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會兒卻……

傅明予似乎不是很想開這個口,眉宇間都有不耐煩,語氣自然也有些盛氣凌人。

“你既然那麼喜歡北航,爲什麼還要來世航。”

“?”

阮思嫺愣了一下,心想這不是你求着我來的嗎?

見她不說話,傅明予又問:“如果你想要雙薪,你跟宴安開口,他會不答應嗎?”

電梯其實剛剛就到了,門緩緩打開,又緩緩合上。

阮思嫺不知道傅明予這是突然怎麼了,昨天都還挺正常,怎麼今天就開始陰陽怪氣。

兩人依舊一動不動地面對面站在門口,頗有些對峙的氣氛。

“會啊。”阮思嫺擡頭說道,“我要四倍年薪他都會答應我。”

說完,阮思嫺突然反應過來。

剛剛傅明予看見了?

以爲她身在世航心在北航?

傅明予聞言,鼻腔裡哼了聲,又露出了他那傅氏冷笑。

“那你爲什麼要來世航?爲了我嗎?” 周厚明一番好意安排好酒店,如果他們還這般挑三揀四,那就真對不住周厚明了,所以吳華便使出了特殊手段,因為他知道阿奇不會同意蕭蕭跟他獨處一室。

看着對自己充滿敵意的阿奇,吳華沒說什麼,他今天實在是太困了,懶得理他。從包里拿出衣物沖洗了下,吳華便在屋內的一張床上躺下了,才不管阿奇氣到什麼時候。

第二天一早,周厚明便趕到酒店接他們去吃早點,昨兒個去大都匯因為近的緣故,大夥都步行着去,周厚明今天準備帶大家去湘雲樓吃早點,所以便開着自己的大眾捷達來了。

鐵柱看着停在酒店門口的汽車,又是一番羨慕,忙上前拍著周厚明的肩膀說道「你小子,又是豪店又是豪車的,都羨慕死哥了。」

「羨慕什麼,二手的,買來跑業務。」周厚明說。

「二手的也是車啊,最主要的還是四個輪子的。」鐵柱說。

「要不要試試?」周厚明笑了笑,說道「飛一般感覺。」

鐵柱搖了搖頭,說道「別,沒學過,我可不想蹲坑。」

「怕什麼,開了再說,」周厚明想把鑰匙丟給鐵柱,但是鐵柱不敢接。

「你什麼拿證的?」吳華略覺意外,周厚明什麼時候學車的,他居然沒聽說。

「學什麼,直接就開了。」周厚明拍了拍汽車,繼續說道「反正也沒人管,抓到了就說證件丟了唄。」

「你牛。」鐵柱褒貶不一,不知道是誇還是損。

周厚明打開副駕駛的門,對着蕭蕭說道「女士前面,後面幾個大男人擠一擠。」

聽到這個,阿奇微皺了皺眉,跟他們出去還真是麻煩,坐個車都要幾個人擠。

似乎是看出了阿奇的抵觸,鐵柱冷不防的來了一句,說道「阿奇哥,你要不去就酒店待着,我們給你帶吃的回來。」

大夥齊刷刷的朝着阿奇看去,除了蕭蕭之外,其實大夥都在等阿奇說好,畢竟這車有點小,坐多一個人還真是有點擠的。

原本還一臉抵觸的阿奇,此刻見大家都不著痕迹的排斥着他,他心裏其實不是很好過,於是心一橫,本來不打算去的,結果他第一個坐進了車內,然後直接關上了一邊的門。

吳華等人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也是認命的擠進了車內。

不知是周厚明車技欠佳還是二手車的緣故,坐在車後排的四位男生被轉的頭暈暈的,沒一個舒坦的,吳華更是感覺汽車隨時都要拋錨的樣子。

一晃一晃的,車子終於在雲樓餐廳停了下來。

鐵柱第一個衝下車來,而後便開始絮絮叨叨的說道「你這什麼技術,坐你的車,簡直比坐大巴車還難受。」

差點就吐了。

周厚明從車裏走了出來,略帶歉意的說道「真對不起,剛上手幾天的,沒翻溝我已經很慶幸了。」

眾人一聽這麼不靠譜的話,頓覺剛剛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宋子默強忍着暈車的難受,擺了擺手說道「一會還是我們打車回去吧,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大家都很贊同的選擇認可宋子默的話,紛紛點了點頭,說道「生命可貴。」

一行人笑笑咧咧的走進了雲樓餐廳。

剛在座位上坐下,吳華便看見了旁邊桌的歐陽青,正詫異着他怎麼會在這裏時,歐陽青也正好回過頭看見了吳華。

「歐陽先生,好久不見。」吳華主動上前打招呼。

歐陽青也認出了吳華,笑着伸手與吳華互握,說道「確實好久沒見了。」

「一起做吧。」歐陽青邀請吳華一起入座。

吳華也沒客氣,與一旁的周厚明幾個點了點頭,便在歐陽青這桌坐了下來。

「你怎麼來深圳了?」歐陽青問。

「準備去香港,順便過來看看朋友。」吳華答道。

「原來如此。」

「歐陽先生怎麼也來深圳了?」吳華略顯好奇。

歐陽青也是個古玩收藏者,上一次因為拍賣會的事偶然見過一次,後來歐陽修醫治好了劉冬梅的病,說實話,吳華還是打心底里感激他的。

「最近銀行在搞活動,我被派來這邊出差。」歐陽青沒有隱瞞,如實說道。

「銀行搞活動?」吳華略覺新鮮,銀行居然還有活動搞。

「銀行經常會有一些紀念活動,像這次紀念六運會的,銀行發行了三枚六運會紀念幣,我是這次活動的推廣專員。」歐陽青說。

六運會紀念幣吳華略有耳聞,六運會紀念幣一套為三枚,總共發行了有枚,按三枚為一套的話,也就是萬套,數量不多,但是吳華明顯記得上輩子的六運會幣是在年發佈的,怎麼到這裏是年才發行?

六運會流通紀念幣符合錢幣收藏界「老、精、稀」的鐵規律,現在收藏價多少吳華不清楚,但是根據年網絡宣佈的中國貨幣收藏價格顯示,年後的六運會紀念幣價格過千,收藏價值巨大,升值可期。

「現在兌換紀念幣需要多少錢?」吳華問。

「這是按套算的,一套毛錢。」歐陽青說。

「這麼便宜。」吳華略顯詫異,紀念幣才三毛錢,會不會太便宜了點?

看着吳華驚詫的模樣,歐陽青笑說「銀行的東西,哪裏會很貴的,」

「有限購嗎?一個人可以買多少套?」吳華問。

「銀行有規定,每個人只能限購三套。」歐陽青說着便從隨身公文包取出一套紀念幣,打開給吳華看。

「六運會紀念幣均採用了銅合金材質,整體呈黃金色,面值均為角,直徑為毫米,鑄造總量為萬枚,三枚總計萬套。」歐陽青拿着幣給吳華看,並詳細的介紹著會幣的材質和基本情況。

「只能限購三套嗎?」吳華問。

如果沒有限購,他想購買多一些,反正只要幾毛錢,投資也不大。

「是的,不過你要的話,可以做個順水人情,給你套。」歐陽青說。

吳華笑了笑,並沒有拒絕,但是心裏卻在暗忖,收藏套基本上算沒什麼意義,倘若真的要收藏這個版本的紀念幣,至少要套以上才具備價值。

「要是肯定要的,真的不能再多幾套嗎?」吳華笑問。

歐陽青笑笑,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真的不行,套已經是最大人情了。」

歐陽青也不是為難吳華,上級交代他的任務,他不敢私做人情,且身邊還有這麼多的同事在,他不敢徇私。如果吳華買三套的話,自己倒還是可以幫他湊夠十套幣的,銀行員工福利,每位員工有三套紀念幣發送,一些同事覺得沒什麼意義,便折現轉賣了給自己。雖然自己對珍藏這一塊情有獨鍾,家中也不泛有一些珍品存在,但是這小小面額的六運會紀念幣,他想做個順水人情轉給吳華,也算是一種投資吧。

歐陽青是怎麼也沒想到,十幾年後某一天,這個面值僅有小小毛價格的紀念幣,居然可以飆升到每枚上千的價值,倘若是知道這趨勢,他是打死都不會轉給吳華的。

「現在可以買嗎?」吳華問。

「現在不行,明天下午三點建設銀行門口,我們會在那邊設點,到時候可以過來兌換,」歐陽青說。

「好。」吳華心中已經有了思量。而後便說道「那我回去看看,明天去找歐陽先生。」吳華說完,起身便準備離開。

「不一起用餐?」歐陽青問。

吳華搖了搖頭,道了聲謝,而後又看向什麼都沒點的歐陽青,問道「歐陽大哥要不要過來一起用餐?」

歐陽這才驚覺自己剛剛與吳華聊的歡暢,好像忘了點東西吃,於是便說道:「不了,我還等個朋友,你們先用餐吧。」

吳華也沒勉強,待他回去隔壁那桌時,鐵柱宋子默等人已經開動用餐了見吳華走過來,鐵柱嚼著東西問道「老三,那傢伙是誰?看你們聊的挺好的。」

「一個朋友,銀行經理。」吳華簡單說着,而後又問一旁的宋子默,「子默還記得歐陽先生嗎?」

「幫劉冬梅治病的歐陽先生?」宋子默這才恍然大悟,剛剛就覺得熟悉,但是一直沒想起來是誰,這會吳華一說,便瞬間記起來了。

「是的。」吳華點頭,然後便把剛剛與歐陽先生聊的紀念幣的事情跟大家分享了。

「紀念幣拿來有什麼用?」鐵柱首先展開了疑問。

「當然是拿來做紀念的,保存起來有升值空間。」蕭蕭略有耳聞,便搶著回答。

「這麼神奇,還能升值?」鐵柱對這一行沒研究。

周厚明解釋道「國家每個重要世界都會發行一套紀念該事件的幣,俗稱紀念幣,但是這種紀念幣不能當錢幣使用,收藏紀念幣就跟收藏古董一樣,時間越久,價值越高。」

「還有這操作?」鐵柱一副新奇的模樣。

「但是這個是一項長期投資,不能立竿見影的。」北大三院,住院部。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簡稱「北醫三院」)始建於1958年。北醫三院作為中國奧委會和國家體育總局指定的唯一的運動員傷病防治中心,同時是北京2022年冬奧組委指定的醫療定點醫院,擔負起冬奧會、冬殘奧會醫療服務保障的重任。

蘇亦見到張綉予的時候,這姑娘腦袋正被紗布

《我在北大學考古》第112章:愚見許大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醬汁調好了嗎?」

「調好了,就在你左手邊。」

「嗯,我看見了。」

「現在差不多就可以澆下去了。」

「我知道。」

「嘶啦——」

「嗯~,先燜它個半小時。」夏語昔聞了聞從鍋里飄出來的氣味后,滿意地蓋上了鍋蓋。

「那我們下一道菜做什麼呢?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第二百六十二章:青蔥歲月 荒野之上,一時寂靜無聲,偶有風吹草動,帶起輕輕沙塵。

神儒子川遭遇弓道高手刺殺,面色凝重,行走間多了幾分慎重。

遠處高峰上,一道莽衣大漢,拉弓搭箭,目標直指神儒子川,他在等待出箭時機。

「破綻,神儒,你露出破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