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藥死谷卻再無氣力反駁,只是不斷吐血,身子顫顫巍巍,氣若游絲,隨時都要暴斃。

譁!

見到這一幕。

全場所有人,都爲之驚歎。

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多喘,難以置信,藥死谷……居然敗了?

而且,就一個回合交手,連反制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躺在那裏,不死也剩半條命。

這一男一女,究竟是何方神聖?

實力……

簡直恐怖到了極限!

而站在二樓上的莫天道,則是面色驚恐,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招惹了這麼一大尊人物。

就連藥死谷都無法抵擋,那自己的天機堂,不就是形同虛設?

“莫,莫叔,怎,怎麼辦啊?這傻子,怎麼這麼強……”

立青樹話未說完,便聽見樓下葉天縱的聲音:“天機堂堂主,下樓,記得帶上立青樹。”

“本來我今晚只殺兩個人,但是現在,恐怕得多幾具屍體。”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把握不住,就統統送去黃泉!”

…… 如果說火鳳凰的出手堪稱驚豔。

而葉天縱一招完敗藥死谷,則是完全碾壓!

年紀輕輕,卻身手不凡,能將號稱國術大師,頭銜無數的藥死谷一招擊敗,這已經不是驚爲天人,絕對舉世無雙!

所有人,全都屏息凝神。

誰也不敢小瞧葉天縱,他並非瘋子,前來找死。

而是有着絕對的實力,碾壓一切他想要收拾的人。

天機堂……

這次是碰見硬茬了啊。

此刻。

葉天縱話語剛落。

樓上階梯,叮叮咚咚,傳來匆忙的腳步聲。

莫天道腳步匆匆,跟在他身後,則是兩個保鏢,中間,夾着嚇得屁滾尿流的立青樹。

眨眼,來到大廳。

“葉先生。”

莫天道來到近前,恭敬道:“剛有事,來晚了,還請見諒……”

“你就是天機堂堂主?”

“是,我是堂主莫天道,幸會……”

說着,莫天道伸出手去,葉天縱卻毫不理會,越過他,看向被兩名保鏢拎着的立青樹。

“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

“今晚我來,就是兌現承諾的。”

“現在,蛇頭已經死了,人頭,就在那兒。而你,是想自行了斷,還是我來幫忙?”

葉天縱語氣平靜。

但是字句如針般的紮在立青樹心裏。

“你,你不能殺我。”

“我,我可是立家大少爺。”

“我的身後,有立家和孫家,還有天機堂……”

“別扯上天機堂!”

立青樹垂死掙扎,還沒說完,卻被莫天道冷聲打斷:“你是你,天機堂是天機堂。”

“今晚,葉先生找上門來,要你命,是你自己作死,跟我們,可沒關係。”

明哲保身。

這是莫天道現在所能做的正確決定。

他心裏很清楚,小弟們拿他沒辦法,就連藥死谷這種大師都能被一招秒殺,自己又何德何能?

這是個大人物,自己得罪不起。

相比起和立家,甚至是孫家的關係,命,纔是最重要的。

“莫叔,您得保我啊。”

“我可是您大侄子,您天機堂和我們孫家……”

“啪!”

莫天道一耳光狠狠打在立青樹臉上,粗喝道:“再敢胡說八道,葉先生不收拾你,我就先弄死你信不信?!”

說完。

莫天道低着身子,對葉天縱恭敬道:“葉先生,蛇頭雖然是我的人,但是不識擡舉,得罪了您,現在被殺,也是他咎由自取。作爲堂主,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您剛也說過,今晚,是來收拾立青樹和蛇頭的,我希望,您不要與天機堂爲難……”

“沒問題。”

葉天縱目標很明確。

只殺倆人,並不濫殺無辜。

他點了點頭,看着立青樹,冷冷道:“我剛給的選擇,你選哪個?”

“我,我,我……”

立青樹慌不擇亂。

家族威懾,對他根本就不起作用。

就連唯一的倚仗,天機堂,都要明哲保身,撒手不管。

他退無可退。

言語間,順手抓起旁邊卡座的一把匕首,快速衝到火鳳凰那邊去。

他知道,只有拿住這個女人,自己纔有逃生的機會!

而只要能夠躲過今晚,他一定要集合全家之力,弄死這傻子!

包括任家!

“嗖……”

剛衝過去。

他的動作,在火鳳凰眼裏,就如蝸牛賽跑,慢不可言。

不等他抓住匕首,便被火鳳凰搶先一把抓住,隨後繞身一讓,立青樹踉蹌往前,火鳳凰則是反手抓着立青樹的脖子,匕首,已經抵到了他的面前。

“鳳凰!”

她就要動手。

卻被葉天縱喝止。

徑自走過去,搶過匕首,道:“在天南國際,沒錢,還跟我叫板,看在我老婆的面子上,饒了你。”

“我去洗手間,你讓蛇頭帶着一幫人來攔我,我放過他,讓你自己把人頭交上來,也就完事了。”

“可你,還利用你們家族的影響力,阻撓海龍灣項目進行,要求供應商斷貨。”

“你說,你該不該死?”

匕首跳舞一般的在立青樹身上舞動。

和之前對付蛇頭的手法,如出一轍。

而立青樹則是早就尿褲子了,爲了活命,他趕緊求饒道:“大,大哥,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是我不好,我不該去招惹您,更不該找蛇頭來找您的麻煩。我居然還讓我家人給任家施壓,我簡直是瞎了我的狗眼,您放心,只要您放過我,我回去就讓我家裏人撤銷壓制,我……”

“沒機會了。”

葉天縱搖頭。

匕首,已經扎進皮肉裏,冷冷道:“現在,不僅僅是你,包括立家,都要完蛋!”

“嗤!”

話落。

刀入。

一擊即中。

刺進去,立青樹當場死亡,而腦袋,也是翻滾在地。

落在衆人腳下,嚇得趕緊後退,但是不敢放聲,只能捂着嘴巴,強憋着。

“葉先生息怒。”

哪怕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莫天道,都爲葉天縱的陰狠和果斷而嚇到。

他惶恐不安,趕緊前去賠罪,但是卻被葉天縱擺手,淡然道:“也許你是因爲害怕,現在假惺惺的。”

“不過,沒關係。你能把立青樹交出來,說明,你很識時務。”

“接下來,你需要做兩件事情。”

葉天縱語氣淡漠。

而聽他口吻,是不打算追究自己,莫天道這才長舒了口氣,連連點頭道:“葉先生請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照辦,哪怕做不到,我也會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