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群跌落。

一切安靜了下來。

那把脆得像豆腐似的斷劍,落在地上,折射著陽光,顯得十分刺眼。

場面壓抑得喘不過氣來。

聶群奮力撐住身子,手臂發麻,眼神慌亂地看著那位巋然不動,背對著他的高人前輩!

他愣住了。

那股完全無法撼動的感覺,就像是在面對一座山一樣。

惶恐,害怕,擔心……

「大膽聶群!敢對前輩下手,你是活膩了嗎?」

山寺方向,一人踏空而來。

身輕如燕,如履平地!

左玉書仙風道骨,踏著勁風,落在眾人跟前。

「師父!」路青衣看到了救星。

「聶群……你可知罪!?」左玉書怒目圓睜盯著聶群。

大炎天下,門派紛爭,概不涉及醫者。

如有違者,天下正道共同討之。

更何況,左玉書最恨的就是玉虛門。

聶群愣住。

剛才進攻的那一幕,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

「隔空馭物!」聶群吞了下口水,冷汗直流。

他都沒看清楚江來是如何調動元氣,駕馭土壤!

完全沒感覺,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好強!

「聶長老!」趙普和王興想要攙扶聶群。

「晚輩知罪!」

聶群奮力爬起,跪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

江來始終背對眾人。

不過,逼已經裝得差不多了,沒必要繼續坐下去。

他緩緩站了起來。

聶群嚇得渾身一個激靈,磕頭認錯:「前輩恕罪!我絕不是有意衝撞您!」

江來調動土壤那一招,幾乎使出了全力一擊,平時苦修得到了元氣消耗了七七八八。如果不是及時調動日月精華維持形態,恐怕這一擊不會得手。

戰鬥經驗還是少,修為也不夠高,存儲的元氣也不多。

不容易啊。

不過,就算被刺中,江來也不會有任何事情。但那樣的話,實在有點難看,不符合高人的身份和地位。

俗話說,最好的防禦就是進攻。江來選擇了進攻。

總裁的時尚俏佳人 好在成功了。

這逼可以繼續裝了。

「恕罪?」

江來這沙啞而模糊的語調,不斷壓迫著聶群。

「前輩……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晚輩只是想試探一下,前輩修為高深莫測,晚輩根本傷不了您。」

沒等江來開口。

左玉書忍不住呵斥道:「照你這意思,前輩如果修為不夠的話,豈不是要白白被你暗算?前輩出身醫家,多數醫者側重醫術,煉藥,有幾人能夠擋得住你的暗算?聶群,犯了錯,就要承擔。好歹,你也是玉虛門長老!」

聶群臉色煞白。

額頭上布滿汗絲。

左玉書出現的時機剛剛好。能鎮住場子。

就算聶群再傻,也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再次出手。

聶群心有不甘地看了左玉書一眼。

這種情況,有的選嗎?

就算前輩不出手,左玉書也不可能輕易放他們離開。

聶群看著地面上的斷劍,心中一橫。

抓起斷劍!

「前輩……我犯的錯,由我一人承擔,和玉虛門上下無關。」

咔!

聶群左手摁地,右手一揮,手起劍落。

三根手指齊刷刷斬斷。

聶群咬緊牙關,竟沒叫出聲來。

不愧是玉虛門的長老。

江來看著都疼。

真正對自己狠的人,才最可怕,也難怪玉虛門能把清虛門逼迫到現在的地步。

「前輩……請您原諒!」

他已經自切三根手指。

要他自刎,估計只會讓他狗急跳牆。

左玉書沒說話,就說明,這個懲戒,讓他無話可說。

是否滿意,就看江來點不點頭。

目光聚焦在江來的背影上,眾人等待他的態度。

「古——」

這次,聶群等人聽懂了。

這是讓他們滾!

「謝謝前輩!」

聶群本想撿起斬落的三根手指,但左玉書的目光牢牢盯著。

萬一這老傢伙藉機挑事,只會讓前輩更憤怒。

修復手指還是別想了。

咬牙轉身離開。



待玉虛門的人離開之後。

左玉書憤怒的表情消失,堆起笑容,躬身道:「前輩,聶群等人打擾您清修,實在是罪該萬死。今後若是在有人打擾前輩,清虛門決不輕饒。」

這話聽著很虛偽。

清虛門現在是泥菩薩自身難保,還指望不輕饒別人?

不過話說回來。

左玉書的實力不錯,對付這些不入流的小門小派足矣。要向安心修行,少不了他守著金庭山。

「好。」

江來淡淡回應了一聲。

左玉書喜出望外。

「師父,前輩已經答應治療我的病症了呢。」路青衣說道。

「真的?」

「嗯!」路青衣點頭。

左玉書激動得無以復加,連忙朝著江來深深作揖。

江來無語了都。

要不是想拿錦盒,江來早就進入樹林了,還聽你這些廢話? 江來懶得跟他們廢話。

緩緩抬起手。

錦盒下的一小塊土壤噴發。

盒子被頂了起來,飛入江來的手中。

左玉書:「……」

路青衣:「……」

從他們的角度來看,這錦盒就像是被吸過去似的,實打實的隔空馭物的功夫。只有大丹境界以上的修行者,才可以做到。

左玉書沒有透視的本事,自然看不到下方土壤彈起的情形。

看到這一幕,二人呆若木雞。

江來接住錦盒,看也沒看二人,朝著林中走去。

還好對土壤的控制精準熟練,做到這一點不是特別困難,這多虧了這段時間的不斷模擬和練習,讓土壤彈起錦盒的角度和力度把控得很到位。

左玉書心中讚歎。

這才是真正的大師,高人。

隨便露一手隔空馭物,和喝茶吃飯一樣稀鬆平常。

高人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江來回到林中,確定沒人跟來,才放下心來。

渾身一松,舒坦至極。

裝逼好累。

江來的目光落在錦盒上,泥土隨之將錦盒翻開。

一顆乾燥,像蘿蔔似的人蔘,映入眼帘。

「人蔘?」

沒吃過豬肉,好歹也見過豬跑。江來沒想到聶群等人,送來的「貴重禮物」居然是一顆人蔘。

不大不小,沒辦法判斷年份,也沒辦法判斷真假。

江來有些失望。

還不如送一些綠色藥丸更實用一些。

這還真不能怨人家,綠色藥丸,是給辟府一下境界的修行者使用的。大丹境以上沒什麼作用。他們以為江來是大丹境界,自然不好意思送差點的東西。

「不管了……吃了再說。」

江來一把吞掉了人蔘。

一整顆,不留痕迹。

人蔘慢慢在土壤中消散,養分稀釋,漸漸沒入土壤里。

開始的時候,並無效果。

但很快,江來發現,消耗掉的大半元氣,漸漸恢復,速度極快。

一股暖暖的力量,在土壤里亂竄。

大補品的作用果然不凡。

元氣不僅在迅速恢復,還在不斷增加。

江來只知道人蔘是一種大補品,土壤吞了這玩意,就太浪費了。很多作用都沒法發揮,比如改善心臟,降血糖,增強免疫,補氣血,延年益壽等。