子,也已經從領導辦公室出來。見到張小花,連忙拉著張小花說,說領導要找她。讓她去一下領導的辦公室。

「關叔,領導找我做什麼?我還不是你們這的員工呀?」

「小花呀,你吃過我們這的飯。喝過我們這兒的海參湯,就已經是我們這的員工了。

只是還需要辦理一點手續。那些都是小事情,主要領導看重你。其他的形式都不重要。」

「啊?領導為什麼重視我。我以前並不認識你們領導呀。還有,我真的要走了,不然在晚一些就怕沒有車了。」

「哎呀。也不在乎這點時間。如果真的沒有車了。到時候,我送你回宿舍就是。

我之前就答應過你,要送你離開這裡。我說到做到。眼下領導找你,我們就快去吧。

別讓領導等急了。要是見你遲遲沒去。還以為我辦事懈怠,沒有通知到你。」

為了不讓關強子為難。張小花只好聽從。可是這領導辦公室在哪裡?這裡並沒有看到有什麼辦工的地方呀?難道就是那卧室?

隨後,關強子也確實把張小花帶到了領導的卧室。領導的卧室也很簡陋,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

再無其他。桌子橫擺在床沿,而床的高度正好充當凳子。

領導原本坐在床沿,手裡拿著一張紙在看。見到她一來。忙起身招呼她,讓她坐在她身旁。

「沒事領導,我站著就好。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說吧。」

「小花,真是爽朗的人。我沒有看錯人,跟我年輕的時候一個樣。我就喜歡你這種性格。同時我們的團隊也正需要,像你這樣性格直爽的人。」

隨後笑著。把她手中的紙張,遞給張小花看。張小花接過紙張一看。紙張上面寫著幾行字,而每一行只有兩三個字。

看著像是不同的崗位級別「業務員,主管,主任,經理,總經理」之後領導又跟張小花講解了一個,這幾個等級的不同待遇。

不過這些張小花都沒有注意聽,因為自己都不會留在這裡工作。又哪裡有級別可以升。

先不管工資有多少。就光這個集體宿舍。就是她所不能接受的事,她實在沒有辦法接受。

跟那麼多不認識的人睡在一起,更何況還有男生。感覺毫無隱私可言,想做點什麼都不方便。

全程打哈應付過去,反正都是跟自己無關的事情。直到後來,聽到領導跟她說。

讓她交3000塊錢的入會費,並且。只是用來,買他們的一套植物護膚品。張小花就無法再淡定了。

即使領導說,這3000塊錢也相當於是在投資。等到她招到了新人。這個錢會按照一定的分成,退換給到她。

而如果她能吃苦又勤奮,招的新人越多。那麼她的收入也會越來越多。同時新人的所得收入,她也可以坐享其成。

到時候收到的錢,遠遠不止這個數字。隨即又耐心把,怎麼分成的方式。都一一跟張小花,仔細的說了一遍。

意思只要她招的新人越多,級別也會越來越高,同樣收入也會越來越多。

而領導給她規劃的數目,更是讓張小花吃驚。說曾經有個人,來到他們這裡三天時間。

就掙了幾百萬。後來就辭職回家,在家裡開公司當上了老闆。

之前聽付前說,幾年之內就能成為百萬富翁。而這領導卻說,還有人三天就掙了幾百萬。

這掙錢的方式真的有這麼快嗎,張小花卻一點都不相信。幾年掙一百萬她都不相信,三天掙幾百萬,平均一天就掙上百萬。怎麼可能,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現在不管關強子如何阻攔。 穿越:王爺,你快滾! 張小花也要把事實說出來。因為如果不說出來。就要掏3000塊錢,交給領導去買他們所謂的植物護膚品。

平時3塊買塊香皂都捨不得,又怎麼會花3000來,買他們的護膚品呢?何況此時就算自己想買,也沒有這個錢。

「實在抱歉,領導。我過年後才從家裡面出來,手頭沒有這麼多錢。而且你可能是誤會了,我來這裡是個意外。

並不是特意來這裡上班的,我在廠裡面有自己的工作。廠里的工作已經做習慣,所以,目前還沒有要換工作的打算。」

「這樣啊,你怎麼不早說呢?強哥難道沒有告訴過你嗎,你吃了我們這裡的飯,又喝了我們這裡的海參湯,你就是我們公司的人了呀。

你要知道這個海參是很貴的呀。如果你不是我們這的員工,我們又怎麼會煮這麼好的東西來招待你呢?

還有你那個廠里的工作,一個月才掙多少錢。一千還是兩千或者是三千?撐死了算你五千。可你得每天沒日沒夜加班加點,還要受領導的氣。

而你要是進了我們公司。一個月少說一點,兩三萬塊是不會少。而且是輕輕鬆鬆,只要打幾個電話就能辦到的事情。

總比你在那廠裡面,不知道好幾百倍。這麼好的機會,你可千萬不要錯過。我也是看中你,對你好。所以才想著帶著你一起發財,一起掙大錢。」

頂點 ?汪泉,也根本沒有想到,那個小子竟然比他還囂張。

「你是在跟本公子說話?」

但汪泉有些不敢置信,此時臉色難看地問道。

盯著江寂塵的目光,已經充滿了殺意。

不良僞妻 「除了你這個廢物,難道還會有別人?」

江寂塵淡淡的回應。

「什麼,你竟然敢罵本公為廢物,你…….」

「很好,海媚姐,不是我汪泉不給你面子,是這小子自己要找死!」

汪泉臉色難看地咆哮起來。

但他的心中,卻閃過了喜意。

因為,他現在終於有借口乾掉這天道九重境的垃圾。

然後,再搶奪他身邊的女人。

這時候,海媚仙子開始道:「這位公子,剛才你沒有受到損傷,此時就這樣揭過,我是為你好。」

少年阿傑也在一邊勸道:「是呀,客人,不要與汪二公子過不去。」

江寂塵聽到他們的話,卻淡淡地道:「這麼說來,那如果剛剛我被撞死了,是不是活該?」

「你…….好心被當作驢肝肺,以你的修為,與汪泉作對,是自尋死路。」

海媚仙子氣呼呼地開口道。

江寂塵也沒有再理會海媚仙子,而是踏前一步,攔在了汪泉的神獸戰車前。

「哼,小子,在放逐之城中,沒有幾人敢與本公子過不去,你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